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观《红楼梦》(十七)——秦可卿被删去的“遗簪”、“更衣”指的是什么

冷眼观《红楼梦》(十七)——秦可卿被删去的“遗簪”、“更衣”指的是什么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8-07 字数:6427字 阅读: 142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红楼梦》最初的版本是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是手抄本。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卷首有《甲戌本凡例》,许多人认为那是《石头记》作者写的,我辨析后认为是脂砚斋和作者合写的。

  《甲戌本凡例》共有五条,第二条是:【书中凡写长安,在文人笔墨之间则从古之称,凡愚夫妇儿女子家常口角则曰“中京”,是不欲着迹于方向也。盖天子之邦,亦当以中为尊,特避其“东南西北”四字样也。】

  我查了资料:“长安”是唐朝对国都的称呼。唐朝中后期有东京,西京,南京,北京,中京。东京为洛阳;西京原本为长安,唐肃宗至德二年以凤翔为西京,长安改称中京;南京为成都府;北京为太原府。所以中京、长安一般指的是国都。

  《红楼梦》为避文祸,不敢将故事发生的地点指明是国都“北京”,所以将“北京城”写为“长安”或“中京”或者“至中之地”。请看《红楼梦》第六回刘姥姥的一番话:“……如今咱们虽离城住着,终是天子脚下。这长安城中,遍地都是钱,只可惜没人会去拿去罢了。”刘姥姥说的“天子脚下”是指他们住在国都长安的郊区,不过“长安”只是一个代称,真正指的是国都北京。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的回前有脂砚斋甲戌的批语:【甲戌:若明指一州名,似若《西游》之套,故曰至中之地,不待言可知是光天化日仁风德雨之下矣。不云国名更妙,可知是尧街舜巷衣冠礼义之乡矣。直与第一回呼应相接。】

  这里的“至中之地”是指的北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十三回脂砚斋在正文中还作了批语补充。请看原文:“话说凤姐儿自贾琏送黛玉往扬州去后,心中实在无趣,每到晚间,不过和平儿说笑一回,就胡乱睡了。? ? ? ? 这日夜间,正和平儿灯下拥炉倦绣,早命浓薰绣被,二人睡下,屈指算行程该到何处,【甲戌侧批:所谓“计程今日到梁州”是也。】”

  脂砚斋所说的“计程今日到梁州”这句批语出自白居易写的《同李十一醉忆元九》这首诗,是白居易思念友人元稹的。

  《同李十一醉忆元九》

  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做酒筹。

  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同李十一醉忆元九》这首诗是白居易与弟弟白行简和友人李杓直(排行十一),在国都长安同游曲江慈恩寺后,到李十一家饮酒时思念元稹写下的。

  脂砚斋将“计程今日到梁州”这句诗评在凤姐和平儿屈指算贾琏的行程该到何处的后面,是说凤姐身在长安(国都),也就是凤姐在北京城,当然秦可卿也是在北京城了。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十三回秦可卿托梦给凤姐嘱托完家事后,念道:“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甲戌侧批:此句令批书人哭死。甲戌眉批:不必看完,见此二句,即欲堕泪。梅溪。】

  “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是什么意思呢?据我格物致知,是指雍正坐稳皇位后,对兄弟们的迫害。

  清史记载:“在二废太子胤礽之后,雍亲王胤禛积极经营争夺储位,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十一月十三日,康熙帝在北郊畅春园病逝,胤禛继承皇位,次年改年号雍正。雍正帝在雍正二年(1724年)春以前,对政敌的打击尚有所节制,这是因为政权还不太巩固,不便太刺激对方。雍正二年(1724年)三月,青海平叛胜利,雍正政权的力量增强了,随即加紧惩治胤禩一伙。四月,对八爷胤禩本人声罪致讨,说他‘肆行悖乱,干犯法纪,朕虽欲包容宽宥,而国宪具在,亦无可如何,当与诸大臣共正其罪’,八爷胤禩被削宗籍和圈禁,改名为‘阿其那’。九爷胤禟被削宗籍和圈禁, 改名为‘塞思黑’。十爷胤?被圈禁,康熙的皇十四子胤祯先是派去守陵,再后来受圈禁。康熙的皇十二子胤祹被降爵,康熙的皇三子胤祉的儿子也被革爵圈禁。雍正二年五月,雍正革去努尔哈赤四世孙苏努的贝勒爵位,七月发出《御制朋党论》,进一步开展反对胤禩党人的活动,不久年羹尧、隆科多问题的出现,雍正遂放松了对胤禩的攻势,迨至雍正三年(1725年)十二月,雍正赐死年羹尧后,便加速惩处胤禩等人。至雍正四年(1726年),胤禟、胤禩先后囚禁致死,胤祯迁于京城景山。

