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剧本 > 电影剧本> 青柿子 菜叶子

青柿子 菜叶子  作者:吴瑞民

发表时间: 2017-07-17 字数:20771字 阅读: 37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乡村校园。黎明。  晨曦里,三、四个人影正在哗啦、哗啦打扫院子。  四十多岁的吴老师拄着扫帚说:“夏主任,这星期天正好又是教师节,双节难逢,咱们谁也不要回家啦,就在一起搞点啥纪念性活动。”  
 

 

  乡村校园。黎明。

  晨曦里,三、四个人影正在哗啦、哗啦打扫院子。

  四十多岁的吴老师拄着扫帚说:“夏主任,这星期天正好又是教师节,双节难逢,咱们谁也不要回家啦,就在一起搞点啥纪念性活动。”

  三十多岁的夏主任:“咱去七峰山薅韭菜、捋冬凌草吧?春天时多给学生熬些凉茶。”

  吴老师和五十来岁的杨老师一齐高兴地叫起来:“好!这活动好啊!”

  吴老师:“这主意特别好!既旅游了,又采药了,还有纪念意义。等吃过饭,咱去给校长建议建议,让校长多买些饮料、方便面,把咱们所有家属、孩子都带上,咱们搞一次别具特色的教师节。”

  多岁的柳老师:“捋冬凌草这主意不错!只是,我已经给学生们布置过了,今天到岭坡柿树林搞一次野外作业辅导哩。要不就让我老伴和你们去吧。

  杨老师:“老伴去是老伴去,你也要去嘛。一年了就举行这一次活动,你再不参加?今天就不要去搞什么作文了。”

  柳老师:“这怎么可以,学生都等在那里,我怎么能不去?而且,我还承当下午给王拐子家写碑文呢。”

  吴老师:“啥样?想着你就是又有生意啦。现在都时兴搞有偿服务哩,你也得改变改变观念。别光挣那一两棵箩卜、白菜。”

  杨老师笑:“要是换了你吴老师,又会写又会画的,准发!恐怕连学你都没心教了。”

  柳老师:“其实,我也并不是专门为了搞什么服务、辅导的。星期天能到坡上啦,村里啦,转一转,让胸膛里灌一腔庄稼棵叶的气息,情感中装些乡音乡情,脑海间能复活无数往事的回忆……哎!你们不常到村里去,这里面的涵义说了你们也不懂。”

  吴老师说:“好啦,马上回去吃饭,出发。回来让柳老师后悔不迭。”

  柳老师住室,日。

  柳老师、老伴吴玉珍、女儿小芹,正围在小桌上吃饭。

  柳老师:“今天我想去村里搞一次野外作文,本来想让小芹也去,可其他老师们都说上七峰山捋冬凌草散心哩。小芹就不去了,陪你妈也上上七峰山,出去转转。”

  吴玉珍:“有多少鸭子赶不到河哩。你就不能歇一天,也和大家出去娱乐娱乐?”

  柳老师:“我昨天已经布置好了,我不去怎么跟学生解释?当老师最忌讳不守信誉。”

  老伴:“那我也不去了。大山有啥上的。我还领小芹去挖野菜。”

  柳老师:“到啥时你都改不掉农村习惯。不过,挖野菜只是挖野菜,可不准招摸人家庄稼啊!”

  老伴:“一听见你说话我脑子眼疼,一张嘴就是教导人,你啥时能改掉你这臭老师习惯?”

  柳老师脸一甩:“说话注意点,啥臭老师?让你注意点群众纪律有啥不好?

  柳老师把碗一推。起身到里屋掂出个黑提包,往里面装了两个馍。

  又拿起一个罐头瓶,丢了点茶叶,灌满茶水。板着脸说:“我出去了,你想去哪去哪?”掂起提包出了门。

  家属院。日。

  柳老师走着,碰见吴老师爱人李素英。

  李素英:“哟!柳老师,你怪积极哩。老吴去和校长说了,校长还不太想去。刚才看见夏主任也进去了,可能正商量哩。你老伴去不去?”

  柳老师:“她不会去。我也不去。我还得到村里有事呢?”

  李素英一脸兴奋刷地掉了。嘟嗒一句:“咋都是些这!牵到市上没有牛。搞个活动也扭棍别棒的。”扭身不高兴着走开。

  柳老师没再答理,掂着黑提包出了校门。

  校长室。日。

  这是两间套间房,外室摆着沙发,墙上挂着地图。

  校长和爱人、孩子正围着小圆桌吃饭。吴老师、夏主任坐在沙发里抽烟。

  校长爱人:“我们单位两个女同事约好来捋红薯叶菜哩,人家来了我不在家算哪回事?刚好我回来时碰见村妇女主任……”

  村外大路上。日。(闪回

  校长爱人和村妇女主任站着说话。

  校长爱人:“我们科协两位女同事想来咱这里捋点红薯叶菜。正好就碰见你啦,干脆就去你地里捋吧?你家红薯地在哪一片?”

  女主任弯腰笑,伸手摸摸她脑门。“你有病呀?捋点红薯叶菜还用给我打招呼?那坡上慢坡都是,你随便清捋啦,是啥主贵的?你上坡上清瞅啦,看中哪家的就去哪家捋,哪块油你就去哪一块捋,管它是谁家的,尽你量捋你能捋多少?用不用我帮你们捋呀?”

  校长爱人:“不用不用。我想着碰见你了就给你打个招呼,毕竟是群众庄稼嘛。”

  女主任笑笑:“你们干部们真是神经。”

  校长室。日。

  校长爱人接着说:“你们说,这招呼也给人家打了,情也给人家承了?要不你们去吧?”

  校长:“我还得到教育组开会哩。下星期就进行文明学校验收呢,要不就等明年春暖花开再去吧?现在那上面也没啥看。夏主任还得再准备些发言材料呢。”

  夏主任支支吾吾:“

  吴老师:“真去不成就算了,明年去再明年去。那就去捋红薯叶吧!反正也算是搞了次纪念吧!”

  校长孩子叫喊:“不中!我得去爬山。你们不去我和孬蛋俺俩去。”

  校长瞪了孩子一眼。瞅瞅夏主任:“要不咱分开活动,谁想上七峰山上七峰山,让夏主任领着,公家买些食品。不想去的好去捋菜。你们说呢?”

  吴老师叫好。“这样也好!让夏主任带着年轻人去捋冬凌草,薅韭菜。咱们上两岁的在家捋菜,回来还可以交流交流。晚上来个大会餐。”

  夏主任:“那我分头去问问。”说着,都站了起来。

  校门口。日。

  夏主任扛一面国旗,领着一群年轻人和孩子们,背着书包,掂着塑料袋子,呼呼叫叫着拥出了校门。青年教师甲背上背个录放机,一路放着行军歌曲向远处走去。大人们还站在校门口大声喊着叮嘱。

  “到山上可别掏鸟蛋,别费气啊!”

