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观《红楼梦》(十九)——刘姥姥和巧姐指的是同一个人太子胤礽

冷眼观《红楼梦》(十九)——刘姥姥和巧姐指的是同一个人太子胤礽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8-13 字数:6335字 阅读: 142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我们来看《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五回巧姐的判词:

后面又是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其判云:

势败休云贵,

家亡莫论亲。【甲戌双行夹批:非经历过者,此二句则云纸上谈兵。过来人那得不哭!】

偶因济刘氏,

巧得遇恩人。

代表巧姐的画是:“后面又是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纺绩”不仅和林黛玉的判词“可叹停机德”相呼应。我们还要想到《红楼梦》第十五回,为秦可卿送殡时,宝玉在那个荒村野店就摇了纺车的,后来二丫头也纺了线(纺绩)。

请看《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十五回的原文:一时凤姐进入茅堂,因命宝玉等先出去顽顽。宝玉等会意,因同秦钟出来,带着小厮们各处游顽。凡庄农动用之物,皆不曾见过。宝玉一见了锹、镢、锄、犁等物,皆以为奇,不知何项所使,其名为何。小厮在旁一一的告诉了名色,说明原委。宝玉听了,因点头叹道:“怪道古人诗上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正为此也。”一面说,一面又至一间房屋前,只见炕上有个纺车,宝玉又问小厮们:“这又是什么?”小厮们又告诉他原委。宝玉听说,便上来拧转作耍,自为有趣。只见一个约有十七八岁的村庄丫头跑了来乱嚷:“别动坏了!”众小厮忙断喝拦阻,宝玉忙丢开手,陪笑说道:“我因为没见过这个,所以试他一试。”那丫头道:“你们那里会弄这个,站开了,我纺与你瞧。”秦钟暗拉宝玉笑道:“此卿大有意趣。”宝玉一把推开,笑道:“该死的!再胡说,我就打了!”说着,只见那丫头纺起线来。宝玉正要说话时,只听那边老婆子叫道:“二丫头,快过来!”那丫头听见,丢下纺车,一径去了。

巧姐在荒村野店纺绩,天下古今第一淫人(胤礽)宝玉在荒村野店转动纺车,二丫头(胤礽排行第二,是二阿哥)在荒村野店纺线(纺绩),巧姐就是宝玉,巧姐和宝玉同时影射太子胤礽。

巧姐生于七月初七乞巧节,七夕节不仅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也是唐明皇与杨贵妃许下誓约的日子。

相传,有一年在华清宫的长生殿,正值七月七日乞巧节,唐玄宗和杨贵妃避开众人在这里仰望牛郎织女二星,双双跪拜,发下誓言:“人寿难朝,但愿我们世世生生,永为夫妻!过了今生,还有来世!”诗魔白居易为唐玄宗和杨贵妃的长生殿之约写下了脍炙人口的诗篇《长恨歌》——“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巧姐出生的日子乞巧节与杨贵妃有关。《红楼梦》第五回宝玉进入秦可卿房中,看见壁上挂着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画和对联都说的是杨贵妃,海棠花指的就是杨贵妃,杨贵妃就是海棠花。巧姐出生于七月七日与杨贵妃有关,那么巧姐与林黛玉、宝玉和秦可卿一样,也是海棠花。那几人都影射太子胤礽,巧姐也影射太子胤礽。

我们来逐句分析巧姐的判词。

“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这句话后面有脂砚斋弘皙的批语:【甲戌双行夹批:非经历过者,此二句则云纸上谈兵。过来人那得不哭!】脂砚斋弘皙之所以对这句判词这么敏感——“过来人那得不哭”,是因为巧姐的判词就是写的胤礽的事情,弘皙的父亲胤礽第一次被废太子之位时,弘皙才十四岁,对父亲被废太子之位后周围人对自己态度的变化刻骨铭心。“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看刘姥姥(胤礽)到贾府(皇室)去求取一点银子那么艰难,就可以知道胤礽被废太子之位后,他的家人的生活与当皇太子之时的生活待遇差得太远了。

“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这是将刘姥姥与巧姐连在一起,意思是她们两人影射同一人。林黛玉嘲笑刘姥姥:“当日圣乐一奏,百兽率舞,如今才一牛耳”。而林黛玉自己的住处“有凤来仪”是出自《尚书·益稷》,“箫韶九成,凤凰来仪。击石拊石,百兽率舞。”林黛玉(颦儿)岂不是和刘姥姥同为自己,而且刘姥姥七弯八拐地睡到了宝玉的床上,刘姥姥又和宝玉影射同一人,就像宝玉睡到了侄儿媳妇秦可卿的床上,宝玉和秦可卿同时影射太子胤礽一样。

《石头记》作者描写刘姥姥坐在巧姐的东屋时有这样一段文字:

