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原创剧本 > 电视剧本> 我们正年轻(青年励志情感剧) 第三十一集

我们正年轻(青年励志情感剧) 第三十一集  作者:黑玫瑰

发表时间: 2017-07-28 字数:101598字 阅读: 132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第三十一集1㵲水河隧道口。日,外。工人、民兵、材料车进进出出,一片繁忙紧张的劳动景像。陈书生和杨天民提着行李,背着被包向隧道口走来,边走边向人们打听。离隧道口不远处,两个工人正在用经纬仪测量,魏新国和
 

 

1 㵲水河隧道口。日,外。

工人、民兵、材料车进进出出,一片繁忙紧张的劳动景像。

陈书生和杨天民提着行李,背着被包向隧道口走来,边走边向人们打听。

离隧道口不远处,两个工人正在用经纬仪测量,新国和姜玉麟站在旁边看着设计图纸悄声说着什么。

司镜工人边司镜,右手边指挥工人打桩,负责打桩的工人左手拿着木桩右手拿着铁锤,按司镜的要求不断地移动木桩。

司镜:“往右,往右一厘米,再往右一点。”右手用力往下一砍,说,“好!”眼睛离开经纬仪目镜,抬起头。

打桩工人挥动铁锤用力把木桩打进地面。

司镜向新国报告:“中心桩没有偏离设计位置。”

新国:“好,说明我们的工作很严谨。”

司镜:“下一个点!”准备收拢经纬仪三角架。

杨天民和陈书生走上前,看了看新国他们。

陈书生拉拉司镜衣角,问道:“同志,请问这里是㵲水河隧道工地吗?”

司镜细细地打量着陈书生两人,没马上回答。

新国代替司镜回答说:“是啊!你们找谁?”

杨天民:“我们是一五团一连民兵,我们……”

新国感到很疑惑,打断杨天民的话:“一连,你们怎么可能是一连的民兵?”

隧道内。伍吉生和刘道推着一辆运渣斗车向洞口走来。

刘道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指着前方洞口说:“连长你看,秀才和狗崽子回来了。”说完,放开斗车,让伍吉生一个人推,自己向洞口快步跑去。

隧道口。陈书生回答新国:“是这样的,一连来打隧道时,我们被地指抽调到三八桥去工作,现在工作任务完成了,我们又回来了。”

新国恍然大悟,笑容满面地拍拍陈书生肩头,说:“好啊!一连又……”

刘道跑到杨天民面前,一手拉住杨天民的左手,一手拉住陈书生右手,有点激动地说:“秀才,狗崽子,你们回来了,大伙可把你们盼着呢。”看了新国一眼,说,队长,咱一连又增加了生力军。

新国点点头说:“是的,咱铁二局也增加了一份援助!

伍吉生推着运渣车走来,腾出一只手,挥手向杨天民二人招呼道:“秀才,老表,你们回来啦!”

陈书生、杨天民到伍吉生身边

杨天民有点兴奋地说:“回来啦,来啦!两个多月没和大伙儿一起了。

陈书生:“没和大家一起劳动,吃饭,一起扯乱蛋,心里蹩得慌。”

刘道:“特别是没和大家一起谈女人,心里更慌。”

人们大笑,新国几个人也笑了。

两人说着帮助伍吉生把斗车往前推去,刘道只得跟着斗车走。

伍吉生问道:“那边的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一定是很好的。”

民:“马马虎虎,算是完成了任务。”

伍吉生:“辛苦了!休息三天,”抬腕看了看表,说,“还有半个小时下班,我带你们到新驻地,美美地睡它一觉。”

杨天民:“不!不休息!我们是来参加打隧道的。”

伍吉生:“先别急,我们刚来时,工人们也不让打隧道,先要求我们看看工地,熟悉环境。”

新国在一旁插话:“是啊,这一课,你们两个人也要补。”

 

2 隧道内。日,内。

伍吉生带着杨天民和陈书生观看隧道掘进,他们边走边谈。

伍吉生:“怎么样?和我们搞土石方工作一样吗?”

陈书生:“是两种相同性质的工作,但一种是地面作业,一种是地下作业,各有各的特点。”

杨天民:“紧张而有序。”

伍吉生:“它比地面作业更讲究纪律,一切行动真正要做到听指挥。

他们说着,来到垱头。李巳年和赵卫东正在操纵风钻打炮眼打了一会儿,二人关上风钻拔出来,取下口罩。

赵卫东拿过用六点五毫米钢做的铁钎量针量了量炮眼深度,拔出来仔细看了看。

伍吉生问赵卫东:“够不够?”

赵卫东:“还要打三厘米。”对李巳年说:“来!脑膜炎!”

陈书生欲从李巳年手中拿过风钻,说:“让我实习一下,明天我要正式上工了。”

李巳年:“行啰!打风钻有趣,像抱着妹子跳舞一样!”说着把风钻手柄交陈书生。赵卫东仍帮着扶风钻。

李巳年对陈书生大声命令道:“按手柄下开关。”

陈书生欲按开关,但摸来摸去不知道按哪个开关。

伍吉生急忙阻止:“慢!站稳当!”做示范道,“脚要站成八字形,右脚上前半步,脚掌尖前伸十公分,左脚掌与右脚掌呈直角,前脚弯如弓,后脚要直如箭。”

陈书生照伍吉生示范动作站好姿势,瞟了伍吉生一眼,问道:“是这样的吗?”

伍吉生:“是的,就是这样!”

伍吉生:现在听我的命令

陈书生:“是!”

伍吉生边讲边示范。

伍吉生:“看我,双手紧握钻柄!不管钻机如何震动,都不要松手。

陈书生紧紧握住钻柄。

伍吉生:“打开油压开关!这个,是油压开关,那一个是汽压开关”

陈书生打开油压开关。

伍吉生:“把钻头放到预定位置!”

陈书生移动风钻机钻杆,把钻头对准炮眼。

伍吉生:“打开汽压开关,开钻!”

