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历史> 我所知道的陆浑水库三次移民安置

我所知道的陆浑水库三次移民安置  作者:陈国干

发表时间: 2017-07-21 字数:5683字 阅读: 1079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为根治黄河水患,开发黄河水利资源,造福后代,新中国成立后,国务院、省慎定在伊河中游嵩县田湖乡陆浑村南建一座以防洪为主,结合灌溉、发电、供水和养鱼等综合利用的大型水库。水库于1959年12月动工,1965年8月主
 


为根治黄河水患,开发黄河水利资源,造福后代,新中国成立后,国务院、省慎定在伊河中游嵩县田湖乡陆浑村南建一座以防洪为主,结合灌溉、发电、供水和养鱼等综合利用的大型水库。水库于1959年12月动工,1965年8月主体基本竣工,周边6个县8万劳力参加了修建水库大会战。

建水库就要移民,涉及城关(红旗人民公社)、纸房(东风人民公社)、黄庄人民公社(只有平风庄一个大队)3个公社,48000多人。由于种种原因,陆浑水库移民搬迁遗留下大量问题,致使移民反复进行三次大规模搬迁,造成的结果是国家钱没少花、事没少费、力没少出,换了领导、干部、群众三不满——但它的问题,也为后来国家的小浪底、三峡等大型水利工程建设移民工作提供了宝贵的借鉴,使国家的后来的移民工作,都能一次性安置到位。

 

 

第一次安置:一枝动百枝摇

 

 

1958年汛期将至,为保大坝施工安全,地、县开会布置库内群众立即移民,将319.5米高程以下居住的群众,限期全部迁出,彻底清除库内杂物,要求5月10日前作好规划动员、去向准备,5月20日前动迁结束,5月底扫尾验收。

本次移民涉及24个大队40个自然村,其中包括红旗公社(城关)6个营、13个大队(望城、梁元、翟河、吴村、板闸、桥北、南屯、万安、柏坡、南街、北街、上仓、西关),迁入本社蛮峪岭至陆浑岭及高都川、贾寨川、罗庄等地;东风公社(纸房)11个大队(曲里、南庄、和店、寺庄、岗上、牛寨、楼上、汪庄、草子沟、高村、纸房),迁入田湖、阎庄两个公社。

搬迁不打乱建制(营、连),实行以队为单位整迁,迁入队腾出整村让迁出移民住下——非移民李四腾出部分房舍叫张三住,张三的房舍叫移民住,后来人们形象地称之为“脱皮形成一枝动百枝摇”,牵连面很大。

当时正值“大跃进”运动开始,虽然时间紧,任务大,然而在“多快好省”(数量多,速度快,质量好,成本省)总路线的鼓舞下,加之人民公社“一大二公”,吃饭吃食堂、干活听指挥、行动军事化,到哪都一样,移民也没什么后顾之忧,所以移民动员搬迁得很快。

搬迁中,男女老少全力以赴,全社总动员搬迁,对库内搬不走的房舍、器具、树木扒、推、烧、砍、摔、砸相结合,草房用火烧掉,瓦房推倒了,箱、柜、盆、罐等器具进行砸、摔。就这样半月时间动迁了48000多人,扒烧了49000间房子,搬迁后验收又对残留器具、房舍进行了扫荡。

   此次搬迁移民没经费,只是从建库资金中拨了230万搬迁运费等补助,由大队集体领回,而大队则把移民款用于集体食堂,没有建房,更没有发给移民本人。

结果是怎样呢?

