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长江 5

长江 5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7-08-02 字数:3770字 阅读: 79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5

 

水泥是混凝土的重要原料,直接关系到工程进度。听说那儿的负责人,好象是从重工业部来的陆一心。

看来守株待兔是没指望的了。丹青无可奈何地顶着炎炎赤日上了路。她想碰碰运气,看在路上能不能拣到一辆车。正好这时有一辆厂用吉普车迎面驶了过来。

丹青挥动手臂,叫吉普车停下。没想到陆一心从助手席上探头出来。

“我有急事,马上得去发电所,你有什么事儿?”

“送我回设计处一趟吧。我也有急事。”

“我事儿比你的急,你不能上哪儿借辆自行车回去吗?”

陆一心淡淡地拒绝道。吩咐司机开车。丹青一把拉开车门。

“看来我得先向您汇报罗。陆同志,那边高炉的钢筋混凝土基础工程出了问题。”

丹青将刚才发生的事情扼要地讲述了一遍。

“什么?扎丝工程不是今天完工,明天就要浇灌混凝土的么?”

陆一心吃惊非小地跳下了吉普车。

“达不到图纸设计要求,我只好这么办罗。”

“可是,仅仅四、五公分的误差,也用不着拆了重来呀!想想办法。对了,在间隔距离有问题的地方,再加上一道环形钢筋补强。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么?”

“如果是上部,当然可以采用这种办法。可是,现在的问题是,问题发生在下部。怎么可以?!”

“是么,好容易才想方设法从北朝鲜弄来了这么些水泥,你叫我怎么办——?”

陆一心有点儿颓丧地应该说“这么说,那些打有鹿印的水泥,果真是从北朝鲜搞来的罗。”

“现在,水泥紧俏得很,没办法,只好跟中央联络,紧急从北朝鲜调运来的。”

“是啊。只有你脑子这么好使的人,才想得出这么个馊主意来。同北朝鲜打的什么交道?别看当年毛泽东把儿子都扔在了那儿,将在争办2000年奥运会的举办权时,人家照样不投你那关键的一票。你等着瞧吧。再说,地脚螺栓开箱检查那件事儿,你能和东洋制铁上海事所所长枪对枪,刀对刀地干,连螺纹牙深了一个厘米也不放过。没想到对扎丝作业的技术要求竟然如此马虎。请问,同样是高炉的基础工程到底是螺纹牙有一个厘米的误差重要,还是环形钢筋有四、五公分的间隔误差重要?作为大连工业学院的首席高才生,答案你不会不知道的吧?”

“那当然知道。可是,你这么一搅合,将会大大延迟整个工程的。同志!”

“看你开口工程闭口工程的,自从你参加了日本考察团以来,你对工程倒是蛮热心的哟。”

“到明年十月高炉点火,只剩下一年的时间了。能不急么!”

陆一心没好气地回敬她道。说完跳上吉普车,朝发电所驶去。

吉普车排气管排出的废气,卷起黄尘,扑头盖脸地裹了丹青一身。丹青直觉得就象是被人掴了一耳光似的。可对手是自己大学时代唯一热恋过的白马王子,倒也不怎么觉得委曲。丹青带着微妙的感觉,拂了拂落在头上的粉尘,目送着离她而去的吉普车。

 

丹青利用午休的时间,回到了建造在工地附近的集体宿舍。进了二楼的房间之后,首先想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赶快去洗个淋浴。洗掉浑身的臭汗。可能是这时间用水的人多,出水不太好。可她还是散开头发,从头到脚地淋浴进来。自从到了工地后,为了洗头方便,她不得不忍痛将一头长长的秀发剪掉了。

其他房间也在开始用水,出水更加困难。象打屁一样,有一滴没一滴的。丹青丰韵的胸部涂满了肥皂。她用的高级香皂自然是从上海干部物质局弄到手的。

她用浴巾擦拭着身子,走出浴室的时候,正好丈夫冯长幸回来了。每天有二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冯极少呆在工地上。

香皂散发出来的芳香勾引着冯长幸的视线,直直地盯在了丹青丰满的胸脯上。

“我也洗个澡吧。”

冯脱掉短袖衬衫,刚进浴室又跑了出来。

“怎么搞的?没水了!”

没好气地说。丹青装作没听见。自顾自地过去拉上敞开着的窗帘。丹青就这么一丝不挂地裸露着身子。用毛巾擦干头发后,躺在了床上。

电风扇虽然在转动,可吹出来的是热风。透过窗户吹进来的室外的自然风,可是惬意多了。

为了高炉基础工程的扎丝事件,也算是把她给累得够呛的了。她拿下胸口的毛巾,刚想要入睡。

“房子虽说是新建的,可太小。天花板太低,热死人啦!还他妈的经常停水!”

冯长幸嘴里嘟嘟哝哝地进了寝室。在北京丹青夫妇俩住的是赵大烈的很大一个四合院的东院不说,还有公家的服务员伺候着呢。

“妈的,这破屋子,水都不好使。早该换个好点儿的窝了!”

长幸唠唠叨叨地吵醒了丹青的瞌睡。

“少放屁!这儿还不好?离工地最近,又分到了自己喜欢的二楼拐角的房间。要不是房管处的人看在爸爸的面儿上特别照顾,在三十一分之一的分房竞争率中,你能中签?美的你呢……”

说完,转过身背对着他。如果没有象丹青这样的背景,而只是普通的工程师的话,运气好,在北京也能分到十二、三个平方米的房间,不过是隔开成二间用。就这样,比起其它国家机关的知识分子那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了。在北京,结婚多年仍和老婆住单身宿舍的人海着呢。

见丹青光火了。长幸赶紧知趣地止住了话头。

“好了,算我多嘴,话说过头了。啊,好香呀!”

说着,伏下身子,轻轻地咬住了丹青的耳朵。丹青不愿理他,扭头想躲开他的嘴巴。可是长幸紧追不放,干脆一把掀开搭在丹青肚子上的毛巾,骑在了她身上。长幸比丹青整整小了四岁,不仅精力旺盛,床上功夫最为了得。尤其是对付象丹青这种追求性感和男女之欢的女人,更是他的拿手好戏。

二人一丝不挂的躯体开始见汗了。丹青的激情很快地便被诱发了出来。主动地和长幸胶合在了一起。风吹的窗帘微微摆动,一开一合。昼间强烈的光线射入室内。然而,正在云里雾里如登仙境的一双男女,哪还顾得上什么风啊光的。

尽情后,二人很快便睡着了。

 


编辑点评:
对《长江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