刘姥姥只听见“咯当”“咯当”的响声,大有似乎打柜筛面的一般,不免东瞧西望的。忽见堂屋中柱子上挂着一个匣子,底下又坠着一个秤砣般一物,却不住的乱幌。刘姥姥心中想着:“这是什么爱物儿?有甚用呢?”正呆时,只听得“当”的一声,又若金钟铜磬一般,不防倒唬的一展眼。接着又是一连八九下。【甲戌侧批:写得出。甲戌双行夹批:细!是巳时。】方欲问时,只见小丫头子们齐乱跑,说:“奶奶下来了。”

这段话有什么用意呢?是因为废太子胤礽正是五月初三日巳时生的,就像薛蟠说他的生日是五月初三一样,是引导读者把事件往太子胤礽身上联想。

《红楼梦》第三十九回刘姥姥刚讲到茗玉小姐抽柴,贾府的马棚就起火了,而胤礽第一次被废太子之位,就是关在上驷院旁边的。

宝玉派茗烟去寻刘姥姥所说的茗玉小姐的庙,却寻到一个青脸红发的瘟神爷,照应《红楼梦》第二回贾雨村的话“更妙在甄家的风俗,女儿之名,亦皆从男子之名命字,不似别家另外用这些‘春’‘红’‘香’‘玉’等艳字的,何得贾府亦乐此俗套?”暗寓《红楼梦》中凡名字中含“春、红、香、玉”等艳字的女子皆为男子身份。

我们再来看《红楼梦》曲十二支之中的《留余庆》,那也是写巧姐的。

“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太子胤礽的生母是仁孝皇后赫舍里氏,皇后在康熙十三年五月初三诞育胤礽时因难产崩逝,但胤礽却活了下来,所以是“留余庆”。

“劝人生,济困扶穷,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对于巧姐的判词里的“狠舅奸兄”,许多人都认为“狠舅”指的是王熙凤之兄“王仁”,“奸兄”指的是贾芸、贾蔷和贾环。我觉得他们只看到了《风月宝鉴》的正面,我格物致知后认为巧姐的判词中的“狠舅奸兄”指的是纳兰明珠和皇太子胤礽的哥哥胤禔,纳兰明珠是大阿哥胤禔的生母惠妃的叔叔,也就是说纳兰明珠是大阿哥的舅舅家的人。胤礽第一次被废太子之位正是大阿哥胤禔向康熙皇帝报告了许多太子的不良表现造成的,太子党首要人物索额图之所以会被康熙皇帝处死,也与纳兰明珠和大阿哥有关系。

“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这句话说的就是大阿哥胤禔和纳兰明珠。

史上记载:爱新觉罗·胤禔原名爱新觉罗保清,康熙帝皇长子,母为惠妃那拉氏。康熙四十七年九月,在塞外行围时太子胤礽被废,胤禔十分得意。康熙帝器重允禔,让他负责监视胤礽,从塞外至京城都是由他看守。胤禔认为时机已到,便向其父皇进言,要求杀死胤礽。此举引起了康熙皇帝的反感。后来皇三子胤祉告发胤禔用魇术废太子之事,康熙皇帝对胤禔所作所为极为气愤,直斥其为“乱臣贼子”。下令,夺郡王爵,严加看守,在府第高墙内幽禁起来。胤禔于雍正十二年十二月十四日卒于禁所,享年六十三岁。

至于纳兰明珠,他的命也好不到哪去,《正说清朝十二臣》记载:明珠是康熙朝最重要的大臣之一,名噪一时、权倾朝野,人以“相国”荣称。他官居内阁,“掌仪天下之政”,在康熙朝各个重大事件中扮演了相当关键的角色。同时作为封建权臣,他也利用皇帝的宠信独揽朝纲、结党营私,在封建统治集团的内部斗争中经历荣辱兴衰,最终难逃失势的结局。

我们再来看《红楼梦》第二十一回巧姐出痘的那一段文字:谁知凤姐之女大姐病了,正乱着请大夫来诊脉。大夫便说:“替夫人奶奶们道喜,姐儿发热是见喜了,并非别病。”王夫人凤姐听了,忙遣人问:“可好不好?”医生回道:“病虽险,却顺,倒还不妨。预备桑虫猪尾要紧。”凤姐听了,登时忙将起来:一面打扫房屋供奉痘疹娘娘,一面传与家人忌煎炒等物,一面命平儿打点铺盖衣服与贾琏隔房,一面又拿大红尺头与奶子丫头亲近人等裁衣。外面又打扫净室,款留两个医生,轮流斟酌诊脉下药,十二日不放家去。……一日大姐毒尽癍回,十二日后送了娘娘,合家祭天祀祖,还愿焚香,庆贺放赏已毕,贾琏仍复搬进卧室。

