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一集:古董谜案中部

第一集:古董谜案中部  作者:慕李白

发表时间: 2017-08-04 字数:10146字 阅读: 19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这个时候,小萝卜头正检查罗会长的尸体,他先是仔细地研究了罗会长两上臂绑扎麻绳的情况,这根麻绳经过胸背部共扎了两道,绳端又绕颈一圈,在颈部拴成了一个活结。麻绳的捆绑是靠近腋窝的,小萝卜头试着动了动尸体的双臂,发现它们是能自由活动的。接着他开始检查尸体颈部的切创—死者右侧的颈动脉及颈静脉全都被割断了,左侧仅颈部的浅静脉被割断,大量的鲜血就是从这两处流出来的。

“看,罗会长的脖子上有个被血迹掩盖着的‘V’字型的掐痕,虽然有很多血迹在上面,但只要认真看还是能看清楚的。”小萝卜头对站在身边的仔仔说。

“有什么问题吗?”仔仔问,“这说明什么呢?”

“可以帮我们发现真相。”小萝卜头小心翼翼地说,“我们先听听那个园丁怎么说。”

“这里面有很多故事,你们可能还不知道,”罗易长叹了一口气说,“2年前,会长死了妻子,在一次的协会聚会的时候他提及要来这里居住,那个时候我和罗莉也刚刚经历事业的挫折…”

“所以我们就决定跟罗会长来这里居住,起先他是不答应的,直到我们签了合约,他才答应我们住下来。”罗莉打断罗易说,“其实那个合约也没什么特别,就是我们必须照顾罗会长的衣食住行,但他不会付给我们酬金。”

“哦!”罗西若有所思说,“那你们的生活来源从哪里来?”

“虽然会长不会付给我们酬金,但他还是负责我们的吃的和穿的,虽然他很吝啬,但这2年来吃的还算过去。”罗莉很平淡地说,“说实话,住在这里挺好的,没有外面的烦恼。”

“你和罗易叔叔是夫妻吗?”小萝卜头突然对罗莉说。

罗莉对这个问题没有防备,她把嘴巴张的好大,像是有话卡在了嗓子眼。

“因为我发现你们带的戒指一模一样,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巧合吗?”小萝卜头说。

“啊哦!”罗莉的咽了一口唾沫,她先是把戴戒指的那只手藏在了身后,最后干脆摘掉戒指很生气地说,“我们确实是夫妻,这个和案子有关系吗?”

“你们可不可以告诉我,罗会长是不是有什么宝贝?!”罗西压低嗓门紧跟着问罗莉说。

这个问题使她吃了一惊,不禁倒退了一步,惊讶地望着罗西,结结巴巴地说:“宝贝,我怎么不知道呀?”

“嗯?!”罗西皱了一下眉头说,“我们还是把话题放在你们怎么发现罗会长死亡上吧!”

“哦!”罗易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今天早晨,8点钟的样子,按照往常,罗莉准备好了早饭,可我们一直等到将近9点钟会长也没有出现,于是我决定上楼去叫他——才发现了会长已经死了。”

“以前也是你去通知罗会长吗?”小萝卜头问,“我是说,你们有固定人选去喊罗会长吗?”

“哦!”罗莉抢先一句说,“前一段时间一直是我,最近才是罗易去做这种事情。”

“为什么?”罗西问。

“哎!本打算不说的,可既然你们问了就告诉你们吧,”罗易的话一下子多了起来,他不理一旁的罗莉使给他的眼色,“罗会长一直视自己的个人卧室是个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每天晚上他都是从里面锁上门睡觉的,平时我们也很少进来过,有一次,也就是一个星期前,罗莉因为未经他允许就进来喊他去吃饭,不仅被他大骂了一顿,还差点被他泼硫酸!”

“泼硫酸!?”房间里发出一阵尖叫声,罗西说,“罗莉,那有没有伤到你!?”

“没有!只是衣服被烧坏了,不是很严重。”罗莉很不满罗易说这件事情,“天哪!罗会长尸骨未寒,我们为什么说这个呢?”

“你们是夫妻关系,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们一定都很恨罗会长了!”罗西提醒他说,“在没有发现真相之前,你们说这些对你们很不利的。”

“身正不怕影子斜。”罗易大声说,“反正我是清白的!”

“你这句话什么意思!”罗莉有些生气地说,“难道我就不是清白的吗?你这个人真是让我失望透了!”

