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短篇小说> 送花

送花  作者:吴瑞民

发表时间: 2017-07-17 字数:6606字 阅读: 349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一  柳老师扛个大提包,从火车站走出来,正准备乘公交车回学校,忽然听见一位卖晚报的妇女举着报纸喊:特大新闻!北环路广场庆国庆的数千盆菊花,一夜间被哄抢一空!  柳老师一听,就被这喊声吸住了脚
 

  


  一

  柳老师扛个大提包,从火车站走出来,正准备乘公交车回学校,忽然听见一位卖晚报的妇女举着报纸喊:特大新闻!北环路广场庆国庆的数千盆菊花,一夜间被哄抢一空!

  柳老师一听,就被这喊声吸住了脚。

  柳老师是市里有名的政治教师,被邀去省城参加一个关于青少年公德教育的学术研讨会,本来明天还安排一天旅游的,可今天是爱人的生日,爱人把电话打到了省城,说大女儿的男朋友也要来,让他会议结束立即赶回来。柳老师就特意买了生日纪念品,匆匆赶回来了。柳老师急于坐车,本来没心思买晚报的。可偏偏这事件就发生在他的学校驻地,又与他的论文有关,不能不引起他的关注。柳老师接过晚报看了三分钟,就气愤着把报纸塞进了口袋。

  柳老师住在学校的家属区里,这是两幢新建的住宿楼。柳老师住在北楼二单元五楼,当他扛着大提包打开屋门时,一眼便看见客厅里摆放着三盆紫红菊花和一盆串串红。心里哐啷一下,包还没放下就高声唤“大芹”。大芹是柳老师的大女儿,刚到她母亲的医院里顶班当了一名护士。柳老师唤大芹实际上是唤他爱人。他爱人叫吴玉珍,“大芹”成了吴玉珍引伸涵义的代名词。此时,吴玉珍正在卫生间里洗头发,一时出不来。柳老师就一串跟着一串唤,粗声憋气。

  吴玉珍披散着湿头发跑出来,说回来就回来了,是叫唤啥哩?蝎子蜇住你屁股啦?一仰头,见柳老师包还背着,随即嗔怪道:哟,还不放下吧,背一路了还没背够?

  柳老师并没放包,扭身指着那花盆说:这花是哪儿来的?

  吴玉珍眼一瞪,问花也值顾背着包问?死狼怪声的,我还当出啥事啦。这是我和小芹在广场上捡的。咋啦?

  小芹是柳老师上初中的小女儿。柳老师一听,手都颤了。说谁让你去偷人家花的?这是庆国庆的礼花啊!小芹还是学生哩,你怎么可以让她也去偷花。

  啥偷花?给你说了是捡的!人家不要了。吹胡子瞪眼,看你厉害的。不就是几盆败菊花吗?不想要你把它扔出去!

  柳老师没等吴玉珍把话说完,就粗声喝住:你以为这只是两盆败菊花吗?

  吴玉珍眼一翻:这不是败菊花是啥?神经病!国庆节都庆祝过了……柳老师火冒三丈。说你以为摆花庆祝国庆节也象待客?待过了就变成残羹剩菜了?

  这话把吴玉珍呛得很尴尬,说:不给你说恁些了,我正洗头哩,不服气你撵过来说。吴玉珍扭头又钻进卫生间里。

  柳老师“ 嗵 ” 地扔下大提包,一屁股蹲进沙发里,气得吹猪一般……二

  柳老师坐在公交车上时,还想着抓住这件事,在学生中开展一次大讨论呢。然而,这件令他痛心的事,竟然发生在了自己家里……柳老师靠在沙发里越想越生气,肠里胃里翻着拧……这时,听见小芹和大芹他们笑闹着回来了,柳老师调整了一下表情,把火气藏在了平静里面。这姐妹俩一进屋,还没看出柳老师情绪,就被扔在地上的大提包激动得喜笑颜开。趁着刘老师站起来和男朋友寒暄的当儿,两人便抬着大提包抬进屋里,唧唧喳喳翻寻着惊喜。

  吴玉珍正躲在灶房炒菜,正担心会对着客人脸上不高兴呢,现在听见女儿们开心的笑声,以为柳老师气已经消了,悬着的心也就“嗵”一下掉进了肚里。赶紧探出身打了个招呼,就 兴奋着做了几样拿手好菜,想洗洗柳老师风尘和怒气。姐妹俩在屋里嬉闹了一阵,也开始跑进灶房,眉开眼笑着一趟趟着往屋里端蒸气,端得满屋里蒸气扑鼻。吴玉珍从灶房擦着手出来,又张扬着让小芹拿出了那瓶珍藏的好酒。

