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观《红楼梦》(十八)——刘姥姥的女婿狗儿和王熙凤的女儿巧姐是什么关系

冷眼观《红楼梦》(十八)——刘姥姥的女婿狗儿和王熙凤的女儿巧姐是什么关系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8-10 字数:5199字 阅读: 239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对于巧姐为什么被写入金陵十二钗正册,许多人都不解其意,因为巧姐只是个儿童,再就是巧姐在《红楼梦》中出现的次数很少,作者也没有用多少笔墨去写她。

  

  我格物致知后解出巧姐的原型也是皇太子胤礽,所以她当然要被写入金陵十二钗正册了。

  

  我在《冷眼观红楼梦》第十四回已经分析得出:《石头记》是一本政治小说,也是一部野史,作者曹頫写这本书最初的目的是为了悼念废太子胤礽和他的第三个儿子弘晋,还间接写自己的江南曹家为何被抄家。当然,曹頫写《石头记》这本书的最大政治目的是为康熙皇帝的嫡长孙弘皙(废太子胤礽第二子)与乾隆争夺皇位作准备,赢得皇室其他成员的支持。《石头记》在乾隆四年“弘皙逆案”发生之前,相当于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为徐敬业起兵反对武则天所写的《讨武曌檄》。乾隆四年弘皙争夺皇位失败,弘皙被圈禁以及乾隆七年弘皙被幽死于景山东果园后,作者曹頫并没有停止写《石头记》这本书,后来这本书传抄到了怡亲王胤祥的儿子弘昌、弘皎和废太子胤礽第七子弘晁的手中。十三爷胤祥的两个儿子弘昌和弘皎因为牵涉进“弘皙逆案”,弘昌被乾隆革去贝勒,弘皎的宁郡王王爵因为是雍正帝所封,所以弘皎保住了王爵,但却被终身停俸。

  

  《红楼梦》中刘姥姥的女婿王狗儿的真实身份就是废太子胤礽第二子爱新觉罗·弘皙。弘皙出生于康熙三十三年甲戌年,属狗。《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批语作者脂砚斋甲戌的真实身份也是弘皙,宝玉的丫头袭人的原型也是弘皙。

  

  我们来看《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六回描写刘姥姥和狗儿的那段对话的原文,刘姥姥说“要是他(王夫人)发一点好心,拔一根寒毛比咱们的腰还粗呢。”接下来描写狗儿“谁知狗儿利名心最重,【甲戌双行夹批:调侃语。】”如果大家读了我之前的解说,知道狗儿和脂砚斋甲戌都是指的弘皙后,读到《石头记》原文此处,肯定会非常好笑。脂砚斋弘皙明明知道狗儿指的是自己,谁知作者又来一句贬义的话“利名心最重”,这让脂砚斋弘皙多么尴尬啊,所以他只好在这句话后面评了“调侃语”三个字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意思是作者是故意和他开玩笑。

  

  我们再来看《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六回前面对狗儿一家的描写:“方才所说的这小小之家,乃本地人氏,姓王,祖上曾作过小小的一个京官,昔年与凤姐之祖王夫人之父认识。因贪王家的势利,便连了宗认作侄儿。那时只有王夫人之大兄凤姐之父与王夫人随在京中的,知有此一门连宗之族,余者皆不认识。目今其祖已故,只有一个儿子,名唤王成,因家业萧条,仍搬出城外原乡中住去了。王成新近亦因病故,只有其子,小名狗儿。”

  

  我们来看历史上弘皙的遭遇。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康熙帝玄烨崩于北京畅春园清溪书屋。康熙近臣步军统领隆科多宣布康熙遗嘱,命皇四子胤禛继承皇位,是为雍正皇帝。

  

  雍正继位后,立即册封胤礽之子弘晳为理郡王,后命其移居至京郊昌平郑家庄王府(此府是康熙晚年时特为安置胤礽而营建的居所;弘晳入住后,此处成为理亲王府,但胤礽仍然被圈禁在咸安宫)。 雍正二年十二月十四日戌时,心灰意冷的胤礽病死于北京紫禁城咸安宫内,终年五十一岁。胤礽死后,雍正令人择定出殡日期,将他送至郑家庄,设棚安厝。

  

  《石头记》第六回描写狗儿家的这段文字,简直就是将康熙之死,废太子胤礽之死,弘皙搬进清朝唯一不在内城的王府等事件照搬进了狗儿的家事里面。狗儿之所以姓王叫狗儿,是因为爱新觉罗·弘皙是清朝王室成员,出生于甲戌年,属狗,所以作者将弘皙称为王狗儿。之所以说狗儿的父亲王成是狗儿之祖唯一的儿子,是因为爱新觉罗·胤礽是康熙皇帝唯一的嫡子,太子胤礽的乳名为保成,所以作者将他称为王成。因胤礽第三子爱新觉罗·弘晋于康熙五十六年死去,至胤礽(王成)去世时,他活着的儿子中就只有弘皙(狗儿)一人成年,所以书中说“王成新近亦因病故,只有其子,小名狗儿。”后面刘姥姥说的“如今咱们虽离城住着,终是天子脚下。”其实就是暗指弘皙当时住在北京紫禁城郊外的昌平郑家庄平西王府。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十三回秦可卿死了之后停灵于会芳园,会芳园门外竖的牌子上面大书:“防护内廷紫禁道御前侍卫龙禁尉”。这些都是有隐寓的,暗指地点终不离紫禁城。