  “薅韭菜可要小心啊!别往太险处爬。”

  “下午早点回来啊!高山看日头,到家摸锅头。”

  校园。日

  几个老教师和家属们都提了袋子堆在校院里乱喊。

  柳老师老伴围着围腰,提了个大竹篮出来。

  站在院里等候的吴老师笑着打趣:“看!还是俺一家子姐,干啥象啥。连大竹篮都现成的。”

  一位女老师笑说:“人家可是去挖野菜的,柳老师都交代了。”然后学着柳老师的样子和腔调:“挖野菜只准挖野菜,决不能招摸人家庄稼。”

  一堆人都哈哈大笑。

  吴玉珍红着脸:“死鬼!就你耳朵尖。”

  坡上。阳光灿烂。

  葱绿的庄稼,一伞伞的大柿树,缠坡小路溪水样在绿油油里蜿蜒……柳老师的身影出现在坡上。(远景)

  柳老师走近。

  蹚着两边扯扯连连的庄稼棵叶。

  小路上空飘满蜻蜓,在柳老师脸前一翩一翩。

  鸟雀儿成群聚在大柿树上欢唱欢跳。等柳老师走近时,忽地旋起,洒一片雀语,旋向远一棵树上。

  再走近,再旋……

  柳老师在这绿莹莹里走着,不时扬起手臂哄着蜻蜓和鸟儿,一副好心情的样子。

  柳老师哼着歌儿走着。渐渐就融进了大自然里。

  校院内。日。

  一堆人还在笑闹,一派高兴的气氛。

  小芹掂了个麻皮袋子走过来。

  “妈!你不拿个袋子,用啥盛红薯梗哩?”

  吴老师:“哎哟!这闺女咋还在家哩?你不和他们去爬山?在家干啥?”

  小芹鼻子一鼽:“我才不去哩!俺房后就是大山,我从小就爬山、薅韭菜。爬得都不耐烦了。”

  吴老师爱人李素英:“那就跟我们去捋菜玩吧。”

  小芹又鼽鼽鼻子:“捋菜有啥好玩?我从小就捋菜。我还得作作文哩。”

  吴老师说:“作啥作文哩?走吧!这回不是让你玩,你去跟着我捋菜,我辅导你咋写作文,让你李姨给你讲很多儿童故事,保证让你写一篇最好最好的作文。”

  李素英爱人就拉住小芹:“妞子,走吧!跟我去体验体验生活,不体验生活,光钻在家里咋能写出好作文?”

  都说:“去吧!一个人在家锁住大门,多着急呀!大人也不放心。”

  柳老师老伴:“那你想去也去吧。回去换换衣裳。”

  吴老师:“走吧走吧!还换啥衣裳哩,恁讲究干啥?”

  这时,校长和爱人也出来了。

  校长爱人:“咱们走吧!我刚打了电话,她们马上就到。咱到路口等吧。”

  一群人说着笑着拥出校门。

  坡凹柿树林。日。

  柿子黄橙橙的。

  几棵大柿树上爬着十几个学生在摘红柿。玩闹着,叫喊着。

  看见柳老师走来,压着腔喊:“赶紧下,柳老师来了。”

  学生们都出出溜溜从树上爬下来。

  几个底年级的小学生娃娃们,扛着夹杆,拎着红柿篮,从红薯地中溜跑,都斜着眼往柳老师诡秘。

  柳老师喊着走过去。往柿树下一瞅。

  (特写):一层柿叶,叶间布满红柿皮、青柿子、啃掉半个的黄柿子。

  柳老师指着怒问:“这怎么回事?谁干的?”

  学生们都垂头站在树下,脸上木溜溜的,不敢答腔。

  校外路口。日。

  校长他们一群捋菜人站在路口说笑。

  一辆面包车停下来。校长和爱人围过去。

  从车下来两个女干部,寒暄。

  面包车里探出个头,打了声招呼,掉头开去。

  一群人提着篮子、夹着袋子,说笑着向后坡拥去。

  柿树坡。日。

  柳老师青着脸。训导:“这是违犯纪律行为!你们知不知道?这是糟蹋群众果实!你们难道不知道啊?”

  学生们仍底垂着头,偷眼看着刘老师,小声相互埋怨着。

  柳老师用眼瞪了他们一眼。训导的口气:“回去每个人写一份检查。星期一交。贴到黑板报上。”

  学生们都垂手站着,不敢吭声。

  柳老师怒怒的 :“都看着地上的柿子。认真看。看半个小时。然后写一篇作文。就围绕这青柿子、烂柿子写。名字就叫‘一地青柿子’。”

  田间小路。

  吴老师领着一群捋菜人站在坡凹小路上,指着一片黑油油的红薯地。

  “就这一块吧?咱是分几处捋呢,还是尽一块捋呢?”

  校长爱人:“叫我说,咱尽一块捋吧!人多热闹。”

  吴老师:“那我先过去看看。”

  女干部:“先看看红薯梗胖不胖?俺们主要想捋红薯梗。”

  吴老师小跑过去,扒着红薯叶看了一圈。摆着手喊:“都过来吧!过来吧!这块地喧着哩。红薯梗又胖又长。足够咱捋。”

  “哎哟,这树上还有红柿哩。”

  柿树坡。日。

  柳老师板着表情在柿子叶上踱着步。

  一排学生低头站着,看着地上的柿子伸舌头,不时扭过头做个鬼脸。

  “都怨你!”

  “都怨狗!”

  柳老师剜他们几眼。“都严肃点!”