  柳老师看着一家人 围着小圆桌,嘻嘻闹闹,一种亲切情绪罩在心头浓浓着化不开。要是换了以往,柳老师肯定会给孩子们讲很多过生日的风俗和感受。然而,此时此刻他却心情十分沉重,象压着一块石头,压得他一丝好情绪都泛不出来。他默默地嚼着爱人和大芹夹到他碗里的好菜,却嚼得很苦涩,仿佛是咽着大街上那一声声忿骂。柳老师终于忍不住了,慢慢放下筷子,长长地叹了一声。说:趁着今天大芹你们也回来了,有些事我想必须得讲一讲。就先教导了一番做人的理论,接着又把爱人和小芹抱花的事批评了一场。说:往后我们住在学校里,学校应该是片净土……柳老师还没把感慨发完,就被吴玉珍拿话砸住了嘴。说吃饭吧吃饭吧!热饭烫不住你冷屁股!好容易过次生日,让孩子们在家吃顿热闹饭,你又教训不清了。说来说去,不还是捡了两盆败菊花吗?是犯啥大错误啦?

  柳老师起火说:你以为这事还小吗?连报纸都刊登了还不引起重视?说着就掏出报纸抖了抖。说这报纸一刊登,就不是一盆两盆花的问题了,已经变成一次严重破坏社会公德事件了。我说过你多少遍了,还是啥都不在乎,不注意一点影响。孩子们全都让你给引导坏了。

  吴玉珍往报纸瞟一眼。嘴一撇说:啥都是怨我了?我又不知道真相。这报纸也是瞎哄哄,恁些贪污腐败不去豋,净豋一些鸡毛蒜皮!再登也不过还是几盆败菊花,我看也犯不了啥法?

  大芹说:真是的,就我爸胆小。登他登呗,又不是咱一家抱了,他还能查出来?

  大芹的男朋友也笑笑说:菊展被哄抢的事,很多城市都发生过,前几天我还看到报纸上刊登了开封菊展被哄抢的消息。这种事根本不会追查的,豋豋也只不过造造议论,提高提高市民意识罢了。

  小芹更是不在乎,说这算啥严重问题?就我爸敏感,啥事都往政治上扯,掉片树叶也抱住脑袋。这得注意呀!那怕影响呀!好像全社会就咱家人怕影响,就咱家人觉悟高。真怕犯错误你给人家抱送去得了。

  小芹说着还乱伸舌头做鬼脸,气得柳老师直翻白眼。柳老师满钻劲开家庭教育会哩,谁知要没教育住别人,反被七嘴八舌将自己数落一通,鼻子都气膨胀了。巴掌往桌子上一拍:都给我住嘴!不象话!让你们注意点社会公德有啥不好!都喳啥喳!报纸炒都得沸沸扬扬了,还不严重?再严重能啥样?叫我说,就得乘早给人家送回去。吃罢饭,我领着你们去!给人家承认个错!

  大芹说:还真送呀?让注意以后注意就是了,还用去投案自首啊?

  大芹男朋友也附和说:这种事大都是不明真相,搬回来也就搬回来了,没必要再去道歉,肯定不会再追究的。

  小芹鼻子一鼽:追究我不去!谁觉悟高谁去!敲着锣打着鼓情去送啦,把花盆挂在脖子上,清展览啦,多光彩哩!

  小芹的态度实在让柳老师意外,他怎么会教出这么一个不懂事理的女儿。这让一向为人师表,脾气耿直的柳老师再也不能容忍姑息了。厉声吼道:小芹你啥态度?知道不光彩为啥还抱?送着不光彩被追查出来就光彩啦?今天你必须去!还必须写出检查!由于声音粗暴,把一屋人都震哑默了。

  吴玉珍刷地青了脸皮,筷子往桌上“ 砰 ” 地一拍:我说你疯啦!你是还让吃饭不让?小芹她小孩子家知道点啥?是我领她去的你拿她发啥邪火?要批斗你斗争我好啦!叫做检查我替她作。我叫吴玉珍,现年五十二岁,我思想落后,我抱了人家两盆败菊花,影响到柳老师声誉啦……这一检查,气氛砰的又活跃了,一桌子噗嗤嗤乱笑。小芹更是笑得前仰后合,也学着母亲的样子说:我叫柳小芹,现年十三岁,我也抱了一盆败串串红,影响我爸声誉了……柳老师脸铁青,粗声吼道:反啦!都反吧!“啪”一声把碗撴在桌上,鼻翼一歙一歙,很象要爆炸的样子。歙了整整三分钟,终于爆出声音:柳小芹!你给我站起来!今天你必须认识错误!不认识错误你不准吃饭!