  秦可卿(太子胤礽)托梦向凤姐嘱托了家事后,又叹息家庭内部即将展开的杀戳,“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雍正即位后,雍正帝重用十三阿哥胤祥,优待废太子胤礽一家,却疯狂报复政敌胤禩、胤禟、胤祯等兄弟。雍正四年,胤禩、胤禟先后被囚禁至死。八爷胤禩的嫡福晋郭络罗氏于雍正四年初就被革去福晋,逐回外家。八爷胤禩的长子爱新觉罗·弘旺因其父胤禩参与康熙末年众子夺嫡为雍正所忌,也被改名为“菩萨保”(佛教化名字,虽无贬意,但因去除‘弘’字辈,有如贬为庶民) 。九爷胤禟获罪后,嫡福晋董鄂氏与长子弘晸均被禁锢,弘晸在拘禁处度过50余年,从翩翩少年变为古稀老翁,至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二月方被释放。雍正于雍正初年将三阿哥胤祉改名为“允祉”,命胤祉守护景陵。雍正二年(1724年),胤祉的世子弘晟即获罪,被雍正削去世子之位,此后成为闲散宗室,囚禁于宗人府。

  雍正年间雍正对兄弟们的惩处就是“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有恩的予以重用,有仇的不择手段进行报复。

  我们来看秦可卿的棺材:“可巧薛蟠来吊问,因见贾珍寻好板,便说道:‘我们木店里有一副板,叫做什么樯木,出在潢海铁网山上,作了棺材,万年不坏。这还是当年先父带来,原系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因他坏了事,就不曾拿去。现今还封在店里,也没人出价敢买。你若要,就抬来罢了。’贾珍听了,喜之不尽,即命人抬来。”

  我查找了资料,樯木其实是梓木(臭梧桐),中国古代帝王、王后下葬时专用梓木做棺。

  至于“义忠亲王老千岁”,许多红学家认为他是指太子胤礽,我也觉得他就是太子胤礽。秦可卿之所以要躺在为太子胤礽准备的棺木里,是因为她的原型就是太子胤礽。

  秦可卿的丫鬟瑞珠为什么要触柱身亡呢?(贾瑞是死于秦可卿之前的),是因为瑞珠的原型是废太子第三子弘晋。

  秦可卿的另一丫鬟宝珠:“小丫鬟名宝珠者,因见秦氏身无所出,乃甘心愿为义女,誓任摔丧驾灵之任。”这个宝珠指的是废太子第二子爱新觉罗·弘皙。

  史书记载:雍正帝继位后在对其八弟、九弟等政治死敌进行毁灭性打击的同时,却对废太子一家采取怀柔政策。雍正二年十二月胤礽病死后,雍正谕以和硕亲王例下葬,令弘晳得尽子道,出殡时,每翼派领侍卫内大臣各一员、散秩大臣各二员、侍卫各五十员择定出殡日期,送至郑家庄,设棚安厝。

  郑家庄就是平西王府所在地,弘皙生前在那里住了十七年。雍正元年五月,雍正命理郡王弘晳携家人迁居至京郊昌平郑家庄府邸居住(之前弘晳的理郡王府位于京城内)。

  秦可卿的丈夫从“黉门监”升为“龙禁尉”,是为了让秦可卿的丧礼风光些。这是隐射废太子胤礽死后被追封为理亲王。因为“废太子”的名号不好听,所以胤礽死后,雍正将他追封为理密亲王,谕以和硕亲王例下葬。这就是《红楼梦》书中秦可卿的丧礼之所以那么风光的原因。

  为秦可卿送殡的那些人——“那时官客送殡的,有镇国公牛清之孙现袭一等伯牛继宗,理国公柳彪之孙现袭一等子柳芳,齐国公陈翼之孙世袭三品威镇将军陈瑞文,治国公马魁之孙世袭三品威远将军马尚,修国公侯明之孙世袭一等子侯孝康;缮国公诰命亡故,其孙石光珠守孝不曾来得。这六家与荣宁二家,当日所称‘八公’的便是。”

