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剧本 > 电视剧本> 我们正年轻(青年励志情感剧) 第二十集

我们正年轻(青年励志情感剧) 第二十集  作者:黑玫瑰

发表时间: 2017-07-28 字数:84131字 阅读: 56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第二十集1团部。日,内。会议室内。宋股长和团部干部谈丢失手枪的事。宋股长摇着头对向郡国说:“老向,我犯了大错误,丢失了枪支可不是一般的事。”向郡国:“不要急,老宋,慢慢找!慢慢找。”团政委:“湘西这一
 

1团部。日,内。

会议室内。宋股长和团部干部谈丢失手枪的事。

宋股长摇着头对向郡国说:“老向,我犯了大错误,丢失了枪支可不是一般的事。”

向郡国:“不要急,老宋,慢慢找!慢慢找。”

团政委:“湘西这一带,解放前是土匪窝子,现在五十岁以上的人大多当过土匪,说不定让哪个没改造好的惯匪搞去了,麻烦就大了。”

向郡国:“要不,马上向芷江县治安管理小汇报,要他们破案!

宋股长摆摆手:“明天再说,事情闹大了,我肯定要受处分,轻者开除军籍,重者要判刑,就照你说的,慢慢再找一下。”

王春姣默默地站在门口,她不是领导干部,插不上话,一边听一边不时地向窗外看,突然她向门外走去。

 

2 团部门外街上。日,外。

刘道哼鸣着小曲在街上走着:

“毛主席啊!

你是光辉的北斗,

我们是群星,

紧紧地围绕在你的身旁——

“开心饼干,你站住!”王春姣向刘道身后走去,一声断喝。

刘道吓了一跳,回转身,问道:“啊!是王小姐,怎么啦?我没惹你呀!

王春姣用食指点着刘道额头:“好啊!开心饼干,你干得好事,是你藏了宋股长的枪是不,你去看看,团部现在乱成了一锅粥。”

刘道故作惊讶道:“什么!宋股长丢了枪,管我什么事?”

王春姣:“因为今天只有你来过团部,如果团部查出了你,你我都得受处分。”

刘道:“你去告诉他吧!我确实没藏他的枪。”

王春姣自语:“这就真的怪了,难道这枪……”

刘道:“我们去看看热闹。”说着,向团部走去。

王春姣眼珠一嘀溜。

画外王春姣心声:“开心饼干呀!这事八成是你干的了。”

王春姣随着刘道来到团部门口。

 

3 团部。日,内。

会议室内。人们继续在谈宋股长丢枪的事:

“不要急,还是地头蛇管用,先问问石支书,土桥铺哪些人当过土匪的人现在还活着。”

“对!搞枪的人我看不是要重新上山为匪,可能是为了钱。”

“最好不要闹大了,他要钱,就给他十元二十元,把枪赎回来。”

向郡国发现刘道站在门口,起身前来劝走:“走走走!去休息,团部的事你们不要管。”

刘道笑道:“谁丢了枪?我会掐算,倒底丢定了不。”

宋股长走上前,说:“你这小小年纪真会吹牛,是我丢了枪,你怎么掐算。”

刘道:“你丢了枪,那可责任不小啊!我还会掐算你因为枪的事,会不会倒霉哩,什么时候丢的?”

宋股长:“大约上午十一点半的样子。”

刘道伸出左手,闭着眼,用右手食指张模作样地在左手手指上掐算着,口中念念有词,但谁也听不清他在嘀咕些什么,只断断续地听懂几个词儿:“丁丑年……壬子日……午寅刻……”

王春姣在背转身偷偷的地窃笑。

刘道沉吟少顷,笑着说:“恭喜恭喜!宋股长,你的枪没有丢,细心找一找,两个小时内,一定会找到。”

向郡国虎地站起,骂刘道说:“去去,全是封建迷信。”问宋股长,“我们还是去找一找石支书,健在的老土匪还有哪些?”

宋股长半信半疑,问刘道:“你这一招跟谁学的。”

刘道:“我爷爷啊!我爷爷跟上辈人学的,上辈人跟鬼谷子学的。”

众人大笑。

王春姣一拳砸在刘道身上,斥骂道:“你滚!”

刘道如丧家之犬向门外逃去,边走边高喊:“你们不听我的掐算,就先报案,让宋股长蹲大狱去吧!”

 

4 湘黔公路。日,外。

黄秋花提着只竹篮,竹篮里盛着半篮子桔子,边走边回味着那次和伍吉生他们的谈话。

画外伍吉生几个人的声音:“金正德,走大运了!”

……

“他被招进了地指运输大队,重新握上了方向盘。”

想到这里。黄秋花踉踉跄跄起来。

公路另一段,一辆罗马牌大卡车在急驰,车轮扬起漫天尘土。

驾驶室里。金正德握着方向盘,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前方,突然,前方一个熟悉的人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下意识地把手伸向换档手柄。

罗马车速度慢了下来。

黄秋花听见后面卡车的马达声,急忙走到公路一边避让。

驾驶室内。金正德定睛一看,前方走的是一个女人。

“那女人像是黄秋花!”金正德心里吃惊地说。

金正德的罗马车速度更慢了。

黄秋花停住脚步,回头看着来车。

罗马车向黄秋花慢慢驶来。

驾驶室里。金正德心里说:“秋花,果真是她!”