  小芹嘴一撇,说不吃就不吃!把筷子往桌上猛一摔。撞翻凳子,起身就往外走。

  柳老师抓起筷子就她往身上甩,棒棒飞。噌地站起来。柳小芹,你给我站住!不吃饭也得作检查!敢出去我让你在班会上作检查!声音带着爆炸,把小芹吓愣怔了,正不知进退时,听见母亲喊:你恶!算你恶!不让俺娘们搁这俺现在就回医院去,省得住在这影响你形象。

  小芹心里一酸,“ 哇 ”地一声哭了。扭过去一脚把花盆踢翻,又照着菊花上跺了几脚。说让你送!去送吧!捂住脸跑出了屋门,把屋门啪地一甩,甩得屋顶掉灰。

  柳老师脖子上青筋一暴一跳,脸都胀成了紫茄子。冲过去抱起两盆残花就撵了出去……三

  柳老师挟着花盆冲出去,在楼梯上一把揪住小芹,喝喝骂骂,非拉她去认错不可。把一楼人都惊动出来,将柳老师围在院子里七劝八劝。然而,柳老师一头碰到南墙上,谁说都不消气。平时人们都知道柳老师为人直正,但没想到他会这般迂腐。

  惹得最尴尬的是吴老师。因为他和爱人也抱了花,而且还是他们宣传出去的。现在柳老师竟然吵吵闹闹着拉小芹去送花,这比扇他耳掴子还难堪。

  吴老师爱人也站在一边直埋怨,说:活死鬼!这下你不鬼扎啦?事情吵大了,连你也得抱着花盆去给人家送,看你以后还在学校里拄脸?说得吴老师干砸嘴,脸都窘成了猴屁股。只得硬着头皮走过去,说柳老师,你这样做有是啥意思呢!发生这种事主要是不明真相,这事责任在我,是我没搞清楚就盲目宣传的。现在我郑重地给你承认错误。这件事你不要乱插手,我一人做事一人担,让认错我去给人家认错。又转身提高声音说:我也给大家先说一声对不起!请大家放心,这件事我决不推卸责任,决不连累大家!

  柳老师只想着拉小芹去认错,根本没想到这件事还有啥外延因素。吴老师这番话让他既尴尬又气愤,说你讲这话什么逻辑呢?我让小芹去认错跟你不明真相有什么关系?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逻辑!我让你去替我们认错干啥?你说这话太没质量!

  几句话呛得吴老师面红耳赤,这场合让他解释都没法解释,只得扭身找校长去了。

  其实,那天晚上吴老师真的是不知道实情。他是吃过晚饭和爱人到广场散步时,看见广场上乱哄哄着在抢花。以为是公家不再要了,放开让人捡的,就也跑去捡了几盆。抱到半路时碰见柳老师爱人,就鼓动柳老师爱人和小芹也跑去抱两盆。吴老师是个好说好笑还好管闲事的热心肠人,他也是处于好心,就抱着花盆走一路张扬一路,还站在家属区里乱叫喳,弄得学校里成群结队跑去抱。当时谁都糊里糊涂,现在见柳老师把事情闹到这种地步,都觉得很没趣,就纷纷去劝解柳老师,说当时的确是不知道情况,抱也已经抱回来了,引以为戒就行了,再去认错不是自找不光彩。说着都去夺花盆、拉小芹。

  这一来柳老师火气更大了。说你们的心意我都能理解。但不光彩也得去,总比追查出来光彩吧?大家都不必再劝了,我作为教师,连自己的子女都教育不住,往后还咋站讲台上教导学生……大家知道,直性人一旦固执起来,会八头牛拉不回来,都急得束手无策。恰在这时,校长从那边行政院急匆匆赶了过来。柳老师见校长一脸黑气飘来,有些惊讶,随即僵住姿势。

  校长走过来,一脸严肃着夺掉花盆,拽过小芹哄了哄。小芹一扭头捂着脸跑了。柳老师刚要喝止,被校长批评住了。校长说:别喊啦!你这人也真是的,抱一盆花儿,也闹得惊天动地,有啥意思呢?小孩子家不知道情况,批评几句就行了。国庆节也过去了,花已经被抱走完了,即使送去这三两盆,还有啥意义呢?快回去吧,别为了这么点小事惹得不愉快。

  柳老师没动。他想解释,说校长你不了解情况,这孩子她……她太不懂事了!

  啥叫孩子?懂事了还上学干啥?校长拍拍柳老师肩膀,又说:唉!你这人啥都好,就是想问题太容易冲动了。你没想想,这件事正吵得满城风雨的,你现在一送去,马上就会引起媒体的热炒,热炒起来啥议论都可能会有。小芹又是咱们学校的学生,一旦议论大了对学校声誉会是啥影响?对小芹能有啥光彩?咱说句掏心话,吵闹大了咱处分不处分?处分了她心灵上能不受创伤?咱能忍心让孩子初中还没上完就背个黑档案?以后咋上高中上大学?咱得对孩子负责任啊!女孩子都脸皮嫩,她能不能承受得住?要闹出人命怎么办?能对得起孩子吗?这后果你都细想过没有?

