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新诗 > 现代诗> 乡 村 风 情(组诗)

乡 村 风 情(组诗)  作者:吴瑞民

发表时间: 2017-07-17 字数:2726字 阅读: 296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蛙声是一团绿绒绒揣一团霉茸茸的情绪走在田埂上听见青蛙们在稻田喊我出于礼貌走过去竟然躲起来了我以为它们认错人了象树丛后面躲着群害了羞的山妮儿我扭头笑笑往远处走去刚一离开又在背后喊高一朵低一朵象抛绣球抛
 

       



           蛙声 是一团绿绒绒


揣一团霉茸茸的情绪走在田埂上  

听见  青蛙们在稻田喊我

出于礼貌走过去  竟然躲起来了

我以为它们认错人了

象树丛后面躲着群害了羞的山妮儿

我扭头笑笑  往远处走去


刚一离开  又在背后喊

高一朵  低一朵  象抛绣球

抛得很热闹

扭头看它们时  却看不清绣球

那绣球在秧田里抛久了

也染成了一团团绿绒绒

象绿秧苗上冒出一朵朵绿花儿


决定不再理它们了  继续走路

那绿绣球就在背后乱掷

左一颗右一团的砸

掷到背上  碰在脸上  落到头上

很像一群顽皮孩子藏在玉米林里

掰了青包棒子朝客人扔


淘气  我忽然童兴大发

捡起土块  和它们对掷着玩

穿过田埂时  竟被绿绣球

掷了一身绿茸茸心情


         


早春  是一缕缕白汽


山里的孩子孤陋寡闻

上三年级了还不知道

春  原来是我爷爷刨出来了

它就藏在俺家的黄土坡上


这天  母亲让我给爷爷送饭

走到坡顶时  那里的冬很冬很冬

我看见  每蓬枯草棵上

都挂着一条条乱叫喊的冷

爷爷的老棉袄却穿在一棵小树上

那小树裹着爷爷的棉袄还乱哆嗦

爷爷只穿了件单溜溜的白布衫

可那白布衫上还冒蒸汽呢


爷爷高举着长镢  一下下在空中刨

把藏得很深很深的地气都刨出来了

爷爷身后是一大片湿漉漉的新土

湿上蒸腾着一缕一缕白汽

我惊奇着问爷爷  咱地里咋冒烟啦

爷爷说这叫地气  这白汽就是春呀

呀  爷爷把春刨出来啦


我赤了脚跑进新土里

地气便在脚窝里热烘烘着躁动

我在湿土里来回跑着喊  

哇  春来了

哇  俺家地里有春了


后来老师讲课文  问谁知道“人勤春早”

我第一个站起来  老师我见过  那是一地白烟


         

童年  是一片月亮地


我的童年  是一片月亮地


春天的月光是一片白亮亮的雨

山沟的月亮地是一汪明晃晃的水

孩子们夜夜聚在村口的麦场上

捉迷藏  打夜仗  玩游戏

丢手巾  过家家  黄黄留尾巴

一玩就是半夜

一闹又是个半夜

直疯到大人们呼唤声打着水漂儿漂满夜空

我的童年就是在这片月亮雨里嬉戏大的


夏天的月亮雨是一空乱窜的流萤雨

山村的月亮地里是一朵朵故事

我们夜夜藏进老柿树的浓荫里

偷听坐在大碾盘上乘凉的大人们

明一片旱烟火聊瞎话儿

一聊就是一个夏季

一听也是一个夏季

能聊得一柿树都滴溜满故事

能聊得树叶子上蝉鸣滴净


秋天的月亮雨是一片淅淅沥沥的蝉声雨

山村的月亮地里是一束束歌谣

男娃子女孩儿都围着一个大簸箩

麻雀般喳喳叫着簸玉米  猜谜语

听着老奶奶纺着花儿唱小曲

一唱就是一个童年

一听又是一个童年

男娃儿唱大了一代又一代

女孩儿唱走了一群又一群……

  

         

小曲儿   是一部风情史


老村庄遗留棵老槐树

树梢上住着一窝雀

雀儿繁衍了一代又一代了

老奶奶还年年唱着——

“野雀儿  尾巴长

娶了媳妇忘了娘

老娘蹬到后沟里

媳妇背到热炕上……”


老槐树枯成了一皮空壳儿

老奶奶老成了一身枯皱皮

可野雀儿还年年住在老树上

老奶奶还依旧唱着——

“小槐树、撇拉枝

树下坐个小闺女儿

小闺女会纺花

纺车搬到树荫下……”

           

小曲儿唱圆了多少乡村月

小曲儿唱老了多少代山村人

树壳里藏着部风俗儿书

年年发几片绿叶子






编辑点评:
对《乡 村 风 情(组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