  

  我在《冷眼观<红楼梦>》(四)就已经解出袭人的原型是爱新觉罗·弘皙,也就是说袭人和狗儿指的是同一个人,都指的是弘皙,我们来看袭人和狗儿有什么联系。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有这样一段文字:秋纹笑道:“提起瓶来,我又想起笑话。我们宝二爷说声孝心一动,也孝敬到二十分。因那日见园里桂花,折了两枝,原是自己要插瓶的,忽然想起来说,这是自己园里的才开的新鲜花,不敢自己先顽,巴巴的把那一对瓶拿下来,亲自灌水插好了,叫个人拿着,亲自送一瓶进老太太,又进一瓶与太太。谁知他孝心一动,连跟的人都得了福了。可巧那日是我拿去的。老太太见了这样,喜的无可无不可,见人就说:‘到底是宝玉孝顺我,连一枝花儿也想的到。别人还只抱怨我疼他。’你们知道,老太太素日不大同我说话的,有些不入他老人家的眼的。那日竟叫人拿几百钱给我,说我可怜见的,生的单柔。这可是再想不到的福气。几百钱是小事,难得这个脸面。及至到了太太那里,太太正和二奶奶,赵姨奶奶,周姨奶奶好些人翻箱子,找太太当日年轻的颜色衣裳,不知给那一个。一见了,连衣裳也不找了,且看花儿。又有二奶奶在旁边凑趣儿,夸宝玉又是怎么孝敬,又是怎样知好歹,有的没的说了两车话。当着众人,太太自为又增了光,堵了众人的嘴。太太越发喜欢了,现成的衣裳就赏了我两件。衣裳也是小事,年年横竖也得,却不象这个彩头。”晴雯笑道:“呸!没见世面的小蹄子!那是把好的给了人,挑剩下的才给你,你还充有脸呢。”秋纹道:“凭他给谁剩的,到底是太太的恩典。”晴雯道:“要是我,我就不要。若是给别人剩下的给我,也罢了。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把好的给他,剩下的才给我,我宁可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软气。”秋纹忙问:“给这屋里谁的?我因为前儿病了几天,家去了,不知是给谁的。好姐姐,你告诉我知道知道。”晴雯道:“我告诉了你,难道你这会退还太太去不成?”秋纹笑道:“胡说,我白听了喜欢喜欢。那怕给这屋里的狗剩下的,我只领太太的恩典,也不犯管别的事。"众人听了都笑道:"骂的巧,可不是给了那西洋花点子哈巴儿了。”袭人笑道:“你们这起烂了嘴的!得了空就拿我取笑打牙儿。一个个不知怎么死呢。”秋纹笑道:“原来姐姐得了,我实在不知道。我陪个不是罢。”袭人笑道:“少轻狂罢。你们谁取了碟子来是正经。”

  

  可别把以上这段原文当笑话看过,这段文字隐含了许多信息,其他的先不说,这段话把袭人说成是狗,就是将袭人和狗儿联系在了一起,袭人就是狗儿,原型都是爱新觉罗·弘皙。

  

  我们再来看《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六回刘姥姥与狗儿的那段对话,其实就是骂雍正和乾隆的。

  

  “狗儿听说,便急道:‘你老只会炕头儿上混说,难道叫我打劫偷去不成?’刘姥姥道:‘谁叫你偷去呢。也到底想法儿大家裁度,不然那银子钱自己跑到咱家来不成?’狗儿冷笑道:‘有法儿还等到这会子呢。我又没有收税的亲戚,【甲戌双行夹批:骂死。】作官的朋友,【甲戌双行夹批:骂死。靖眉批:骂死世人,可叹,可悲!】有什么法子可想的?便有,也只怕他们未必来理我们呢!’”

  

  上面这段话中,脂砚斋甲戌连着写了两个批语:“骂死。”有深意。雍正皇帝胤禛是弘皙(狗儿)的叔叔,乾隆皇帝弘历是弘皙(狗儿)的堂弟,狗儿(弘皙)却说“我又没有收税的亲戚,作官的朋友,便有,也只怕他们未必来理我们呢!”不是骂雍正和乾隆是骂谁?

