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剧本 > 电视剧本> 我们正年轻(青年励志情感剧) 第三十五集

我们正年轻(青年励志情感剧) 第三十五集  作者:黑玫瑰

发表时间: 2017-07-28 字数:69129字 阅读: 335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第三十五集1团部广播室。傍晚,内。钱桂兰躺在床上,突然坐起来,擂着脑袋大声说:“我怎么还不死!我怎么还不死!还不死!”两只手掌紧握住脸,拚命哭了起来,眼泪扑潄潄地从指缝间流了出来。伍吉生推开门,走进屋
 

1 团部广播室。傍晚,内。

钱桂兰躺在床上,突然坐起来,擂着脑袋大声说:“我怎么还不死!我怎么还不死!还不死!”两只手掌紧握住脸,拚命哭了起来,眼泪扑潄潄地从指缝间流了出来。

伍吉生推开门,走进屋里,来到钱桂兰床前。钱桂兰没有发觉伍吉生的到来,还只是哭。伍吉生不动声色地站在她面前,让她哭。

等钱桂兰哭够了,伍吉生扒开她双手,说:“别哭了,桂兰,如果你相信我的话,请你从床上下来,和我一起到外面走一走。”

 

2 小湲碾房旁。傍晚,外。

水流冲击着木水轮机缓缓地转动着。

伍吉生画外音:“桂兰,你为什么要这样……”

钱桂兰和伍吉生迎着晚霞坐在水轮机边谈话。

    伍吉生:“……你为什么要向俞医生开一个星期的安眠药,据王春姣说,你晚上睡得好好的。”

钱桂兰长叹了一口气,说:“唉!我知道,俞医生开的是假药,也许是钙片,也许是维生素片。”又哭了起来,抽抽咽咽地说,“她……为什么不成全我……”

伍吉生:“因为,你的行为举止让俞医生对你产生了怀疑。”

钱桂兰:“像我这样的人,活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

伍吉生:“好死不如孬活,活着多美好,你为什么要了结自己”

钱桂兰:“我付出了一切,可是,现在什么也没有了,没有前途,没有名声,失去了朋友,失去了爱。”

伍吉生:“不!你想错了,你还有朋友。”

钱桂兰:“谁?”

伍吉生:“我!”

钱桂兰:“你?不!”摇摇头。

伍吉生:“我不但要做你的朋友,如果你愿意,我准备和你结婚,一修完铁路就登记。”

钱桂兰大吃一惊,呆呆地望着伍吉的眼睛,好久才说:“你……”

伍吉生点点头,说:“是真的,难道你不相信,或者,你不答应。”伸出手,欲拉钱桂兰的手。

钱桂兰闪开伍吉生,歉疚地说:“吉生,不!伍连长,我对不起你,我不敢面对你!”

伍吉生:“有什么对不起的,你还提过去的事!”

钱桂兰:“我是个坏女人,四年前,我和你订婚,我嫌贫爱富,因为你退伍后一直没有拿到豆腐票而悔了婚约。”

伍吉生:“和谁结婚,这是你的自由,过去,你拒绝我,说明我们没有感情,没有感情的婚姻本身就是错误的,你做得对,现在我要重新和你建立感情。”

钱桂兰:“吉生,我拒绝了你,曾经和赵卫东好过,现在他要当工人了,拿到了豆腐票,我却体检不合格,他不会接纳我的。”

伍吉生:“他早就不准备接纳你了。”

钱桂兰:“我知道,在我去北京这段时间,他和石竹珍好上了。”

伍吉生:“这不能全怪他,你也有责任啊!”

钱桂兰:“我知道,很长时间内我没给他来信,可这是组织纪律,我被上级选拔到北京,是在秘密单位工作,不准和外界联系。”

伍吉生:“桂兰,我告诉你,赵卫东他失踪了。”

钱桂兰吃惊地睁大眼睛,说:“失踪了!他不当铁路工人了,失踪几天啦?”

伍吉生:“他体检时找人冒名顶替,欺骗组织,当时就被取消了体检资格,回来后就失踪,现在已经有三天了。”

钱桂兰:“我在团部怎么不知道?”

伍吉生:“为了不引起民兵更大的思想波动,赵卫东失踪的事暂时要保密,但现在团部和营部都乱成了一锅粥。”

 

3 团部。日,内。

向郡国在打电话,团政委、赵克喜、秦富阳和其他团营干部有的坐在条凳上专注地看着团长,有的蹲在地上抽闷烟,有的来回踱步……

向郡国:“……喂!请你们每天派民兵在通向外地的路口,日夜站岗,放好哨,一发现他的踪迹,马上拦住,但不要抓,只把他请到公社革委会去。同时打电话给我们,工地立即派车来接。”

赵克喜愤怒地说:“接个鸟,一索子捆回来,放在工地上斗垮斗臭!”

向郡国批评赵克喜道:“老赵啊!我要骂你,你哪像个做父亲的样子,如果没有你那顿骂,你儿子会失踪吗。”

赵克喜还是不服气,大着嗓门说:“失踪就算了!不过白费了我一夜时间。”

众人窃笑起来。

向郡国瞪眼睛吼道:“赵克喜,你有几个儿子失踪!”