  一片哑默。

  柳老师青着脸:“现在都把本子拿过来。就坐在地上写。看着柿子写。写好了交给我。星期一我还要在作文课上一篇篇讲评。”

  学生们都悄悄散开,各自捡起地上的书包,拿出笔、本,蹲坐在地下的红薯垄上,开始挤眉弄眼写起来。

  柳老师:“都认真写。写好后,每人再写一份保证书。然后,用书包把这些青柿子、烂柿子装起来。这是谁家的柿树,我领着你们给人家送去。给人家承认错误。把保证书贴到路边墙上。”

  红薯地。日。

  一片老师和家属们正在捋红薯叶。

  红薯秧子被捋得一片狼籍。

  (特写)篮子和袋子已经捋满。

  校长爱人和两个女干部正站在柿子树下,拉着树枝摘黄柿子。

  小芹爬在柿树梢上,摘着红柿子喊着往下撂。

  别人都围坐在地里往柿树上看。

  吴老师用手在指挥着小芹:“小芹,那还有一个。梢起,你头高处。”

  柳老师老伴喊:“别往梢处上,快下来。”

  女干部说着:“行啦行啦!多少摘几个就行啦了,别让人家骂咱们。”

  柿子坡。日。

  大柿树下,柳老师正在收缴作文。一边说:把书包都腾腾,开始捡拾青柿子。

  学生们纷纷腾空书包,往书包里拾起青柿子。有的脱下外衣,铺在地上,往衣服里捡,边捡边嬉闹。

  柳老师喊着:把烂柿子也装上,把半个拉茬的都拾净。

  红薯地里。日。

  一群人扛起袋子,菜篮子嬉笑着准备离开。

  柳老师爱人回头看着光秃秃的红薯地,说:这也不知道是谁家的,人家知道了会不会到学校说咱?

  校长爱人说:管他谁家哩,咱捋点菜,又不是偷他红薯。谁还会去找咱?

  吴老师笑说:你是怕柳老师让你作检查吧?要害怕了,你就把菜给人家倒到地里算啦。

  小芹说:那还不如给人家扛送去。

  吴老师大笑:还是这闺女觉悟高。你赶快扛送去,这你的作文不是就素材了,你就写一篇送菜。写出来保证是一篇优秀作文。

  大家都边走边笑。小芹红着脸说:我才不去送呢。要写我就写你去送菜。

  吴老师又笑:这你就不懂了,写作文得有亲身感受哩,你写我就不真实啦。

  王老汉家里。晌午。

  柳老师正领着学生在院子里倒柿子。

  王老汉:“这孩子们是该批评批评啦。真是费气(淘气)。见啥糟蹋啥,啥东西都长不住。你说那倭瓜好好长着……”

  坡上。日。(闪回)

  一群孩子嬉闹在一片南瓜地里。用刀子将大南瓜一个个剜个窟窿,尿到里面,用旋掉的南瓜盖子,重一个个盖上。然后嬉闹着跑开。

  王老汉家。日。

  王老汉对着柳老师和一排学生说话。

  王老汉:“……你说气人不气人。外面看着好端端的,里面却生了蛆。”

  柳老师气得脸上通红,用眼翻着学生。“都给我认真听着,老师是咋教育你们的?回去每人给我写一交代,把过去违犯纪律的行为都写上,品德课时都念一念,相互检举。”

  柳老师又对着王老汉:“这次事件我负有很大责任,我作为班主任,没有管好学生,没有尽到教师的职责。回去我就向学校反映这些问题,我也要向学校写份检查。”

  王老汉:“其实,也不能怨老师们。现在孩子都要得少,家家都娇蛋蛋样,办了坏事也不舍得打骂,就养成瞎习惯了。回去给老师们说说,教育教育就行啦。这也不是啥大事,也不用太认真了。”

  校园。晌午。

  一群老师、家属扛着红薯叶,说说笑笑走进学校。

  吴老师笑着说:“今中午不说啦,晚上可都得蒸菜糕啊!咱来个家家吃菜糕,过一个别具风味的教师节。”

  都戏笑着散开。

  王老汉门外。晌午。

  柳老师和一群学生从王老汉门口走出来。

  柳老师交代说:“下午都在家写交代。写好了让家长看一看,签个字。谁没签字,我还要亲自去座谈。”

  柳老师看他们一眼,问:“都听好了没有?”

  学生们都低头站着。低声说:“听好了。”

  柳老师提高声音:“都大声说,听好了没有?”

  学生们齐声喊:“听好啦!”

  柳老师:“都回去吧!”

  学生们伸伸舌头溜跑开。

  校长住室。中午。

  两位女干部正和校长爱人在沙发坐着说话。

  校长在隔壁厨房里忙饭。女干部甲扭着身对着厨房喊:“老同学!别搞太复杂了。县级水平就行啦。”

  屋里传来校长的声音:“县级水平得你招待我。我这可是省一级水平,是受过专门训练的。”

  校长爱人笑着说“在咱这穷地方,想复杂也复杂不成。”

  校长擦着手进来,笑着说:“六菜一汤,咋样?”

  女干部甲笑:“等了半天,才弄了六个菜呀?还省级水平哩?”

  校长也笑。“温总理下乡,四菜一汤。咱这都超国标啦。”

  女干部甲笑:“哎哟!那咱今中午可是享受国际招待啦!”

  都哈哈大笑。

  校长对着爱人:“把桌子收拾一下,开饭吧。”

  两位女干部站起来,准备端饭。校长爱人忙按住她们。“你们坐,你们坐,别动。让他慢慢端。他来人总是我忙着伺候,我好不容易来回客,也该轮着他伺候伺候啦。”

  柿树下。中午。

  柳老师坐在蝉鸣如雨的柿树荫里,饮茶、嚼馍。

  王拐子一拐一拐走来。老远就喊:“柳老师,说好了做着你饭哩,你咋又跑到这里。让我到处找。”

  柳老师忙站起身,两个人撕扯。

  柳老师:“你知道我这脾气,从来都不在群众家里吃饭的。”

  王拐子气急说:“这次不行,这次例外,今天是我过生日,说啥你也得给个面子。”

  柳老师:“你看,我都吃好啦。”

  王拐子死拉硬拽。“吃好了也得去。那怕只吃一筷子,也算给我面子啦。”

  刘老师没办法,只得随他走去。

  柳老师家。中午。

  吴玉珍收拾着碗筷,对小芹说:“你去叫叫你大姐、二姐,把她们都接回来。让她们也尝尝菜糕,回来热闹热闹。把妞妞也引回来。”

  小芹一跳一跳跑了出去。

  王拐子家。下午。

  柳老师写好碑文。念一念。

  王拐子连说好:“好!好!写得真好!写到俺心窝啦。”

  柳老师把碑文交给王。起身掂起黑提包,准备告辞。

  两人又拽住提包撕拽。柳老师向外掏干粮,王拐子朝里装萝卜。

  柳老师:“你就别撕扯了。你知道,我是从来不把省下的干粮再带回去的。”

  柳老师硬把干粮掏出来留在了小桌上。

  王拐子:“那你总不能空着提包走啊,这是乡下的风俗,多少也得装两棵青菜。哪有空包走的。”

  柳老师:“我又不是瞧亲戚、送米面,哪有那么多规矩?”

  大芹家。下午。

  二芹抱着孩子。小芹帮大芹包着衣裳。

  二芹:“快点吧,走到家也黑啦,还想回去住几天哩?”