  

  后来贾赦逼娶鸳鸯时,鸳鸯也骂了乾隆皇帝的,不知大家有没有留意到?先暂且不提鸳鸯,我们先来分析刘姥姥是何人。

  

  刘姥姥是何人呢?刘姥姥是林黛玉口中的“母蝗虫”。大家可能没注意到《红楼梦》第四十一回,林黛玉还说了刘姥姥一句笑话。请看那段原文:“当下刘姥姥听见这般音乐,且又有了酒,越发喜的手舞足蹈起来。宝玉因下席过来向黛玉笑道:‘你瞧刘姥姥的样子。’黛玉笑道:‘当日圣乐一奏,百兽率舞,如今才一牛耳。’众姐妹都笑了。”

  

  估计大家读了这段文字,会以为这是林黛玉刻薄尖酸嘲笑乡下老太太刘姥姥,其实不然,这也是有隐寓的。对古文不感兴趣的人一般很难知道黛玉所说的为何事。其实黛玉所说的“当日圣乐一奏,百兽率舞”出自于《尚书·益稷》“箫韶九成,凤凰来仪。击石拊石,百兽率舞。”刘姥姥是百兽率舞,刘姥姥是凤凰来仪,林黛玉是住在“有凤来仪”的,刘姥姥和林黛玉同原型,不光是林黛玉,后来刘姥姥还七弯八拐地睡到了宝玉的床上,刘姥姥和宝玉也同原型。刘姥姥的原型是废太子胤礽。

  

  我们来验证一下,既然狗儿是爱新觉罗·弘皙,那么我们来看一下弘皙的福晋是谁。

  

  弘皙的嫡福晋是喀喇沁乌梁海济尔默氏,康熙皇帝的三额驸噶尔臧之女。也就是弘皙的岳母是康熙的三公主和硕端静公主,端静公主于康熙四十九年三月去世,没有活到雍正元年弘皙(狗儿)搬出北京城时。那刘姥姥就不可能是狗儿(弘皙)的岳母。《红楼梦》中许多女子的原型是男子,那么,刘姥姥是弘皙的岳父——康熙的三额驸噶尔臧吗?史上记载:康熙五十年,即端静公主去世后第二年,额附噶尔臧就获罪,于康熙六十一年死于拘所。噶尔臧被囚禁了十年,于弘皙(狗儿)搬出京城前去世,那么,刘姥姥也不可能是狗儿(弘皙)的岳父。刘姥姥既不是狗儿(弘皙)的岳母,也不是狗儿(弘皙)的岳父,只可能就是弘皙的父亲胤礽。

  

  刘姥姥进荣府和大观园,其实是走进了自己旧时的居所,也就是进入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家。只因自己的皇太子之位被父亲康熙帝所废,所以自己的儿孙们只能迁居到位于北京城郊外的平西府。

  

  我们来看《红楼梦》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的文字:平儿听了,便作了主意:“叫他们进来,先在这里坐着就是了。”周瑞家的听了,方出去引他两个进入院来。上了正房台矶,小丫头打起猩红毡帘,才入堂屋,只闻一阵香扑了脸来,竟不辨是何气味,身子如在云端里一般。满屋中之物都耀眼争光的,使人头悬目眩。刘姥姥此时惟点头咂嘴念佛而已。于是来至东边这间屋内,乃是贾琏的女儿大姐儿睡觉之所。

  

  平儿让周瑞家的直接就将刘姥姥带到了巧姐睡觉的地方,按常理,这样一个穷亲戚不可能一下就带进凤姐的宝贝女儿巧姐的房间的。为什么呢?因为刘姥姥的原型是废太子胤礽,而书中的巧姐,就是胤礽小时候的投影。巧姐住东屋,巧姐出痘,都与历史上胤礽的成长经历相同。

  

  巧姐住在荣府“东边这间屋内”。

  

  我们来看史上胤礽的资料:康熙十四年(1675年)十二月十三日,一岁半的胤礽被正式册立为皇太子,皇帝亲御太和殿,举行了隆重的立储大典,并颁诏天下。“授胤礽以册宝,立为皇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以系四海之心” 。康熙十八年(1679年),康熙特命修葺紫禁城东面斋宫与奉先殿之间的明奉慈殿,改为毓庆宫,作为皇太子居住之东宫,以示恩宠。

  

  巧姐住在“东边这间屋内”暗寓皇太子胤礽住东宫(毓庆宫)。

  

  巧姐生于七月初七,写下“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直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的南唐后主李煜也是生于七月初七。李煜和《石头记》一书的主角太子胤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都是失去皇位的人,都是博学多才的人,最后都沦为阶下囚悲惨地死去。只是李煜是亡国之君,而《石头记》的主人公胤礽则是在皇位唾手可得的情况下失去皇位继承权的。巧姐的生日正是七夕(李煜在那一天生,在那一天死)。巧姐的原型是太子胤礽。

  

  综上所述,刘姥姥的女婿狗儿(弘皙)就是王熙凤的女儿巧姐(胤礽)的儿子。(本章未完待续,下回接着讲巧姐和刘姥姥)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观《红楼梦》(十八)——刘姥姥的女婿狗儿和王熙凤的女儿巧姐是什么关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