赵克喜见团长发怒了,不再吱声。

向郡国扫视了一下会场,说:“同志们,我们已经向县铁建办公室、公社革委会办公室和红星大队打过了招呼,他们都说没有发现赵卫东回家乡,不过请大家放心,我们一定能找到他,”

 

4 一次特快列车车厢。夜,内。

赵卫东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

画外赵卫东心声:“九二五零指挥部的老爷们,你们是无法找到我的!”

想着,赵卫东从茶几上挎包里掏出精装《毛泽东选集》

赵卫东慢慢地翻阅着《毛泽东选集》,,边翻边细心地浏览篇目,翻到一篇便仔细看了起来。

赵卫东手拿《毛泽东选集》认真地读着,书页文章题目特写:《中国革命战争战略问题》

赵卫东对面座位上两个旅客在交谈。

“这趟车一直开到河内吗?”

“不!开到凭祥后,所有旅客都要换乘越南方面的列车。”

“为什么?”

“他们是窄轨,一米零六七,我们是标准轨一米四三五,我们的车开不过去。”

“标准轨是什么意思?”

“它是以铁路始祖地英国的铁路轨距为标准,后来被国际上公认。”

“为什么是一米四三五,不是一米四四五。”

“因为拉英王马车的两匹马的屁股宽是一米四三五,不是一米四四五。”

提问的那个旅客笑了起来。

赵卫东无心听他们谈话,只是全神贯注地读着毛泽东的《中国革命战争战略问题》

画外赵卫东心声:“我要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头脑,为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斗争贡献出自己的青春!让人不小瞧我!”

 

5 㵲水河隧道。日,内。

一连民兵下工往隧道口走来,他们边走边谈。

李巳年对伍吉生说:“连长,这么几天了,西门庆还没来上工,他人呢?”

伍吉生:“我也不知道啊!”

刘道:“你昨天不是到团部问过了吗?”

伍吉生:“我没问。”

刘道:“那你怎么耽搁了那么长的时间。”

伍吉生:“我在处理另外一件事。”

李巳年:“我还不知道,你们当官的官官相卫,这个西门庆以为当工人了,再也不来上工了。”

陈书生冷笑道:“嘿!当工人,他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伍吉生:“对!八字还没有一撇。”

刘道:“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

伍吉生:“你们等着瞧吧!”

他们说着,走到了隧道口。

石竹珍迎着一连民兵急急走来,问伍吉生道:“伍连长,赵卫东呢!”

李巳年喜皮笑脸地逗石竹珍道:“竹珍姑娘,你卫东哥要当铁路工人了,他不来这儿上工了,他说,当了铁路工人后,立刻和你举行睡觉仪式。”

石竹珍脱下一只鞋,便打李巳年:“我打死你脑膜炎,你满嘴喷粪。”

“嘻嘻!嘻嘻!……”李巳年嘻笑着,连连左躲右闪。

杨天民急忙替李巳年解围,拉开石竹珍,说:“是真的,竹珍,最近铁路系统招工,全团五名民兵参加体检,赵卫东同志榜上有名。”

刘道:“石姑娘,快叫你爹娘准备嫁妆吧!”

石竹珍跺脚道:“你们哄我!”问伍吉生道,“连长,倒底是怎么回事,我好久没看见他了。”

伍吉生未置可否地笑说:“信者有,不信者无。”

石竹珍将信将疑地问陈书生:“秀才,你是老实人,你告诉我吧!卫东他倒底在那里?”

 

6 一次特快车厢。日,内。

赵卫东还在孜孜不倦地阅读毛泽东的《中国革命战争战略问题》,书页上做了许多圈圈点点、波浪线、横线之类记号。

画外是邻座两个旅客的谈话声:

“这个一次特快的命名啊,也是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过去,中苏友好,中苏同盟,从北京到莫斯科的客运列车叫一次特快,现在援越抗美,中苏交恶,把从北京到河内的客运列车改做一次特快了,说不定哪一天,从北京到长沙的车叫一次特快。”

“是啊!长沙是湖南的省会,湖南是毛主席的家乡。”

列车广播播出女播音员甜美亲切的声音:“革命的同志们!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来四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感谢大家乘坐这次列车,前面就是凭祥站。到凭祥站后,所有的乘客都要下车,接受外交证件检查,凡是持有越南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护照的旅客,才能换乘越南方面提供的客运列车出境。”

赵卫东心里格登一下,放下《毛泽东选集》。

画外赵卫东心声:“啊!这就麻烦

了!

    

7 凭祥站。日,外。

一次特快缓缓地停住在股道上。车厢门打开,旅客提着、背着行李从车门口鱼贯而下。

月台上。站着、坐着许多苏联士兵在等候换乘越南方面的闷罐车,越南方面的车还没来,他们吃着罐头食品、抽着莫合烟,叽里咕噜说着什么。

中国旅客大多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这些苏军士兵,但从他们身边经过时谁也不敢停留,有人边走边议论:

“这也怪哩,怎么允许苏修的军队在中国驻扎。”

“前年三月,我们不是和他们在乌苏里江干过一仗吗?”