陈书生看着赵卫东,不敢打开汽压开关。

赵卫东点点头,说:“不要怕,我帮你扶着钻机,待会儿就熟练了。”说着上前帮陈书生握住钻机。

陈书生小心地打开汽压开关,风钻突突地转动起来,但他把握不住风钻,仰天一跤,被震倒在地,与此同时,伍吉生眼明手快,飞速上前协助赵卫东扶住风钻,重新把它按在炮眼

风钻机继续突突地欢唱起来。

陈书生从地上爬起来尴尬万分:脸上像张孙悟空面容,又是泥浆又是水渍。

众人大笑。

伍吉生鼓励他:“不要急,慢慢练,过几天就能掌握住风钻了,还可以成为行家。”

 

3 五团团部。日,内。

广播室。王春姣正在认真地检修播音设备,她拿着一块手娟细心地擦拭扩音机里的电子管。

杨天民出现在门口,他看着王春姣那副认真细心的样子,会心地笑了,但没笑出声来。王春姣却一点也没觉察杨天民的到来。

看了一会儿,杨天民禁不住用极小的声音亲切地喊道:“春姣,王春姣同志!”

王春姣猛地抬起头,见是杨天民,急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迎了上去。

王春姣上前拉住杨天民一只手,声音颤抖地说:“回来啦!”

杨天民点点头:“回来啦!”

王春姣把杨天民拉进屋:“那边的任务完成了?进来吧,还愣着干什么?”

杨天民边进屋边说:“没有。”

王春姣:“那你回来干什么?”

杨天民:“看你呗!”

王春姣:“真的吗?”

杨天民:“骗你是小狗!”

王春姣边倒开水给杨天民,边说:“难怪连里大家都叫你狗崽子,这回你变小狗是一定的了,给!”

杨天民接过杯子,啜了一口,说:“我没骗你!”

王春姣竖起食指点了一下杨天民鼻子,说:“萧营长早就来了电话,说你们的任务完成了,要团长接收你们,还骗人!”

杨天民笑了,汪汪汪地叫了两声。

王春姣挥手轻轻一巴掌打在杨天脸上骂道:“你坏!”

 

4 车站工地。傍晚,外。

车站股道位置上堆放着底层道渣,站房建筑也已经快要完工,几栋砖瓦结构红砖平房巳砌好了大半,民兵们虽然已经下工,但站场上似乎没有以前那么空旷。

杨天民和王春姣从扬旗位置边散步边聊向站房方向走来。

王春姣:“和你刚离开这儿到女子营时,有变化吗?”

杨天民:“变化太大了,以前还不像一个火车站,现在站房有了,底层道渣也有了,只等铺轨了。”

王春姣:“新车站,新气象,从明天起,你应该在这儿继续作画,把土桥铺火车站新面貌画出来,我仍陪你,好吗?。”

杨天民:“没时间,我明天就要参加开挖隧道。”

王春姣:“你就在那儿画吧!”

杨天民:“嗯!先把铁路风貌画出来,回家后再加工。”

王春姣:“你以前画的那些素描,带在身边吗,如果不好保管,放在我这儿吧!”

杨天民:“都交到了县指,这次女子营事迹展览,我画的那些素描作为副展一起展出,过几天要巡回展览到我们团。”

王春姣:“那不喧宾夺主了吗?”

杨天民:“我也是这样说的,可是萧营长早就把情况反映到县指了,县指一定要我交上去。”

王春姣:“巡回展览完了,你一定要把自己的作品要回来,那是无价之宝呀!”

杨天民:“太夸张了一点!”

王春姣:“真的!现在看似平常,到时候,你作品的价值就显示了出来了。像梵高,梵高,你知道吗?

杨天民:“荷兰画家,生前穷困潦倒,一张画也没卖出去,死后他的画才价值连城。”

王春姣:“你是梵高。”

杨天民:“谢谢你的肯定,春姣!”

王春姣捅了杨天民一拳,嗔道:“这个时候了,还分你我”:

杨天民:“春姣,你对我好,我总是心里内疚。”

王春姣:“又说傻话了。”

杨天民:“我怕对不起你,害了你。”

王春姣泪水涌出,嘤嘤地哭了起来:大不了害到死吧,我愿和你一起死!

                                                                                                                                                            

5 北京空军某医院日,内。

住院部走廊上。钱桂兰在扫地,把灰尘、纸屑、纱布……细心地扫进铁撮箕里。

一条比手指还小的纱布条粘在地板上扫不进铁撮箕,她伏下身子去撕,撕下后,小心地放到铁撮箕里去,然后继续扫起地来。

两个护士在她身后窃窃私语。

护士甲:“告诉你一个超级新闻。”

护士乙:“说吧,活电报。”

护士甲:“听人说,去年国庆节,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天安门城楼上……”

护士乙:“不新鲜!年年岁岁如此而巳!”

护士甲:“我还没说完,你就判断不新鲜了。”

护士乙:“好!我听着。”

护士甲:“去年国庆节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天安门城楼上观看烟火表演,毛主席和林副主席互不答理。”

钱桂兰听着,一愣,停止扫地,心里格登一下。

(切入)钱桂兰坐在林立果大腿上,说:“毛主席说,你们年青人要关心国家大事。”

林立果骤然把笑脸阴沉下来,放开钱桂兰,说:“嘿!毛主席!”

钱桂兰思忖着:“难道……这里面……对!这是国家领导高层的事……”

    护士乙握住护士甲的嘴,轻声骂道:“口无遮拦,反革命!”边说警觉往后瞧了

从走廊那头走来。

护士乙拉着甲快步下楼去,边走边叽叽咕咕的说着什么。

走近钱桂兰身边笑盈盈招呼道:“小钱你好!”

钱桂林兰见是小,急忙回礼:“你好!领导!”

嗔道:“狗屁领导!跟你说过多次了,我和你一样,是林办一般工作人员。”

钱桂兰:“请问,林部长还好吗?

“林部长我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听说他到南方视察工作去了。

钱桂兰:“林部长回来了,请代我向他问好。

“好的。”

 

6 上海一秘密居所。日,内。

院落外坪地。十几个穿着军便服的年轻壮汉,正一对一地练习擒拿格斗,没有震天动地的吼声,只有眼神和手势,他们默默地操演着一招一式。

坪地后的耳房里。林立果和王维国透过窗户玻璃一边观看坪地上那些年轻壮汉的操练,一边轻声聊着。

王维国:“怎么样,林部长,我们的小舰队不错吧!

林立果不言声,掏出一包“大中华”盒烟,抽出一根,叨在咀里,王维国赶紧用打火机为林立果点上烟。

林立果猛吸一口,吐出长长的一圈烟雾,从鼻孔里哼了一句:“光这点本事还够!

王维国:“那当然,但他们现在已经能熟练地使用各种步兵武器,而且全部达到了特级狙击手的水平。”

林立果:“还有吗?”