由于搬迁时要求过急,方法简单粗暴,违背了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原则,不仅移民群众未安置好,而且对非库区的社、队群众搞了迁移搬家,使这些生产队由余粮变缺粮,造成移民和当地群众均有意见。因此,1961年中央12条政策颁布后(编者注:1960年11月3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简称《12条》。指示信规定:人民公社实行三级所有,队为基础,至少7年不变;彻底纠正“一平二调”的错误;允许社员经营少量的自留地和家庭副业;从各方面节约劳动力,加强农业生产第一线;认真实行劳逸结合;整风整社等),安置队的群众向移民要房屋、土地(迁入队李四撵张三,张三撵移民,层层要房),要求赔偿损失。移民的生活确有困难,加上水库没有蓄水,库区粮田荒芜等原因,移民纷纷要求返回库区,屡经动员无效。到1961年底,除和店迁入田湖,柏坡迁入龙曲的350人属集体建制、单独建村未返迁外,其他公社移民全部返迁。因原房已扒、新房未建,移民全部返迁回库区两岸的山坡上,在沟岔、村庄残壁下搭庵、打窑栖居,甚至有的露天居住。迁时是千军万马披戴红花,牛车拉、人多帮忙,回迁时是一担二筐,讨荒还难,无吃无住,极为困难。逼得群众结队上访,拦小车叫苦叫冤(地委书记纪登奎在桥北被拦等)。

县委抽九个人建立移民安置委员会,设置在招待所(我负责库对南庄等村移民情况进行调查),将真实情况整理成报告,到北京水电部汇报这一严重问题。水电部拔款1000万元,作移民临时安置之需,暂时稳定了群众情绪。

 

 

第二次安置:就地后靠不出队

 

第一次移民返迁的4万多名群众,失去家园、土地,散居在水库两岸,过着比难民还难的生活,他们成群结队到县和省地上访,要求解决问题。个别移民为生活所迫偷宰别人的猪羊、乱砍滥伐树木、偷盗集体庄稼和财产,也影响了社会的安定。而当时由于种种原因,水库迟迟未蓄水,电站未建成,浇地没渠,库内一片荒草平原,何时能蓄水利用,谁也答复不了。于是为解决移民问题,经水电部、国家计委批准,政府采取了就地后靠安置移民的办法。确定水库高程319.5米和县城317.5米线为淹没区,凡在线下居住的群众,以队为单位,就地后靠,搬迁到水库高程以外的山坡上居住。移民生活用地利用库内“一年一水一麦”完全可以够吃够用。

1962年5月24日,洛阳地委决定撤销嵩县移委,建立洛阳地区移民安置委员会(专移委),由行署副专员段炳林为主任,三门峡工程局副局长陈渊为秘书长,陕县县委副书记李善庆为副主任,嵩县抽调得力干部60余人,设立5个科室,集中力量发动群众由国家供应钱物自建房屋。新建库区公社,把城关公社的柏坡、万安、南屯、桥北、板闸、吴村、望城、翟河,纸房公社的曲里、南庄、和店、大坪、岗上、寺庄、草子沟、牛寨、楼上、汪庄等18个淹没队划归库区公社。

移民方案规定1959年10月1日后,因兴建水库拆除和淹没的房屋及水井、红薯窑、竹园、苇园、果园、林木、坟墓等,均属赔偿范围。赔偿采取实事求是的原则,淹多少,赔多少,具体分类分等造册登记,三榜公布,民主评议,大队审定报送移委。

在实物退赔的基础上,对移民住房问题进行了实事求是的安置。建在淹没线以上平均每人0.4间,根据家庭人口多少,人多平均每人不低于0.4间,人少平均每人不高于0.4间。例如一口人的家庭,只给建一间房。建房分自建和公建两种类型供移民选择,自建者建房款拨付本人,公建者按间数扣款。

在极缺乏木材等物资的情况下,省政府把省建二公司从开封调来库区大搞预置购建房,加快了建房进度。截止1964年,用二年时间,群众自建房11729间,预制购建房5951间,合计为17680间,其中公房1962间。移民群众、机关、学校基本安置就绪后,专移委撤销,重新恢复县移委,开展清算结帐扫尾工作。任我为移委主任兼库区公社书记,统一指挥中心和移民全面工作。此次移民安置工作至1966年9月间基本结束。

 

第三次安置:谁受益谁安排

 