“不是驻扎,他们坐车经过蒙古、中国到越南去的。”

“一样,援越抗美。”

“听说,他们用导弹帮助越南人打美国飞机,我们用高射炮打美国飞机。”

“越南人吹牛,说飞机是他们自己打下的,实际上是中国和苏修打下的。”

……

赵卫东走过来,向一个苏联女兵身边走去。

苏联女兵长得年轻漂亮,年龄和赵卫东差不多,她看见英俊的赵卫东向自己走来,蓝色的眼睛亮了起来,向着赵卫东笑着点点头。

赵卫东也看见了这个苏联女兵,有意靠近她,笑着轻声用俄语向她打招呼:стдразвийтеТоварший(同志,你好!)

女兵向赵卫东笑着挥挥手,说:нуСтдразвийте(喂!你好!)

一个便衣走来,粗暴地把赵卫东推开,轻声而严厉地喝斥道:“快走!不准随便和外国人说话。”

赵卫东悻悻地走开,跟着人流向站房里走去。

 

8 凭祥站候车室。日,内。

候车室一角,一张办公桌上树着一块长方形三角白漆木头,上面用中、越、俄、英四国文字写着:外交证件检查处。几十个旅客正在排队等候接受检查。

赵卫东在一旁停留看了少顷,便向出站口走去。

 

9 凭祥街上。日,外。

烈日下,赵卫东在街道上慢慢地走着,神情十分沮丧。

赵卫东心声,画外音:“怎么办?坐火车是无法出境了!必须另外想个法子,对!偷越国境。”

赵卫东前面,两男两女和他一样年龄的年轻人背着挎包走着,他们不像自己一样垂头丧气,而是兴奋地小声谈着什么。

赵卫东赶上去,侧耳倾听他们谈话:

“前面不远就是越南了,要是我有翅膀就好了!”

“我也是,如果飞到那边,参加越南南方游击队,当一个游击战专家,亲手杀死美国鬼子,多痛快。”

“对!我们要当切.格瓦拉第二!

“将来越南统一了,我就加入越南籍,当一个越南人民军军官”

“我要回到祖国,祖国人民一定会敲锣打鼓欢迎我这个抗美英雄,把红花戴在我的胸前。”

……

赵卫东明白了,这四个年轻人也是准备到越南去参加援越抗美的,便加快脚步跟上去和他们搭讪。

赵卫东问后面那个女青年:“同志,你们从那儿来的。”

女青年前面那个男青年,赶忙转身,问赵卫东:“你问这个干什么?”

赵卫东:“听你们刚才的谈话,你们要到越南去。”

另一个男青年凑过来说:“没有,我们只是随便说说,你是谁?”

赵卫东自我介绍道:“我叫赵卫东,是 从湖南来的,准备越境到那边去,干一番大事业,如果你们也是去那边的话,请让我和你一同出发。”

四个人听赵卫东这一说,一齐把赵卫东围住,其中一个年龄看样子比较大一点的男青年说:“你要去越南,不行,我们是凭祥市革委会便衣人员,现在许多人都说去越南援越抗美,实际上大部分是越南南方亲美政权派来的特务,目的是侦察我国援越物资的集散仓库和越南军队的后勤补给基地具体位置,以指示美国飞机前来轰炸,明白告诉你,我们刚才说的话就是引蛇出洞。”

赵卫东吓了一跳,急忙分辩:“不是,我说的是实话。”

大龄男青年吓唬赵卫东:“轻点,不然我立即把你抓去关起来。”

赵卫东蔫了,低下头,请求道:“我不是越南南方亲美分子,确实是从湖南来的,你没听清我说话是湖南口音吗?”

另一个女青年对刚才吓唬赵卫东的的男青年眨了眨眼,说:“你说不是,那就请你跟我们一起走,我们要审问你后,才放你走。”

 

10 凭祥市郊。日,外。

僻静处榕树下。那个年龄较大的男青年在“审问”赵卫东,一个女青年把小本子搁在膝盖上装模作样做记录,另一个男青年则站在赵卫东身边,扭住他的一只手臂,另一个女青年则站在离他们五十米处负责警戒。

年龄较大的青年像审问犯人一样厉声问赵卫东:“你叫什么名字?”

赵卫东回答道:“赵卫东!”

年龄较大青年:“年龄!”

赵卫东:“二十二。”

年龄较大青年:“籍贯!”

赵卫东:“湖南昭林县。”

年龄较大青年:“农村户口还是城市户口。”

赵卫东:“农村。”

年龄较大青年:“你为什么要偷渡到越南去?”

赵卫东:“援越抗美,到越南南方去,把自己锻炼成一个游击战专家,用生命和鲜血来显示自己的人生价值,像你们刚才说的,做切.格瓦拉第二!。

年龄较大青年:“毛主席说过,农村是一个顶广大的天地,在那里是大有作为的,你为什么不安心在农村这个广阔天地炼红心,却异想天开到越南去闹革命。”

赵卫东:“千里马不能骈死在槽枥之间,现在大学停止招生,农村连一本好书也看不到,这样下去,我到哪里去大有作为,连小作为也作不了。”

年龄较大青年:“你有什么本领去越南抗击美国侵略者。”

赵卫东:“有这个!”从黄挎包里掏出精装本《毛泽东选集》。说,“我有毛主席的军事思想武装自己头脑。”

年龄较大青年哈哈大笑,一巴掌拍在赵卫东肩上,说:“哈哈,你眼力不错,我们也是去援越抗美的,恭喜你!我代表中国援越抗美青年星火小组吸纳你为小组正式成员。”