  大芹:“这几天我歇假,趁着回去,让妈给妞妞棉衣裳缝缝。”

  村口。日头西斜。

  柳老师掂着提包走出村口。听见后面有人喊,扭回头看。

  王拐子抱着个弯弯的黄皮老南瓜,边喊着“柳老师!”边一拐一拐着跑。

  王拐子跑过来,气喘吁吁着:“柳……柳老师,这……老倭瓜你得拿上,这是俺在墙头上才保存下来的……是留种子。你回去……尝个新鲜。瓜子别作踏,让孩子们重捎回来。”

  柳老师说什么也不接。“你知道,我从来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

  王拐子起急:“这不是针线嘛。针线就不让你拿了。我不让你犯纪律的。”

  柳老师撕拽着跑开。柳老师在前面跑,王拐子颠颠着瘸腿一直在后边撵。

  王拐子边撵边喊:“柳老师!你要不拿,我就撵到学校里。”

  柳老师扭着头喊:“撵到学校,我也不接。”

  王拐子无奈,声音里带着哭腔喊:“柳老师!我卖给你!我卖给你咋样?这东西稀缺,在村子里也是买不来。你要不买我就给你跪下了。”王拐子真个跪在了路上。

  柳老师只得站住。“你这是干啥?快起来快起来!”看看王拐子还不起来,只得叹口气,又拐了回去。

  王拐子笑着起来。两人又撕拽一阵。

  柳老师:“这南瓜足有十斤,按五毛钱一斤。中了我买。不中我走。再撕拽就没意思了。”柳老师掏出五元钱。

  大路上。下午。

  二芹抱着孩子,小芹扛着包袱,三人走到路边一家商店前。

  大芹说:等一下,我进去给爸买包奶粉。说着拐进了商店。

  坡梁上。斜阳。

  路是顺着坡梁往下走的,路两边的柿子已经泛出了黄晕。

  柳老师扛着老南瓜在斜阳下走着。绿莹莹上一片明亮。

  坡凹。日。

  柳老师走进坡底洼地。

  看见田寡妇站在一片绿乎乎的红薯地里咒骂。

  柳老师走到跟前,发现红薯叶被捋了。

  田寡妇见是柳老师,脸上顿时潮起红晕。“柳老师你别笑话俺,并不是俺可惜这点红薯叶,你知道这红薯还正长哩,想吃菜也不能遭踏庄稼啊!你看这柿子。底处都摘光了。

  柳老师抬头看着柿树。气忿忿的:“这风气确是气人。不象话!真是不象话!”

  田寡妇唠叨:“柳老师你是不知道呀,这都是那些学生娃们干的好事,那学生娃们恨人着哩。苹果才核桃大就开始偷着吃,还半书包半书包往家里背。那柿树上的柿子还乌青乌青哩就摘回去放水池里漤,天天上学书包里不是青苹果,就是青漤柿。特别是过星期,那学生娃们就跟放羊似的,挎着篮子漫坡窜。嫩花生、青豌豆、芝麻角、萝卜娃……啥都长不住……”

  (闪回):学生们挎着书包慢坡乱窜。

  学生们薅萝卜、扒花生、偷西瓜、摘苹果……

  上学路上,从书包里掏出青苹果、黄漤柿交换着吃。

  坡洼。日。

  柳老师和田寡妇站在红薯地边。

  田寡妇:“……要说这东西不值钱,可这风气不敢养啊!你们老师们也真该多管教管教啦。”

  柳老师脸上热辣辣的红。叹口气:“唉!这些年学校里只顾忙着抓教学,争名次,搞竟赛,确实放松了对学生的品德教育。说实在的,我感到很惭愧,很对不起群众。我没有尽到一名人民教师的责任。今天这一连串事,我心里很沉重。我回去一定当成一项严峻问题,认真向学校反映,引起全校老师高度重视,尽快在学生中开展一次品德和纪律教育。”

  大路上。半下午。

  大芹三人在路上走着。

  大芹对二芹说:“来!让我抱抱,你歇会儿。”

  小芹逗着妞妞说:“妞妞,让小姨背背你吧?”

  妞妞不让,扑着往大芹怀里扑,大芹接过去。

  小芹照她小脸上捏了下,说:“再不要我,回去不让你吃菜糕。那菜糕是我捋的。”

  妞妞哭着喊:“我吃菜糕!小姨我吃菜糕!”

  小芹撅着嘴:“那你让我背不让?”

  妞妞喊着:“让小姨背!我让小姨背!”

  小芹撇撇嘴,鼽鼽鼻。“我不背你。我老想背你?”

  妞妞挣着哭喊:“小姨!我让你背!小姨!我让你背!”

  小芹把包袱递给二芹,将妞妞背上。边走边逗:“妞妞,你能吃几块?”

  妞妞:“我吃一堆。”

  小芹笑。“你不怕肚子吃撑开呀?”

  校门口。日夕。

  柳老师扛个老南瓜回到校门口,看到校院里栽着一堆人说笑。

  柳老师一走进院内, 贫嘴吴老师:“ 哎哟,柳老师!又去村里搞创收啦?”立刻被老师们围哄住。

  “我看看,我看看。”吴老师说着,笑嘻嘻跑过去,拍拍老南瓜:“稀货!真是稀货!喂!咱今天的活动可得一切缴获要归公啊!”

  柳老师羞怩怩的:“等会儿切开,给大家都送点尝尝。”

  吴老师立刻挤眉弄眼说:“不错不错,以后大家都要以柳老师为楷模,主动下村搞有偿辅导啊。”

  又回头对着家属们说:“你们家属们呀,往后,也要以柳老师爱人为榜样,夫唱妇随,比翼齐飞啊!”

  “ 哈哈哈……”一圈人哄堂大笑。

  家属区:

  柳老师扛着老南瓜走着,眼前闪现着老伴经常去挖野菜的镜头。

  柳老师疑疑虑虑着走进住室。

  柳老师住室。日。

  柳老师走进来。

  (特写)屋子里放着一篮红薯叶菜。小桌上还放着几颗红柿子。

  柳老师背着老南瓜扭身站到门口,高声唤“小芹!小芹!”

  灶房:日。

  离住室不远,是一小间简陋的灶房。此时,吴玉珍正在灶房里忙饭,腾不开手。

  灶房里传来柳老师粗声憋气的呼唤声。

  吴玉珍喊着:“喊啥哩?喊啥哩?蝎子蜇住你屁股啦!”