黄秋花定睛继续盯着来车。

驾驶室内。金正德脚掌猛地向刹车踩去。

“哧!”罗马车在黄秋花面前停住。

黄秋花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金正德推开驾驶室车门,跳下车,招呼黄秋花道:“秋花!是你!”

黄秋花定睛一看,眼前的这个男人竟是金正德。

金正德上前拉着黄秋花,说:“上来,秋花!”

黄秋花顺从地跟着金正德上了车。

罗马车在公路上不快不慢地行驶着。

驾驶室内。金正德边开车边和黄秋花聊着。

金正德:“你到哪里去,秋花?”

黄秋花:“找你。”

金正德:“你到哪里去找我?”

黄秋花:“听伍连长他们说,你被地指运输大队招了工,重新握上了方向盘,你开车,在公路上一定能碰上你。

金正德:“好聪明的女人。”

 

5 一连食堂前空坪地。日,外。

民兵们在吃饭,边吃边聊着,一片嚷嚷声,既无主题,也无中心,都是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

“好吃,今儿过节,油炸豆腐拌肉丝好吃,师傅的烹饪技术到家了。

“还不是跟金正德学的。”

“金正德那小子前十年倒八辈子霉,从今年开始走鸿运了。”

“拿到了豆腐票,就可以花姑娘的干活。”

“什么花姑娘的干活,老婆还是原配的好,你还不知道,他原来的那个正巧被人拐到这里,领回去就是了”

“圆老房那天,我们虽然不是一个大队的,也要齐好队,到他家去吵吵房。”

“你晓得个屁,人家早就圆了老房,不然那次,苗山佬不会吵到营部来要人

“这么说,金正德那次一定是送了几个老房粑粑给你吃了啰!”

众人大笑。

另一角,刘道在跟伍吉生、赵卫东、陈书生、杨天民瞎吹。

刘道:“那个鸟宋股长,纯粹是马大哈,怎么连枪也丢了,我看他是个货真价实的胡传葵。”

赵卫东向四周看了一眼,用筷子头,点了点嘴唇道:“嘘!宋股长就在那边吃饭。”

刘道不吱声了。

刘道换了个话题,说:“弟兄们,我们有个愿还没还,乘今天下午有时间,把这个活动搞了好不,明天要上工,以后更没时间了。”

伍吉生:“你这个鬼精,又想搞个什么明堂了。”

陈书生:“还什么愿,那是信佛的人做的,文化革命一开始,佛教徒、道教徒,基督徒都下了地狱,谁还敢信。”

刘道:“刚来工地不久,大家就许了,有人记得不?”

杨天民:“什么愿,两三个月了,谁记得!”            

伍吉生细思了一下,说:“啊,让我想想……对了,那次运河沙,我们看见水河对岸高坎上有悬棺。

陈书生得到了提醒,睁大眼睛说:“是呀!开心饼干当时就大着嗓门说过,有时间要去探一次险。”

刘道:“我以为你们真的得了健忘症!”

杨天民:“下午正好有时间,去就去呗!”

刘道:“斯大林,把你的周响英和狗崽子的王小姐也带去,称不离它,公不离婆吗。”

众人大笑。

 

6 公路。日,外。

金正德边开车边继续和黄秋花谈着。

黄秋花:“正德,你拿到了豆腐票,以后的前程远大得很,我们还是不要复婚了。”

金正德:“你又找到了新的男人!”

黄秋花朝金正德猛擂了一拳,骂道:“嚼舌头的,砍脑壳的,亏你说得出口!”说着伏在金正德肩头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金正德:“唉!你的性格还是没变。”

黄秋花:“你是要我守一世寡是不!”

金正德:“那好!麻老师如果不在了,你就带着红红跟我回宝庆

黄秋花抱住金正德破涕为笑。

金正德把手伸向黄秋花裤袴。

卡车向深沟滑去。

金正德脸色惨白,猛地一踩刹车

黄秋花吓得尖叫。

卡车一只轮已经悬空

金正德把档位向倒档拉去。

罗马车缓缓向后退,渐渐地回复到公路主道上。

 

7一连宿舍。日,内。

    伍吉生催促大家出发:“快!同志们,既然要去考察悬棺,就要抓紧时间,这大冬天的,一下午有多久。”

陈书生:“对!小寒大寒,煮饭不歇,刘道,建议是你提的,你不快些。”

刘道慢吞吞地穿水鞋:“不要焦急啰,你看西门庆,还无动于呢。

赵卫东坐在床沿上,一声不吭。

伍吉生问赵卫东:“卫东,你怎么啦?”

