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人物> 难忘王同社老师

难忘王同社老师  作者:吴瑞民

发表时间: 2017-07-17 字数:3198字 阅读: 162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苍苍白发的老师,都会因桃李满天下获荣耀而骄傲。走向社会的学生,都会为曾受教于母校的名师感荣幸而自豪。我们那批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从嵩县一中考入大中专院校的学生,几乎遍布了县城各个行业,每每相聚,谈论最
 


 

苍苍白发的老师,都会因桃李满天下获荣耀而骄傲。走向社会的学生,都会为曾受教于母校的名师感荣幸而自豪。

我们那批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从嵩县一中考入大中专院校的学生,几乎遍布了县城各个行业,每每相聚,谈论最多的都是母校的名师们:教语文的王富贵、谢呼晨、王文献,教数学的韩绵瓞、吕清章、谷学仁,政治马国敏,地理王同社,化学黄柏仁,物理邵劳吾……他们是嵩县一中的品牌,是嵩县教育界的梁柱,更是嵩县学子之福祉。然对于我,最感恩的还属王同社老师,因为我曾两次受教于他,受教最多,受益最深。一九七九年高考,我的地理成绩最好,考了八十多分,不仅居于嵩县榜首,且在洛阳市也名列前茅。我能考上大学,地理成绩起到了关键作用。可以说,我能从农村走进城市,王同社老师有着舟载车运之功,其恩泽不可斗量,感激更不能斗量。

说起我们这批学子的命运,可谓是伴随着邓小平的起伏而起伏的。一九七二年林彪事件后,邓小平复出,首先复兴教育,嵩县恢复一中,我有幸被录入这所名师荟萃的名校,首次感受到了名师的风采。印象最深的是王富贵老师的第一堂语文课——《韶山冲里的红太阳》,当时的感觉简直如听仙乐一般,至今还给同学们留下深刻记忆。谁知好运不长,刚学习一年,便伴随着批判“教育回潮”,一中解散,学生各自回到本公社高中。一九七四年春,我进入纸房高中,地址就在现今的嵩县五中,校长便是王同社老师。真是人生如梦,命运如书,没想到遇上王校长,成了我人生的幸运和机遇。

第一次见到王同社校长,便给我留下很深印象:文质彬彬,和蔼可敬,具有学者风度。当时正处于批林批孔浪潮中,各学校都是上课少,劳动多。王同社校长是一位具有强烈敬业心的教育工作者,他不忍心让学生把学业这样子荒芜下去,但他又不敢逆潮流,心里万分苦恼。为了让学生们能够不间断学业,能够接触和学习到优秀的传统文化,王校长担着挨批的风险,搞了个“以学代批”、“曲线救教”。他打着“先学后批”、“为批而学”的幌子,让学生先学习孔老夫子都讲了哪些所谓的反动言论,熟悉中国文化史上都有哪些流毒名作,先让熟记熟背,再深入批判。这样,便曲折地、转折圈儿让我们又学到了许多古典名文。我记忆最深的是所谓“批判《三字经》”。当时,王同社校长授权语文老师王文献主讲。王文献老师学识渊博,口才悬河,便借机淋漓挥洒积压的知识。他旁征博引,把个《三字经》中上百个历史典故和历史人物,讲得惟妙惟肖,活灵活现,生动情趣,深深烙印进了每个同学的脑海深处。我们那一代人,受那个年代教育潮流的影响,满脑子都是毛主席语录,基本上没接触过古典名文。所以,第一次听到内容那么丰富的《三字经》,感到句句珠玉,特别新鲜。这篇古代小学生们的读物,却让我们那批高中生们听得痴痴醉醉,且激动得到处传播。这一下子便轰动了纸房各村的中小学校,都把演讲《三字经》当成了“批林批孔”的成功典型,纷纷效仿。但他们又没这人才,只得纷纷找到王同社校长恳请,聘请王文献老师到各学校去演讲。王校长也顾不上风险不风险了,都欣然答应。于是,王文献老师便把《三字经》传遍了各学校,风靡了各个山村,热闹得连群众都挤搡着去听。听过的都津津乐道,诱惑得没听者猴急热急,一时间在全公社掀起了大批《三字经》热潮,连社直的各部门及山区的各大队,也都争办起批判《三字经》演讲活动。王文献老师成了全公社大红人,四处聘请,忙得不可开交。后来,干脆把王文献老师调到了公社抓教育。正是王同社校长的睿智,让一个乡数十座学校的数千学子,深深受到了优秀传统文化的润泽,更为一方地域和一个知识荒芜的年代播撒下绵延古典文化之火种。