四个人一齐鼓掌。

鼓完掌,另一个男青年深情地握住赵卫东的手说:“赵卫东同志,我们是男人,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赵卫东点点头和大家分别握了握手。

年龄较大的青年把自已和其他三个青年介绍给赵卫东:“赵卫东同志,我叫杨武开,她叫杜则英,她叫孙祥珍,他叫纪小茂。”
    杜则英:“我们是从上海来的,我们四个人组织了一个援越抗美星火小组,和你一样,也准备到越南南方去,参加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

纪小茂:“同志,我们的革命理想是一致的,我们就并肩战斗吧!走吧!我们公开去不了,就偷越国境去。”

杨武开:“同志们,下面,我们先到市区买好三天干粮,把军用水壶的水灌满,每人买两套当地人的服装,最好买那种和越南人服装一样的衣服,无领上衣,宽裤管裤,明天清晨出发。”

孙祥珍:“今天晚上过去不是更好吗?”

杨武开:“不行!晚上危险,热带地方蛇多,晚上看不清路,尤其是山路。”

 

11 一连驻地。傍晚,外。

伍吉生在小溪边细心地濯洗衣服,每洗好一件,便把它放进身边的木桶里,小溪里飘浮着一圈圏肥皂泡沫,溪水倒映着他刚毅的面容,炯炯有神的目光。

周响英急匆匆地向伍吉生跑来,边跑边深情地呼唤:“吉生,吉生!”

听到周响英的呼唤声,伍吉生赶忙停止洗衣,把没洗净的衣服放进木桶里,站起身迎了上去。

伍吉生迎住周响英,亲切地问道:“响英,你来了,我正想来找你。”

周响英:“在忙什么?”

伍吉生:“洗衣,许多天没清理了,一大堆,发臭发酸了”

周响英:“来吧,我帮你洗。”

伍吉生:“谢谢!快洗完了”说着站起身,把沾满泡沫的手在身上揩了揩,说,“边散步边聊,好吗?”

周响英笑笑,说:“行啊!”

二人在溪边漫步边聊。

    周响英:“好久没看见你,心里惦挂着。”

伍吉生:“我也是,只是近晌任务紧,没时间来女子营。”笑笑,说,“来也白搭,萧营长会挪条凳子拦住你们驻地进口。”

周响英笑笑说:“现在不呢,快完工了,营长也思想开放了,前晌,你们连陈书生在女子营写材料,陶小玲恋上了他,营长还促成呢。”

两人说着回转身又来到溪边,周响英蹲下身子,替伍吉生洗起衣来,伍吉生站在一边深情地看着,他们继续聊着。

伍吉生:“我以为这个清华大学机械系毕业的女博士会一直坚持到最后。”

周响英笑道:“清华大学机械系毕业的女博士,用这个头衔来比喻萧营长,太贴切了。”

伍吉生:“陶小玲和陈书生最近可能点小矛盾,因为丁纯泉在他们中间插了一杠子。”

周响英:“别扯远了,我是来和你商量个事。”

伍吉生:“你说。”

周响英:“咱们的事,你咋想法。”

伍吉生:“我们的事……”

周响英:“我体检是没问题,如果能被招工,我们就去登记。我今年二十三,你二十四岁,不小了,达到了婚龄标准。”

伍吉生摇摇头,不说话。

周响英吃惊地问:“怎么?你反悔了!”

伍吉生:“我想……”

周响英洗完最后一件衣,把它放进木桶里,甩甩水渍,跳起来,擂了伍吉生一拳,逼问道:“你想什么?”

伍吉生:“我们不适合。”

周响英:“为什么?”

伍吉生:“将来,你是工人,我是农民。”

周响英:“你想到哪里去了!”

伍吉生叹了口气,说:“婚姻不但是感情问题,而且是政治和经济问题,你我经济地位不同,这样的婚姻感情再好,将来迟早会产生裂痕。”

周响英:“这条规则用在我身上不适合,我是个感情至上主义者。”

伍吉生:“响英,请你原谅,我已经答应了另外一个人。”

周响英大惊:“你答应了另外一个人,谁?”

伍吉生:“钱桂兰。”

周响英:“钱桂兰!伍吉生,我问你,你还有男人志气吗?钱桂兰过去背叛了你,和赵卫东搞在一起,后来到北京,据说又和某个大人物好上过,我知道她在你面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认了错,你又动了侧隐之心了。”

伍吉生:“响英,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她因为这一连串曲折的生活,觉得不好面见世人,失去了希望,失去了朋友,由于过度自责,内疚至极,曾想自杀,为了挽救她,我已经答应转战回乡后和她结婚,你看,我的做法对不?”

周响英:“感情上,她这种朝三暮四的人,你去同情她,迟早会受她的伤害,她不是害过你一次吗。”

伍吉生:“如果她自杀了,受伤害的不是一个人,古人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所以,我决定走出这一步。”

周响英:“她不是还有赵卫东吗,赵卫东当上了铁路工人,会娶她的。”

伍吉生笑道:“你还不知道!赵卫东体检时找人替检,被取消了体检资格,现在失踪了。就是不失踪,也不会娶她,赵卫东和工地附近一个姑娘好上了,叫石竹珍,土桥大队党支部书记的女儿。”

周响英:“失踪了?有这样的事,如果这个招工指标给你,就不会出这么大的事,赵卫东这个人,不是人啦!怎么能这样移情别恋。”

伍吉生:“确实是失踪了,为了找到他,团部往四处把电话打爆了。”

周响英:“他现在在哪儿?”