赵卫东:“我有点不舒服,你们去吧,我要休息。”

伍吉生:“你休息吧,我们把考察的结果告诉你也可以。”提起一根粗黄麻就走,说:“走啦!王春姣说她和周响英在团部等我们。”说完,就向工棚外走去。

陈书生、杨天民跟着伍吉生向外走了。

刘道从被里掏出那本《少女之心》递给赵卫东,说:“西门庆,一个人在宿舍里闷得慌,这本书给你看一下,解解闷,去去乏。”

赵卫东瞥了一眼手抄书的封面的书名,一手扒开刘道手中的书,说:“不看,这书八成是本黄色小说。”

外面传来伍吉生的喊声:“刘道,快来呀!”

刘道应声道:“来啦!”回头对赵卫东说:“不看可以,你可不破四旧啊!我走了,回来再拾掇这本书。”说完快步走出工棚。

-

8 水河北岸。下午,外。

一只手把胳膊粗的黄麻绳子往面盆大的树根部上系。

岸壁崖顶。伍吉生和杨天民在树根上系麻绳,刘道、陈书生、王春姣、周响英在一旁边看着边聊,杨天民的画夹放在王春姣的身边。

“铁路”跟着伍吉生他们也来到了崖顶,欢快地小跑着。

刘道:“王小姐,我看你不敢下去,周响英这个女强人倒不怕。”

王春姣:“你敢打赌吗!”

刘道:“不系安全绳,能行吗?”

王春姣有点害怕了:“那……”

伍吉生:“人人要系安全绳,不能徒手往下滑。

王春姣:“你无父无母,掉到水河里没人来找麻烦,人家双亲都在,要为他们养老送终。

杨天民:“哎呀,你们这些人真是口无遮拦,还没下去就讲这些不吉利 的话了。”

周响英:“就是,开心饼干,你怎么又给我取绰号了,我哪像个女强人。”

陈书生:“刘道给你取这个绰号恰与其份呢。”

周响英:“为什么?”

杨天民:“你能干,敢想敢做敢担当,又力气大,不是个女强人是什么。”

刘道看了伍吉生一眼,说:“但是……”

伍吉生:“但是什么?”

刘道:“有两类女人不能娶她做老婆,一是漂亮女人,二是女强人。”

陈书生:“尤其是美人兼女强人。譬如武则天啦,慈禧啦!”

周响英:“刘道,你在喷粪!”

刘道:“莫骂人,听我慢慢道来,皇上娶美人江山易主,娶女强人搞乱朝纲,平民娶美人保准戴绿帽子,娶女强人就得气管炎。”

众人大笑,连周响英也笑也起来了。

 

9 一连宿舍。下午,内。

宿舍里空荡荡的,只有赵卫东一个人坐在床上,突然钱桂兰出现在眼前。

赵卫东大吃一惊,深情地打招呼道:“桂兰,你回来了。”

钱桂兰向他嫣然一笑走了。

赵卫东想站起来去追,又跌倒下去,原来他在打瞌睡,这是一场梦。

赵卫东清醒了,站起来穿好靯子,走到工棚门口。

工棚外看不到一个人影。

赵卫东重新回到床铺上,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觉得百无聊赖,便不经意地拿起刘道丢下的那本《少女之心》,想看,放下,又拿起……

画外赵卫东心声:“这本书看得么?……不!我不能看!这是一本黄色小说,我要自觉抵制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蚀……看一下也好,是毒草能增强抵抗力……看完,我写篇批判文章,投到《铁建战报》上去。”

想着赵卫东终于翻开《少女之心》看了起来。

 

10 公路。日,外。

罗马车在缓缓行驶。

驾驶室内。金正德边开车边和黄秋花谈着。

黄秋花:“正德,刚才我们只差点点,就死在一块了。

金正德:“死了也好!”

黄秋花:“我要看见了儿子才死。”

金正德:“看了儿子,你更不想死了。”

黄秋花:“儿子长得怎么样?”

金正德:“世上只有我们的儿子好,聪明、活泼、漂亮,长大肯定是个大学生。”

黄秋花叹了口气,说:“你说,我们还要几个儿子好不好?”

金正德笑了:“几个?我们那里搞计划生育了,你们这里搞吗?”

黄秋花:“也搞。”

金正德:“是什么政策?”

黄秋花:“一个少,三个多,两个好,家里呢?”

金正德:“全中国一样。”

黄秋花笑笑说:“我懵了,我们得还生一个,不然老了,我生不出了 ,你们男人不同,八十岁还做得种。”

 

11 㵲水河北岸。日,外。

峭壁坎。偌大壁坎仿佛是一个巨大的山洞,坎里摆放着七八具悬棺,还有两具悬棺已经朽烂得散了架,不完整的骨殖稀稀落地露出来一部分。

陈书生和杨天民下到放悬棺的峭壁坎上。他们望着一具具棺材,不敢接近它们,只在一边站着。

峭壁下。水河急湍地向东流去。

陈书生大发感慨道:“天民,你看激流、棺材、黑黝黝的坎洞,真有点叫人发怵。

杨天民:“这就叫生活。”

他们说着,王春姣系着安全带顺着绳索下来了,杨天民急忙接住她,和陈书生帮她解开安全带。

王春姣定了定神,看看眼前这六七具棺材,又望望脚下的水河,惊叫了一声:“啊!多恐怖,我要上去了。”

杨天民安慰王春姣道:“不要怕,大家都在你身边,你先坐一会儿。”

王春姣抱着头坐了下去。

岸顶上。伍吉生帮助刘道系安全带,边系边说:“怕不怕,道子。”

刘道:“怕还是男人!”

