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随感> 古诗文里让人瞬间扎心的句子

古诗文里让人瞬间扎心的句子  作者:张洛菁

发表时间: 2017-08-07 字数:15997字 阅读: 47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知乎上自己发的贴子
 



答一个偏题的,但也属于古文范畴吧。


“大将某官,告尔三军将校士卒:整尔众,无谨其端,听予命令!


今戎兵不宾,侵败王略,挠我边陲,害我穑事,毒流于庶民。


皇帝受我斧钺,肃将天诛。尔尚一乃心力,锐乃戈矛,生歼大憝。有进死而荣,无退生而辱。用命有厚赏,不用命有显戮。勉哉,尔众!服勤王事,毋干与刑!”


这是一段慷慨激昂的壮军誓词,独来不免心神激荡,也许大家会想起强汉的燕然勒石,大唐的文治武功,民族自豪感顿时升腾氤氲有木有啊!什么犯我强汉,虽远必诛,什么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这些闪闪发光的句子,立刻浮现在了脑海里,诸位不免热泪盈眶,起立与答主一齐合唱了一首《中国人》。(大误)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儿。这一段誓师词,出自《武经总要》,有些历史票友可能知道,《总要》呢,是北宋官修的一部兵书。各位可能明白了,这段颂词,并非来源于强汉盛唐,而是你们日常黑一波的弱宋啊。联想到该朝之后的与西夏的纷争,与辽的搏杀,顿时就觉得这份誓词也是有心无力了。


宋朝为什么弱呢?这个问题,请移步知乎历史板块儿,那里已经有了严密考究的答案。我们关心的还有一件事——宋朝人,知道自己是弱鸡么?他们又如何看待呢?


“传曰:士不选练,卒不服习,起居不精,动静不集,趋利弗及,避难不毕,前击后解,此不习勒卒之过也,其法百不当一。


故曰:军无众寡,士无勇怯,以治则胜,以乱则负。兵不识将,将不知兵,闻鼓不进,闻金不止,虽百万之众,以之对敌,如委肉虎蹊,安能求胜哉?”

            ——《武经总要》


不习勤卒、军纪混乱,兵将之间毫无凝聚力。寥寥数句,几欲说尽宋朝军治之弊。这样散漫的军队,为何不励精图治,大刀阔斧地建设呢?他们也想啊,可是,阻挡他们的,又是什么呢?


“方今虽有训练之方,然而法制未立,是以旗幡虽设,不主进退;鼓角虽备,不为号令;行伍虽列,不问稀密;部阵虽立,不讲圆方。但见敌即驰,遇地即战,不制奇正,不为备伏,不择险易,不询孤虚。及夫连师百万,夹机呼吸,事不素定,难平应敌。”

            ——《武经总要》


虽有训练之方,而无法制之度。《总要》中,入眼尽是军阵之策论,兵争之规矩,答主都需要跳跃性的阅读。他们是知道,该如何练兵的啊,可是,现实又是怎样的呢?法制,这个问题,那些地方的将领,也许永远也无法企及。早在北宋立国之初,便已定下了军事积弱的根基。所谓军权分离,答主从未了解,有任何一个朝代将军权分割到如此地步。在这样的背景下,那些出征的马步三军,所谓的天兵降临,在斩首祭旗,慷慨誓师之时,他们又能想些什么呢?


他们也想赢啊。


终究只是有心无力。


最后,让我们重温范文正公的《渔家傲》,也许这一次,诸位会有不同的心绪。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正文结束——————