王维国:“他们还能单独驾驶各种陆上机动车,飞机,直升机,小型快艇。”

林立果:“对,要完成这种高级机密任务,就要成为多面手。”

王维国:“他们还具有野外生存能力。”

林立果:“这次B52明里放出空气,说是到南方来休假,实际上是在考察地方诸侯,哪些人对他忠心耿耿,哪些人首鼠两端,我们要乘这个机会……”做了个掐死的姿势。

王维国:“林部长,你放心,这次他是逃脱不了,首先,由我面见他,谈话间直接开枪把他打死,万一没把他搞掉,就命令‘小舰队’成员躲在他专列必经之地的铁道两侧,用四零火箭筒从两侧,向专列开火,制造第二个‘皇姑屯事件!’”

 

7 毛家湾林彪住所。日,内。

室内。林彪、叶群、林立果在密议。

林彪边吃炒黄豆边问林立果:“还有哪些准备?”

林立果:“就这些。”

林彪:“你能保证万无一失?”

林立果:“这个小舰队是我的私人武装,关键时刻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叶群:“他们一知道是对B52下手,会不会告密,因为这几十年来B52大搞个人迷信,大树特树个人绝对权威,在全国培养了成千上万崇拜者,特别是当下年青一代人心目中,他是神不是人。

门外。林立衡迈着轻快的步子走来,走到门口,听到室内父母和哥哥的谈话声,便停住脚步谛听起来。

室内。林立果信心百倍地向林彪、叶群保证:“不会的,当年康熙擒鳌拜,就是培养了一批对他绝对忠诚的人,这些人也明白,一旦事成,就会论功行赏,我的小舰队每一个成员当然也明白这一点。”

林彪把拈到手上的一粒黄豆扔到小盒子里,从牙缝里吐出两个字:“愚蠢!”

林立果吃了一惊,忙问道:“爸,你改变了主意。”

林彪:“我准备带着你们回湖北老家种田、喂猪、养牛。”

叶群:“晚了,你想以退为进、韬光养晦?”

林彪:“不晚。”

叶群:“九大前,他想把你定为他的接班人时,你要是提出回老家当农民,还是可以的。”

林立果:“他这个人比斯大林还斯大林,谁要是定为他的接班人,谁就开始倒霉了。”

林彪问林立果:“他这个人行踪神出鬼没,你组织的这个小舰队怎能对付他。”

林立果:“万一没有把他搞掉,我们就南下广州,在那里另立中央和政府。”

叶群:“首长,这是一个好办法,军队是拥护你的,许多被打倒的老干部会支持你的,全国真正热爱民主的人会支持你的!还有苏联……”

门外。林立衡吃惊地吐了吐舌头。蹑手蹑脚走了。

 

8 㵲水河隧道工地。日,内。

伍吉生和李巳年扶着风钻打炮眼,弥漫的水雾、飞溅的泥浆时而占据了整个画面,劳作的民兵人影幢幢。机器的轰鸣声、金属的撞击声,震耳欲聋,人们谁也没说话,只是配合默契地干着活。

 

9 北京《解放军报》编辑部。日,内。

林立衡住所。林立衡坐在办公桌前,嘴里咬着一支红铅笔,两眼呆呆地直视正前方。

(回忆)林立果对林彪、叶群说:“万一没有把他搞掉,我们就南下广州,在那里另立中央和政府。”

(现实)林立衡心里说:“他们这样干,是多么危险的行动,我该怎么办?一边是党中央,毛主席,一边是亲生父亲、母亲,同胞哥哥,他们要南下广州,要带走哪些人,会带走无辜的小张和小钱吗?会带走我吗?”

 

10 专机上。日,内。

林立果从身前桌子上取过一包大前门香烟,掏出一根,划亮火柴,点上烟,猛吸了一口,他望着窗外的蓝天和飘过的白云,思绪万千。

(画外林立果心声):是啊!这是非常危险的行动,可是不这样干不行,难道要我们做刘少奇第二吗?B52心狠手辣,凡是和他一起闹革命的战友都欲除之而后快,以达到独裁的目的。南下广州,豆豆不能带去,万一事情不能成功,林家总要留下一条根啊!钱桂兰和小张是要带去的,一个是我心爱的人,一个要为我生孩子,无论走到哪里,就是天涯海角也要把她们带去。

机长走来向林立果请示:“林部长,飞上海还是杭州?

林立果:“现在是什么空域?”

机长:“还有五分钟到蚌埠上空了。”

林立果:“直飞南京,通知塔台,要王维国到机场来接我!”

机长:“是!”

 

11㵲水河隧道工地。日,内。

伍吉生和新国指导赵卫东、刘道、陈书生、李巳年、杨天民往炮眼里安放筒式炸药,他们边安放炸药边说着。

陈书生:“连长,雷管放在炸药下面还是放在上面。”

新国代替伍吉生回答道:“放在两筒炸药之间。”

李巳年:“放在炸药之间怎么放得进!炮眼只有这么点大,和我们男人的工具差不多?”

众人大笑。

刘道戳了戳李巳年的脑袋,耻笑他说:“脑膜炎呀!脑膜炎,炮眼有你这条卵大就好了。”

伍吉生:“别开玩笑,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先放一筒炸药,再放上电雷管、起爆导线,上面再放一筒炸药。”

新国:“这个环节动作要轻,不然把雷管引爆了,你就会粉身碎骨。”

刘道:“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李巳年:“开心饼干,你去死掉算了!”

刘道:“你这个脑膜炎专讲不吉利的话!”

李巳年:“是我讲不吉利的话,还是你讲不吉利的话,你左一个牺牲右一个牺牲,大概你喜欢牺牲

伍吉生挥手制止他们争论:“别说了,不到牺牲的时候不要牺牲,不能牺牲!”

陈书生:“这话是蒋介石语录!”

赵卫东嘀咕道:“简直反动以极!”

伍吉生笑道:“你又开帽子工厂了。”:

新国:“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就是爱专钻牛角尖!”

杨天民在一旁浅笑。

新国问杨天民:“小伙子你说是不是?”

杨天民笑而不语。

刘道对赵卫东说:“这是铁路工地,不是地方,言论自由,可以乱喷粪,你爸没说过?”

赵卫东词穷,搪塞道:“我爸是我爸,我是我。”

伍吉生:“闲话少说,炸药装好了没有?”

杨天民:“装好了,正在装引爆导线。”

伍吉生:“三分钟后起爆,撤!”

