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观《红楼梦》(二十)——宝玉的其中一个原型是《石头记》作者曹頫

冷眼观《红楼梦》(二十)——宝玉的其中一个原型是《石头记》作者曹頫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8-18 字数:4409字 阅读: 439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冷眼觀《紅樓夢》(二十)——赖嬷嬷的孙子赖尚荣的原型是《石头记》作者曹頫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八回薛宝钗赏鉴通灵宝玉,有这样一段文字:“宝钗看毕,又从新翻过正面来细看,口内念道:‘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这段话后面有脂砚斋弘皙的批语:【甲戌眉批:《石头记》立誓一笔不写一家文字。】

  我在《冷眼观红楼梦》卷首语中已经说了:《红楼梦》前八十回写的是江南曹家和清朝皇室爱新觉罗家两家的家事,两家的事混写在一起,甄贾两个宝玉浑然一体。

  至于《红楼梦》后四十回,当然是乾隆皇帝和他的御用文人搞的鬼。他们的目的是希望人们不要追根究底,不必探究《石头记》所隐寓的事件,他们说《石头记》一书“那不过游戏笔墨,陶情适性而已!”

  请看程甲本《红楼梦》第一百二十回最后那段原文:——那空空道人牢牢记着此言,又不知过了几世几劫,果然有个悼红轩,见那雪芹先生正在那里翻阅历来的古史。空空道人便将贾雨村言了,方把这《石头记》示看。那雪芹先生笑道:“果然是‘贾雨村言了!’”空空道人便问:“先生何以认得此人,便肯替他传述?”那雪芹先生笑道:“说你‘空空’,原来肚里果然空空。既是‘假语村言’,但无鲁鱼亥豕以及背谬矛盾之处,乐得与二三同志,洒馀饭饱,雨夕灯窗,同消寂寞,又不必大人先生品题传世。似你这样寻根究底,便是刻舟求剑、胶柱鼓瑟了。”那空空道人听了,仰天大笑,掷下抄本,飘然而去,一面走着,口中说道:“原来是敷衍荒唐!不但作者不知,抄者不知,并阅者也不知,不过游戏笔墨陶情适性而已!”

  上面这段一百二十回《红楼梦》的原文,是与《石头记》中脂砚斋的许多批语相对立的。

  请看《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五回《枉凝眉》后的那段原文:“宝玉听了此曲,散漫无稽,不见得好处,【甲戌侧批:自批驳,妙极!】但其声韵凄惋,竟能销魂醉魄。因此也不察其原委,问其来历,就暂以此释闷而已。【甲戌眉批:妙!设言世人亦应如此法看此《红楼梦》一书,更不必追究其隐寓。】”

  这段话很明显地告诉读者《红楼梦》是有隐寓的。但一百二十回《红楼梦》的后四十回却一再否定《红楼梦》有隐寓,自然是后四十回的作者与前八十回的作者的立场不同,《红楼梦》前八十回来源于《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这本书,至于后四十回的作者,人们一般认为是高鹗所续,但我认为《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作者不是高鹗,因为他的年龄对不上号,总之,《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作者是维护乾隆皇帝的利益的,而《红楼梦》最初的版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作者和批语作者,则是维护废太子胤礽一家的利益的。《石头记》作者曹頫与乾隆皇帝的父亲雍正皇帝有抄家之恨,脂砚斋弘皙的父亲胤礽的皇位,则是被雍正皇帝抢着坐了。《石头记》作者曹頫与批语作者弘皙都与雍正和乾隆父子俩有仇,自然不会写他们的好话了,而乾隆皇帝是一个很爱面子,很看重名声的人,他害怕家丑外扬,但当时《石头记》已经传开,没法彻底销毁,而且如果大规模地销毁《石头记》,人们更加会怀疑《石头记》有所隐寓,所以乾隆皇帝就用宋太宗赵光义对待《推背图》的手段对待《石头记》一书,结果很成功,近三百年了,依然没人相信《红楼梦》前八十回的大部分内容写的是清朝皇室爱新觉罗家的家事。

  《红楼梦》中的大观园大多数时候指的是康熙皇帝的御园“畅春园”,有时候也指的是江宁织造府。

  不过,江宁织造府在《石头记》一书中还另有投影,即赖大家的花园。赖嬷嬷的孙子赖尚荣就是《石头记》作者曹頫的化身。在《红楼梦》前八十回,对赖尚荣的描写很少,而且只是间接描写。