以下是《武经总要》末尾出现的地名,一路读来,就如同用残缺的手掌,抚摸那曾经辉耀的一方故土。这是他们偏安一隅中,所抛弃的。


 叙曰:王者守在四陲,东西北尤重,怀柔示信,谨疆场之事;折冲御侮,张蕃卫之服;治险阻,缮甲兵,严烽燧,设亭障,斯长辔远驭之术也。宋制:东起沧海,至北平军,十数城、六百馀里,属河北路;东起大郡,西缘大河,至隰州,十三城、千馀里,属河东路;东起延安,穷边至阶州,十五城、千馀里,属陕西路;巴蜀之地,黎、惟、威、茂、文、龙、永康,属益利州路;戎、泸、夔、施、黔、云安,属梓夔州路;荆、辰、澧、鼎、潭、衡、全、邵、桂阳,属荆湖南北路;广、桂、宜、邕、钦、融、廉、雷、容、琼,属广南东西路。皆山川阻深,绵亘数千里。此自古限隔,蛮夷之地。其边镇襟带之处,建都部署、钤辖、都巡检,专督戎政,治城郭,塞蹊遂,置关镇,立堡寨,以为御冲之备。遣卫禁之师,三载更戍,谓之驻泊兵。募土人泊边杂之师,隶禁军额者,谓之就粮军。州兵系训练者,亦充营阵之役。又约府兵之制,河北、河东置义勇三十馀万人。陕西以土人愿徙边者,给田,置堡,有寇则战,无事力农,谓之弓箭手。熟户蕃部,置本族巡检、都军主。以下兵官凡十一级,蕃部百帐以上补军主,其次指挥使以下至正副兵马使、本族巡检,叙王官之列,至殿侍。廷、石、岚、隰有捉生民兵;荆、湖、施、夔间。置寨将蛮酋,土人为之土丁、义军,亦置都指挥使以下戎校,分戍城垒。其非控带四夷州郡,略而不书。今厘为五卷,谓之边防。疆域之远近,城戍之要害,开卷尽在是矣。我朝疆理之制,则以京畿府州县直隶六部,天下府州县分为十三布政司以统之,都司卫所又错制于其间,以为防御,猗与密哉。总之,为府一百四十有六,军民府十一,州二百三十九,县一千一百四十九,卫四百九十三,仪卫司二十九,所二千九百一十,宣慰司十一,宣抚司十一,安抚司十九,招讨司一,长官司一百七十九,巡检司一千三百二十五。        ◎河北路        河北,《禹贡》冀州之域,天文毕昂之分,春秋赵魏悉居其境。言星者十二分野,灾异可以参验(它路仿此)。古之障塞,以卢龙山镇为限,五代以来陷于北土,今定州至西山,沧州距东海,地方千里,无险阻可恃。宋定州、真定府、高阳关皆屯重兵,离为三路,修蒲阴为祁州,则高阳关会兵之路;出井陉至常山,则河东道进师之所。沧州至海口百六十里,即平州界,至淳化后顺安军,东有塘水隔限胡骑;莫州屯步兵,以护堤道,保州一路,平川旷野,利胡骑驰突,置沿边巡檄兵。北平路置兵马一司,断西山之路。登州隶京东海路,抵女直契丹界,置水师,隶巡检司。全魏之地,河朔根本,内则屏蔽王畿,外张三路之援,又置北京路兵官(属内地,后不录),令保边寨,咸以兵马为务,亦罕任文吏,防秋捍冠,为他路之剧。其有战守之策,塘水之利,悉论次于后。        ◎定州路        定州中山郡,冀州之域,战国为中山国,地平近胡。西北捍奚契丹,东至瀛州二百八十里,东北至保州一百二十里,南至真定府百二十里,北至长城口百六十里,至蔚州四百九十里,西南至藁城路,至赵州百九十里,东南至深州百七十里,东北至莫州二百五十里。宋时广屯重兵,为边镇之剧。置本路驻泊马步军都部署以下兵官,以州为治所,统定、保、深、祁、广信、安肃、顺安、永宁八州军。本路置州兵,及朝廷遣禁旅更戍外,又领乡军义勇,总五十八指挥,凡二万八千三百四十八人,咸隶之。        北平军,治北平县,秦曲逆县地,后魏改名北平。宋建寨筑城,控安阳州、四望口一带山路,至蔚州界,给军满万人,断西山之路。东至保州五十里,南至定州九十里,西至龙泉镇六十里,北至易州界狼山寨九十里,西北至安阳川口三十里。今之保定府定县。        ○寨铺二十六所:        鱼台口铺,北至界首桑乾河一十里,北至北界新起团标约一里,东至保州界柏山口铺二十里,南至北平军三十里,东南至驴马岭约二十里,惟通单骑;东南至重县口约十里,惟通单骑;西南合入安阳口十五里,西南至道务村五里,道务村西南至安阳口一十里,东西阔约二百五十步。耆老言:贼马多于此出入,易州未陷时,皆驿路也。鱼台口阔约半里。        四望口铺,北至界首乾河二十里,北至北界一十五里,契丹新建一寨;东至鱼台口约二十里,至安阳口十里;西至捉马口三十里;东南至军约四十里。