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散文>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作者:李丰敏

发表时间: 2017-07-17 字数:1090字 阅读: 19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金灿灿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暖洋洋的照在我家的院子里。院子的旁边是一架高大的葡萄藤,葡萄藤上挂满了晶莹剔透的葡萄,葡萄藤旁边是一棵高大的木槿树,树上开满了紫红的花。挨墙的竹篱笆里,盛开着粉红的,浅白的,淡黄的月季花。爷爷眯眼坐在院子中央的石桌旁,奶奶笑眯眯地坐在爷爷对面,他们的脸上是那么的宁静与祥和,他们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仿佛在欣赏美景,仿佛在回忆往事,仿佛在心灵沟通……这是我心里永不褪色的画面,这是我心里最美的风景。从爷爷奶奶身上,我看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情誓言。

  奶奶14岁就嫁给了爷爷,可新婚不久的爷爷被国民党的军队抓壮丁抓了黄河北,爷爷这一去就是三年。奶奶在家操持家务,侍奉公婆,更是日夜思念出门在外的爷爷。她熬呀,盼呀,爷爷终于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里回到了家,俩人抱头痛哭,互诉衷肠。原来,爷爷从国民党的军队里逃了出来,他把军用毛毯卖了六块银元,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渡过黄河。他走了不知多少山路,趟了不知多少溪流,渴了,就喝些山泉;饥了,就吃些干粮;困了,就在茅草堆里凑合一晚。他风餐露宿 ,日夜兼程,走了八天八夜才赶了回来。从此以后,爷爷,奶奶再也没有分开过。他们在一个叫郭家沟的小村庄里,安家落户,生儿育女。

  爷爷奶奶一生共生育了八个子女,当时医疗水平有限,有四个孩子长到三四岁,得病夭折了。当他们家里,又一个男孩呱呱坠地时,他们的心里有激动,有兴奋,还有担忧和焦虑。他们唯恐孩子有闪失,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不舍得让孩子哭一声。下地时,他们轮替干活,一人抱孩子,一人做活。奶奶更是细心照料着孩子,奶奶会抱着孩子烧火,做饭,奶奶会抱着孩子磨面,擀面……这个孩子在他们无微不至的关爱下,健健康康长大了。这个孩子唤名平,对父母极尽孝顺,父母生病时,他衣不解带地守护在床前。他对父母很是恭顺,从没与父母红过脸,吵过嘴。村里至今还流传着:“平的爹娘没白疼平,看人家孝顺的,让任何人说不出一句闲话来。”这孩子就是我父亲。

  在爷爷奶奶73年的婚姻生活中,两人始终相濡以沫,不离不弃。当87岁的奶奶走到生命的尽头时,年近90岁的爷爷拉着奶奶的手泣不成声:“叶,我的叶,我忘不了咱俩在一起……几十年的光景……”

  爷爷在60岁时,出了一次车祸,落下病疾,双腿不能直立行走,要 靠双拐方能勉强走几步。从家到麦场,近百步的路,爷爷步履蹒跚在前面走,奶奶拿着小凳一步一挪跟在后。他们的活动范围,就是距家几十米的距离。但他们的感情都融进不离不弃,生死相依的情谊里……


编辑点评:
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