学为之用,学习之后,王同社校长便布置写作批判文章,拐弯抹角让学生锻炼写作功力。学校专门办了个批判专栏,把好的作文都贴在专栏里让大家学习。后来又办了板报,发表诗歌散文,我的诗歌连着被选了几期,更诱发了我的写诗兴趣。准确说,我就是从那时起,在那种特定环境和氛围下,迷恋上诗歌,热爱上文学的。之后,我便在文学道路上坎坎坷坷走了三十余年。这不能不感激王同社校长的良苦用心和王文献老师的含辛茹苦,使他们利用大批判“借树开花”,让我接触了许多古典名著,并引领我走上了文学之路。

真正聆听王同社老师的地理课,是一九七八年。伴随着粉碎“四人帮”的喜讯,邓小平再次复出,开始恢复高考。一九七八年,一中首次成立文理复习班,我再次踏入一中校门,进入文科班补习。上地理课时,猛然看到走上讲堂的竟然是王同社老师,忽然觉得很亲切,这才知道王老师由纸房调入一中担任了复习班地理课,心里一阵激动和惊喜。更让我吃惊的是,没想到王老师的地理课讲得竟然那么娴熟,熟到连教案都不看一眼便滔滔不绝。过去光知道黄柏仁老师倒背化学元素表,想不到王老师竟能熟背全书,背画各种地理图表。更惊奇的是,王老师不是讲述理论,而是描绘图形,用形象刻画理论,真乃匠心独运。听王老师讲课,就像在看电影,看幻灯片,让人如临其境,如见其形,眼前总浮现出一幅幅画图画影,在黑板上影来影去。所以历历在目,铭刻脑海,记忆特深,以至于高考时,我一看卷子,一幅幅画面便浮现出来。

可有谁知道,这图影上面凝聚了王老师多少心血和汗水?在他背讲课文、背画图形的背后,又付出了多少难以言说的呕心沥血?每每想到王老师讲课,总让我联想到放羊人数羊的情形。放羊人数羊,不是数数儿,乱窜的羊群眼花缭乱,根本难以数准。所以,放羊人数羊,都是去过滤记忆中那一个个熟悉的形象,用鞭杆指着说:“它在、它在、它也在、它还在……嗯,‘黑顶门’哩?‘黑顶门’咋不见了?”这是形象烂熟于心的浮现。王老师之所以能将理论转化为形象,用画图去讲课,正是“熟能生巧”的结晶,更印证了“胸有成竹”的典故。

最难忘是王老师那和蔼和平易,他不是让学生们仰望而肃敬,而是让学生们感到温馨而亲切。三十多年了,每次见到王老师时,总是先看到他的和蔼笑容,让人感觉就像走进了一束温暖的阳光中;三十多年了,每次碰到王老师时,总是先听到他关怀的询问声,让人像感受到一缕春风浸润肺腑。更可贵的是王老师心理最年轻,对生活最乐观,虽年逾古稀,仍纯真活泼,读书练功,与世无争。特别是王老师对学生之惦念,更让人感动。毕业都三四十年了,同学之间有很多人都已印象模糊了,但王老师却依旧清晰的珍藏着每位授教学生的印象,如数家珍,时时问候,挂念着每位学生的工作和生活状况。三十多年了,我忘记了很多人和事,但恩师难忘,形象的地理课难忘,王老师的音容笑貌难忘,那殷殷的教诲,那慈祥的关爱,一直伴了我三十多年,成了最深情的记忆。王老师的师德师品,就像一面旗帜,一直飘扬在我的前方,成了我奋斗的榜样和人生的路标。

我曾写过篇《肥料赋》,摘两句送给王老师:“父亲用汗珠作肥料,哺育了我;老师用知识作肥料,培养了我。父亲的汗珠是晒化的肉油,每一颗都包着一粒滚汤的阳光;老师的知识是凝聚的心血,每一字都含着一颗晶莹的汗珠……”衷心祝愿王老师永远健康,永远年轻。

学生:吴瑞民


编辑点评:
对《难忘王同社老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