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誓言 6

誓言 6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7-08-13 字数:3793字 阅读: 39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6

 

 

第二天,张玉花没来看病。第二天的第二天,也没见到她的人影儿。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明天巡回医疗队就要回北京了。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月梅给人民公社借了辆自行车,去看看玉花她到底是咋的啦?

前两天,从王大娘那儿打听好了玉花的住处。在路口,远远地就看到了正在地里干活的张玉花的身影。

大中午的,社员们都回家歇晌午去了。只有玉花还在地里干活。骑车过去一看,玉花正在地里除草。月梅下了车,沿着高低不平的田埂走了过去。突然,有人在大声说话:

“玉花,草什么时候锄都可以,快过来帮忙拉纤!”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目光冷峻的老太婆正在招呼玉花过去拉纤。无疑,这就是从王大娘那儿听说的玉花家的极不讲理的公婆了。半憨子大块头的丈夫在前头拉着木锄的牵绳。后面跟着八岁的男孩,光屁股,系着肚兜儿,看脸和动作,就知是个低智能儿。

“走哇,起肩!”

老太婆发令了。大块头丈夫打头,以下是玉花、老太婆和男孩子,按顺序排列。全都光着脚,拉起了木锄的牵绳。木锄艰难地划开干枯、龟裂的土地。老太婆和蠢丈夫:“嗨哟,嗨哟!”轮换着喊号子,细小瘦弱的玉花,强忍着剧烈的腰痛,喘息着往前拼命地拉着牵绳。

那情景就跟解放前做奴隶的长工一样。或许他们这一家子耕种的不是人民公社的,而是自留地的缘故吧。他们没有农具,没有牛,一家四口人,全凭人力耕作。突然,玉花蹲了下来。

“磨蹭什么!快起来走哇!这么点儿年纪,你想装死不成!”

老太婆大声咒骂着,吆喝她起来拉绳。见玉花没反应,老太婆一把抓住玉花的肩膀,把她拽了起来。玉花弓着腰,拉着木锄,往前歪歪斜斜地走了二、三步,又痛得弯下了腰。老太婆竟然当着月梅的的面打起玉花来。

“白吃饭的!胆子倒是不小呀。敢瞒着我的眼睛跟那个该列的王老太婆偷偷跑去医疗队看医生,吃里爬外的东西!”

骂着骂着,狠狠地踹了玉花一脚。玉花给踹的仰面朝天倒在地上。胸襟敞开着,干瘪的乳房裸露了出来。玉花的丈夫张百安,大高个,光着上身,眼睁睁地看着母亲殴打玉花。竟然像个木头人似的毫无反应。更不加制止。八岁的儿子,光着屁股,露着小鸡鸡,向上翻眼珠瞪着祖母:

“妈,啊!吃奶——”

八岁的男孩子,扑上去死死地咬住了母亲的奶头。

“滚开,奶子是我的!”

父亲百安,使劲地给了儿子脸上一耳光。

“爹,你不是晚上才吃奶子的么?”

儿子翻着白眼回敬老子道。爬起来还想再去吸吮母亲的奶头。老太婆抡起牵绳,赶开了蠢儿子和憨孙子。玉花如同死去了一般,身子一动不动。月梅实在不忍目睹眼前这残酷的行为,气不过跑下地,护住了玉花:

“这人有病,不许你们这样对待她!现在得马上送她去看病!”

抱起玉花,扶着她的肩膀,刚想要用自行车送她走,象她那憨儿子一样牛高马大、凶悍无比的老太婆,横蛮不讲理地摊开双手拦住了她俩的去路:

“您就是医疗队的那个胡说八道,满嘴喷粪的护士吧!咱家的媳妇关您屁事儿啊?!您有什么权利管咱家的事儿?多找个病人,您可多得几个工分,是不是?滚吧!滚回您的医疗队去!”

老太婆吊起细眼,满口脏话。气焰嚣张。

月梅心里虽然十分害怕,但仍勇敢地迎着老太婆凶悍的目光:

“你们也做的太不像话了!玉花怎么说也是张家的媳妇。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可她长年营养不良,加上劳累过度,犯了腰椎疼的病。必须用精密仪器检查。说好了叫她来检查的。你们却这样对待她!把她当牲口一样使唤。你们还是人吗?!”

老太婆露出满嘴黄牙:

“放你老娘的臭屁!不是人!她也算得上是人?她是小日本留下的狗杂种!是咱那死去的老头子捡回来的饿死鬼!把她养活到今天,还让她给咱家的宝贝儿子做媳妇。咱家哪点对不起她?是真?是假?您问问村子里的乡亲就知道的了!”

老太婆扯开嗓门叫唤起来。十里外的人都能听到。张家的媳妇遭婆婆打骂,这儿的人早已司空见惯。没一个人过来干涉。月梅更加理解了玉花现在所处的环境:

“大妈,您就让玉花看一次病吧。算我求您啦。啊——,玉花的病治好了,干活不是可以出更多的力吗?”

月梅不敢再和蛮横不进理的老太婆正面冲突,转而向她说起好话来。

“您还想把她当病人看呀?告诉你,人民公社可不管你有没有病,也不管你干不干得了活儿了。只要出工,照样每天拿七分工。在自留地里可得卖力地干活!再说,咱家还得指望着她去镇上卖鸡蛋,然后换棉布回家做衣服呢。您知道咱们农家多么需要钱么?你是哪路子瘟神,总缠着咱家的媳妇不放?”

老太婆软硬不吃,要赶她走。二百五儿子走过来,使劲按压月梅的肩膀。月梅被她推了一个跟头。那傻里傻气的孙子也跟着拣起土块朝月梅扔去。嘴里哇——哇——地乱叫。玉花挪蹭到月梅跟前:

“我去看病——您请先回去吧……”

强忍腰痛,劝她回去。

“好吧,我等您来,一定要来!知道吗!”

月梅爬起来。掸掉脸上和白大褂上的泥土,骑上自行车回医疗队所在地人民公社去了。

月梅一边给人看病,一边好几次跑出去看公社的挂钟。下午四点钟都过了,还没见张玉花的人影。今天是此次巡诊的最后一天,四点停止看病,然后将医疗器械装车,五点半动身返回北京。

月梅十分遗憾地上了回京汽车,汽车离西岱屯越来越远,月梅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怎么也抹不去对玉花的挂念。

自己的丈夫遇到了好心的养父母,甚至培养他接受完了连普通的中国人都做不到的高等教育。而另一方面,象张玉花那样的被人买去做童养媳,在贫困的乡村做牛做马,受人驱使,没上过学,连话都不会说的孤儿。

难道可以听之任之,让她继续过这种悲惨的生活吗?

不!

决不能!

回去后,一定要向县公安局外事科报告这件事儿。请组织拯救这位命运悲惨的日本孤儿!

 


编辑点评:
对《誓言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