 

12 芷江监狱。日,内。

审讯室。县革委治安管理办案人员准备审讯麻志坚。

麻志坚被两个县武装部解放军战士押解着站在治安管理门口。他虽然戴着脚镣手铐,但仍高昂着头,两眼闪射出愤怒的目光,浑身显示出毫不畏惧的神色。

室内。治安管理股革命领导小组组长正襟危坐在办公桌后面,他身后那个穿便服的警卫腰带的枪套鼓囊囊的,显然,那里面插着枪。靠墙窗口下一张单人书桌后坐着负责记录的工作人员,他们正低头翻看卷宗,准备记录口供。

治安管理股革命领导小组组长对门外大声喊道:“把麻志坚带上来!”

门口。一个解放军战士推搡了麻志坚一下,吼道:“走!”

麻志坚趔趄了一下,但又重新站稳,怒目对那个推他的战士大声说:“推什么,我自己有脚!”

推他的解放军战士骂道:“反革命!还不老实!”正欲再推。

管理股革命领导小组组长挥手道:“让他自己走吧!”

麻志坚迈开脚步,从容地一步一步走进审讯室,来到组长前面。

领导小组组长指着前面一条凳子说:“你可以坐着。”

麻志坚笑了一下,说:“谢谢!坐牢坐久了,正需要站会儿。”

组长笑了笑。

麻志坚:“怎么?是贾贵吗?”

组长“想好了吗?”

麻志坚:“早想好啦,几个月了,为什么不提审。”

组长“把你等急了是不!”

麻志坚:“是的,我等你们给我定罪。”

组长“不是定不定的问题,今天提审你,目的是让你在材料上签字。”

麻志坚:“我无罪!”

组长:“群众举报,你反对林副主席,犯罪事实俱在。”

麻志坚:“举报我的人企图强奸我的妻子,所以信口雌黄,巳经被枪毙了!”

组长“这是两个不同性质的案件,一码归一码。同时,你在监狱里也高呼过打倒林副主席的口号。”

麻志坚:“那是你们逼的,我是破罐子破摔!所以……”

组长“所以什么?”

麻志坚:“所以,你们必须立即放我出去!”

组长冷笑:“放你出去!有那么容易,签字,或者按指拇!”

麻志坚:“我无罪,不签,也不画押!”

组长“你老不老实!”

麻志坚:“我无罪!我无罪!无罪!无——罪!”

组长对两个解放军战士使了一下眼色。

解放军战士会意,上前抓住麻志坚,掐住他的右手拇指头,把他拖到办公前,在印泥盒里粘上红色印泥,然后在早己准备好的材料上一按。

组长大声喝斥道:“押下去!”

解放军战士抓住麻志坚肩头,命令他:“走!”

麻志坚:“我不走,我申明,我没在材料上签字按手印,是你们强迫我按的。”

解放军战士:“你到底走不走?”

麻志坚坚定地说:“我不走,就站在这儿,永远不走!”

解放军战士:“看你调皮!”

两个战士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拽着麻志坚往门口拖。

麻志坚抢天呼地狂叫:“我冤枉,我冤枉,冤枉……”

                                                                                      

13 㵲水河隧道工地。日,内。

离垱头两百米处。伍吉生蹲在电动起爆器旁边,右手抓着起爆器开关,准备起爆。周振球、赵卫东、杨天民、刘道、李巳年站在他的身后,指挥往后撤的民兵。

一泓清泉在人们脚下汨汩地流出来。

李巳年对从他们身旁走过的人瞎咋呼着:“快!快!快快!”

刘道讥笑李巳年道:“你这是狐假虎威!”

最后一个民兵从他们身旁走了过去,赵卫东举起电动喊话器喊道:“里面还有没有人?里面还有人吗?”

里面静无声息。

周振球:“恰好是一点钟。起爆!”

伍吉生右手抓住开关手柄,往下一按!

垱头。炸药起爆,石头、泥土稀里哗啦地倒下一地。突然一股水柱从工作面石罅里冲了出来。

水柱越来越大。继而变成一股洪流 向洞口奔去!

起爆处。洪流向伍吉生几个人冲来。

伍吉生大惊,说:“撤!挖通了阴河,不然我们跑不了啦!” 说完抱起起爆器准备走。

赵卫东提着喊话器跟着大家往洞口                                                                                                                                           跑,突然伍吉生把赵卫东手中的喊话器抢了过去。

伍吉生放下起爆器对着喊话器吼道:“干活的同志们快跑,,挖通了阴河!”  

 

14 麻老田家。日,内。

麻老田一家人坐在吊脚楼前坪地上端着碗喝着粥。

麻文红正在一个劲舔碗,把粘在碗上粥浆吃进嘴里。

麻老田看着孙女舔碗,眼眶里涌出一串泪水 ,放下碗,叹了口气说:“唉!这是什么世道!” 哽咽着,轻轻哼鸣,“毛……主席,爱……人……民……他为……人民……谋……幸福……” 止住声,把孙女的碗抢过来,再把自己碗里的半碗粥倒在她碗里,对孙女说:“孩子,你吃吧,吃饱,快快长大!”

麻文红端起爷爷倒来的粥,呼哧呼哧有滋有味地喝起来。

黄秋花见公公把自己的粥倒给了女儿,急忙把自己的粥倒进公公碗里,含着泪水说:“爸!这怎么行,你老了,不能老饿着。”

麻老田把碗里的粥倒回媳妇碗里,说:“我老了,少吃点没关系,你们年轻人要干活,不吃不行!吃吃吃,快吃”

麻奶奶见状,急忙把自己没吃完的粥倒在丈夫碗里,说:“你们都要吃,一个年轻人,一个大男人,重活要你们干,不吃咋行,就我这个老婆子,不吃死了还舒心些,老家伙不死,难道让年轻人去死。

麻老田长叹了一口气,说:“是啊!老家伙不死,留在世上踩死草!”又长叹了口气,说:“志坚那事怎么啦!还没个定性!”

石支书急匆匆地走来,边走边向麻家人打招呼:“老田头,你们吃饭啊!有个事得告诉你们!”

麻老田忙从旁边掇了根短椅子给石支书,让着坐说:“老支书,你请坐,是不是我志坚的事。”

石支书坐下,顺手从地上拾了把蒲扇,边扇边说:“是啊!志坚怕不行了,过几天就要宣判,刚才县革委治安管理办公室来电话,要你们一家子去见他最后一面,恐怕……”手往自己脖颈上比划了一下。

麻大娘和黄秋花顿时号啕大哭起来。

麻大娘:“天啦!这又何得了呢!”