伍吉生在刘道安全绳上打了结,说:“不怕就好,结打好了,你下去。”

刘道对着伍吉生耳朵用轻得别人听不见的声音嘀咕道:“吻女强人一下!”

伍吉生笑道:“下去!别穷开心。”

刘道向周响英做了个鬼脸,顺着绳子向峭壁下溜去。

“铁路”咬着刘道裤管,意思是要跟刘道下去。

伍吉生抚摸着“铁路”脖颈,轻轻说:“你不要下去了,啊!在山顶上候着。”

“铁路”听话地安静下来,来回慢步转来转去。

刘道手紧握住绳子,脚尖踮着峭壁上的坎儿,一步一步向下溜去,江风把他的头发吹散开来,撩起他衣服的后摆,远远看去像一只遨游蓝天的苍鹰。

刘道惬意极了,兴奋地大叫起来:“啊!什么叫浪漫,这就是!”

 

12 一连宿舍。日,内。

赵卫东在看《少女之心》,已经由不接受到入了迷。

画外赵卫东心里念书的声音:“……想到这里,我的хх就激烈的发热,痒得хх里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涌出来一样,我们接触后,感到他还算一位有礼节,并且很开朗的男性,他的嘴很能说,我常常坐在他的身旁,让他讲一些有趣的故事。记得有一回,我装作害怕,靠近他的身子并排坐下,我看出他对我非常动情,但还不敢对我放肆,我深深地理解他……

赵卫东放下书,把头伏在被头上,陷入了无穷的相思之中

(切入)赵卫东把钱桂兰抱在身上,拚命吻着她的嘴唇、脸颊……

(切入)山边大树下,赵卫东和石竹珍身子紧挨着欢快地谈着。

(切入)赵卫东和石竹珍在田塍上高兴地走在一起。

 

13 公路。日,外。

罗马卡车停在路边。

驾驶室内。金正德把驾驶室两侧的遮阳布拉上,又把正前方的玻璃用一块很大的马粪纸拦好。

黄秋花名知故问道:“你要干什么?”

金正德:“我要做种!”说完,一把把黄秋花搂住,急不耐地吻着她的嘴唇和脸颊。

 

14 水河北岸。日,外。

岸壁崖顶。伍吉生在帮周响英系安全带,他们的脸颊几乎贴在一起。

周响英顺势轻吻了一下伍吉生,软绵绵地问他:“开心饼干刚才是不是又在骂我们了!”

伍吉生幸福地闪电般地回吻了周响英一下,说:“没有”

下面传来刘道的喊声:“连长,你们真的——

周响英迅即抓住溜绳向峭壁下溜去。

伍吉生:“我就来,周响英同志下来了,请注意保护!”

 

15 一连宿舍。日,内。

赵卫东在继续读《少女之心》

画外赵卫东默读的心声:“……自从我爱上他以后,我的心整天在受着一种折磨,只要一接近他,全身就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我多想他的хх插入我的хх呀!有一次,我故意用手装作无意的样子,放在他的大腿根部,慢慢接近了他那鼓起的地方,他一下子把我抱进了怀里,用那颤抖的嘴吸住了我的嘴唇,又狂吻我脸和脖子,放肆地吻着,我受不了这热辣辣的狂吻,一把握住了他那又鼓又高而又特别硬的地方 ,真硬呀!狠不得立刻插入我的хх。他告诉我今天晚上一定来。这天晚上十二点钟的样子,他真的来了,飞快地伏在我身上,狂插我三百下,然后再让我睡在他身上,让我也像他那样,一上一下,狂动三百下,直到我的两块大阴唇像小孩吸奶一样,一张一合吮吸他的хх,我才从他身上下来,他再猛插我二十下,这时他的хх里一股粘绵绵的液体像高压喷管里的水一样猛烈地射入我子宫里,我幸福地昏了过去……”

赵卫东放下书,全身猛烈地抽搐起来。

(切入)赵卫东伏在钱桂兰身上,急风暴雨般地做着爱。

(幻觉)工棚哗啦啦地倒塌下去,山崩了,地裂了,土桥铺成片成片的房屋和车站站场在烈火中熊熊燃烧着。

画外赵卫东心声:“有机会,我一定要像睡钱桂兰一样把石竹珍睡一次。”

 

16 水河北岸。日,外。

峭壁坎上。伍吉生背着白色工具袋溜下来,杨天民和刘道帮他解下安全绳。

崖顶。“铁路”孤零零地坐在地上,长长的嚎叫了一声。

伍吉生见大伙儿愣愣地站着,不敢接近悬棺。问道:“怎么啦!怕吗?”