  只得扎煞着面手跑出来。

  家属院。日。

  吴玉珍从灶房跑出来。看见柳老师背个老南瓜,随即转嗔为喜:“哟,这还怪稀罕!怪不道叫喳哩。”忙神情嘻嘻着跑过去接。

  柳老师并不松手,扭身指着屋里的红薯叶。“啥老南瓜?我是问这红薯叶!这红薯叶哪来的?”

  吴玉珍喜脸刷地变了,眼一瞪:“问红薯叶值顾安高音喇叭?死狼怪声的,我还当出啥事啦。”

  接着又不耐烦地说:“这是我和小芹今上午跟人到学后面坡上捋的。咋啦?”

  柳老师一听,眼前立刻闪出田寡妇咒骂和吴老师玩笑的镜头。

  柳老师火冒三仗的样子:“谁让你去捋的?这是违反群众纪律你知不知道?我怎么给你交代的?你竟然把小芹也带去。小芹还是学生哩,你敢让她也去干这种破坏纪律的事!”

  吴玉珍也怪咧咧的:“不就是一篮红薯叶吗?,咋咋唬唬,看你厉害的。你不吃算啦!就知道你认的真。”

  柳老师没有等她把话说完,就粗声喝住:“你以为这只是一篮红薯叶吗?”

  吴玉珍翻他一眼。“这不是一篮红薯叶是啥?神经病!不给你说恁些了,跟你这种麻缠人说不清楚。”

  柳老师气乎乎的:“啊!我麻缠?是你麻缠还是我麻缠?你给我说清楚。”

  吴玉珍怒怒的:“我正蒸菜糕哩,不负气你来灶伙说。”说着又匆匆钻进灶房。

  住室。日。

  柳老师青着脸,扛着老南瓜站在门口,气乎乎地对着灶房欲喝又止的样子,怒怒着站了好一会儿,反身进屋,“  嗵 ” 地扔下老南瓜,一屁股蹲进烂纱发里,气得吹猪一般……家属院。傍晚。

  吴老师端着菜篙,喜笑着,挨家挨户转着寒暄。

  先让人家看看、尝尝他蒸的菜糕,夸一番手艺,再催催别人。

  舞老师来到柳老师家灶房,又是那一套。“赶紧蒸!赶紧蒸!吃着也真落后。”

  柳老师屋内。日。

  柳老师正坐在沙发里心事重重。外面的寒暄声传进来。

  “柳老师呢?”

  “在屋里正吹猪哩。”

  “大节日的吹啥猪哩!今天还就属柳老师收获大哩。置那么大个老南瓜。哎!老南瓜蒸没有?回头可得给我们都送点尝尝呀!柳老师可是承当过了啊!”

  “那还用你膺记,啥时候蒸就给你送,还能少了你这吃嘴精。”

  柳老师听着,一心恶气。

  外面又传进来吴老师的能势声:“柳老师!柳老师!还不出来热闹热闹,一个人钻在屋子里不寂寞?

  柳老师装做没听见,也不答理。

  正在这时。大芹、二芹和背着妞妞的小芹走了进来。

  吴老师:“哎哟!来客来。都回来庆祝菜糕节呀?”

  大芹和吴老师打着招呼,走过来。

  吴玉珍从灶房跑出来,接过妞妞亲了一阵:“你们快进屋洗洗,准备吃饭吧。菜糕一会儿就蒸好啦。”

  吴老师也过去用筷子给妞妞夹了块菜糕。逗了逗妞妞。然后说笑着走了出去。

  住室。傍晚。

  柳老师还在沙发上靠着生气。

  大芹、二芹进来。“爸……”

  柳老师忙站起来问候了几句。说:“你们都回来啦。二芹刚上班,没事多在单位学习学习,不要光往家里跑。”

  二芹边洗脸边说 :“我三星期都没回来了。”

  柳老师不满的样子:“三星期可长啦?我刚参加工作那几年,半年都不回家一次。年轻人要多注意进步才是。”

  大芹二芹洗罢脸,都跑了出去。

  外面传来热闹声。

  校长院。傍晚。

  院子里坐了一堆人,边吃菜糕边说笑。

  吴老师正在说笑话。“过去,我在本村教书时,每年都把那些公历老师们领进俺家地里捋菜。一大群老师们笑笑闹闹着拥进地里,花花绿绿一大片,让乡亲们都快羡慕死了。那才是乡亲们眼中最难忘的风景呢。也是我爱人最荣耀、最自豪的一件事。每到捋才季节,我爱人就整天絮叨:‘咋还不把他们领来捋菜呀?快领他们来呀!再不来我在乡亲们眼里都失体面了。’”

  一堆人哄哄大笑,气氛显得特别活跃。

  柳老师屋。傍晚。

  姐妹仨开始往屋里一趟趟兴奋着端蒸气。

  三个人都被蒸菜糕激动得喜笑颜开。边端边笑闹。

  “这菜糕蒸得可真虚泛啊!”

  “这菜真嫩呀,我都馋流口水了。”

  小芹得意洋洋,娇声嗲气着向大姐二姐夸功。说:“看你们那馋鳖样,想吃菜糕还不容易。下星期我还去捋,还接你们回来吃,让你们吃过瘾!吃腻。”

  柳老师听着,气得几次想发火都强压了下去。

  饭已摆满小桌,吴玉珍也抱着妞妞进来。

  全家人开始围在一张小圆桌上吃菜糕。边嘻边笑,吃得津津有味。

  妞妞又抓又占的馋相,逗得一家人乐不可支。小屋里笼罩一片热闹的聚餐氛围。

  柳老师一直绷着表情,看着这嬉闹气氛,眼前浮现出过去的情景……老家屋里。日。

  (闪回)一家人正在吃菜糕,柳老师在给儿女们讲着关于红薯叶菜的故事。说:……这红薯叶菜可是咱农村人的救命粮啊!无论你们走到哪里?无论过得咋样?都不能忘了这红薯叶菜。就是吃鱼吃肉,就是吃山珍海味,也不能忘了这红薯叶菜啊!你爷你奶奶临老时,都再三交代,往他们棺材里装红薯叶菜。每年上坟,我都给他们端些红薯叶菜供香。

  学校住室。傍晚。

  柳老师默默地嚼着蒸菜糕,嚼得很苦涩。

  眼前不停地浮现出田寡妇那一声声的咒骂。

  浮现出吴老师的玩笑和家属们的哄笑声。

  柳老师忽然想哭、想喊、想大声发泄。

  柳老师慢慢放下筷子,长长地叹了一声。说:“趁着今天大芹二芹都回来了,有些事我想必须得讲一讲。今天,小芹和你妈私自到坡上捋菜,这是一次严重的违犯群众纪律行为。这次就不再说了,往后我们住在学校里,处处事事都必须注意影响,不能还象在家里那样,随随便便的。学校应该是片净土,谁都不允许把社会上的不良风气带进学校。特别是小芹,还在我的班里,更需要注意影响,严格要求自己,决不允许带头破坏学校纪律…… 。”

