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随笔> 热之回忆录

热之回忆录  作者:山坳蛙鸣

发表时间: 2017-08-13 字数:2617字 阅读: 11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你心里是知道会热,可是还是被热伤了!
 



 

立秋一场大雨,向全世界郑重宣告,我们从热里逃出来了!

为什么要写回忆录呢?当时就该写,百年不遇这词太滥,但我这四十来年真没遇到过,不写写当时的难忘经历,怎么珍惜这美好的生活呢?当时就想写来着,不就是胳膊上的汗湿了桌子,手背上的汗湿了鼠标么?可是,刚走进书房,脑子就浆糊了!想想就算了吧,哪有一边打仗一边写文章的,这可是枪林弹雨啊!于是就定了,就回忆录吧!也显得我阅历丰富,经历过风雨,也经历过酷热,吃的盐也多过的桥也多,而且有一次还过了又长又窄还烫脚的桥!

热从什么时候起不知道了,很长时间以前吧。自己去想,好像五一的时候,大家还聊着,今年凉快得很呢,往年五一早都热起来了!可是,当时不知道,老天爷笑眯眯的那么慈祥,哪知后面如此厉害!就如同印度那些越我国境线的家伙,现在我们克制,等着呗,有他们的大煎熬!

热起来的时候还是有些没准备好,因为那时候是电磁炉的节奏,瞬间就高温了,而且保持高温。十多年前在乡下工作,亲历一事情,一哥们把硬币掉到了蜂窝煤上,用火钳夹起来,放在办公桌上,桌上直接就冒起了烟,他急忙用手去捏,结果你是知道的了。这次的热颇有点像。你心里是知道会热,可是还是被热伤了!

西安这地方每年还是会热上不少天的,也有过人说大街上可摊鸡蛋饼的日子。只是那热最多持续三两天,天气预报还没来得及报四十度以上呢,就会降下来。可今年,持续十天半个月的高温,听说明天三十八度大家都会心里暗自高兴。现在才明白了古人造词的精准,热浪,寒潮。这浪来的快,来得猛,关键是还显摆,你却无可奈何。只是今年这浪,那是一浪接一浪。晚上睡觉,自然是彻夜的空调,早上六点,想透口气,窗户才开了一半,早起的热浪就蜂拥而入,它们整夜都不睡觉,就埋伏在你窗前。很快太阳就出来了,白亮的那种,亮的刺眼亮的让人心慌的那种,这个时候,心里已经投降了,赶紧逃往办公室,那里有空调,就像战场上的坑道,可以让人猫在里面。可是你不敢出门,到了楼道,就似乎你整整齐齐的从办公室出来,直接就掉入了桑拿房,汗先从额头上然后从背上毫不迟疑地滚出来,。而从外面回到办公室,每个人都是一脸幸福的模样,今天才知道,原来办公室竟然是这么美好的一个所在啊!也有人毫不掩饰地说了,厕所都忍着不上了,厕所里没有空调,上趟厕所就像洗了趟澡。当然也有好的一面,被领导劈头盖脸地收拾了,再加上领导办公室的空调也厉害,出门的时候霜打了一样,满肚子的冰山,顿悟一语伤人六月寒,出得门来,马上体会到了大自然的慈爱与温暖,深吸一口气,感觉身上的冰块咔咔地响。

当然还有更好的,湛蓝的天空,大朵大朵的白云,就像在西藏看到的那种,就如从天国里来考察或者是检查的大神,神定气闲地俯视着大地,等大家拍照,并发进朋友圈。有朋友解释了,那是因为天晴的久了,所以才会这样,我一边赞叹她的渊博,一边不知该不该爱这天空了,看来生活和精神有时是矛盾的呢,向生活屈服的居多吧。只是县环保局局长一点也不矛盾,这空气质量绝对顶级,一定不需要给那监测器里塞棉花了,户县的局长因为这事都被判刑了呢!

不过,办公室可不是大家长久呆的地方。今年,根据要求,频繁的去农村入户。大中午,群众在家睡觉,静悄悄的村庄,自己和头上小小的伞的黑影,很无助的感觉。村里有个小饭馆,拉条子扯面,满头大汗挡不住饥肠辘辘,把面汤当做武松的酒喝。如此连续几天,还是中暑了。因为汽车里面太热了,滚烫的方向盘可以忍,滚烫的车座可以忍,但是肠胃不忍,吃的拉条子扯面多了,如此的狼吞虎咽和如此的深刻记忆,也算是很难得。一个远房表哥,就是大中午热晕在路上,最后不治身亡,今年才六十岁,我去奔丧,都没听到几声哭,如此的热,悲痛都是蔫的。

也下雨。有好几次,我下乡的路上,大雨噼里啪啦地打着车窗,雨刮手忙脚乱的左右拨拉,只是天上却还是大太阳,一块黑云也没有。这就是传说中的太阳雨吧?却似乎如此的不真实。也确实是这样,走不了多远,地上一滴雨也没有。如此,却是更加的闷热。

山里也基本没有去。人多而且也不凉快,倒不如躲在空调房里来的简单和实用。后来听说,山里早被周围城市里的人住满了,一床难求,居然真的有人在农家乐里打地铺睡。也没有几个人去河里游泳,幸福在河里,但是去河里的路上却是不愉快的。

只是有一晚,我去了山里,朋友们在农家乐里打牌,我半躺在外面的藤椅上,看着天上的星星,听着潺潺的流水声,还有夏虫的叫声,微风里各种山的味道,竟然还有一只久未见过的萤火虫凌虚徐行,我和一个朋友对着星星聊着。这应是这回忆录里最清凉的回忆了。

 

                     2017年8月13日

编辑点评:
对《热之回忆录》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