王春姣:“怕得要死,一下子见到这么多棺材。”

陈书生:“是有点儿,要是脑膜炎也来了,准会吓得跳到水河里。

伍吉生:“怕什么,里面的人已经死了几百年,上千年,来!个胆子最大,来和我抬开这一具,看里面有什么陪葬品没有。

刘道:“我来,如果里面有金银玉器,是我和连长的。你们可不要抢啊,小心跌到水河里去!”说着双手抓住身边那具悬棺的盖板,对伍吉生说,“来!连长”

伍吉生:“好!一!二!三!用力!”

刘道一脚踹在悬棺上,呲牙咧嘴地大喊一声“呔!”

悬棺晃了一下,棺盖纹丝未动。

伍吉生:“天民、书生,你们来帮!”

杨天民和陈书生战战竞竞地伸出手。

四个人各抓住悬棺盖一角。

伍吉生:“一齐用力,来!一!二!三!”

刘道、陈书生、杨天民跟着齐喊了一声:“一!二!三!”

棺盖还是没有抬开。

伍吉生绕悬棺一周看了看,自语道:“这是怎么搞的?又没有钉扒丁吗。”

陈书生:“古人一定在棺材里设置了机关,叫盗墓的人打不开。

伍吉生:“不可能呢。”

刘道:“连长,你的工具袋里,有烧火棒吗?”

伍吉生猛地想起,忙从工具袋里掏出一根短钢钎,插入悬棺盖里,一撬,悬棺盖松动了一下,再撬了一下,棺盖裂开了一条手指宽的缝隙。

伍吉生又走到刘道和陈书生那一头,用同样的方法,把棺盖撬开了。

四人用力抬开棺盖。

棺厢里。静静地躺着一具穿着古代少数民族服装的骷髅。

“呀!”王春姣尖叫一声急忙躲开。

杨天民眼急手快立即扶住王春姣,才没让她跌下悬崖。

刘道:“啊!夜郎美女!

陈书生:“她可以和楼兰美女媲美。”

伍吉生:“你们怎么知道是美女,也许是帅哥呢。”

刘道:“连长,你看,它的骨骼非常细长,帅哥的骨骼一定很粗壮。”

陈书生调侃道:“刘道,你睁开眼睛仔细瞧瞧,有贵重陪葬品没有,有,你全得,我们五个人不要。”

刘道笑笑,说:“这是一具平民尸体,只是衣服倒还亮丽光鲜。”伸手去摸骷髅的敛衣。

色彩斑瓓的尸体敛衣立刻碎成了一片片。

 

17 一连宿舍。日,内。

赵卫东己不再看《少女之心》,他焦燥不安地摩挲着下腹部在铺位之间来回踱步。

画外赵卫东心声:“曼娜,我现在和你与表哥第一次性交以后的情形一样了,但是你尝到性交的乐趣,能不断地追求到新的乐趣,可我呢!钱桂兰哪去了,从人间蒸发了,也许个高官选美选中,也像一样,追求到了新的乐趣,把我彻底忘了。钱桂兰!你这个娼妇,叫我怎么活下去!

 

18 北京林立果寓所。日,内。

席梦思床上。林立果和钱桂兰赤身裸体躺在金丝绒绸被里云雨酣欢。

林立果压在钱桂兰身上不断地猛插,钱桂兰眯细着眼睛,时而尖叫一两声。

 

19 水河北岸。日,外。

峭壁坎。一副棺盖被盖上。另一副棺盖被抬开……

前五具被打开的悬棺,已被伍吉生他们盖上了棺盖,他们正围着第六具打开了的悬棺观看,边看边议论。

伍吉生:“这个人和前五个人有点不同,你们看。”

棺厢里。骷髅穿着隐现有花纹的皮衣,骷髅四周摆放着许多大大小小陶罐,还有一把锈迹斑斑的短刀。

陈书生:“这个人可能是个僰人酋长。”

周响英:“也许还是夜郎国国王呢。”

-刘道对杨天民说:“狗崽子,你会复原术,我们把它搬回去,你用胶泥复原一下,看它倒底是酋长还是国王。”

杨天民:“你开国际玩笑,只有文物保护单位才有资格派人将古人尸骨复原成生前的形象。”

伍吉生:“省地县三级文物保护单位早已被人砸烂了。”

杨天民开玩笑道:“我们就任命道子为省文物局局长吧!”

众人大笑。

 

20 一连宿舍。日,内。

赵卫东平卧在床铺上,痛苦难耐地哼哼叽叽,又断断续续地喃喃道:“桂兰……桂兰……我……想……想你……”突然大叫一声,“想死我了!”

 

21 公路。日,外。

卡车驾驶室内。金正德把黄秋花按在驾驶坐垫上,疾风暴雨般地做着爱,黄秋花哼哼唧唧地尖叫着。

金正德:“哎哟,秋花,想死我了!”

