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长江 6

长江 6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7-08-03 字数:3374字 阅读: 142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6

 

闹钟响了。一点四十五分,报时准确。这是日本制造的电子闹钟。刚才的一场“交战”丹青有些精疲力竭。瘫在床上,不想起来。长幸伸手按下了闹钟,他也不想起床。今天下午二点半,指挥部有个例行会议。

长幸仰躺在床上,点燃一只香烟。

“下午,不是有个会要开么?”

“去不去,都无所谓的。”

“自从爸爸回北京后,你的态度好象变了?”

五天前,总指挥赵大烈被招回了北京。

“哪有的事儿呀,啊——哈——。好久没有象今天这么尽兴的了。你不想再接再厉继续‘战斗’?”

呼——地一口烟喷在丹青的脸上,用手臂挽住丹青的脖子。重新扑上来。

“得了,得了,我已经够了!”

丹青已没了兴致,冷冷地拒绝道。长幸碰了一鼻子灰。好在见怪不怪,早已习惯了。于是,换了个话题。

“怎么样,咱俩该要个孩子了吧?”

冷不丁地冒出这么句话来,丹青惊愕地:

“说这种话,我可饶不了你,你倒想得好,弄个孩子在我肚子里睡十个月,然后是临产时痛得死去活来的阵痛,小孩子生下后,哭啊,吵的,烦死人啦!够了!我受够了!”

丹青歇斯底里地挣脱长幸的手腕,起身穿起裤子来。

当初,和第一个丈夫蔡永桂生了个男孩。尽管有当时任东北局重工业局局长的父亲家里的护士和服务员照料,可晚上孩子哭吵着要吃奶,闹得她老是睡眠不足,神经紧张。快乐的新婚生活很快地便过去了。在哈尔滨钢铁设计院上班的丈夫,只顾埋头于他的研究工作。由于他不善‘烟酒’之道,又没能出国。是丹青主动提出离婚的。蔡死活不同意。最后只好动用父亲的权力和影响力,将他强行调离了哈尔滨。婚是离了,也没要孩子。打那之后,蔡和孩子怎么样了?丹青从来想都没有想过。

离婚后,她成了自由身。她开始重新策划因和蔡结婚而没能成行的出国留学梦。可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彻底地粉碎了她的梦想。她和父母一起被下放到了云南省的乡下。还好,为了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有关建设三线的战略思想,父亲被任命为攀枝花钢铁厂的总指挥。文革后,升任重工业部副部长。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丹青也随之被调到了首都设计总院工作。去年又让她参加国家的重点工程,宝华钢铁厂的建设。在这种情况之下,她哪有时间去想生孩子的事儿呢?另外,冯长幸也不是不知道,就算是和他做爱时,对如何管理好自己的体型,丹青可是从来也没有掉以轻心过。

长幸这种时候,贸然提出要她生孩子的事儿,究竟是何用心?丹青穿好工作服,拿起安全帽,刚想要出门。

“你真的不想给我生一个儿子?”

背后传来了长幸叫她等一下的声音。

“你今天是怎么的啦?你以为我现在还是生孩子的年龄?”

“话也不能这么说呀。老实跟你说吧,不是我想要儿子。是你老爸他老人家想要孙子!他老人家可是上了年纪,自然想抱孙子。”

“没听爸爸跟我说起过这事儿呀?!”

 “眼看着就要升任重工业部部长,进入国务院也是唾手可得的事儿了。他老人家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招惹自己的宝贝女儿。只好把难题交给我。爸说,如果你担心高龄生孩子会有什么危险的话,他老人家可以安排我俩到医学比较发达的外国去赴任和生孩子。”

长幸失口将底牌给抖搂了出来。丹青嗤之以鼻:

“哼,你算盘倒是打得蛮不错嘛。让我挺着个大肚子给你生孩子,而你却正好趁机去国外风光快活。呸!做梦去吧!”

“你胡说什么呀!”

被丹青揭了老底的长幸略显狼狈地爬了起来,开始穿衣服。

“我还有事儿,想问问你呢。”

“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陆一心,是你大连工业学院时的同班同学吧?上次重工业部的杨处长来上海出差,同他一块儿吃饭时,听他说的。据说你俩……”

“这有什么好说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今天,在高炉基础工地,你俩可是在一起?看你们又争又吵的。又见你狠狠地瞪着他的车子,半天都没挪窝。你俩到底是为啥子事儿吵嘴呀?那家伙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了你的手里?”

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丹青被长幸追问的哑口结舌。

“被我说中了吧?那家伙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狗娘养的小日本鬼子!”

长幸轻蔑地言道。

丹青被激怒了。瞪圆了双眼:

“知道了,又怎么样?!告诉你,他是我的初恋情人。大学时的唯一的男朋友!我们本来是要结婚的,可这小子说话也不会拣个好时候。我正要征求爸爸的许可的时候,他告诉我说,他是个日本人。于是,我便和他吹灯了。”

丹青来了个主动坦白交待,生生地把长幸给镇住了。

“同日本人结婚,爸爸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再说,那是个什么年代?我自己也不愿意呀!可是,陆一心怎么的也算是个人物。不象你,就知道利用爸爸的地位。不择手段地只想往上爬。卑鄙小人!人家虽是小鬼子出身,可为了宝钢,没日没夜废寝忘食地干!和其他的中国人有什么两样?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陆一心他做出的贡献,比你多多啦!告诉你吧,陆一心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中国人!”

平时想都没想过的话,竟然源源不断地脱口而出。丹青昂首走出了房间。

 


编辑点评:
对《长江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