“罗阿姨,先消消火气,你能再把当时的情形说得更具体些吗?”小萝卜头满带期望地说,“说得越多越能证明你的清白。”

“好吧!”罗莉眨了一下眼睛,思考了一阵说,“当时我在楼下,罗易跑上楼,嗯?他大叫了一声说死人啦!,接着我就听见撞门声,等我上楼的时候,他已经把门撞开了,然后看到的就是我们眼前的这个情形,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哦!”罗西若有所思地说,“假如你说的句句属实,如果是他杀,凶手是怎样离开这间屋子呢?你们看,这里只有一扇门和一扇窗户。罗会长的尸体被发现时,门是从里面锁着的,窗户也是从里面紧扣着。”

罗西无奈地环视一下四周,又注视着门顶窗,谁都明白那扇窗窄得没法让人钻进来。小萝卜头也在巡视房间,却看得多,说得少。最后他问罗易:“你撞开门,在哪里找到了门钥匙?”

“就在这儿,”罗易用脚踢了一下门框说道,“大概是我把它从锁眼里撞到了地上。”

“密室谋杀吗?”仔仔半响冒出一句说,“这是小说里才有的情节,发生在现实世界里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个时候,房间里的空气一下子凝重起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

“我早就知道这里面有阴谋!”罗伯特大叫着像一阵旋风一样从楼下飞奔着上来,“我知道罗会长死亡的真相了!”

“啊!”这个可把罗莉和罗易吓得不轻,从一开始罗伯特就叫嚣着说他们是凶手,这会他准是找着什么他自认为是证据的东西了,“天哪!是真的吗?”罗莉和罗易面面相觑,吓得直哆嗦。

门哐当一声被罗伯特撞开了,门上玻璃窗上的碎玻璃也掉了一块,“你看,透过这个什么也看不见。”小萝卜头捡起来比划了一下小声对仔仔说。

“罗伯特,你发现什么了!”罗西对他的这种行为见怪不怪了,“记住,凡事要有证据,可不能冤枉好人!”

“罗叔叔不会冤枉好人的!罗叔叔是个大神探!”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罗伯特的身后传出来,大家定睛一看,原来是个抱着布娃娃戴大眼睛框的小女孩。

“罗伯特叔叔又欺骗无知少女了!”仔仔哼了一声,“难道长得帅就可以胡作非为吗?”

“我是毛男,大家好!”毛男不敢面对罗会长的尸体,她腾出一只手捂在眼框上说,“我不是来看笑话的,是罗叔叔邀请我来的!”

“看笑话!”罗莉气得肺都炸了,“又来一个没教养的!”

“毛男,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才使你决定崇拜罗伯特的?”仔仔愤怒地说,“难道他威胁你了吗?不就是进警察局吗?”

“仔仔你误会我了,也误会罗叔叔了。”毛男很不好意思地说,“妈妈说,女孩子总得长大,女孩子心中总得有个崇拜的英雄,长得帅是一方面,关键还得看有没有能力。”

“哼!”罗伯特先掏出手铐,然后摇得噼里哗啦响,“大家看我怎么让凶手现身!”

“那到底谁是凶手呢?”罗莉罗易他们不由自主地相互张望了一眼。

“探案不是看表面的,关键看表面现象下隐藏的真相,有一个真相全被你们忽略了,”罗伯特一边说一边把大家引导了在墙角放置一个养蛇用的长方玻璃箱前,箱里放置的有食盆和水盆,食盆中空荡荡的没有食物。箱子四周放有几块石块是供蛇躲藏和蜕皮用的。还有一个可以让蛇爬进去乘凉的大瓦罐。大约5~6厘米厚的沙土上蟠曲着各色神态悠闲的蛇。

“看出问题了吗?”罗伯特有些得意地说,“都不知道了吧!”

“罗叔叔,对你精彩的表现我可是很期待呀!”毛男跟小萝卜头和仔仔站在一排,她翘起脚跟说。

罗莉和罗易对罗伯特又怕又恨,真不知道他会引爆什么定时炸弹。

“大家都知道,罗古力是罗家堡蛇协会会长,这说明什么问题呢?”罗伯特咳嗽了一声,生怕大家听不见,“这说明他一定很疼爱自己养的这些蛇,如果他自杀,他会怎么对待这些蛇呢?”

“嗯?”大家都想看他表演下去。

“他会在自杀前把这些蛇放生,或者给它们找到新的主人。”罗伯特说,“可实际上他什么也没做,那说明什么呢?!只能说明一个事实!是他杀!”

“他杀?你有证据吗?”罗西问他说,“你已经检查过尸体了?”

“你知道吗?他一点都没有检查罗会长的尸体,他是吓得喊着妈妈跑出去的。”仔仔握住毛男的手说,“我和小萝卜头在床底下什么都听到了!”

“这还用检查吗?如果不是他杀,谁会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呢?”罗伯特看都不看一眼罗会长的尸体说,“我敢用我自己的人格和荣誉担保,这绝对是一起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的谋杀案!”