  柳老师还没把感慨发完,就被吴玉珍拿话砸住了嘴。“吃饭吧吃饭吧!热饭烫不住你冷屁股!今天好容易把孩子们喊叫回来,想高高兴兴吃顿热闹饭哩,你又教训不清了。说来说去,不还是捋了把红薯叶吗?是犯啥大错误啦?孩子们大老远回来了,吃顿饭你也不叫安生吃。”

  大芹:“真是的,就我爸认得真。捋点红薯叶菜算啥破坏群众纪律。搞得紧张兮兮的,特有点小题大作了。”

  二芹也带着不满的口气:“我爸也真是,这怕影响那怕影响,好象全社会就咱家人怕影响,就咱家人觉悟高。”

  大芹二芹这么一助威,小芹愈觉委屈了。也鼽鼽鼻子阴阳怪气地说:“就咱爸假斯文!动不动就是违犯纪律。怕犯错误就不用吃,污染住你我可负不起责任……”

  小芹说着还乱伸舌头做鬼脸。

  气得柳老师直翻白眼。

  柳老师巴掌往桌子上一拍:“都给我住嘴!不象话!让你们注意点影响有啥不好!都喳啥喳!吃罢饭,二芹领着小芹把菜扛上,给田玲玲家送去,认个错!”

  二芹:“不让捋以后不捋就是了,还送啥菜哩,是去游街呀!”

  柳老师:“不拿菜也可以,但必须得去!给人家道个歉,解释一下。”

  小芹鼻子一鼽:“我不去!谁觉悟高谁去!敲着锣打着鼓清去啦!把菜篮挂在脖子上,清展览了。多积极哩!”

  小芹的态度实在让柳老师意外,厉声吼道:“小芹你啥态度?我怎么会教出你这么一个不懂事理的女儿。你给我站起来!今天你必须做检查!作不认真我让你明天站堂台上作!”

  声音显得很粗暴,一屋人都吓哑默了。

  小妞妞吓得“哇”地一声惊哭起来。

  吴玉珍刷地青了脸皮,筷子往桌上“ 砰  ” 地一拍,腾声站起来。“我说你疯啦!你是还让吃饭不让?小芹她小孩子家知道点啥?是我带她去的你拿她发啥邪火?要批斗你斗争我好啦!叫做检查我替她作。我叫吴玉珍,现年五十二岁,我思想落后,我捋人家红薯叶菜,我觉悟没人家柳老师高尚,我影响人家柳老师声誉啦……”

  一桌子都听得噗嗤嗤乱笑。

  柳老师脸铁青,粗声吼到:“反啦!都反吧!啪一声把碗撴在桌上。”

  邻居。傍晚。

  几位老师和家属正在说笑着吃菜糕,听到柳老师家的吵闹声,都一个跟着一个跑出去。

  柳老师家。傍晚。

  几位老师和家属跑过来劝说:“这是干啥呀!正吃饭哩这是干啥呀!”

  小芹见拥进来一屋老师,脸刷地一羞,把半块菜糕往桌上猛一摔。“不让吃不吃!”

  撞翻凳子,起身就往外走。

  嘴里又嘟嗒一句:“假积极!”

  柳老师抓起筷子就往小芹身上摔,棒棒飞。

  接着,噌地站起来。“小芹你给我站住!今天你不作检查就别想出去!敢走我让你在全校大会上作检查!”

  小芹愣怔住。

  吴玉珍站起来,怒乎乎喊:“你恶!算你恶!不让俺娘们搁这俺现在就回去,省得影响你形象。”

  小芹“  哇 ”地一声哭了。

  扭过去一脚把菜篮踢翻。又照着红薯叶上跺了几脚,捂住脸跑进了院子里。

  (特写)柳老师脖子上青筋一暴一跳,脸都胀成了紫茄子。“走也得作了检查再走!”

  柳老师冲过去把菜往篮子里一搂,掂起菜篮撵出去。

  一屋人被这突如其来的阵势惊愣了。

  家属院:外。

  柳老师掂着菜篮窜出来,撵上去一把揪住小芹。“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柳老师拉着小芹往外拉。

  小芹挣扎着,被柳老师拉出了家属院。

  屋内。傍晚。

  柳老师老伴哭闹着:“这日子没法过了。还不如回老家清净些。”说着就在屋里收拾起东西。

  大芹、二芹拉住哭劝。吓得小妞妞大哭起来。

  一屋人弄得手忙脚乱。又劝又拉。

  这时,屋内传来小芹的哭喊声,老师们都又 一窝蜂跑出去。

  校门口。傍晚。

  老师们追过去,将柳老师团团围在校门口,一片乱劝。

  柳老师起火说:“都不要说了。谁说都没用。我的脾气你们也知道,今天拉断胳膊我也要把她拉去。非让她认错不可。”

  吴老师两口也站在院子里,看着这局势显得很尴尬。

  吴老师对着别人说:“没想到柳老师这么热脸皮,我就说那么几句玩笑,他竟然当真。他拉小芹去送菜,这不明摆着是摔打我?”

  吴老师的爱人李素英站在一边直责怪他:“活死鬼!这下你好看了吧?开玩笑也不分个人头,让你以后还穷嘴呱嗒舌?”

  吴老师干砸嘴,脸都窘成了猴屁股。

  吴老师忍不住了,挤过去说:“柳老师你也没必要再拉小芹送菜了,算我吴某人弄错了人,这回算真服气你啦!有啥话你就直说吧!不让开玩笑咱以后决不再开!咱有儿性。也用不着使用这种手段敲葫芦摔打瓢。小芹是我喊她去的,让认错我在全校大会上给你认错。行了吧?”

  柳老师听了这话,脸都气红了。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子说话?我让小芹去认错跟你开玩笑啥关系?你发啥邪火?你走吧你走吧!我这事跟你没一点牵连。根本就是两码事嘛。”

  吴老师被呛得面红耳赤,扭头走了。

  一圈人都劝解柳老师。“别再去了。再去惹得更不好看,为这么点小事闹矛盾太不值顾。”

  说着都去夺篮子、拉小芹。

  这一来,柳老师火气更大。说:“我送菜跟他有啥关系呢!这事跟你们谁都不牵扯!我今天是非去不可了。”

  校长室。傍晚。

  吴老师正起火冒烟向校长汇报。样子都很起火。

  校长爱人说:“柳老师怎么这样脾气呢?他去送菜,这不是扇咱儿刮子吗?吵闹出去,让群众都乱议论,算咋回事呢?你快去看看,说啥也不能让他去。”

  校长:“这直性人一旦固执起来,怕是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校长爱人:“拉不回来也得拉。牛不喝水强按角。反正不能让他去。”

  校门口。傍晚。

  人们还在劝着柳老师。

  柳老师挣着往外拉:“都不要再说啦。说多就没意思啦。作为老师我连自己的子女都教育不住,往后还咋站讲台上教导学生……”

  一圈人都急得束手无策。

  这时,有人喊:“校长来啦!”