伍吉生:“还没有捕捉到他任何信息。”

 

12 中越边境。傍晚,外。

山中。杨武开、赵卫东一行拨开荆棘,踩倒草丛,艰难地向前走着,不时地掏出手帕抺抺脸上的涔涔汗水。

孙祥珍不小心让藤蔓缠住,几欲被绊倒在地。

走在孙祥珍旁边的赵卫东急忙扶住她关切地问:“你小心点,伤着没有?”

孙祥珍:“谢谢!没有,只是让它缠着。”

杨武开回转身和赵卫东一起搀着孙祥珍,说:“慢点儿,孙祥珍。”

孙祥珍:“没关系,我自己走。”

五个人继续走着,隐没在原始次生林中。

 

13 一连驻地。傍晚,外。

田间小路。伍吉生提着盛满衣服的木桶和周响英迎着夕阳边走边谈。

伍吉生:“现在你该想清楚了,挽救一个人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

周响英点点头,说:“有机会,我找钱桂兰谈谈,让她重新接受你。”

 

14 土桥铺车站车场。日,内。

站场上空荡荡的:一个人影儿也没有,铺轨机也开走了,只有地上堆满的铺轨材料和不远处的新修站房才显示出一点生气。

周响英和钱桂兰从倒发线垱头那边慢慢地边聊边漫步而来。

钱桂兰:“谢谢你,响英姐,伍连长的意愿我正在考虑,常话说,好马不吃回头草,你说我能回过头来又和他好吗?”

周响英:“别这样想,桂兰,伍连长是个重感情的人,他对你一直是情意绵绵。你们过去订过婚,有一定的感情基础,怎么能说是吃回头草呢,只不过是感情发展的过程中有点波折而已,就是结了婚的,许多人也别别扭扭,有的闹离婚,有的吵分居,但风雨过后,反而感情会更甜蜜。”

钱桂兰:“响英姐,说真实话,我太对不起他。”

周响英:“我知道,他向你提出结婚时,你悔了婚。”

钱桂兰叹了口气,说:“唉!现在想起来,我真蠢,我恨……”

周响英:“你恨什么?”

钱桂兰:“恨一个人。”

周响英:“谁?”

钱桂兰伏在周响英身上,嘤嘤地啜泣起来。

 

15 中越边境。日,外。

赵卫东、杨武开一行,向山头爬去。

赵卫东奋力在没有路的草丛间边走边想着心事。

叠印:石竹珍向赵卫东微笑。

赵卫东心声,画外音:“竹珍,尽管偷越边境的路十分艰苦,但我们不怕,因为我们离理想越来越近了,你盼着我的佳音吧!”

叠印:赵卫东压在钱桂兰身上,拚命吻着她的脸颊。

赵卫东心声,画外音:“钱桂兰,你这个娼妇,你在北京让谁搞过,那些日子里,你连一个字也不给我,像从人间蒸发一样,你无情,我也无义了。”

他胡想着,跟在杨武开身后不知不觉爬上了山顶,其他人跟着他也爬上了山顶。

“万岁!”杜则英和孙祥珍欢呼起来。

杨武开挥手制止道:“保持沉默!虽然现在是中越蜜月期,可我们终究是偷越边境。”说着从黄挎包里掏出地图,打开看起来。

赵卫东凑上前,看了看地图,又把目光投向山下。

山下田野间,依山傍溪稀稀落落地分布着十几座南方常见的小屋。

赵卫东指着山下的小村,对杨武开说:“那儿就是越南谅山省的春弄村。”

杨武开点点头:“应该是。”向其他三个人一挥手,说:“走!下去!”

 

16 边境某山村。日,外。

杨武开和赵卫东一行,在村外田间小路上走着。

村口。三个民兵背着枪在放哨,见村外田间小路上有五个年轻人向村子走来,立刻提高警惕,把枪从肩上取下来指着杨武开、赵卫东他们。

一个民兵用越语喊道:“亚松空惹!”(站住)

赵卫东高兴地对杨武开说:“到了越南。”

杨武开点点头,说:“是的,只要我们对他们说,我们是志愿去参加越南南方解放军,支援他们的抗美救国斗争,他们一定会欢迎的,不会阻拦。”

杜则英、孙祥珍兴奋地加快脚步抢在赵卫东两人前面向村口跑去,边跑边高呼:“越南人民万岁!”

几个人陆续来到民兵前面,民兵见是几个年轻人,放松了警惕性,提着枪,拦住他们。

不等民兵盘问,杨武开抢先对民兵说:“越南同志,请不要误会,我们不是特务,我们是从中国内地来的,是志愿到你们国家南方去参加南方解放军,帮助你们打美国鬼子,请给予方便。”

赵卫东:“毛主席说,中国人民和越南人民是同志加兄弟,中国是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斗争的大后方。”

三个民兵听了哈哈大笑,一个民兵说:“小伙子,你们还在中国呢,对面那座村子才是越南谅山省春弄村。”

另一个民兵说:“我是这儿的民兵营长,你们的心愿是好的,我们碰到像你们这样的事很多,这几年有无数青年要求到越南南方去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但是最近中央有文件,不准国内志愿者无组织无纪律擅自跑到越南去参加援越抗美战斗。”

杨武开,赵卫东几个人傻了眼,像泄了气的皮球,搭拉着脑袋不做声。

孙祥珍难过地抹着眼泪,嘀咕道:“难道就这样完了。”

杜则英还是不死心,向民兵营长哀求:“同志,放我们过去吧!我们决心很大!”