“那你想到谁是凶手了吗?”罗莉颤抖着说,“你可不要胡乱冤枉人呀!”

“凶手就是罗易!”罗伯特叫道,“按照之前你们跟我说的,我去检查了罗易的卧室,唉!是有一张床,可脏的却跟猪窝似的!”

“我,这?”罗易争辩说,“真的是这样吗?”他却把目光投向了罗莉,罗莉看得出他的心情很复杂。

“天哪!”罗莉也不知所措。

“不要告诉我你是个不讲究的人,什么地方都能住。”罗伯特说,“床上的灰尘说明那里好久都没有人住了!准是你趁着夜色偷偷溜进来把罗会长给杀了!”

“我没杀罗会长!”罗易都快要跳起来,“我为什么要杀死罗会长呢?”

“那你怎么解释你的住处呢?!这个可是你亲口说的呀!”罗伯特恶狠狠地说,“没有杀人为什么说谎!真是狡辩!”

“呵!”罗易突然冷笑了一声,“我真是蠢到家了!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会相信我呢?!”

“哼!”罗伯特讥笑他说,“你就是蠢到家了,这样的大案,不是一个人能干的,我敢肯定说你还有帮凶!”

“你这句话什么意思!”罗易反问他。

“因为这一起案件中有两个凶手!”罗伯特正义凛然地说,“虽说法律不外乎人情,但在法律和人情之间我会选择前者,选择正义!”

“我先是发现了这个疑点,然后我又发现了一个事实,大家都知道罗会长有一个古董宝贝,而你们就是在罗会长收藏那只古董宝贝后才跟他一起来这里的,你们都看见了,这里这么破旧,生活环境也不好,如果你们不是另有所图,谁会相信你们会住在这里守着一个脾气古怪的老头子呢?”罗伯特说。

“完蛋了!”罗莉伤心地说,“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会相信我们呢?”

“有道理。”罗西点点头说,“如果不是觊觎罗会长的宝贝,谁会相信你们会选择留在这里呢?”

“至于你们怎么杀死的罗会长,你们还是自己交代吧?”罗伯特瞅了一眼罗易说,“男子汉敢作敢为,难道你要我严刑拷打你的老婆吗?”

“罗会长是我杀的,你们抓我吧!”罗易满眼泪花地说,“这个和罗莉没关系!”

“罗会长是我杀的,你们还是抓我吧!”罗莉抢先把双手合并递到了罗伯特面前。

“别抢!一个一个来!”罗伯特兴高采烈大呼,“这下你们满意了吧,我有两把手铐!”

“罗伯特叔叔太帅了,这么快就让凶手伏法了!我真是太喜欢他了!”毛男两眼圆睁说,“这是我见过的最有效率的警察和凶手!”

“不是吧!”仔仔都傻了眼了,“什么世道呀,凶手这么快伏法,你让那些大侦探情何以堪呀!”

“这里面没那么简单,一定是某个环节出问题了!”罗西总感觉里面怪怪的,他陷入了思索。

“也许我可以解开这里面的谜团,”小萝卜头往前一步站在罗伯特跟前说,“可以给小孩子一个表现的机会吗?”

“哈哈!可以呀!”罗伯特表面上答应,然后弯下身小声对他说,“听着!最好不要坏我的好事!”

“小萝卜头!”罗西提醒他说,“寻找真相可以,但要记住,一定要讲究证据!”

“嗯!相信我吧!”小萝卜头先对着爸爸用力地点了一下头,然后走到毛男的跟前悄悄对她耳语,“可以吗?”毛男睁大眼睛说,“我可是第一次做这个的!”

“你想干什么!”罗伯特咆哮道,“他可是我的粉丝呀!”

“你可以的,勇敢一些!”小萝卜头鼓励她说,毛男听完,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真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罗西咳嗽了一声,不过他还是对小萝卜头充满了期待。

“大家先等我一分钟思考,我还有一个环节没有解开。”小萝卜头开始来回走动,“就差一个环节了!”

他忽然看到了压在白纸上的容器上贴的标签:浓硫酸(H2SO4) 浓度(质量分数)98% 密度1.84克·立方厘米相对分子质量 98 ,在这这个容器旁还放置几个小试管容器。

“我想通了,”小萝卜头激动地快跳起来,伸手抓起那张白纸说,“所有的答案就在这一张白纸里。”

“不会吧!”罗伯特揉揉眼睛说,“小子,你不是在讲梦话吧!”

“小萝卜头,你可要小心点,要是这次你不成功,我可怎么办呀!”仔仔吓得有些站不稳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失败了,你可以躲在秃头博士实验室一辈子不出来,可我怎么办呀!我可是有父有母的人,该怎么活呀!”

