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情思 > 写给我亲爱的父亲

写给我亲爱的父亲  作者:柴禾妞

发表时间: 2017-08-07  分类:情思  字数:1405  阅读: 684  评论:0条 推荐:4星

茫茫十年,唯有父恩难忘。
 

世界上最疼爱的人去了,茫茫十年,唯有父亲的疼爱无以回报,每次想起父亲总是让我无地自容,失去了对我疼爱有加的父亲,所有的不舍都显得矫情,唯有真正失去之后,那种痛都会频频在梦中出现、哭醒。

曾记得您带着我去卖货,晚上睡在临时搭的货柜上照看货物,你把唯一的棉衣盖在我身上,一晚上您就那么揽着我生怕一翻身滚落下去,那窄窄的货柜一个大人仅仅能容身,何况还手揽一个孩子,父亲也不知晚上怎么睡的,恰恰是这样的夜晚留在我的脑海里是那么美好!

冬天外面大雪纷飞,懒在被窝里不想起床,父亲就会在堂屋拢起一堆火,把我的小棉衣棉裤炙烤地热乎乎的,双手捧着跑过来说:快起吧,不冷,还热腾腾的呢!真的,有了父亲,我的冬天似乎都是热腾腾地,我相信父亲说的。

初中一年级时候患上严重脑神经衰弱,家里经济拮据,父亲就带我去看中医,赊账背回来一袋子草药,整整一个冬天我都昏昏沉沉睡躺着,唯有那火盆上熬着的中药锅咕嘟咕嘟的冒着药草香味,让我还记得我的存在,命运垂怜父亲的执着,我才慢慢在第二年开春时候渐渐好转,重返校园。

似乎留在记忆深处的父亲都和冬天有关,记忆更深的是跟着父亲用架子车去公社拉货,山路崎岖上坡下坡路多,平路很少,上坡时绳子似乎要勒进父亲肩膀肉里,一步,一步往上蹬,汗水顺着父亲的脊背往下流,我跟在车后咬牙死劲推着,父亲喊着,闺女,使劲推,上了这个坡就都是下坡路了,我不知道我的力气有多大,只看到绳子更深的勒进父亲的肩上,紧紧的绷着。到了下坡路不用我推了,父亲肩

上的绳子松了,可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腿上,父亲半弓着双腿,后背紧紧贴着架子车,货物的重量推着车轮直往下滚,父亲跟着车,双手紧紧驾着双辕,一路小跑下坡,下坡路如果腿脚不利落的人是会翻车的,路两边都是沟壑,后果可想而知。

父亲高兴时候也会哼哼几句豫剧调,从水井里系上来满满一桶清水,把我家的代销店打扫的干干净净,洒上清水的地面泛起一股泥土的芳香,常常趁父亲不注意时候偷偷藏在桌子底下,从抽屉的缝隙里抠出一枚枚水果糖,躲在被窝里回味水果糖的甜香,至今为止,我不知道哪里还有哪种水果糖,我想只有父亲的岁月里才有那种水果糖的香味,再也无处寻觅,再也无处得到。

父亲!您还好吧!愿您魂灵归安!生死轮回中,相聚的美好也相伴着离别,坟茔上的草芥来年新发,期待来生再续父女情分!


编辑点评:
对《写给我亲爱的父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