黄秋花:“好冤枉!老天爷啊!”

麻文红急忙放下碗,抱住妈妈,哭着说:“妈,你和奶奶怎么啦!”

麻老田老泪纵横,说:“老支书,你知道,志坚这孩子的事确实是冤枉的,你大队帮帮忙吧,替他讲公道话。

石支书:“我知道是盘得贵诬告麻老师的。可是,麻老师在监狱里也喊过打倒林副主席的口号,现在是铁板上钉的钉,大队讲不进好话了,你们抽空去看他一下吧,让他死了也瞑目。

 

15 㵲水河隧道工地。日,内。

隧道变成一条洪水滔滔的小河,水流汹涌地向前奔腾着。

伍吉生几个人撤退在最后,他们艰难地走着,漫进的涌水已经没过了他们的膝盖。

李巳年边走边问伍吉生:“斯大林,水越来越大了,会不会把我们淹死。”

刘道:“我们不会被淹死,淹死你脑膜炎十个当五双。”

伍吉生:“还是那句话,牺牲不到牺牲的时候,决不去牺牲。”

周振“洞外的人肯定在想办法,我不信,全㵲水河的水都涌到这里来了。”

 

16 㵲水河隧道口。日,外。

铁二局工人正在架设抽水机从隧道内抽水,有两台抽水机已经架设好,工地上一片混乱嘈杂的声浪。

一个工人把配电板开关上的闸刀往

巨大的水柱从抽水机出水口喷射出来,冲流到山下峡谷里去。

新国大声指挥道:“三小队,快把仓库里另外三台十八千瓦的机子弄来,民兵同志们还没完全撤出来。”骂道,“他妈的,怎么有这么大的涌水!”

姜玉麟:“这儿离㵲水河不足一千米,是河水倒涌进来的。”

新国:“如果隧道打通了就好办了,东西坡降千分之二点五,这涌水就会自己流到对面山峡谷里去。”

姜玉麟:“打通了就没有必要我们民兵来支援了,是不?”

新国:“那也需要,后期工作量,很大。”

 

17 湘黔公路。日,外。

麻老田一家人心事重重地向县城走去,麻大妈边走边用一块脏兮兮的手帕擦着眼泪,黄秋花眼眶红红的,麻老田背着孙女和小儿子麻志强走在后面。

麻老田喘着气有点支持不住了,麻志强急忙上前扶住麻文红,说:“爸,让我背一会儿文红!”

麻文红懂事似地从叔叔手里挣脱,说:“叔!我自己走吧!”

麻志强:“红红,到县城还很远,你走不动,叔背!”

麻文红:“不!叔叔,我走得动,总不能让你和爷爷老背着。”说完快步向前走去,边走边上前拉着妈妈的手,说:“妈妈,到县城还有多远,我们什么时候能见着爸爸!”

黄秋花含着泪水说:“还很远很远,叔叔没骗你!”

他们身后。金正德神情专注地驾驶着罗马车在急驰,突然他眼睛一亮,他变换了一下档位,卡车放慢了速度,后面一辆车超车开了过去。

麻老田一家人进入了金正德视野,他们在车前方慢慢地走着。

麻文红对妈妈说:“妈妈,只要能看到爸爸,我不怕远。”

金正德的车开到他们身边,猛地刹车停住。

麻老田一家人也吃惊地停住脚步。

金正德从车窗里探出头,问麻老田道:“麻大叔,你们是去县城吗,上车!”

麻老田心里很不自在,说:“那……麻烦你了!”

金正德推开车门,说:“什么麻烦,大娘你抱着小朋友坐副驾驶位置,其余的人坐车厢里,不过很脏,刚刚送完一车水泥到新晃。”

 

18 㵲水河隧道。日,内。

伍吉生和大家继续涉水往外撤。

赵卫东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说:“兄弟们,水没增深了,你们有这种感觉吗?”

杨天民:“我也有这感觉。”

伍吉生:“外面的同志在采取施救措施了。”对周振球说,“老周,你说呢!”

周振球:“这是肯定的,他们可能安装了排水设备,正在抽水。”

李巳年兴奋地欢呼道:“啊!我们有救啦!”

陈书生笑道:“神经病!”

刘道:“他是脑膜炎,和神经病是兄弟。”

李巳年骂刘道:“我是神经病?呸!你不想得救,就往后转走吧!去喂王八!”

 

19 金正德车驾驶室。日,内。

金正德问麻大娘:“大娘,你们全家到县城去,有啥事?”

麻大娘泪水涌出,哽咽着说:“志坚那孩子,活不多久了,唉!”

金正德大吃一惊:“有这样的事!”

麻文红似乎听懂了奶奶和金正德说话的意思,拚命摇着奶奶的大腿,纠正道:“不!不!奶奶你胡说,我爸爸不会死的!”

金正德叹了口气说:“这孩子多懂事!”

麻大娘咬牙切齿地咀咒道:“盘得贵天杀的,害死了我媳妇,又要害死我儿子!”

麻文红赶忙去握奶奶嘴巴,说:“奶奶你又说胡话了,我妈妈不是好好的吗,她正坐在咱们后面。”扭过头,喊了声:“妈妈——”

金正德没理会麻文红,劝慰麻大娘:“大娘,你也别伤心了,盘得贵他也得到了应有的下场,害别人开始,害自己结束。”

麻大娘:“将来,我死了,到九层阎王殿也要找他算账!”

金正德自言自语道:“唉!是什么世道,这年月……”

 

20 芷江监狱审讯室。日,内。

麻志坚对审讯人员大声抗议:“……你们搞死一个人比踩死一只蚂蚁还容易!我抗议,抗议——”

主审员冷笑道:“你抗议什么?”

麻志坚:“你给我定罪,没有依据。”

主审员:“怎么没有依据,就算盘得贵陷害你,可是你在监狱里当着那么多犯人和监管人员,高呼打倒林副主席的口号!”

麻志坚:“你们看着吧,不久的将来,林彪会自取灭亡的!”

主审员大吼:“押下去!九月十三日举行公审,执行枪决!”

 

21 北京毛家湾林立果房间。日,内。

     林立果在找钱桂兰谈话,两人面对面在沙发上坐着,钱桂兰低着头,默默地听林立果滔滔不绝地说着。

     林立果:“钱桂兰同志,我和爸爸妈妈明天一起到北戴河去渡假,准备把你和另一个同志一起带去。你们的工作很幸苦,应该休息几天。”

    钱桂兰用低得几乎让人听不见的声音回答道:“谢谢林部长,不过......你让那位同志去吧!”