口甚狭,惟通单骑。兵级巡子共六十三人。        捉马口铺,其口甚狭,不通骑,惟通人行。北至界首灰岭山二十五里,次北界无铺;东至四望口三十里;东南合入安阳关口四十里;西至唐县界白土口十里;东南至本军七十里。兵级巡子共六十三人。        安阳口铺,东北合入鱼台口一十五里,南至本军三十里,西北合入捉马口四十里,正北合入四望口一十里。        鱼鼻山口,在军东北山嘴,约二十里,不通北界,惟讥察商贩而已。        白崖寨,其上面平,东西约一里,南北长约一里半,在军西北四十里,惟通人行。山内二十里,居民常避寇于此。        唐县,西北至白土口铺九十里,西北至花塔子铺约一百六十里,西北至田常口铺六十里,西北至钮牙口铺七十里,西北至黄蛇口铺约一百一十里,西北至下苇子铺约一百一十五里,西北至上苇子铺约一百三十里。        白土口铺,通单骑。北至界首南道人谷五十里,北至契丹界,无铺,正东落北至北平县界捉马口铺约十里,北至花塔子铺约二十里,东南至本县界九十里,西南至田常口铺约二十里。口西约五十步有唐河,西流,口以北界内河阔处五七十步,狭处三十步。        花塔子铺,铺北山路阔处五七十步,狭处一二十步。南至蕃服(或作眼)岭约一十五里,惟通人行,今移至周家庄。北至界首石碑子约四十三里,南至白土口铺二十里,南至葛洪山约五十里,西至驼茂川军铺二十里。        田常口铺,甚狭,通人行。北至界首约八十里;北至契丹界,无铺;东北至白土口铺约二十里;南至唐县六十里;西北至锯牙口二十里;北至唐河约二十里;西北至乾河口三十里。乾河口西北至沙岭子一十里,沙岭子东北至银坊城一十里,今移置张政庄。        锯牙口铺,惟通人行。北至界首约八十里;北至契丹界,无铺;东北至白土口铺二十里;西南至东娘神铺二十五里。东娘神北至军城寨黄蛇口铺七里,东南至唐县七十里,西北至鹤神谷三十里。鹤神谷东北至银坊城约四十五里,北至唐河三十里。今移置鹤谷口。        黄蛇口铺,以北山路,不通车骑。北至界首石碑约八十里,北至契丹界邢奶寨约二十里,东南至锯牙口铺四十里,西北至秦王岭一十五里,南至军城寨七里,西至石门子铺约三十里,北至唐河三十里。今移置乾河口。        下苇子铺,北行,山路,惟通单骑。西北至界首倒马关约八十里,北至契丹界,无铺,东北至黄蛇口约三里,南至军城寨约五里,西至于家寨约二十里。        上苇子铺,北行,山路,惟通单骑。吴儿口西北至界首倒马关约七十里,北至契丹界,无铺,西北至令公神谷约五里,西北至南岭子一十五里。        驼茂川铺,本唐河谷道,阔处约一百步,狭处约四十步。南道人谷至石道人谷,约四十里;南道人谷至碑子旧界,二十里。        军城寨,东至东娘子神铺约七里,南至嫌薄山约十五里,西南至三会口约一十五里,西北至于家寨铺一十三里,西北至岳岭分水为界,约八十里,北至下苇子铺约五里,北至上苇子铺约三十里,北至柳家谷北界石墙约五十里,东北至黄蛇口铺约七里,东北至北界石墙处十里,次北至银坊城新修寨约七里。        于家寨铺,西北至界首岳岭路约六十里,北至契丹界,无铺,东至本寨约二十里,南至三会口铺约十里,西北至石门铺约一十五里。山路阔处一百步,狭处约十步。自石门西北至界首,约四十五里,惟通单骑。        石门铺,西北至界首岳岭路约四十五里,北至契丹界,无铺,东至于家寨约十五里,南至古道口约十里,西至旧磨谷一十五里。铺西北至界首,惟通单骑。今移置夹耳安王谷。        和家寨,北至界首岳岭路约八十里,北至契丹界,无铺,东北至军城寨七十里,东北至三会口约五十五里,东北至岳岭口铺约三十五里,东北至古道口铺约三十里,直东至龙泉镇约六十里,东南至曲阳县约九十里,曲阳县至定州约六十里,北至和家口铺约七里,直北落西至安王口铺约一十五里,西至板谷口铺约十里,西南至王柳口铺约二十五里,西南至北寨王柳口铺约三十五里,西南至北寨约五十五里。至安王口铺,山路阔处约一百步,狭处约一十步。安王口铺以北至界首,约五十里,山路,惟通单骑,至本寨管口铺。        