黄秋花:“要死的,你不是躺在我身上吗!哎哟!死我了!死我了!

 

22 北京林立果寓所。日,内。

林立果和钱桂兰云雨己毕。他换了一件新睡衣坐在沙发上,忘情地看着钱桂兰,翘着二郞腿悠闲地抽着烟,吞云吐雾,余兴未了。

钱桂兰用电热壶烧着水,不断地咳嗽。

林立果弹弹烟灰,微笑着问钱桂兰:“你受不了吗?小钱。”

钱桂兰用手掌扫了扫烟雾,嗔道:“把人呛死了。”

林立果:“就这一支,我马上要走了”

钱桂兰:“晚上不在家里。”

林立果:“如果晚上在家里,这大白天,我就不……桂兰,你过来和我聊会儿。”

钱桂兰听话地坐到林立果身边。

林立果将钱桂兰抱在怀里,吻了一下她的粉脸,软绵绵地问道:“钱桂兰同志,我不在家的时候,你想我吗?”

钱桂兰:“有点想。”

林立果:“是有点想还是很想。”

钱桂兰捧住林立果脸颊,深情地咂了一口。

林立果:“你想以前的男朋友吗?”

钱桂兰:“以前我还没找男朋友。”

林立果:“其实有没有没关系。”

钱桂兰:“我以前真的没有男朋友。”

林立果:“桂兰,今后我出外的时间比过去将会多得多,把你冷落了,你有意见吗?”

钱桂兰:“我没有,你怎么突然说今后,今后怎么啦!”

林立果:“今后可能会有大事发生,我要应对随时发生的大事,所以和你相会的时间可能比较少。”

钱桂兰:“是不是要和苏联打仗了是不?”

林立果:“你们女同志不要管那么多,这是国家大事。”

钱桂兰:“毛主席不是说过,你们年青人,要关心大事。”

林立果从鼻孔里哼了声“嘿嘿,毛主席。”

 

23 公路。下午,外。

驾驶室内。金正德系上裤带,起了起身,黄秋花仍余味未尽地躺在座垫上,一只脚撂在座垫下。他帮黄秋花把裤腰提上来,系好裤带,又把她扶起坐好。

金正德双手搂住黄秋花,两人愉快地谈着。

黄秋花:“我今后就经常在这里等你。”

金正德:“好!”

黄秋花:“你把儿子带来给我看看!”

金正德:“你不要急吗,儿子反正是你的,别人夺不走。”

黄秋花:“万一麻志坚不死呢。”

-金正德:“我也不另外娶女人了。”

黄秋花:“不可能呢,你这个人我知道,要求强烈得很。”

金正德:“常久不和女人在一起,就习惯了,男人的工具也要经常锻炼,不锻炼,就会作废

黄秋花笑道:“狗改不了吃屎。”

金正德:“如果形势发生了变化,麻老师不被害死,你就踏踏实实跟他过日子,他也是个好人,哪个男人不一样。”

黄秋花眼眶里滚出了泪花:“你也找一个,只要她不虐待我的儿子。”

金正德:“我不!打一世单生算了,一个月带儿子来看你一次。”

黄秋花伏在金正德胸脖上放声大哭起来。

金正德添着黄秋花泪水,哄道:“莫哭,我们就在芷江开房,一个月会一次面。”

 

24 水河北岸。傍晚,外。

岸壁崖顶。伍吉生、刘道、陈书生盘腿坐在地上攀谈,他们边谈边打着手势,看来谈性正浓。

“铁路”呆呆地坐在地上,侧耳听他们谈话。

杨天民坐着,把画架斜放在腿上画素描,周响英和王春姣坐杨天民两旁,细心地看着。

伍吉生:“其实,今天这些古代僰人是洞葬,不是真正的悬棺葬,真正的悬棺葬,是在峭壁上打上木桩,把棺材悬空架在木桩上。四川宜宾一带就有很多这种悬棺葬,当年我们修成昆线就在金沙江两岸,发现过许多悬棺

陈书生“岂止是僰人,古代的百越族,包括苗族、侗族、瑶族过去都有悬棺葬、洞葬的习惯”

刘道:“这些百越人真野蛮,那些架在木桩上的真正悬棺葬,木桩朽烂了棺材不是掉到河水里吗?这些洞葬,有朝一日,棺材烂了,尸骨不是暴露在外面了吗”

陈书生:“百越族洞葬和悬棺葬,其实是寄托着一种希望。”

刘道:“什么希望,你这个秀才知道得挺多。”

伍吉生:“读高中时老师不是讲过吗,你忘记了。”

陈书生:“当年黄帝和炎帝率领军队与百越族的首领蚩尤率领的军队在黄河一带大战,蚩尤被杀,百越族大败,剩下的百越族战士败退到长江流域,他们梦想重新反攻回到黄河流域,临死时嘱咐后人不要把自己埋在土里,要把他们暂时葬在山崖坎洞里或崖壁上,以后好让后人回到黄河流域时,把他们的骸骨带到故土,或者掉到河里让水流冲到黄河去。