1973年7月水库蓄水运用,利用295米与长期兴利水位322.4米高程。水库东大渠修成后下游要浇地,电站建成要发电,水库常年要保持一定水位。由于兴利水位提高,相应增加了淹没大队土地和人口。

1975年秋,嵩县持续暴雨,洪水大发,库内水位猛涨到315米高程,蓄水达到5.8亿立方米。土地被淹后,群众无地可种。移民的一年一麦收入没有了着落,生活极度困难,于是又成群结队上访。

中央水电部表态不再拨款,要求河南省拨款解决移民问题。省里吸取一、二次移民安置经验教训,采取嵩县就地安置和受益地区(偃师、伊川、临汝、汝阳)安置相结合,同时允许移民群众到非安置地区投亲靠友三种办法,进行第三次移民安置。相关市县乡镇均建立了移民机构,专人负责移民工作(嵩县抽调28名干部负责此项工作),各迁入队也均成立了以支书或队长带队的移民迁入工作领导小组。

此次移民安置打破原来大、小队的建制,实行分散插队。一般一个生产队安置2-3户,建房可以适当集中。个别条件许可的大队,也可以以生产队为单位集体安置。

移民安置每人补助标准:远迁290元,近迁190元,主要用于建房、搬迁运输、迁移群众的生活补贴及其它开支。移民建房采取先搬迁后建房的办法,建房标准,每人平均半间。1975年11月30日为截止日期,尔后生死结婚者不增不减。

1975年省定动迁人数为39461人(1977年增至39653人)。其中迁偃师5108人,伊川5327人,汝阳1069人,临汝5006人,零迁驻马店等地1466人,内迁(县内)6095人,定迁未迁1363人,后靠(本队淹没线以上)14219人。

此次移民安置工作,正处于文革时期,社会动荡。政治、经济的原因,加之新环境风俗习惯的不同、人情世故的难以适应等原因,造成移民思乡恋家,迁出不久,便大量返迁。至1976年下半年,返迁户已达1226户、6873人。经全力动员,解决矛盾,至1984年底,接回562户、2810人,仍有664户、4063人未走。后返迁人数逐年增加到9000多人,成为自由民,缺吃、无住、自谋生活,许多移民回到原居住地后,强占公房、宅基地,乱砍树木,无证经营,偷鱼摸虾,贩卖紧缺物资,哄抢庄稼,破坏生产秩序。更为严重的是结婚不登记,计划生育不受管理,极个别甚至抢人截路,扰乱社会治安。种种问题,迁入县管不了,迁出县无权也无理去管。返迁移民还重新连续上百、上千人的组织上访,到县委、政府院内静坐,要求安置给饭吃。国家采用多种办法,供粮、拨钱,在迁出队从新建房让返迁移民定居等,解决移民问题。

 

 

1979年后,省、地、县积极解决移民中的遗留问题,通过救济安置,帮助留居库区的移民群众,搞好农田水利建设,发展乡镇企业、养殖业,增加群众经济收入,走开发性安置移民的道路,逐步使移民遗留问题得到了一定的解决。

反思上世纪五、六、七十年代的三次移民安置工作,政府钱没少花(总拨款34400195元)、事没少费、力没少出,换了领导、干部、群众三不满,遗留问题一大串。作为一名曾参与这三次移民安置的干部,在暮年追忆这段往事,不胜感慨,凭记忆如实记录下来,希望其经验教训,能给今人以借鉴。

 


 

作者简介:陈国干,男,1928年生,旧县马店村柿坪沟人。1950年8月在大章区委工作,1953年任城关区委副书记,1954年在县委组织部工作,1955年任黄庄区委书记,1956年任何村乡党委书记,1958年任红旗人民公社(城关、何村)党第第一书记,1965年任大章人民公社书记,1966年任县移委主任,1969年任嵩县五七干校校长,1970年任库区人民公社书记、县委委员至退休。


编辑点评:
对《我所知道的陆浑水库三次移民安置》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