三会口铺,西北至界首岳岭路约七十里,北至契丹界,无铺,东北至军城寨约十五里,东南至龙泉铺约四十里,西至岳岭口铺约二十里,北至军城寨于家口铺约一十三里。铺西北约二十五里,到分壁岭,山路阔处约一百步,狭处约一十步。自分壁岭以西至界首,二十里,惟通单骑。今移置柳家谷。        岳岭口铺,西北至界首岳岭路约五十里,北至契丹界,无铺,东至三会口铺约三十里,东南至龙泉镇约六十里,西至古道口铺约三里,北至军城寨石门铺约十里。铺西北约七八里至分壁岭,山路阔处约一百步,狭处约十步。自分壁岭以西至界首,约六十里,惟通单骑。        古道口铺,西北至界首岳岭路约四十里,北至契丹界,无铺,东至岳岭口铺约三里,南至闻风山约五里,西至安王口约十五里。铺西北约五里至分壁岭,山路阔处约一百步,狭处约一十步。自分壁岭山路以西界首,约六十里,惟通单骑。今移置石臼。        安王口铺,北至界首岳岭路约五十里,北至契丹界,无铺,东至古道口铺约十里,南至和家口铺约八里,西北至辂轳谷约三十里。铺北山路,惟通单骑。        和家口铺,北至界首岳岭路约八十里,北至契丹界,无铺,东北至古道口铺约二十五里,南至和家寨约七里,北至安王口铺约八里,山路阔处约一百步,狭处约一十步。自安王口铺以北至界首,约五十里,惟通单骑。今移在南山坡上。        板谷口铺,西北至界首破河岭约六十里,北至契丹界,无铺,东至和家寨约十里,南至王柳口铺二十里,西南至北寨约六十里,北至安王口铺约二十里,西北约一十里至刘素庄,山路阔处约一百步,狭处约一十步。自刘素庄西北至界首,约四十五里,惟通单骑。今移置辂轳谷。        王柳口铺,西北至界首破河岭约九十里,北至契丹界,无铺,东北至曲阳县约一百一十里,南至沙河约五里,西至北林寨王柳口铺五里,北至板谷口铺二十里,西北约五十里至辂轳谷口,山路阔处约一百步,狭处约十步。自辂轳谷西北至界首,约三十里,惟通单骑。        保州,治保塞县,旧莫州清苑县地。宋建隆初,建保塞军。太平兴国初,建为州。每戎马南牧,率师捍御,常为军锋之冠。今置保州广信军、安肃军,缘边至西山。都巡检使以保州为治所。东至顺安军七十里,南至定州一百二十里,北至广信军四十里,北至契丹狼山寨百里,东北至安肃军约四十里,南至永宁军九十里,西至北平军七十里,西北至柏山口铺约六十五里。        ○口铺六:        子口铺,阔一里。西北至界首赤岭子约四里,又西北至契丹训口铺约五里,其铺有蕃汉十人守把。东南至保州约三十五里,正东落北至广信军约三十里,东北至广信军龙山口铺约七里,西南至八角口铺约十里,有主客户五十馀家。        八角口铺,即赵旷川口也,川阔约六里。西北至界首赤岭子约五里,自界首东北至契丹川口铺约四里,其铺有蕃汉一十人守把。东南至保州约四十里,南至跳山约六里,东北至子口铺约十里,西至两岭口铺五里。州内有五村,约二百家。        两岭口铺,西北至界首赤岭子约五里,自界首北至契丹魏家庄铺五里,有蕃汉十人守把。东南至保州约四十五里,东至八角口铺五里,西至狗号口铺一十里,东至谒山村约五里。凡两岭,其南岭阔九步,北岭阔一十五步。        狗号口铺,北至西界首赤岭约五里,北至契丹魏家庄铺约七里,其铺有蕃汉十人守把。东南至保州约五十五里,东至两岭口铺一十里,西至白道口一里,东至王村约一十里,岭阔二十步。        白道口铺,至界首赤岭约五里。北至契丹魏家庄铺约七里,其铺有蕃汉十人守把。东南至保州约五十五里,东至狗号口铺约一里,西至柏山口约一十里,东至两王村约一十里,岭阔六十步。        柏山口铺,北至界首赤岭约五里,自界首北至契丹鱼台村铺三里,其铺有蕃汉一十人守把。东南至保州约六十五里,东至白道口铺约一十里,西至北平军地分鱼台口约二十一里。柏山口铺周回有人户约五十馀家,口阔五百二十步。        广信军,治遂城县,战国时武遂县地,秦筑长城所起,因名遂城。宋建军。东至安肃军二十里,西至长城一十里,南至安肃军一十五里,西南至北平军约九十里,西至北易州七十里。        ○寨铺十五:        谢坊口铺,北至当军界十里,界首北至契丹界阔台铺七里,东至安肃军界王马村铺二里,西至本军界二里,西北至新河铺二里。        