赵卫东:“同志!你知道,我们国家正在搞文化革命,大学停止招生,我们都是高中毕业生,到哪儿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只有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洒到越南这块战火纷飞的土地上。”

民兵营长严肃地说:“不行!说一万句也没用,是听党中央和毛主席的话,还是任着性子由你们胡来,走吧,送你们到九号边防站!”

 

17 九号边防站办公室。日,内。

杨武开、赵卫东五个人坐在靠窗子的长条椅上听边防站长问话。

边防站长坐在办公桌后的凳子上问杨武开:“小伙子,你们这些人来自哪里?”

杨武开指着孙则英三个人回答道:“我们四个人从上海来,”又指着赵卫东说,“他是湖南人。”

边防站长:“你们确实是准备到越南去吗?”

赵卫东:“是的,我准备去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

边防站长:“你们这些人也太浪漫了,前几年北京有一批红卫兵偷越边境到越南,由于没有经过专业军事训练牺牲了许多人,中央知道这件事后,专门发文,严格禁止没有经过军事训练的人进入越南参加援越抗美战争。”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办公桌上,说,“你们自己看看。”

赵卫东几个人不去拿文件,只是一个劲地分辩。

杨武开:“我们不怕牺牲,毛主席说,我赞成这样的口号,叫作一不怕死,二不怕死。”

赵卫东:“我们认为牺牲是件很光荣的事。”

孙祥珍:“要奋斗就会有牺牲。”

杜则英:“青山处处埋忠骨。”

纪小茂:“同志!无数的革命先烈为革命牺牲了,难道我们不能牺牲!”

边防站长认真听完他们的讲话,正色道:“你们这些话听起来很革命,实际上是一些左得极点的言论,为什么呢?我们虽然提倡革命英雄主义,但我们不能做无谓的牺牲。可以告诉你们,现在越南的抗美斗争形势很严竣,你们做为中国人要想到越南南方去是不可能的,美国飞机天天对通向南方的胡志明小道狂轰滥炸,白天无法过去,就是越南北方同志和运到南方去的补给物资,也要晚上乘敌机轰炸的空隙通过。”

赵卫东:“首长,那我们就去越南北方,帮助他们打美国飞机。”

边防站长:“你们拿什么去打?”

赵卫东语塞。

边防站长:“扛步枪,架机枪是不?”

杨武开:“首长,我们参加过民兵训练,会打枪。”

边防站长冷笑:“你们大概听了报纸的误导是吗?美国佬的飞机再也不是六十年前螺旋桨式的了,F4鬼怪式,A10舰载攻击机,都是喷气式超音速,预设十个机身的提前量也打不中它,现在越南北方驻扎着苏联三个导弹旅,中国五个高炮师,编织成高中低互相配合的密集火力网,才击落它们那么几架,你以为真的是越南北方军民用步枪和机枪打下的。”

赵卫东,杨武开几个人听着,惊讶得把嘴张得大大的。

边防站长:“所以你们不能去,我们每个月要送回几批你们这样雄心勃勃的志愿者,好吧,别再幻想了,先吃饭,吃完饭,派专车专人送你们到凭祥火车站,晚上十点的一次特快,免票。”

 

18 边防站食堂。日,内。

赵卫东五个人围坐在一张桌子边吃饭,他们边吃边嘀咕着。

赵卫东:“怎么办?老杨!”

杨武开:“人自为战!”

赵卫东点点头。

外面传来汽车的发动机声,接着是刹车声。两个解放军战士走进来,杨武开和赵卫东五个人急忙停止商量。

一个穿四个兜的军官对赵卫东他们说:“同志们,吃完饭,你们可以走。”指着身边穿两个兜的战士说,“由小孔同志送你们,饭好不好吃?同志们!”

赵卫东五个人纷纷表示感谢:

“好吃好吃!”

“谢谢解放军同志!”

“还是解放军好!”

“解放军真是人民的子弟兵,关心人民。”

“可惜我没资格当解放军,真遗憾!”

解放军军官对战士说:“小孔,直接把他们送上车,这是边防站的介绍信。”从兜里掏出介绍信。

战士敬礼:“是!”接过介绍信。

军官:“那我先走了,待会儿,我们还有电话到凭祥火车站。”

战士:“是,保证完成任务!”

军官说完走了。

 

19 铁建五团一营营部。日,内。

石竹珍边抹眼泪边问赵克喜:“营长,有卫东哥的消息吗?”

赵克喜愤愤地说:“没有,随他,死了就算了!”

石竹珍:“营长,他是你的儿子呀!”