  上面这段话写得再明显不过,“八公”就是指的“八王议政”的那八王,所谓“八王议政”,即满族最嫡系的皇亲贵胄一起商议军国大事,推举皇位继承人。

  连八王都来参加秦可卿的葬礼,秦可卿不可能是一个普通人。秦可卿的丧礼就是废太子胤礽的丧礼。

  我们来看历史上废太子胤礽的葬礼,雍正二年(1723年)冬,五十一岁的废太子胤礽在咸安宫中走完了自己的一生,雍正帝亲往五龙亭哭奠,并下诏胤礽丧仪照和硕亲王例,并追封胤礽为和硕理亲王,葬于黄花山(黄花山是清东陵的重要组成部分),谥曰密。

  既然秦可卿的葬礼是和硕亲王的葬礼,连雍正皇帝都亲往五龙亭哭祭,“八王”肯定要来参加他的丧礼了。

  来参加秦可卿丧礼的比较出众的人物是北静王,许多人认为北静王的原型是十三阿哥胤祥,我却认为他就是胤礽的儿子弘皙(胤礽死时弘皙的爵位为理郡王)。这又涉及到一个方位“北”,弘皙当时住在清朝惟一不在内城的王府——昌平郑家庄的平西王府。昌平是北京的北大门。平西王府是位于紫禁城的北面,所以《红楼梦》里将弘皙称为北静郡王。还有北静王身上的穿着,谨慎内敛的十三爷胤祥是绝对不会穿那样的衣服的。所以北静王只可能是弘皙,而非十三阿哥胤祥。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十三回有回前批语,未注明作批语者是谁,倒像是畸笏叟的口气,【“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岂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者?其事虽未行,其言其意,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遗簪”、“更衣”诸文,是以此回只十页,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去四五页也。】

  《石头记》里面这个被删去的“遗簪”、“更衣”是天香楼一节的情节,这些被删去的情节令后世人浮想联翩,总以为是《红楼梦》第七回焦大醉骂的“爬灰”——贾珍和秦可卿偷情,真正是大错特错。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那个典故上。

  我搜集了“更衣”的典故,大家不妨细思量,看到底是爬灰呢,还是影射雍正帝像隋炀帝杨广那样杀父弑兄篡位?

  开皇元年,隋文帝杨坚立长子杨勇为皇太子。后来晋王杨广谋夺太子之位,笼络权臣杨素和独孤皇后,用了许多手段,令太子杨勇失去父母的信任。开皇二十年十月,隋文帝召集诸王和文武百官,当众宣布废掉杨勇,改立杨广为太子。

  仁寿四年四月,隋文帝卧病仁寿宫。七月,病情加重。隋文帝自知不起,乃召太子杨广入居大宝殿,随时侍奉。杨广拜见父皇,故作愁容,详问病状,隋文帝略略相告。尚书左仆射杨素、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等也都入阁侍疾。隋文帝与众臣握手辞决,自言凶多吉少,众臣皆出言相慰。

  杨广见父亲病重,料想死期不远,心里十分喜欢。他即位心切,就给杨素写信,问他皇帝一旦驾崩,应该注意哪些事情。杨素将注意事项一一写清,封好后吩咐宫女送给太子杨广。

  偏偏事有凑巧,那宫女误将杨素的回信送到隋文帝那里。隋文帝看后大怒,心想自己还没死太子就准备继位登基了,心肠也太狠毒了。一时肝气上冲,喘息异常。当时在旁侍疾的宠妾陈夫人和蔡夫人慌忙上前救护。一阵忙乱过去,隋文帝才渐渐平复原状,悲叹数声,朦胧睡去。半夜醒来时,见两个宠妾仍在旁侍候,隋文帝有些不忍,遂令二人更衣休息。

  天色微明,隋文帝正在闭目养神。忽见一人抢入门来,定睛看时,原来是陈夫人。隋文帝见她面伤而发乱,顿生疑窦,忙问原因。陈夫人欲言又止,经一再诘问,不禁泣下,呜呜咽咽地说出"太子无理"四个字。

  原来这陈夫人本是南朝陈宣帝之女,生得国色天香,且性情聪慧。陈后主亡国后,被隋文帝纳入后宫。独孤皇后性情奇妒,后宫罕得进御,惟陈夫人有宠。等到独孤后病逝,陈夫人进位为贵人,专房擅宠,主断内事,六宫无人能比。杨广慕她美貌,早已垂涎三尺。陈夫人今晨出去更衣,被杨广撞见,便欲行奸污。陈夫人极力挣扎,才得免于受辱。

  隋文帝听罢,跃然而起,用手捶床道:"畜牲怎么能托付大事?独孤误我!"说着,即呼内侍入室,令其速召柳述、元岩。二人奉诏而来,隋文帝一边喘一边说:"快召我儿!"二人将呼太子,隋文帝道:"不是杨广,是杨勇!"