新河铺,北至军界首二十里,界首东北至契丹界陈村铺五里,东至谢坊口铺二里,西南至本军一里,西南至张花村铺二里。        张花村铺,北至本军界二十里,北至契丹新水村铺二里,东至新河铺二里,东南至本军一里,西至许家庄铺二里。        许家庄铺,北至当军界首二十里,北至契丹界北城村铺三里,东至张花村铺二里,东南至本军三里,西至庞村铺三里半。        庞村铺,北至界首一十八里,界首北至契丹界孤山村铺三里,东至许家庄铺三里半,东南至本军六里半,西至赤鲁村铺一里半。        赤鲁村铺,北至界首一十七里,界首北至契丹界太山铺二里半,东至庞村一里半,东南至本军八里,东至广门村铺三里。        广门村铺,北至界首一十五里,北至契丹界,无铺,东至赤鲁村三里,西北至马家庄铺二里半。        马家庄铺,北至界首一十三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东南至广门村铺二里半,东南至本军一十三里半,西北至长城口铺二里。        长城口铺,口阔一十步。至界首一十里,界首北至契丹田庄铺三里半,东南至马家庄铺三里,东南至本军一十六里半,西至牟山铺二里。        牟山村铺,山口阔九百步。北至界首八里,界首北至契丹界田庄铺三里,东至长城口铺二里,东南至本军一十八里,平西至佛阳口铺四里。        佛阳口铺,山口阔一百二十步。北至界首约一十二里,界首北至契丹界荆口铺一里,东至牟山铺四里,东南至本军二十二里半,西至围道山铺五里。        围道山铺,山口阔一十步。北至界首四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楼山铺三里,东至佛阳口铺五里,东南至本军二十七里半,西南至釜山村铺四里。        釜山村铺,西至界首五里,界首以北至契丹界,无铺。东北至围道山铺四里,东南至军三十一里半,西南至黑山村铺十里。        黑山村铺,山口阔三百二十步。西至界首八里,界首以西契丹界,无铺。东北至釜山村铺一十里,东至本军约三十里,西南至龙山村铺六里半。        龙山村铺,山口阔六十步。西至界首七里,界首西至契丹界,无铺。东北至黑山村铺六里半,东至本军约三十里,南至保州界五里半。        安肃军,治安肃县,唐宥戎镇,周为梁门口寨,太平兴国中建军。东至雄州八十里,西至广信军二十里,南至保州四十里,北至契丹界二十里,东南至顺安军四十五里,西南至保州四十里,东北至雄州二十里,西北至易州二十里。        ○寨铺二十六:        间板口铺,东南至顺安军界约一里半,西北至军约三十五里,北至顺安军界首约三十六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高公口铺,东南至间板口铺约二里,西北至军约三十三里,北至界首约三十四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李三口铺,东南至高公口铺约二里半,西北至军约三十里半,北至界首约三十三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大商村大桥铺,东南至李三口铺约一里半,西北至军约二十九里,北至界首约三十二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汉阳口铺,东至大商村大桥铺约三里半,西北至军约二十五里半,北至界首三十一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千秋口铺,东南至汉阳口铺约一里半,西北至军约二十四里,北至界首约三十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万年桥铺,东南至千秋口铺约二里半,西北至军约二十一里半,北至界首约二十八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