赵克喜眼眶里涌出点点泪花,说:“小石,你回去吧!有消息我首先告诉你。”

石竹珍,抹着泪水,点点头,走出门外。

石竹珍走后,赵克喜一个坐在床沿上孩子似地哭了起来。

秦富阳风尘勃勃地走进来,见赵克喜在哭,急忙安慰他:“老赵,你先别急!”

赵克喜止住哭泣,问道:“小伍那边进展怎样?”

秦富阳:“快打通了,估计还有八十多米,老赵,你不要过份担心,我有预感,不出十天,卫东会回来的。”

 

20 边防站食堂。日,内。

赵卫东五个人吃完了饭,正在收拾碗筷,炊事员走来说:“小伙子,碗筷不用洗了,你们赶紧上车。”

解放军司机小孔:“走吧,车就停在门口。”领先向门口走去。

赵卫东脸上露出难过的神色,问炊事员:“同志,厕所在哪儿,我内急了。”

炊事员指了指食堂后门,说:“后面,十米处。”

赵卫东:“谢谢!”背起背包向后门走去。

 

21 边防食堂后。日,外。

从厕所往南望去,隔着田野,不远处边境对面是越南的春弄村,村落上空飘着袅袅炊烟。

赵卫东借着厕所遮掩,径直向越南方向狂奔。

 

22 边防站食堂门口。日,外。

杨武开四个人先后钻进军用吉普。

车厢内。杜则英问杨武开:“武开……”

杨武开向杜则英眨眨眼。

杜则英急忙缄口。

司机:“都来齐了没有。”

杨武开:“来齐了。”

司机:“坐好啊!开车了。”发动汽车,驱动。

军用吉普在边境公路上急驰,一溜烟消失在山角拐弯处。

 

23 中越边境。日,外。

乡村简易公路边,立着一块界碑,上面用用中越两国文字镌刻着“越南”。

界碑越南一侧,上面用中越两国文字镌刻着“中国”。

 赵卫东从界碑中国一侧向越南狂奔过去,停住脚步,回头看了祖国那边山山水水一眼。

赵卫东心里说,画外音:“再见了!祖国,我偷越边境,去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就是为了保卫你,别让美国佬打过来侵犯你,再见了!亲爱的祖国妈妈!”向祖国方向深情地鞠了一躬,然后毫不犹豫地向越南方向走去。

 

24 友谊关至谅山公路。晨,外。

    太阳冉冉升起。越南北方的山山岭岭沐浴着一遍灿烂的金辉。

赵卫东背着行囊迎着阳光在公路上走着,一边走一边啃一口饼干喝一口水。

公路一侧立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一行粗大醒目的越文拉丁字母拼音字。

叠印中文:谅山15km

一辆卡车从赵卫东身后远远驶来,渐近,卡车车厢上坐满戴草绿色盔帽的越南军人。

驾驶室内。副驾驶座的越军军官发现前面的赵卫东,看了司机一眼,用手指了指前方,说了句什么,司机缓缓放慢车速。

越军军车在赵卫东身边慢慢停下来,赵卫东停住脚步,朝越军军车看了看,见满车是越南军人,向车上的人敬了个军礼。

越军军官推开驾驶室门,跳下来,仔细打量着赵卫东,久久没有移开目光。

赵卫东一点也不感到害怕,伸出手欲握越军军官的手。

越军军官急忙握住赵卫东的手摇了摇,说:“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是附近村子里的人吗?”(越语)

赵卫东摇摇头,表示听不懂,接着自我介绍道:“首长好!我是中国人,我要到你们国家的南方去支援你们抗美救国斗争,能搭你的车去吗?”

越军军官听后满面堆笑,用中国话,说:“感谢伟大的中国人民兄弟般的援助!”

赵卫东又双脚并拢行了个军礼,说:“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说,中国人民和越南人民是同志加兄弟,中国是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斗争可靠的大后方。”

越军军官:“谢谢!不过现在到不了南方,美国人轰炸得十分厉害,今后有机会,我们会送你去的……”他们正说着,天空传来雷鸣般的飞机引擎声,盖过了越军军官的说话声。

越军军官挥手大声命令车上的士兵:“隐蔽!”拉着赵卫东跳进公路边的水沟里,接着又把他拉向公路边的树林里。

与此同时,车上的越军士兵,一齐跳下车,钻进公路边的树林丛里。

天空。十几架美国飞机三机一队排着品字队形飞来,其中一队呼啸着向越军军车俯冲而来投下几颗炸弹,然后拉起机头继续飞行。

越南军车顷刻燃起熊熊大火,前方不远处,响起一连串高射炮声。

一架美国军机拖着长长的浓烟向远方坠去。接着,天空划过一道导弹的曳光,导弹击中另一架美国飞机,美国飞机发生猛烈的爆炸。

美国飞机飞过后,越南军官拉着赵卫东和士兵们从树林里跑出来。

越南军人举枪兴奋地欢呼起来:

“打倒美帝国主义!”

“胡伯伯万岁!”

“越南万岁!”