  《石头记》中赖尚荣的奶奶赖嬷嬷是贾府的老爷贾政小时候的奶妈,这个赖嬷嬷的原型就是曹頫的奶奶——康熙皇帝小时候的保姆孙氏夫人。因为《石头记》写的是江南曹家和清朝皇室爱新觉罗家两家的家事,所以贾母有时候也指的是孙氏夫人。王熙凤就曾以“老封君”三个字称呼过贾母和赖嬷嬷。

  我们来看《石头记》中赖嬷嬷怎么说自己的宝贝孙子赖尚荣的,请看原文:说着才要回去,只见一个小丫头扶了赖嬷嬷进来。凤姐儿等忙站起来,笑道:“大娘坐。”又都向他道喜。赖嬷嬷向炕沿上坐了,笑道:“我也喜,主子们也喜。若不是主子们的恩典,我们这喜从何来?昨儿奶奶又打发彩哥儿赏东西,我孙子在门上朝上磕了头了。”李纨笑道:“多早晚上任去?” 赖嬷嬷叹道:“我那里管他们?由他们去罢。前儿在家里给我磕头,我没好话,我说:‘哥哥儿,你别说你是官儿了,横行霸道的!你今年活了三十岁,虽然是人家的奴才,一落娘胎胞,主子恩典,放你出来,上托着主子的洪福,下托着你老子娘,也是公子哥儿似的读书认字,也是丫头、老婆、奶子捧凤凰似的,长了这么大。你那里知道那”奴才“两字是怎么写的!只知道享福,也不知道你爷爷和你老子受的那苦恼,熬了两三辈子,好容易挣出你这么个东西来。从小儿三灾八难,花的银子也照样打出你这么个银人儿来了。到二十岁上,又蒙主子的恩典,许你捐个前程在身上。你看那正根正苗的忍饥挨饿的要多少?你一个奴才秧子,仔细折了福!如今乐了十年,不知怎么弄神弄鬼的,求了主子,又选了出来。州县官儿虽小,事情却大,为那一州的州官,就是那一方的父母。你不安分守己,尽忠报国,孝敬主子,只怕天也不容你。’”李纨凤姐儿都笑道:“你也多虑。我们看他也就好了。先那几年还进来了两次,这有好几年没来了,年下生日,只见他的名字就罢了。前儿给老太太、太太磕头来,在老太太那院里,见他又穿着新官的服色,倒发的威武了,比先时也胖了。他这一得了官,正该你乐呢,反倒愁起这些来!他不好,还有他父亲呢,你只受用你的就完了。闲了坐个轿子进来,和老太太斗一日牌,说一天话儿,谁好意思的委屈了你。家去一般也是楼房厦厅,谁不敬你,自然也是老封君似的了。”

  赖嬷嬷的这段话中称呼赖尚荣有两个关键词:“银人(胤礽)”和“凤凰”。《红楼梦》第四十三回玉钏儿就曾称呼宝玉为“凤凰”,至于“银人(胤礽)”——宝玉的其中一个原型,用在这里称呼赖尚荣,只是为了说明赖尚荣和宝玉同原型,赖尚荣的经历,与曹頫的经历大致相同。

  我们来看史书上江南曹家最后一任织造曹頫的生平,说曹頫之前,我们得知道曹頫的具体出生年。历代红学家考证曹頫的出生年,都在后面打了个问号。现在我考证出了薛宝钗的原型是胤礽第二子弘皙,林黛玉的其中一个原型是胤礽的第三子弘晋。弘皙出生于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弘晋出生于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宝玉比薛宝钗小一点,宝玉又比林黛玉大一岁,那曹頫的年龄应该是介于弘皙和弘晋之间: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

  史书上对曹頫的记载大致如下:曹頫,字昂友,号竹居,曹宣第四子,曹寅嗣子,曹家最后一任江宁织造官员。曹寅、曹颙去世后,曹寅一支只遗老母孤孀,家业无以为继。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二月,在康熙皇帝的亲自过问下,曹頫过继为曹寅遗孀李氏嗣子,并补放江宁织造。