  人群都扭过头看。

  看见校长、校长爱人正匆匆往这边赶来,吴老师和夏主任跟在后边。

  柳老师见校长一脸黑气飘来,随即僵住姿势,脸上现出诧异。

  校长走过来,一脸严肃着夺掉菜篮。

  拽过小芹哄了哄。说“你先回去吧。”

  小芹一扭头哭着跑进了家属院。

  柳老师刚要喝止,只喊了句:“你往哪去……”就被校长批评住了。

  校长发火到:“别喊啦!”

  柳老师愣住。

  校长瞪着他批评:“没见过你这号人,几根瞎菜毛缨,也闹得惊天动地,有啥意思呢?不就是尝个鲜吗?啥主贵的?人家乡干部县干部还大群子跑坡上捋呢,咱算啥人物?搞啥廉洁?捋也捋啦,再送去有啥意义呢!”

  柳老师欲言插不上嘴。

  校长缓了缓口气,推着柳老师说:“快回去吃饭吧,别为了这么点小事惹得大家心里都不痛快。”

  柳老师不动。

  挣着对校长解释:“校长你不了解情况,这不单纯是一件捋菜的事,这关系着群众纪律,还涉及到学校风气问题。一时半刻我也给你说不清。回头我还要专门向你反映呢!”

  校长脸上表情很复杂。叹了口气。拍拍柳老师肩膀:“唉!你这人真是的,啥都好,就是想问题过于迂腐,啥事都上纲上线。你没想想,咱住在村边,周围都是群众,哪个不来学校拉连?挑水、晒粮、洗衣服、打电话、拉桌借凳写对子,哪样你能挡住?这才叫群众关系呢!你要是这么一认真,一闹腾,还不是办人家黑红脸?群众会咋议论咱?会不会把这事当成是耍贱人?会不会怀疑你送菜是学校授意的?怀疑是学校不想让群众再拉连了,不想与群众再密切了才玩这一套?这群众关系闹僵了会啥样后果?你敢担保这责任吗?”

  校长说着, 柳老师眼前浮现出一幕幕群众到学校挑水、晒粮、写对联、借桌凳的情景。

  柳老师哑默了。他不知道如何理解这层连锁关系。“这……这……”了一会,才说:“这是我个人的事,跟学校没牵连,我会解释清楚的。”

  校长又拍拍他肩膀。“这事你解释不清楚的,人心莫测啊!”

  接着又缓了缓语气:“况且,这种事传扬出去,免不了要被人议论,啥议论都可能会有。一旦议论大了对学校声誉会是啥影响?对小芹能有啥光彩?咱说句掏心话,小芹还是学生呢,吵闹大了咱处分不处分?不处分咱是闹腾这干啥?处分了她心灵上能不受创伤?咱能忍心让孩子小学还没毕业就背个黑档案?以后咋上中学?咋做人?咱得对孩子负责任啊!女孩子都脸皮嫩,她能不能承受得住?要闹出人命怎么办?能对得起孩子吗?这一切后果你都细想过没有?叫我说你先别急,回去再冷静想想,看去着到底合不合适!”

  柳老师被校长一番语重心长的话给弄迷茫了,楞了好一会,终于口气坚决地说:“校长,这事我想了,我还得去,我不能不去。这不仅仅是一篮菜的问题,是牵涉到纪律教育问题。我身为老师,我不能为袒护自己的孩子而败坏学校名誉……”

  正站在一边为校长的理论赞叹折服的杨老师,猛然预感到情况又紧张了,赶紧蹿过去将柳老师拉开,把嘴贴在柳老师耳朵上低沉而又严厉地说:

  “柳老师你咋这般死眼皮呢!钻牛角你也得观个形势啊,哪有这般固执任性的!你没看见校长啥颜色?难道你是真的不知道,你老伴是和校长爱人还有校长一块去捋的菜?还有吴老师和另外两位女老师也去了,也有带学生的。你这般吵闹不是扇校长的脸?掴别的老师耳光?我真不明白你这样做到底是啥目的。是想显示咱比别的老师都廉洁?都觉悟高是咋哩?你非出这风头搞这虚伪是干啥呀?就让说去送,也得大家商量一致,找个合适的时候吧?这事牵涉着那么多老师,你总得有点集体观念吧?你不顾小芹面子总得让其他老师们顾顾面子吧?怎么能说送就送没一点商量余地呢?你已经把吴老师搞成那样狼狈了还想咋着?难道连校长脸上也踹两脚?都几十岁的人啦,怎么一点人情事理都不通呢……”

  柳老师脑子里轰地一下,眼前可嚓可嚓炸了几下,出现了一片“廖廓江天万里霜”。

  校园。夜。

  月冷星寒。家属院里,黑灯瞎火,安安静静。月光下,只有风儿吹动着白杨叶,像万千嘴巴对着千万只耳朵嘁嘁嚓嚓。

  校长室。夜。

  校长和爱人在被窝里说话。

  爱人:“你说这柳老师明天会不会再去送?”

  校长:“我想不会吧。当时是一股火,气一消,也就算啦。”

  爱人:“这一家子今晚上不知会咋样呢?”

  校长:“肯定也不会得好好睡。这柳老师也真是,太固执了。学校里出个这种人,往后啥事都怒好干。”

  爱人:“他要真要是再去送,咱怎么办?”

  校长:“走一步说一步吧。明天我早点过去,再劝一劝。想着他不至于再去了。”

  吴老师住室。夜。

  吴老师和爱人正在屋里吵嘴。

  李素英一个劲在唠叨:“你都胜蛋,整天都你球话多。没皮没脸。不吃回亏你都不知道你姓啥叫啥啦。玉珍姐也真是,跟着这号人,也算窝囊一辈子。”

  吴老师生气着。“神经蛋!让他去送!假球积极。以后他找上门我都不会理他。”

  李素英:“你也不用理不理,在一个院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涩涩磕磕的啥意思?叫我说,你明天早上过去转一转,顺便解释一下,再见面也好说话些。”

  吴老师:“我去给他低头?我没事找事哩?他想咋着咋着!随他便。想叫我找他低三下四,没那一天。”

  李素英:“你这人,给你算说不成撇。你不去我去。低低头可小你啥啦?”