(叠印中文字幕)

 

25 㵲水河隧道前便道。晨,外。

伍吉生率领着一连民兵向隧道口走来,他们边走边谈。

刘道自言自语说:“这也怪哩,西门庆这么久了,还没归队。”

杨天民:“六天了。”

李巳年:“我晓得了,西门庆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伍吉生:“谁讲的。”

李巳年:“春妹子说的,那天我到团部玩,看见钱桂兰在哭,我问春妹子,潘金莲哭什么?春妹子说,西门庆失踪了,她想得很,想到哭。”

刘道质问伍吉生:“连长老哥,你还隐瞒什么?这是天大的事。”

陈书生:“我也听说了,其他连参加招工体检的人还没来通知,赵卫东怎么能提前到铁路单位上班?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伍吉生:“你们既然知道了,就不要继续扩大影响,团部和营部现在为这件事伤透了脑筋。”

刘道:“嘻!怕已经满城风雨了,还什么影响不影响。”

 

26㵲水河隧道前.日,外。

一连和铁二局工人分列在隧道口两边正在齐声背诵施工安全守则。

魏新国:“第十条”

工人和民兵齐声背诵:“隧道爆破作业过程中,现场必须由安全员和爆破员涉爆作业,其他任何人员严禁接触爆破器材。”

魏新国:“好!向右转,齐……”

一辆吉普车驶来在队列前停住。

车上跳下县指挥长和铁二局领导。

县指挥长挥手道:“同志们——”

工人民兵刚想右转进洞,听到县指挥长的喊声,止住脚步。

县指挥长来到队列前,军人式地朗声道:“同志们好!”

工人民兵一条声:“指挥长好!”

县指挥长:“同志们辛苦了!”

工人民兵:“为三 线建设洒鲜血、挥热汗!值!”

指挥长:“一个星期内打通㵲水河隧道,有信心没有?

工人民兵:“有!”

指挥长:“你们靠什么?”

工人民兵:“我们正年轻!”

指挥长:“同志们!你们是精兵强将——”

指挥长话还没说完,李巳年猛插了一句,说:“如果不是有人失踪,我们这支队伍还会更精,更强!”

陪同县指挥长来的铁二局领导听到李巳年这么一说,顿生疑窦,说:“什么?有人失踪?”

 

27 友谊关至谅山公路。晨,外。

被炸毁的越军卡车在燃烧。车头钢板“解放”两字在烈火中十分醒目。

赵卫东和越军士兵围着燃烧的卡车向它告别。

越军军官咬牙切齿地咒骂美国人:“美国鬼子,你炸吧!你炸不垮越南人民的意志,你炸吧!你炸毁了一辆我们的卡车,中国兄弟会把千万辆新的卡车运送给我们!”

赵卫东心头一震,似一道闪电在心头炸响。

赵卫东心声:“边防站长没讲错,这一场和美国佬的战争,实际上是中国与美国之间的战争,这更坚定了我为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斗争洒热血的决心。”

赵卫东对越军军官说:“首长,你带我走吧!”

越军军官:“小伙子,今天我不能带你走,实话对你说,兄弟,根据我国最近和贵国签定的秘密协定,凡是志愿来我国参加抗美救国战争的中国人,我军暂时不能接受,我们必须先把你送到最近的中国高炮营去,由贵军处理。”

 

28 越南北方山间小路。日,外。

越军军官带着几个士兵和赵卫东在小路上走着,他们边走边谈。

越军军官:“前面不远就是你们中国高炮部队的驻地,把你送到那里后,我们也要赶回驻地。”

赵卫东:“首长,你说过,你们是暂时不接受中国志愿者。这就是说到了我们解放军高炮营后,你可以把我要到你部队去!”

越军军官笑道:“以后再说吧!”

赵卫东:“谢谢!”

越军军官:“你这样出走后,你们铁建民兵领导怎么办?”

赵卫东:“箭射出后,就不管那么多了。”

 

29 县铁建指挥部。日,内。

县指挥长在严厉批评向郡国和赵克喜。

指挥长:“向郡国,你们好大的胆子,一个民兵失踪了,你们不报告,不向上级请求派人想办法寻找,你们是想蒙混过关是不?同志!这是个活生生的人啦!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怎样向全县人民交待!”

向郡国低着头,难过地说:“指挥长,我错了!愿意接受上级处理。”

县指挥长接着批评赵克喜:“赵克喜,你还是人吗?做为一个父亲,儿子不知去向,你无动于衷,你这个人,做营长不够格,做父亲更不够格,转战后,仍回牛棚去,接受革命群众批判,斗垮!斗臭!”

赵克喜蔫了,说:“是!我罪有应得!”

县指挥长:“这件事县指要向省指汇报,通报全路,然后再研究你们的处理,或者巡廻批判,或者开除工籍党籍!”

 

30 谅山郊外中国某高炮营阵

    地。日,外。

蓝天下。雷达天线在不断地转动。

地面。高炮战士严阵以待。

 

31 雷达监测室。日,内。

监测员坐在雷达屏幕前密切监测美国飞机动向。突然,屏幕上显现无数白色斑点。

坐在屏幕前的监测员边密切监测边对着颏下的话筒说:“三号注意!三号注意!东南方,一百八十公里,高度一千五百米,敌机四十五架正向我飞来!”

 

32 高炮阵地。日,外。

警报器发出尖利刺耳的警报声。

弹药手把高炮子弹用力压进弹仓。

炮手转动高炮,随机捕获“猎物”。

射击手瞪圆眼睛看着高空,随时准备向敌机开火。

                  第三十五集完


编辑点评:
对《我们正年轻(青年励志情感剧) 第三十五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