 

25 林立果寓所。日,内。

阳台上。钱桂兰扶着栏杆,不断地向下面招手。

楼下。林立果站在红旗牌小轿车门边,向楼上的钱桂兰挥手道别。

旁白:林立果这一走,钱桂兰再也没有见到他,她成了囚禁在笼里的一只金丝鸟。其实钱桂兰不过是林立果手中的一个玩偶,林立果真正的心上人是另外一个,这一座寓所,也是林立果背着他的心上人偷偷地给钱桂兰准备的。直到这一年的“九一三”事件发生后,钱桂兰才明白自己被林立果玩弄的真相。

 

26一连宿舍。傍晚,内

宿舍外传来伍吉生几个人和民兵们有说有笑声音,赵卫东不再神经质了,他倏地从床铺上站起来。

“回来了,连长。”

“回来了回来了。”

“收获很大吧!”

“说不上很大,有一点儿。”

“开心饼干,你和悬棺里的死人接了个吻吗,就像那次挖坟山那样。”

“这回他不敢了,怕嘴巴肿起像猪八戒。”

“哈哈哈!”

和留在家里的民兵说话间,伍吉生几个人走进宿舍,后面跟着不断摇着尾巴的“铁路”

刘道:“真够意思,这番探脸,使我增长了许多见识,西门庆你没去,损失可大了。”

赵卫东对陈书生说:“秀才,你把今下午探险悬棺的事写篇日记,我抄下你的,为以后搞创作做准备。”

陈书生点点头,说:“那当然。”

刘道问赵卫东:“《少女之心》看完了吗?”

赵卫东:“仅仅五六千字,早就看完了。”

陈书生责怪刘道:“什么?你把那本书借给了别人。”

刘道:“别人,你把西门庆入了另册。”

陈书生语塞。

刘道继续问赵卫东:“这不是本坏书吗?”

赵卫东:“还不坏,它可能是文革第一大淫书。”

伍吉生:“既然是是本黄色小说,大家都不要去看了,书生,你把这些书托人捎回去算了。”

陈书生:“什么淫书,清朝,人们不是把《红楼梦》也列为淫书吗,现在呢,连毛主席也称赞它是一本揭露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

外面传来李巳年尖叫声:“西门庆!西六庆!”

赵卫东走到门口,骂道:“你叫死,脑膜炎!”

李巳年迎上来,嘻笑道:“你扒灰老子叫你。”

赵卫东:“你这个脑膜炎,总爱发神经,我爸叫我干什么?”

李巳年:“信不信由你!”

伍吉生:“去吧!大概没有假。”

赵卫东前脚跨出门槛,回过头,虎着眼对李巳年说:“哄我的话,割掉你的工具。”

 

27 营部。日,内。

县文艺宣传队队长和赵克喜、秦富阳坐在床头上聊着。

宣传队队长:“营长,你儿子今年多大了?”

赵克喜:“二十。”

宣传队队长叹了口气,说:“风华正茂啊!文化素质高,有艺术细胞,人帅!”

秦富阳:“要不是文化革命,准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

赵克喜也叹了口气:“是啊!这个文化革命害了好多年轻人啦!”

正说着,赵卫东边闯进来边说:“爸!你叫我。”

赵克喜对宣传队队长说:“这就是我那蠢子。”

宣传队队长站起来握住赵卫东的手,摇了摇,微笑着说:“啊!赵卫东同志,你好!”

赵克喜向儿子介绍道:“这是县文艺宣传队队长蒋民权同志,找你有点事。”

蒋民权:“赵卫东同志,联欢会上,你那首《胸有朝阳》唱得好啊!和童祥苓唱的没什么区别。”

赵卫东受宠若惊,谦虚地摆摆手,说:“蒋同志过奖了,人家是明星,我是个草根,闹着玩的。”

蒋民权:“不不不!有板有眼,有些受过专业训练的,也没有你这么地道。”

秦富阳:“是这样,卫东,联欢会上你露的那一手,把大家都惊倒了。”

赵克喜:“蒋同志准备把你要去演戏。”

蒋民权:“是的是的!你应该从事艺术表演工作。”

赵卫东吃了一惊,沉吟稍顷,说:“谢谢队长器重,可我……”

蒋民权笑眯眯地说:“卫东同志,你……”

赵卫东瞪着儿子,吼道:“我什么,我什么,你不想当戏子。”

赵卫东:“爸,从事艺术表演是吃青春饭,我……”摇摇头。

蒋民权一脸难堪,说:“既然赵卫东同志不给面子,营长,我……告辞了。”

 

28 团部。夜,内。

宋股长急得在宿舍里来回踱着步,嘴里不断地喃喃道:“这怎么办……这怎么办!”