  吴老师:“你贱!给他有啥道歉?”

  李素英不再搭理,翻身过去。

  柳老师住室。夜。

  柳老师歪在烂沙发上迷迷糊糊。

  (闪回)大芹抱着孩子悄悄离去的情景。大芹“爸!我回去了。你也好好想想,我知道你一辈子直正,但也不要把啥事情都想得太复杂了。千万不要把菜再送去了,你这样,我们以后还再回来。”

  里屋。夜。

  屋里没响动,二芹和小芹跟她娘躺在一张床上,像霜天雪地里眠着几只哀鸿,静止得让人孤独。

  外屋。夜。

  柳老师一闭眼就看见田寡妇那张哀怨的脸,漂浮在夜空里,若隐若现。那哀怨声如杜鹃凄厉,一次次在夜空里喊他,喊得他心口痛裂。

  柳老师忽然用拳头往头上乱捶,捶着捶着就朦胧了。

  窗外寒星三滴两滴,校院里一片寂静……

  朦胧中柳老师忽然感觉眼前红亮亮的刺眼,一睁眼,一片早霞已艳艳的铺满了窗棂。

  教室。上午。

  柳老师正在上作文课。

  柳老师:“今天,我们这堂作文课就叫……板书‘青柿子、菜叶子’。”

  教室里一片嘁喳声。

  柳老师转过身。嘁喳声停止。

  柳老师:“昨天,我到岭坡两个村搞了次野外作文辅导。现在,就请岭村几位同学把所写的作文念一念。李伟红!”

  叫李伟红的同学站了起来。脸红红着念到:“昨天星期天,我们到柿树坡搞野外作文。柳老师没来,我们就上到大柿树摘红柿,柿子都老涩,我们啃啃这个,啃啃那个,把半不软的涩柿子扔了一地。牛记武用青柿子砸我,扔了一地……”

  牛记武站起来。争辩说:“他歪人!狗扳着树枝打提溜,把树枝扳折了,掉到地上,把柿子掉了一地。”

  李伟红:“狗摇晃我,把我摇晃掉的!”

  牛记武:“狗先摘柿子砸人吧?”

  一教室哄哄乱笑。

  柳老师青着表情道:“都严肃点。牛记武,你念……”

  隔壁教室。日。

  吴老师正讲着数学。教室里传进那边的吵闹声,同学们乱往窗口扭头,暗笑。

  柳老师教室。日。

  在讲道德和纪律教育。

  并将学校里发生的捋菜事件,

  结合田寡妇反映的情况让学生们展开讨论。

  柳老师先代表老伴和捋菜的老师们在课堂上作了认真检讨,然后又点名小芹作为违犯群众纪律的学生代表,向同学们作认错检查。

  小芹的样子很沉痛,先是低着头满脸飞红,进而捂住脸羞愧难当,最后爬桌上哽哽咽咽……柳老师连着点了三次名也没把她点起来。

  柳老师就发火了,说柳小芹!今天你若不在课堂上作深刻检查,下午我把你名字写在黑板报上,让你在全校大会上检查!

  正说着,小芹忽然蹿起来,擦把泪,掂起书包就从后门跑了出去,砰地把门甩得巨响。

  柳老师柳老师脸红脖粗撵到门口,越喊小芹跑得越快,一扭身钻进了家属院。

  柳老师紫着脸呆在教室喘息了一阵,

  才沉重着脚步回到堂台上,

  先将小芹痛痛批评了一通,又代替小芹作了深刻检查。

  之后,柳老师将他们班的学生全都封成了“护秋员”,每人负责五个低年级小同学。

  给小组长们封了个“护秋小队长”,监督本小组队员表现。

  给班干部封成了护秋“大队长”,每人负责一个班级,每天汇报一次情况,在板报栏公布。

  柳老师自封为学校护秋队辅导员。

  吴老师正在隔壁辅导作文,

  被这边的热烈声揪抓过来,

  隔着窗户听了一阵,

  课也没心思上了,

  当即就脸上一红一白着找到那几位捋菜的老师。

  一煽动,一群子怒脸就拥进了校长室。

  校长闻说也十分造气,脸都涨得乌紫。

  可这事件偏偏又牵涉到他,弄得他哑巴吃苦瓜,有苦说不出口。

  只好耐心将吴老师他们劝慰了一通。

  柳老师一意孤行,擅自向学生披露捋菜事件,还私自代表老师作检查。这无疑是在学生面前撕掉了老师们的圣洁面纱。

  很快在校园里引起哗然和震惊,议论声纷纷扬扬。

  搞得捋菜老师们十分被动,十分尴尬,人人像根冒烟的湿树棍,冒得满校圆硝烟弥漫。

  中午第四节,柳老师没课,就在校院里制了个“道德教育”板报栏。一边是表扬,一边是批评。

  并将小芹和五个被揭发有糟踏过瓜果行为的学生名单,首批写在了板报上,让他们戴上“枷锁”去捉“俘虏”立功赎罪,等到捉住了替身,才能“释放”出去。

  柳老师写着:今后,如果哪位同学再糟蹋庄稼,被抓住或被揭发出来,不仅自己名字被公布在板报上,连累父母名字和承包人名字都要一块写到批评栏里。

  板报栏前围着几个仰脸的学生,

  远处站着一堆老师和家属,都斜着脸往这边诡秘。

  这时,柳老师老伴背着个大包袱,从家属院走了出来,脸上气嘟嘟的,走路怒冲冲的。小芹抹着眼勾着头在后面跟着。看见柳老师时就像没看见,头都没扭就走了过去。

  柳老师老伴拉小芹走出校门口时,那堆老师们才迷瞪过来,赶紧细碎着脚步去追撵。 吴老师爱人李素英边跑边喊着柳老师。柳老师扭过来一片黑青色,说都别去管!让她们走!我宁可吃生饭,也决不容忍她们把坏习气带进学校。

  吴老师爱人咂咂嘴,只好扭身向校长室跑过去。

  那群人跑出去拉住了柳老师老伴,可是咋拉都拉不回。

  小芹也哭哭泣泣着非回老家不可。

  柳老师老伴就抹着眼泪说,弄成这一步了,闺女是不能再上学了。闺女不上学了,我还搁这干啥?

  正在这时,只见校长和教务主任从行政区急匆匆赶了过来……


编辑点评:
对《青柿子 菜叶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