  柳述、元岩出阁,找来纸笔,草拟诏书,切磋多时,方才草就。他们正要派人去召杨勇,不料外面跑进许多卫士,不由分说,将二人捆绑起来。不一会儿,只见宇文述手执诏书赶到。诏书中说柳述、元岩二人侍疾谋变,图害东宫,应将二人拘系下狱。两人如同作梦一般,便被关进大理狱中,关押起来。

  原来,隋文帝令柳述、元岩草拟诏书一事,早已为杨素侦知。他赶忙告诉杨广。杨广闻言大惊,急忙伪造圣旨,逮捕了柳述和元岩。又派心腹刘恕、郭衍率卫士包围仁寿宫,禁止出入。再派心腹张衡入殿问疾,同时密嘱一番。

  张衡进入内殿,将陈夫人、蔡夫人和众宫女尽行赶出。众人走不多远,就听里面传来隋文帝喊痛之声,一阵高似一阵。过了一会儿,声息皆无。张衡出来报告太子,说是皇上驾崩。杨广率众人入内捡视。果然见隋文帝一命呜呼,气息全无,只是双眼圆睁,甚是恐怖。屏风上溅有斑斑血迹,不知为何。杨广派心腹守住殿门,不准宫嫔、内侍等进入。

  陈夫人等闻变,相顾战栗失色。晚饭后,杨广派人送来一个小金盒子,赐给陈夫人。陈夫人见了,非常害怕,以为要让她服毒。经来人再三催促,陈夫人才将盒子打开,只见里面有同心结数枚。众宫女见了,都很高兴,说:"这下可以免死了!"陈夫人很生气,不肯拜谢,经众人催逼,才叩头谢恩。当夜,杨广就前来奸污了她。

  乙卯这一天,为隋文帝发丧,杨广即皇帝位,是为隋炀帝。不久,他伪造隋文帝遗诏,将杨勇及其十个儿子全部处死。后来,又杀了他剩下的两个弟弟(另一个弟弟隋文帝时已死)。至于那个为杨广谋杀亲父的张衡,后来也被杨广借故处死。临死前他大声叫道:"我为人做了何等大逆不道的事情,哪能奢望久活人世?!"

  杨广即位那一年,陈朝的亡国之君陈后主恰好死去。杨广给他订了一个恶谥叫“炀”。谥法:好内远礼曰炀;逆天虐民曰炀。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十四年以后,他被臣下处死,也戴上了他自己制定的“炀帝”的丑名。

  关于隋文帝之死,民间一直盛传隋炀帝弑父之说,各笔记小说均载此事,史学界也大都持此观点。持此说者不仅引《大业略记》、《隋史·后妃列传》和《通历》等书为直接证据,而且还考察了隋炀帝的一贯品行,既然为一时之情欲可以公然趁父亲的宠妃宣华夫人更衣时欲行不轨,真是禽兽不如,而为了皇冠又为何不能弑父呢?尤其是从隋炀帝后来对参与谋杀隋炀帝杨坚的臣子杨素和张衡的态度更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杨素死后,隋炀帝曾说:“使素不死,终当灭族。”杨素是帮助他夺取储君之位的首要人物,为何隋炀帝反要夷其族呢?而张衡在隋炀帝时一再遭贬,最后赐死于家。张衡临死时大喊:“我为人作何等事,而望久活!”监刑者吓得捂住耳朵,赶紧将他弄死。

  隋炀帝对杨素、张衡的态度,与雍正帝对隆科多、年羹尧的态度如出一辙。

  民间也有传说是康熙皇帝是被雍正用一碗有毒的人参汤毒死,然后雍正就登上了皇位。这与隋炀帝杀父弑兄登位也颇为相近。

  所以秦可卿的“更衣”、“遗簪”指的是仁寿宫变,隋炀帝杀父弑兄登上皇位,用在《石头记》书中是影射雍正皇帝杀父弑兄登上皇位。

  但畸笏叟说因为书中写有秦可卿(废太子胤礽)魂托凤姐贾家(清朝皇室)后事——“莫若依我定见,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於此。”所以令作者删去“遗簪”、“更衣”诸文。意思是不忍拂逆废太子胤礽的心意,如果写了“遗簪”、“更衣”诸文,则是将雍正帝真正说成是隋炀帝,那么,他也会像隋炀帝那样早早地亡国了,这是废太子胤礽并不想见到的事情,也是所有爱新觉罗家族的子弟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所以畸笏叟弘昌令作者删去了这些情节。(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观《红楼梦》(十七)——秦可卿被删去的“遗簪”、“更衣”指的是什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