我们再来看史上记载的胤礽出痘的事件:康熙十七年(1678年)十一月,胤礽不幸出痘(天花),天花在当时为不治之症,一旦出痘便使人无比恐慌。出于爱子心切,康熙帝下旨从当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起至十二月初九,各部院衙门的奏章全部送到内阁,自己则全心全意看护在儿子身边,陪伴太子度过病危期。待太子痊愈之后,康熙帝还特地祭扫了方泽、太庙、社稷等,并向天下臣民宣示这一喜讯。

康熙陪伴太子胤礽度过病危期,是从十一月二十七日至十二月初九日这十二天时间一直陪伴在胤礽身边;王熙凤也是十二天时间日日供奉痘疹娘娘,陪伴着巧姐。

待太子胤礽痊愈之后,康熙帝还特地祭扫了方泽、太庙、社稷等,并向天下臣民宣示这一喜讯;王熙凤是待大姐毒尽癍回,十二日后送了娘娘,合家祭天祀祖,还愿焚香,庆贺放赏已毕,贾琏仍复搬进卧室。

巧姐出痘和史上记载的胤礽出痘的情况相仿,写巧姐的这段经历是说康熙曾经极为宠爱太子胤礽。

我们来看刘姥姥第二次到荣国府来的那些事件。

《红楼梦》第三十九回,刘姥姥讲故事给贾母她们听,刚讲到茗玉小姐雪下抽柴,荣府的马棚就着火了。这是隐太子胤礽第一次被废皇太子之位。

我们来看史上的记载: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九月初四日,康熙帝在巡视塞外返回途中,在布尔哈苏台行宫,上召诸王、大臣、侍卫,文武官员等齐集行宫前,将胤礽废斥。九月十六日,康熙帝回到北京,命在皇帝养马的上驷院旁设毡帷,给胤礽居住。上驷院就是马棚。

《红楼梦》第四十一回巧姐拿柚子换板儿的佛手,就是爷孙俩互换礼物。

《红楼梦》第四十一回刘姥姥走到了宝玉的房中。请看原文:

刘姥姥掀帘进去,抬头一看,只见四面墙壁玲珑剔透,琴剑瓶炉皆贴在墙上,锦笼纱罩,金彩珠光,连地下踩的砖,皆是碧绿凿花,竟越发把眼花了,找门出去,那里有门?左一架书,右一架屏。刚从屏后得了一门转去,只见他亲家母也从外面迎了进来。刘姥姥诧异,忙问道:“你想是见我这几日没家去,亏你找我来。那一位姑娘带你进来的?”他亲家只是笑,不还言。刘姥姥笑道:“你好没见世面,见这园里的花好,你就没死活戴了一头。”他亲家也不答。便心下忽然想起:“常听大富贵人家有一种穿衣镜,这别是我在镜子里头呢罢。”说毕伸手一摸,再细一看,可不是,四面雕空紫檀板壁将镜子嵌在中间。因说:“这已经拦住,如何走出去呢?”一面说,一面只管用手摸。这镜子原是西洋机括,可以开合。不意刘姥姥乱摸之间,其力巧合,便撞开消息,掩过镜子,露出门来。刘姥姥又惊又喜,迈步出来,忽见有一副最精致的床帐。他此时又带了七八分醉,又走乏了,便一屁股坐在床上,只说歇歇,不承望身不由己,前仰后合的,朦胧着两眼,一歪身就睡熟在床上。

刘姥姥在镜中看到自己,以为是自己的亲家(狗儿的父母)。其实刘姥姥就是亲家,亲家就是刘姥姥,也就是说刘姥姥本来就是狗儿(弘皙)的父亲太子胤礽。刘姥姥睡到宝玉的床上,也是影射刘姥姥与宝玉同原型,都是太子胤礽。

《红楼梦》第四十二回平儿为刘姥姥收拾东西,送了自己的衣服给刘姥姥,刘姥姥说了一番客气的话,平儿笑道:“休说外话,咱们都是自己,我才这样。……”

平儿与林黛玉的字“颦儿”谐音,平儿对刘姥姥说“咱们都是自己”,意思是刘姥姥和林黛玉同原型。本来《红楼梦》第四一回林黛玉已经用“当日圣乐一奏,百兽率舞,如今才一牛耳!”这句话将刘姥姥和自己住的地方“有凤来仪”连在了一起。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四十二回林黛玉说刘姥姥是母蝗虫(皇虫),请看原文:

探春笑道:“也别要怪老太太,都是刘姥姥一句话。”林黛玉忙笑道:“可是呢,都是他一句话。他是那一门子的姥姥,直叫他是个‘母蝗虫’就是了。”说着大家都笑起来。宝钗笑道:“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了。幸而凤丫头不认得字,不大通,不过一概是市俗取笑。更有颦儿这促狭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蒙侧批:触目惊心,请自思量。】这‘母蝗虫’三字,把昨儿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亏他想的倒也快。”

宝钗的这段话是说《石头记》是用“春秋笔法”,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再现了当日畅春园的形景。(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观《红楼梦》(十九)——刘姥姥和巧姐指的是同一个人太子胤礽》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