拗觜铺,东北至万年桥铺约二里,西北至军约一十九里半,北至界首约二十九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界渠铺,东北至拗觜铺二里半,西北至军约一十七里,北至界首约二十八里半,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沙口大寨,东南至界渠铺约一里半,西北至军一十五里半,北至界首约二十八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徐城口铺,东至沙口寨约二里半,西北至军约十三里,北至界首约二十五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杨家口铺,东至徐城口约二里半,西北至军约一十里半,北至界首约二十二里,界首北至契丹渠头铺约四里半,有契丹七人守把。        菱角河桥铺,东南至杨家口铺二里半,西北至军约八里,北至界首约二十二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三叉口铺,东南至菱角河桥铺约二里,北至军约六里,北至界首约二十一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郭老铺,东南至三义口铺约二里,西北至军约四里,北至界首约二十一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桥门铺,东南至郭老铺约一里半,西至军二里半,北至界首二十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杨湾铺,东南至桥门铺约一里半,西南至军约二里半,北至界首二十里,界首北至契丹固城铺约二里半,有契丹五人守把。        北桥门铺,东至柳湾铺约一里,南至军约一里半,北至界首约二十里,界首西北至青冢铺约二里,有契丹五人守把。        霸子口铺,东至北桥门铺约二里,东南至军约一里半,北至界首一十八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姜女庙铺,东至霸子口铺约一里半,东至军约三里,北至界首约十八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车道口铺,东至姜女庙铺约一里半,东至军约四里半,北至界首约十九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碾窝口铺,东至车道口铺约二里,东至军六里半,北至界首约二十里,界首北至契丹,无铺。        辛家口铺,东至碾窝口铺约二里,东至军约八里半,北至界首约二十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赤崖口铺,东至辛家口铺约二里半,东至军约一十二里,北至界首约一十九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王马村寨,东至赤崖口铺二里,东至军约一十二里,北至界首约一十九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        王马村,系广信军两界首铺,东至大寨约二里,东至军约十五里,北至界首约一十九里,铺西正属广信军界。        顺安军,治高阳县,旧瀛州属邑。宋为重镇,常屯重兵,与定州路兵马掎角捍寇。其地东至定州百二十里,西至井陉路,至并州五百里(燕赵人谓山眷为陉,今县城控其要害。《汉书》曰:井陉,车不得方轨,骑不得成列),南至赵州百里,北自西山,至蔚州四百九十里,西南至平定军三百二十里。后置真定府路驻泊马步军都部署以下兵官,统真定府、磁、相、邢、赵、洛六州,以府为治所。本路置州兵及禁旅更戍外,又领乡军义勇一百十八指挥,凡四万五千二十人。今之保定府安州。        ○寨铺八:        北寨,东至定川一百八十里,东南至真定府二百一十里,西至承天阁一百里,西至代州三百五十里,东北至破河岭约百里,东北至交牙川山岭约八十里,北至东铁岭约八十里,北至箭岭约百里,北至西铁岭约八十里,西北至上竿岭约八十里,西北至马军岭约一百三十里。管七铺。        王柳口铺,北至界首破河岭约七十里,界首北至契丹界,无铺。东至定州地分,东北至东王柳口铺约三四里,西至本寨三十里,西北至黄家寨铺三十里,南至丁家庄铺约十五里,山路阔处约一丈或五尺,狭处二尺,惟通人行。        黄家寨铺,北至界首交牙川岭约六十里,以北至契丹界倍泉寨约二十里,东至王柳河约一十五里,西南至本寨二十五里,东南至王柳口铺约三十里,西至番眼岭铺约一十五里,西北至薄岩神铺约一十五里,山路阔处约三十里步,狭处三两步,通人骑。        番眼岭铺,北至界首东铁岭约七十里,以北至契丹界下平寨约三十里,东至黄家寨约一十五里,东北至薄岩铺约二十里,南至北寨一十里,西北至东曹铺三十里,惟通单骑、行人。        薄岩神铺,北绕熊头山,北过至界首箭岭约七里,以北至契丹界安保寨约二十里,东南至黄家寨约十里,南至北寨约三十里,西南至番眼岭铺约二十里,西北至东曹谷铺约三十里。界首山路阔处约一丈,狭处二三尺,惟通单骑。        东冒谷铺,北至界首西铁岭约五十里,北至契丹界上平寨约三十里,东南至番眼岭铺约三十里,东至薄岩神铺三十里,东南至北寨约二十五里,西南至西曹谷铺约二十里,山路阔处约一丈至七尺,狭处约三五尺,惟通单骑。        西曹谷铺,北至界首上竿岭约五十里,以北至契丹界首灵丘城约五十里,东南至北寨约三十里,东至东曹谷铺约三十里,西至龙窝庄二十五里,山路,仅通人骑。        龙窝庄铺,北至界首马军岭约六十里,又北至契丹界铁冶寨约五十里,东至西曹谷铺二十里,东南至北岩七十里,西至代州羊头山七十里,山路阔处约一丈至七尺,狭处三五尺,惟通人骑。        ◎高阳关路        瀛州河间郡,古燕之南境,周世宗恢复土宇,两河之地并置叁关(霸州益津关、雄川瓦桥关、嬴州高阳关),捍御北狄,分重兵守之,西与真定府定州三路军马相为掎角。其地东至霸州百里,西至永安军六十里,南至永静军九十里。北至君子馆,至莫州百里,东南至沧州百二十里,西南至深州四十五里。后置高阳关路,马步军都部署已下兵官,统瀛、莫、雄、霸、具、冀、沧、永静、保定、乾宁、信安十一州军,以州为治所。本路置州兵及禁旅更戍外,又领乡军义勇七十七指挥,四万二千五百八十人。        沧州横海军,冀兖二州之域,齐赵二国之境,地居九河下流(《书》曰:九河既道。河水分九道,悉在州境),东距大海,趋平州路,北距界河,至幽陵;东至大海百八十里;西至瀛州二百里;南至德州二百四十里;北至乾宁军九十里,至幽州共五百五十里;东北至海口二百三十里,又至平川五百里;西至冀州二百九十里;西北莫州二百六十里。今之河间府沧州。        ○寨九:        泥姑寨,东至鲛脐港铺十里,北至界梁河。        双港寨,东至泥姑寨二十五里。        三女镇寨,东至双港寨八里。        苇场港寨,东至叁女镇寨二十里。        小南河寨,东至苇场港一十八里。        百万涡寨,东至小南河寨三十里。        沙涡寨,东至百万涡寨十一里。        独流寨,东至沙涡寨一十二里。        钓台寨,南至乾宁军六十里,北至独流寨六十里。寨城居其中,沿御河一路,独有稻田务。        乾宁军,治乾宁县,唐卢台军地。控御河崖,在沧、霸二州之境。先为契丹割据,升为宁州。周世宗收复关南地,因置永安县,属沧州。宋置乾宁军。今之河间府青县是也。        ○寨五:        当城寨,东至独流寨十五里,北至渤海县入平川路。        李祥寨,东至当城寨二十五里。        佛圣涡寨,东至李祥寨二十五里。        狠城寨,东至佛圣涡寨一十四里。        田家寨,东至狠城寨一十四里。        