  从史上的记载可以知道:曹頫过继给曹寅并补放江宁织造,正是二十岁,《石头记》书中赖尚荣也是二十岁捐了个前程。从赖嬷嬷的口中我们还可以得知:赖尚荣是祖辈几代人做奴才打拼才换来他的养尊处优的生活。从史书上我们可以知道:曹頫的祖父曹玺以及曾祖父曹振彦等都曾是内务府的包衣阿哈(家庭奴隶),后来是康熙皇帝念保姆孙氏夫人恩德,才让孙氏夫人的丈夫曹玺出任江宁织造。

  《石头记》书中的赖尚荣就是作者曹頫的投影。《红楼梦》后四十回却将《石头记》作者曹頫在书中的投影赖尚荣、贾芸和贾芹都写得那么坏,是因为后四十回的作者读懂了《红楼梦》前八十回——《石头记》,所以将作者的投影人物故意写得那么坏,来讽刺《石头记》作者。

  “宝玉”这个名字的来历我曾查过资料,“宝”字来源于曹頫的祖父(曹玺)的爷爷曹锡远,曹锡远原名宝,字世选,明末任沈阳中卫指挥使之职,关于他为何改名,史料上没有明确的记载,估计是满清皇室让他改的名;“玉”字来源于曹頫的祖父曹玺,曹玺原名曹尔玉,曹尔玉出生的第三年,努尔哈赤统领的八旗大军攻占沈阳,年仅两岁的曹尔玉,与祖父曹锡远、父亲曹振彦一起被俘,在襁褓中就沦落为后金国四贝勒皇太极府上的“包衣阿哈(家庭奴隶)”。关于曹尔玉为何改名,史上记载是:后因康熙把尔玉连写做玺,改名玺。《红楼梦》第二十九回张道士说宝玉长得像他爷爷,贾母听说,也由不得满脸泪痕,说道:“正是呢,我养这些儿子孙子,也没一个像他爷爷的,就只这玉儿像他爷爷。”我们可以看出,“宝玉”这个名字是取自于作者的两位祖先曹锡远和曹玺不得已改换掉的本名,《红楼梦》的作者应是曹玺(曹尔玉)的孙子曹頫,曹雪芹只是作者的一个化名,不必拿来作为《石头记》(《红楼梦》)的作者。

  《石头记》作者曹頫在《石头记》一书中除了投影为赖尚荣,还投影为宝玉、史湘云、贾芸、贾芹、甄士隐、甄宝玉等。周汝昌老先生考证后认为史湘云的原型是脂砚斋,我格物致知后认为周老只说对了一半,史湘云的原型不仅是脂砚斋,还是《石头记》作者曹頫,而且宝钗和黛玉的其中一个原型也是脂砚斋弘皙。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二十六回《蜂腰桥设言传心事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文中有脂砚斋的一段批语,我们也可以知道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其中一个原型是脂砚斋弘皙。见原文:

  ——这里贾芸随着坠儿,逶迤来至怡红院中。坠儿先进去回明了,然后方领贾芸进去。贾芸看时,只见院内略略有几点山石,种着芭蕉,那边有两只仙鹤在松树下剔翎。一溜回廊上吊着各色笼子,各色仙禽异鸟。上面小小五间抱厦,一色雕镂新鲜花样隔扇,上面悬着一个匾额,四个大字,题道是“怡红快绿”。贾芸想道:“怪道叫‘怡红院’,原来匾上是恁样四个字。”正想着,只听里面隔着纱窗子笑说道:“快进来罢。我怎么就忘了你两三个月!”贾芸听得是宝玉的声音,连忙进入房内。抬头一看,只见金碧辉煌,文章闪灼,却看不见宝玉在那里。一回头,只见左边立着一架大穿衣镜,从镜后转出两个一般大的十五六岁的丫头来说:“请二爷里头屋里坐。”贾芸连正眼也不敢看,连忙答应了。又进一道碧纱厨,只见小小一张填漆床上,悬着大红销金撒花帐子。宝玉穿着家常衣服,靸着鞋,倚在床上拿着本书,【甲戌侧批:这是等芸哥看,故作款式。若果真看书,在隔纱窗子说话时已经放下了。玉兄若见此批,必云:老货,他处处不放松我,可恨可恨!回思将余比作钗、颦等,乃一知己,余何幸也!一笑。】

  脂砚斋的批语很明显地指出:作者将脂砚斋弘皙比作宝钗和黛玉。(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观《红楼梦》(二十)——宝玉的其中一个原型是《石头记》作者曹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