林立果:“不过什么 ,我们交朋友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钱桂兰:“林部长,我不是这个意思。”

林立果:“你们的工作很幸苦,应该休息几天,我可能要先走一两天,有人会用飞机把你们送来。”

 

22 芷江监狱会见室。日,内。

隔着铁栅栏门,麻老田一家和金正德在看望麻志坚。

麻志坚被狱警押着来到栅栏前,麻老田一家扑上去。

麻文红最先扑到栅栏边,双手抓住栅栏条拚命地摇着,喊着:“爸爸!爸爸!你怎么还不回去,老呆在这儿!”

麻志坚用戴着铁手拷的右手含着泪水摸着女儿的脸蛋,哽咽着断断续续地说:“红......红红,我的.....好.....女儿。.”

大家都哭了,金正德用手掌摸着眼泪。

麻大娘哽咽着说:“孩子,你就坦白吧,让领导放你回去,红红要你回去。”

麻志坚:“妈,我出不了啦!过几天,他们要枪毙我了。”

黄秋花大吃一惊,说:“过几天,那有这么快,还把你当人吗?”

麻老田和麻大娘软瘫下去,金正德和麻志强急忙扶住两位老人。

麻文红转身扑到麻大娘身上,边哭边喊:“奶奶!”

黄秋花搀住麻大娘,含着泪水呼唤道:“娘,你别这样,志坚他还好好的。”

麻志坚挥手对金正德说:“金师傅,你过来!”

金正德放下麻大娘,走到栅栏前说:“麻老师,以前你对我说的话,我记着!会照顾好红红的,把她当作自己的女儿。”

麻志坚还是不放心地嘱咐道:“你要让她多读书,她要读大学。”

金正德点点头,说:“我会的,相信中国人不能永远用推荐的办法读大学,我恨死了马尾巴的功能这部电影。”

麻志坚一把拉住金正德的手,放低声音说:“金师傅,不要因为秋花走错了一步路,看不起她,你们还是老夫妻,我死了在地下保佑你们。好!你去吧,扶住二老,让秋花过来。”

金正德走过去接替黄秋花扶住麻大娘,说:“麻老师有话对你说。”

黄秋花放下麻大娘,走到麻志坚身边,含泪说:“志坚。”

麻志坚:“秋花,我们是半路夫妻,你和金师傅是原配,我死了,你要铁着心跟着他,再也不要三心二意,啊!你答应我!”

黄秋花点点头,说:“我会的。”

麻志坚:“这我就放心了!”

 

23 毛家湾林立衡住所。日,内。

林立衡坐在沙发上边编织毛衣边和未婚夫张清林谈话。

张清林:“豆豆,爸爸、妈妈、哥哥到北戴河休假,你怎么不一起去?”

林立衡撒娇道:“都去了,把你一个人撂着?”

张清林笑道:“我也去,如果爸爸允许的话,二老身体不好,我这个当医生的正好去照顾。”

电话铃急骤地响了起来。林立衡急忙抓起话筒接听。

话筒里叶群的声音:“豆豆,爸爸要你今晚必须来北戴河!”

林立衡噘着嘴,说:“妈妈,我这几天身体不好!”

电话里叶群有点光火了,提高声音说:“什么,你这么大的架子,爸爸请你都不来,他现在病得快要死了,还没见过张清林和你哥的那个张宁。他说,要是见着你和清林的事定下来,病就会好的。”

张清林劝林立衡道:“我们这就去吧!”

林立衡迟疑了一下对着话筒回答道:“好,我们今晚来,哥说还要把那个姓钱的姑娘一起带来。”

电话里叶群的声音:“就满足他的心愿,这个姓钱的狐媚子!”

 

24 北京西郊机场。夜,外。

停机坪上停着一架亮着夜航灯的中型军用运输机,旁边站着几个持枪警卫的解放军战士。

一辆红旗牌小轿车开来,在飞机舷梯边停住,车上下来林立衡、张清林等四人和几个内勤人员,他们迈步向舷梯走去。

一辆军用吉普接踵开来,车上下来一个提着挎包的军人,急怱怱地向林立衡追去,边追边喊:“林编辑,你等等 !”

林立衡几个人听到喊声,忙停住脚步,不约而同地转过身子。

张清林吃惊地说:“是爸爸的秘书李春生,他也去,爸爸已经带了几个秘书去了,留他在家里不是另有任务吗。”

李春生跑到林立衡、张清林面前,气喘喘吁吁地说:“林编辑,我不去,刚才叶主任来电话,要我把《俄华词典》、《英华词典》和俄语会话、英语会话几本工具书送来,让你带去给他。”

林立衡蹙眉道:“她要这些书干什么?”

钱桂兰插话道:“也许是林部长要的。”

 

25  㵲水河隧道。夜,内。

     伍吉生率领大家继续向洞口走去,昏暗的灯光下,洞内的水明显浅了很多。

李巳年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水退了!水又退许多!连长,咱们休息一下,再走!”说着便坐在洞壁露出水面的一块大石头上。

刘道摸了一下李巳年脑顶心说:“还休息!水再涨上来,你就去见龙王爷,脑膜炎!”

伍吉生一把将李巳年提起来,命令道:“绝对不能坐,一旦水再涨上来,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李巳年哭丧着脸说:“我实在是走不动了,你们先走吧!”

周振球:“很快就要到洞口了,你伏在地上用耳朵听听,有马达声了。”

李巳年真的把耳朵贴在洞壁上谛听了起来,突然喜形于色地跳起来,说:“是啊!是啊!是快到洞口了,好!走吧!我走,我走!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说完淌水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刘道手指着李巳年,笑着说:“你们看脑膜炎,像不像小狗狗,小狗狗也用耳朵贴在地上听远处的声音!”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26 北戴河别墅。夜,内。

林立果房间。林立果搂着钱桂兰腰肢,甜甜密密地悄声贴着她耳朵说:“小钱,我和爸爸妈妈准备明天早晨飞广州,要把你和小张带去。”

钱桂兰含着泪颤声说:“谢谢你,林部长,你把小张带去就是了。”

林立果:“你是我争取到的!”

钱桂兰:“林副主席和叶主任喜欢小张。”

林立果:“我喜欢你,婚姻自由,谁也强迫不了。”

钱桂兰:“谢谢!”