太宗置唐兴寨,淳化中建为军,东至莫州六十里,南至瀛州一百一十里,西至安肃军三十里,北至契丹界易州二十里,东北至雄州八十里,东南至莫州约七十里,西南至保州七十里,西南至安肃军约四十五里。        ○寨铺十五:        顺安寨,下至柳林铺三里。军东路自顺寨至莫州界二十六里,凡十一寨铺。        柳林铺,下至新铺二里。        新铺,下至祭头铺二里。        祭头铺,下至向阳寨四里半。        向阳寨,下至旧寨一里。        旧寨铺,下至上新铺一里半。        上新铺,下至绪口铺一里。        绪口铺,下至下新铺三里。        下新铺,下至百易铺三里。        百易铺,下至泥口铺三里。        泥口铺,下至莫州地界一里。        问事铺,至牙家港铺约三里。军北路自问事铺至安肃军界约一十五里,凡四铺。        牙家港铺,至第二铺约二里半。        第二铺,至马村铺约二里半。        马村铺,至安肃军界约六里。        ◎真定府路        真定府常山郡,古赵地也。今之直隶真定府。        信安军,旧幽州安次县地,古於口关也。周朝置寨戍守,太平兴国中升为破虏军,至景德初改今名。东至独流百二十里,西至霸州六十里,北至界河。        ○寨六:        周河寨,东至信安军五里。        鹿角寨,东至周河寨六里。        嘉涡寨,东至鹿角寨十里,北至幽州永清。        黎阳涡寨,东至嘉涡寨二里。        雁头寨,东至黎阳涡寨二里,北至幽州香河县。        阿翁寨,东至雁头寨六里。        霸州,治平清县,古上谷郡地,北枕拒马水,即幽州之南境,旧号益津关,周朝建为州。沧州北控海口,霸州控莫今口,塘水不接及,水势浅狭,可涉兵马,然濒海斥卤,地形沮洳,东北近三百里野无所掠,非入寇之径。景德中以前沧州部署常兼都巡检使,今省,惟置霸雄州路,界河至海口,都巡检使以霸州为治所。海口北趋平州路,限以界河,朝夕有潮水。东自海岸,西距塘泊,其间葭苇蒙密,径路迂直,非鞍马驰骋之利。何承矩曰:自陶河至泥姑口,屈曲九百里,天设险阻,真地利也。今治水战之具蒙冲、斗舰、走舸、海鹘百馀只,治水师广德、怀顺,泊禁兵,岁时讲习,淳化中兼护塘水,缘边沧霸州、乾宁军。自契丹界缘河增补巡缴军,曰忠顺(旧曰乡丁,真宗建军额),宝元初,因补空阙,又有增置缓急之备,大为要害矣。东至信安军六十里,西至雄州九十里,南至保定军三十里,北至拒马河,至契丹界。        ○寨十:        刘家涡寨,东北至霸州四里。        莫金口寨,东北至刘家涡寨四里。        桃花寨,东至莫金口寨五里。        父母寨,东至桃花寨五里。        新坦寨,东至父母寨六里,北至幽州安次县。        红城寨,东至新坦寨六里。        七姑寨,东至红城寨三里。        大涡寨,东至七姑寨五里。        双柳东寨,东至大涡寨十里,北至幽州固安县。        双柳西寨,东至双柳寨十里。        雄州,治归信县,本涿州瓦桥关,在易州水东,当九河之末。周收复三关,此其一也。地控幽蓟,故建为州。至淳化中,创水田,以捍戎马走集。今知州兼河北缘边安抚营田使。东至霸州九十里,西至顺安军八十里,南至莫州二拾里,北至白沟河叁十里。今为保定府雄县。        ○寨四:        木场寨,东至三桥子寨五里。        张家寨,东至木场寨三里。        王家寨,东至张家寨十四里。        向阳寨,东至马村寨十八里。        莫州,治文安县,汉莫阝县地,唐景云中分瀛州属邑,置州。南县君子馆路至瀛州百馀里,北缘堤岸至雄州三十里,东至保定军。塘泊狭浅,旧置部署以下兵官,屯兵满万人,以护塘泊。东至保定军六十里,北至雄州三十里。

编辑于 2017-07-29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编辑点评:
对《古诗文里让人瞬间扎心的句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