“不过,我们还是从一个容易识破的谎言开始,最后我再跟你们解开这一张白纸上的秘密。”小萝卜头满脸通红地说,“大家认真听哦!”

这个时候,毛男从人堆了挤了进来,她的大眼睛都挤歪了,她一直走到小萝卜头跟前,然后悄悄跟他耳语。

“谢谢你,毛男,我知道了。”然后他转身走到罗莉和罗易跟前,“从一开始你们就说谎。”

“哎!你不会把我说的重复一遍吧!”罗伯特嘲笑他说。

“随便你怎么说。”罗莉和罗易根本不看小萝卜头,他们对这个小男孩不寄予什么希望。

“罗阿姨,还记得你说的罗易叔叔的住处吗?”小萝卜头认真说。

“果然要重复我的推理,真是没猜错呀,真是个想出丑的小家伙!”罗伯特同情他说,“如果你遇到困难了,你可以随时向我咨询呀,我可是个乐于助人的人呀!”

“记得罗伯特叔叔说过,那里布满了灰尘,最近根本不可能有人居住,其实你可以换个说法,说罗易叔叔跟你住在一起,毕竟你们是夫妻的。”小萝卜头说。

“嗯?也许是吧!”罗莉像是有些后悔的样子。

“可刚才我让毛男去检查你的房间了,正如我预料的,她在里面根本没有发现男士用的一丁点儿的生活用品,”小萝卜头有些歉意地说,“真对不起,没给你请示就让她进入你的房间检查。”

“你们没礼貌又不是一次两次了!”罗莉还是有些抱怨地说。

“我是按照我爸爸的生活标准检查的,”毛男不好意思地说,“我爸爸是个很大众的男人,我相信他有的生活物品,其他所有的男人都应该有吧!”

“那案发之前,或者案发之时,罗易叔叔在哪里呢?”小萝卜头说,“大家都知道,今早的雨是8点开始的样子,这个大家都可以作证吧!”

“是的,确实是这样!”人们对这个问题没有异议。

“那又能怎么样呢?”罗伯特打个哈气说。

“大家请看这里,”小萝卜头慢慢走到了罗会长的尸体旁,“这就是证据—尸斑,它的出现是有一定的时间规律的,现在我开始用指压迫它。”

“会怎么样?”仔仔忙打圆场地说,他感觉现在大家都对小萝卜头不怎么热心的样子。

“看,这些很浅的尸斑消失了,还有,尸僵只出现在颌、项关节。”小萝卜头自己给自己打气说,“这说明一个事实,就是罗会长的死亡时间在2—3小时之内。现在是10:30,也就是说罗会长死亡的时间是在早晨7:30—8:30之间,这只是大家看到的,还有一个事实,你们可能不知道,”

“什么事实?”大家开始对这个萝卜形状的小男孩的推理感兴趣了,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罗伯特有些看不惯了,他不耐烦地说,“说这么多一点用处没有!”

“我和仔仔是在9:15赶到这里的的,只不过当时没有被罗莉阿姨和罗易叔叔发现,我们就偷偷溜到这里了,”说到这里,小萝卜头又向罗易夫妇说声对不起,“当时,罗会长的尸体是新鲜的,角膜还是透明的,也未见尸斑与尸僵,这又可以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按照当时的情景,罗会长的死亡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也就是不超过今早的8:15。”

“小孩子就知道炫耀书本上的知识,要知道有时候光靠书是不够的!”罗伯特有些坐不住了,“比如我…”

小萝卜头不理会他接着说,“不知道大家注意没,罗易叔叔的衣服是湿的,这证明什么呢?”

“淋过雨!”罗伯特抢着说,但他马上改口,“也可能故意弄湿的,这都有可能呀!”

“但这个怎么解释呢?”小萝卜头走到罗易的跟前蹲下来,他用手从罗易的鞋子底的边缘取下一块掺有白灰的泥巴。“大家都记得罗家堡的白灰大马路吧!”

“怎么不记得,那可真是一条好路!”罗西说,“今天可让我遭大罪了,真不知道这条路修到什么时候?!”

“老爸,我正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呢?”小萝卜头说,“那你从离这最近的一段白灰大马路骑自行车来这里大概用了多长时间?”

“嗯?!大概一个小时左右。”罗易回答说。

“其实我知道!只是从你嘴里说出来更有说服性,”小萝卜头向他使个眼色说,“按照之前我们说的,罗易是没在别墅留宿的。大家设想一下,如果罗易在今早的8:15杀害了罗会长,他的鞋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泥巴呢!这个不合理呀!”

编辑点评:
对《第一集:古董谜案中部》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