林立果抱紧钱桂兰拚命地吻着,钱桂兰顺从地听凭他狂吻。

林立果吻够了钱桂兰,抱起她把她放在沙发上,开始解钱桂兰的衣服。

钱桂兰掩紧上衣,问林立果:“林部长,你们为什么要飞广州,北京不是好好的吗?”

林立果:“这是军事秘密,你不要问。”

钱桂兰:“听说爸爸和毛主席……”

林立果:“你听说过刘少奇的事吗?”

钱桂兰惶恐地摇摇头,说:“不知道!”

林立果:“刘少奇被人害死在河南开封,死时头发有一尺多长,火化后骨灰盒上还不准写他的名字。”

钱桂兰握住耳朵惊恐地尖叫道:“呀!他是中国最大的走资派,应得的下场!”

林立果:“有人要把爸爸也打成刘少奇第二。”

钱桂兰:“所以你们飞广州。”

林立果点点头。

钱桂兰:“那广州也呆不住怎么办?”

林立果咬牙切齿地说:“就上山打游击,我们不能做刘少奇。”

 

27 北戴河别墅钱桂兰房间。夜,内。

林立衡听完钱桂兰的报告,自吟:“不做刘少奇第二……飞广州……上山打游击……”默默地点点头,心声,(画外音)“爸爸、妈妈和哥哥今晚有重要行动,不!我们不能跟着他们胡闹!”对钱桂兰说“好!你先休息。我出去有点事。”说完向门外走去。

钱桂兰望着举止有点反常的林立衡,吃惊地睁大眼睛。

林立衡走到门边,停住脚步,思忖,(画外音)“对,不能让小钱做无谓的牺牲!”转身返回,走到放凉水的地方,背对着钱桂兰,从凉水壸里倒了一杯水放在桌子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颗粒状药物,往凉水壶里放了几粒。事毕,慢慢地把杯子里的水喝完,走出门外。

钱桂兰见林立衡走了自言自语道:“好!睡吧!明天好跟着林部长飞广州。”说着走到桌子前也倒了杯水喝掉。

 

28 芷江监狱监舍。凌晨,内。

麻志坚和衣拥被睡着,胸口一起一伏。

监舍门突然打开,麻志惊醒,坐了起来。

两个监管人员走进来,其中一个提着一个小竹篮。

竹篮里放着一大缽白米钣,一碗炖鸡肉,一碗水豆腐,一瓶酒

麻志坚疑或地看了监管人员一眼,又看了一下竹篮里的食物,明白了一切,但故意问道:“怎么,就送饭了,天还没亮。”

一监管人员:“麻志坚,吃吧!这是你家里做的。”

另一监管人员把饭菜一一放在地上。

麻志坚大笑:“哈哈哈!断头饭,好!我吃!我吃!吃了好和林彪见面”说完,坐在地上,大口地吃了起来,边吃边说:“明年今日,是我的忌日,再过二十年又是一条好汉,我死之前有好吃的,林彪你,临死之前也许吃不到一顿美餐!啊!好吃!好吃!我是十多年没吃这样的好饭菜了,中国人是十几年无法吃到这样的饭菜了!”提起酒瓶,咕都咕都地喝起酒来,喝毕,把剩下的酒倒在地上,喃喃道:“降地灌神!降地灌神!”

 

29 北戴河别墅钱桂兰房间。凌晨,内。

钱桂兰昏睡在床上,好像死去一样。

一解放军军官推开门进来喊道:“钱桂兰同志,快上车!去机场!”

钱桂兰仍然昏睡着毫无反应。

军官走来看了一眼,骂道:“妈的,火烧眉毛了,睡你的吧!”转身走了。

 

30 北戴河别墅张清林房间。凌晨,内。

林立衡焦急地问张清林:“清林,怎么办,我们跟不跟他们走!”

张清林决然道:“绝对不能,马上向领导汇报!”抓起电话机听筒贴近耳朵,拨号,电话听筒里没有反应,再拨号,还是没有反应,反复拨号……无力地放下听筒,长长地叹了口气。

林立衡望着一脸失望的张清林,问道:“怎么办?清林!”

张清林拔出手枪,提枪冲出门外。

 

31 别墅门口。凌晨,外。

灯光下,两辆红旗轿车打着大前灯向外冲去。

张清林赶上来,大喊:“停车!停车!快停车!”

车未停下,继续向前急驰,张清林举枪向两辆轿车轮胎射击。

子弹打在轿车周围,没有一颗打中轿车轮胎,轿车风驰电掣般向前冲去,最后消失在黑暗中。

 

32 北戴河机场。凌晨,外。

一架飞机滑跑、起飞,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

字幕,旁白: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凌晨,林彪、叶群、林立果七人乘坐“三叉戟”飞机北逃苏联。

 

33芷江监狱。晨,内。

监舍。麻志坚吃完最后一口饭,把地上的碗一只只用力摔碎。

两个手执五六式自动步枪的民警推开门进来。

一个民警大喝:“麻志坚!出来!”

麻志坚瞪着眼,一动也不动。

两个民警冲上来扭住麻志坚胳膊,把他向门外推,边推边推边吼:“走!”

麻志坚边拚命挣扎,边大喊:“冤枉!冤枉啊!你们不能这样草菅人命!”

 

34 土桥铺车站站场。日,外。

站场上人山人海,黑鸦鸦的一片,人们戏嬉着、打闹着、说笑着……人声鼎沸,混乱不堪。

会场旁边停着一辆囚车和几辆吉普车,囚车四周站着几个手执冲锋枪和自动步枪的民警。

站场上搭了个很大的台子,台子两边树立着两根很高的杉木,上面挂着一条长长的布制横幅标语,上面写着“现行反革命分子麻志坚公审大会”几个大字。

会议主持人走到审判台前,对着桌上的麦克风吹了几下,说:“喂!喂!同志们请安静,下面准备开会!”

闹哄哄的会场立刻安静下来。

一个穿着笔挺中山装的中年干部模样的人走到主席台桌子后坐定,拿过麦克风神情严肃地宣布道:“公审现行反革命分子麻志坚大会现在开始!下面,把犯人押上来!”

囚车们被打开,两个民警押着

五花大绑的麻志坚走出来。

麻志坚毫不畏惧,仍旧唱着那首《红灯记》里李玉和唱的主唱段:

  狱警传似狼嚎我迈步出监,

  休看我戴镣裹铁链锁住我双脚和

  双手。

  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

  ……

另外两个民警冲上来对麻志坚拳打脚踢,边打边骂道:

“你唱!你唱!看你唱!”