向郡国和团政委走进来。

团政委见宋股长焦急的样子,关切地问道:“老宋,还没找到。”

宋股长默默地点点头。

向郡国:“这枪,一定是人偷了,老宋呀!我说你呀!也是满脑子迷信思想,就信刘道那些歪门邪道。向不向芷江县治安管理办报案?”

宋股长:“明天早晨吧,反正要撤职查办了。以后,我自己背着被包行李,回昭林县

团政委:“好吧!你自己掂量着办。”

向郡国:“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宋股长眼眶里流出了眼泪。

团政委:“不严重?你说得好,丢了枪,这是天大的事,它让坏人偷去了,搞反革命暴动怎么办。”

向郡国:“再找一找,老宋。”

门口。王春姣朝里面看了一眼,走了。

 

29 一连宿舍。夜,内。

陈书生在帆灯下写日记,赵卫东坐在旁边看着陈书生写。

陈书生画外音:“……这悬棺,我们考察的结论是,可能是夜郎国时代下葬的,因为从尸骨身上穿的衣服来看,和今天苗、瑶、侗等少数民族的穿的衣服根本不相同……”

-赵卫东:“你不是说,那个酋长身边还有把短刀吗。和今天少数民族挂的短刀同不同,你也要写明。”

陈书生:“你不要急吗,我还没写完。”说着,继续写下去。

伍吉生和刘道几个人在一边聊着。

刘道:“吉哥,今天我们是乐着,可现在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伍吉生:“你讲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道神秘兮兮地说:“我告诉你们啊,宋股长的枪丢了。”

杨天民:“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道:“上午我到过团部一趟,看到他们急得像热锅上蚂蚁。”

李巳年兴奋得拍起手来:“哇!宋股长有牢坐了。”

伍吉生刘道:“你到团部干嘛?”

刘道看了杨天民一眼,眯了眯眼睛:“那里有个花姑娘,我想去勾引。”

杨天民不以为然地笑笑:“我看,这枪十有九成是你偷的呢。”

刘道脖子涨红了,说:“孔乙己说过,不能凭空诬人清白,我偷,不要脑壳吃饭了。”

李巳年插话:“是的是的,这枪一定是你偷的。”

伍吉生:“老李,不要乱讲。”

刘道:“我已经为他掐算了,他的枪不会丢,因为……”

伍吉生笑道:“因为什么,你这是怱悠人。”

 

30 团部宿舍。夜,内。

团部干部都睡了,只有桌上那盏煤油灯还跳动着昏黄的灯光。

宋股长披衣坐在床上,双手拢在胸前不知所措地眼望着前方。

向郡国一觉醒来发觉宋股长在想着心事还没睡着。劝慰他道:“睡吧!老宋光着急没用。”

宋股长叹了口气,说:“睡!明天向上级汇报,请求处分。”取下披在身上的外衣,放到床铺靠墙的一边,准备解衣躺进被窝,突然,他惊呆了。

床铺与墙之间,有一条很宽的缝隙,他急忙拿了手电,溜下床。

宋股长用手电往床下晃了晃。

床铺底下靠墙的地方,一支“五四式”手枪静静地躺在那里。

“枪!”宋股长惊叫了一声,伏身爬进床底下去抓枪。

枪被宋股长一只颤抖的手抓住。

宋股长双手捧着手枪,禁不住泪流满面道:“枪!我的伙计,我把你看得比生命还重要,丢不了你啊!”

向郡国睁开眼睛,看到宋股长忘情地捧着枪不断喃喃呓语,问道:“找到了,老宋!”

宋股长激动得流出了泪水,点点头,回答道:“找到了,可能从床铺靠墙的缝隙里掉下去的。”

向郡国爬起来,拿过宋股长的枪,看了又看,叹息道:“这个刘道呀,真神!”

 

31 一连宿舍。夜,内。

刘道还在神侃:“我掐算这门技术,是鬼谷子传下来的,人家十次九次准,我是十次是十次准!”

王春姣急匆匆地推门进来,质问刘道:“开心饼干!是不是你把宋股长的枪藏了,你到团部看看,人家宋股长急成什么样子了。”

伍吉成:“道子,是不是你,你快去拿出来。”

刘道:“你们这些人,是船上人不担心,岸上人干着急,他的枪不会丢,明天早晨之前一定会找到。我刘道那会藏人家的枪,王春姣,你快回去,再晚一点,小心路上有人强奸你,这地方是男人的世界,要知道,晚上正是男人生殖本能最需要发泄的时候,不!女人也是!”

满屋子的人一齐哄堂大笑起来。

李巳年边笑边拍打着床铺。

王春姣噘着嘴,抄起工棚边一根竹枝条向刘道打去。

刘道眼疾身快,忙向一边跳去,边跳边叫道:“不得了!不得了!女人打男人,世上无闲人!”

王春姣的竹条没打着刘道,却打在杨天民身上。

众人又一次笑起来。

王春姣放下竹条,一时手足无策,她看着杨天民,泪水流了出来。

                  


编辑点评:
对《我们正年轻(青年励志情感剧) 第二十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