“死到临头了,还唱!”

……

麻志坚被推搡着拉上审判台。

人群一阵骚动。

会场里。麻志坚的亲人看到麻志坚被押上了审判台,一个个脸上露出异常凄苦的神色。

麻老田在金正德搀扶下双眼挂着泪花,看了儿子一眼就低下头,接着蹲下地,嘤嘤地哭了起来。

一个年轻妇女扶住麻大娘,麻大娘号啕大哭起来:“儿呀!哪个和盘得贵合伙害你,和你一样的下场啊!”

黄秋花孩子似地抽泣着。

麻文红一个劲地哭闹着:“我要爸爸!嚎嚎!我要爸爸!嚎嚎!……”哭着要从妈妈身边走到远方主席台去,几个姑娘小伙急忙拉住她。

石支书和石竹珍眼里也含着泪花。

石竹珍悄悄对父亲说:“爸,麻老师是个好老师呀!”

石支书默默地点点头。

麻志强含着泪水,紧攥拳头,咬牙切齿。

会议主持人对着麻志坚大喝:“跪下!”

麻志坚昂首挺胸,坚强地站立着。

一个民警挥起一脚把麻志坚踢倒在地。麻志坚呻吟了一下,欲重新站起来,两个持枪民警用力摁住他的双肩把他按下去。

会议主持人严肃地宣布:“下面,请县革委会治安管理股革命领导 小组组长宣布麻志坚罪行。”

穿考究中山装的干部干咳两声,打开文件夹,宣布道:“查现行反革命分子麻志坚,原为民办教师,但不为人师表,不努力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认真改造自己的世界观,公然反对我们最最敬爱的林副主席,公开高呼打倒林副主席的反动口号,罪行严重,是可忍,孰不可忍!现在,让我们高呼!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麻志坚!”

“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麻志坚!”下面齐声跟着高呼起来。

治安管理股革命领导小组组长:“祝林副统帅身体健康!”

人们跟着他喊道:“祝林副统帅身体健康!”

穿中山装干部:“永远健康!”

人们跟着他高呼:“永远健康!”

穿中山装干部:“谁反对林副主席,就砸烂谁的狗头!”

人们跟着他高喊:“谁反对林副主席就砸烂谁的狗头!”

 

35 㵲水河隧道口。日,外。

魏新国挥手对身边的一大群工人说:“共产党员!跟我上,去里面找人!”率先向隧道内走去

几个年轻工人应声道:“是!”跟着向隧道里走去。

 

36 土桥铺车站站场。日,外。

公审麻志坚大会在继续进行。

县革委治安管理股革命领导小组组长厉声问麻志坚:“麻犯志坚,以上同志对你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反对林副主席的滔天罪行进行了严厉批判,你自己还有什么可说,认不认罪伏法?”

麻志坚:“能不能让我临死之前说两句?”

县治安管理外革委会主任:“可以,但只能跪着说,你说吧!”

麻志坚抬起头朗声道:“乡亲们!我临死前有几句话和你们说,大家想想,这十多年里,你们吃过一顿饱饭没有,文化革命这几年,参加革命,为新中国打江山的革命老干部为什么一个一个被打倒,全国解放有二十多年了,可是人还分几等,第一等,革命干部和他们的子女,第二等,工人贫下中农,第三等,中农和其他劳动群众,第四等,地富反坏右,二十一种人和所谓走资派及其子女,这四等人和过去印度把人分为四等完全一样,就是说中国现在实行的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种姓制度,这一切是林彪给我们带来的幸福,你们说中国今后让这样的接班人领导,我们今后还有不有活路……”

县治安管理股革命领导小组组长大怒,指着麻志坚对会议主持人道:“他还在放毒,快!快快!把他嘴堵上!”

会议主持人示意身边几个民兵道:“堵!快!”一个民兵从一个妇女抱着的小孩胯下抽出一块尿布。

几个民兵不顾麻志坚拚命挣扎,把他压住,接过尿布塞进他嘴里。

会议主持人吼道:“麻志坚!死不改悔!下面我代表县革委会治安管理股宣布麻志坚死刑,立即执行!”

会议主持人把一块写有“现行反革命分子麻志坚”的箭形木牌插进麻志坚背心绳子里,两个持枪民警冲上来,分别抓着他的两只胳膊把他拖下审判台,另一个民警冲上来抓住他后衣领,三人连推带搡把他拉向刑场。

麻大娘、麻老田大哭:“我的崽啊!……”晕倒在地。

三个民警推着麻志坚在小路上飞跑。

黄秋花边在地上打滚边大哭:“志坚啊,!我的老兄!”麻文红抱住妈妈号啕大哭。

民警推着麻志坚在小路上飞跑。

麻志强紧握拳头,仰天高呼:“我的老兄,你命好哭啊!”

三个民警推着麻志坚在小路上继续飞跑。

 

37 㵲水河隧道。日,内。

伍吉生几个人继续向隧道口走去。

前面传来喊声:“有人吗!”

伍吉生高兴地对大家说:“弟兄们!我们快走到隧道口了,外面的人来接我们来了。”高兴地双手合拢对刚才的喊话处大声应道 ,“有!一连当班民兵。”

魏新国带着十多个工人连跑带喊冲过来:“伍连长,你们还活着!”

伍吉生几个人看清是魏新国带人来接自己的,高兴地奔过去,齐声说:“我们还活着,弟兄们!”

两边的人会面,一个个热泪奔涌,此时反而高兴得说不出一句话了,只是互相拥抱着,哭着,拚命拍打着对方的肩头、背心。

 

38 刑场。日,外。

麻志坚傲然挺立,高呼口号:“打倒林彪 !”

麻志坚对面,两个民警持枪警戒,另一个民警举起枪向麻志坚射击,枪声。

 

39 外蒙古温都尔汗草原。日,外。

一架飞机从高空降落,接触地面瞬间,发生猛烈爆炸,迅即燃起冲天大火。

叠印:麻志坚胸口喷吐着鲜血,边高呼:“打倒林彪!”边慢慢地慢慢地倒了下去。

字幕,旁白: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仓皇北逃的林彪、林立果、叶群折戟沉沙,摔死在蒙古的温都尔汗荒原。

                  第三十一集完


编辑点评:
对《我们正年轻(青年励志情感剧) 第三十一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