  柳老师哑默了,他被校长一番语重心长的话给弄迷茫了。他惊讶校长竟有这么细微而又深长的思虑,看来他想问题确实是太单纯、太肤浅了。现在他也感觉到这样去着是有点太盲动了,如果真被记者盘问起来,肯定会很窘迫。可他又不甘心屈服,既然他轰雷闪电着把花盆都抱出来了,再众目睽睽之下灰溜溜地抱回去,脸还往哪放?以后还咋站讲台上高谈公德?咋在报刊写文章、搞评论?柳老师越想越不应该回。他觉得问题并不会像校长说的那样复杂,那么严重。于是就口气坚定说:校长,越是这样我越得去解释一下。我把事情炒都到这一步了,已经是包不住了,与其让人拥到学校来采访、追查,还不如我去负荆请罪,给人家谈谈情况。我不能为了袒护自己孩子而影响到学校名誉。

  校长不想将事情披露得太明朗,谁知柳老师这么愚钝,话都说到这境地了,还执迷不悟。只得把他拉到一边,低沉而又严厉地说:柳老师你咋这般死心眼呢!钻牛角你也得观个形势啊!你可能不太清楚,这件事涉及的并不是你一家,咱们学校里很多家属都去抱了,搬了近百盆花呢,连我爱人都跑去抱了两盆。这报纸一刊登,就不是小问题了。如果是普通市民还好解释些,可咱们是学校呀!

  柳老师惊讶起来。

  校长又拍拍他肩膀,说我知道你是个直正人,你的心情我举动我很理解。可你这么盲目地吵闹出去,被热炒起来,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呀!这完全是一次误会,都是吴老师惹的麻烦,不明真相就乱张扬,把问题闹得这么尴尬。刚才我已经把我爱人和吴老师批评一通了,解释肯定是要去解释的,加上你这么一吵闹,想包容也包容不住了。但这事件牵涉着那么多老师和家属,牵涉到整个学校的声誉,处理不好就有可能身败名裂,把几代老教师呕心沥血培育起来的名声给毁于一旦。这事你先沉住气,让我再精心考虑考虑。

  柳老师脑子里轰地一下,炸成了一片“廖廓江天万里霜”……四

  这一夜月冷星寒,校院里一片寂静,只有风儿吹动着白杨树叶,像万千嘴巴对着千万只耳朵嘁嘁嚓嚓。大芹的男朋友已经默默地走了。大芹、小芹和她娘睡在一张床上,象霜天雪地里眠着三只受伤的哀鸿。柳老师也没再进屋里睡,木木地歪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窗外,寒星三滴两滴……蒙胧中,柳老师恍恍惚惚听到有人在喊:送花啦!送花啦……那声音好象来自梦中,抑或来自心灵的谴责。柳老师半梦半醒似的迷糊着。过了一会儿,柳老师隐隐约约又听到了那呼唤声,而且还夹杂着纷乱的脚步声和闹攘声……柳老师睁开眼时,晨光灰蒙蒙的,窗口已经白了。大街上已开始有人跑早操和说话。柳老师起来,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换上运动鞋,也准备到广场晨练。这时,他心灵里又响起了那梦中的呼唤声。对着花盆迟疑了一阵,依然挟起那三盆花儿走了出去。

  柳老师走近广场时,朦胧中看见广场上已经有了许多人影晃动,还传来喧闹声和乐器声。刘老师惊了下,忽然想起校长的话,赶紧猫溜进阴影里,犹豫起来。他心想重抱回去吧,还怕别人看见了误解。又想了想,既然抱出来了,干脆把它悄悄放到广场那边的花圃里算了。谁知柳老师刚走进广场一角,就迎过来一群人影。柳老师想掩饰,已经来不及了。接着就听见有人喊:哟!柳老师,你也来献花呀?

  柳老师一愣,就听见校长在一堆人影处喊:快!块欢迎柳老师献花!广场上立刻响起一片巴掌声和热烈的器乐声。柳老师给弄迷糊了,弄不清这是梦还是真的?只得抱着花盆幻梦一般向掌声和乐器声走过去。走到广场中央时,忽然看见地上摆了一大片花盆,花盆中间还竖着个很大的大牌子。柳老师走到跟前时,才接着蒙胧的灯光看清那牌子上写着:献一盆花,美化共同家园。

  柳老师恍然顿悟。赶紧抱着花盆走过去,恭恭敬敬向那牌子鞠了三躬,然后在一片掌声和器乐声中,把花盆庄重地献在了广场上……第二天晨练时,柳老师发现那花盆又多了一圈……第三天又……

  花盆一晨晨增多着,品种也越来越杂,五颜六色,渐渐就变成了大花坛。大花坛很大,很鲜艳,很漂亮,成了全市规模最大、品种最全、保护最好的花坛。 四时鲜花盛开,萎一盆,第二天早晨马上就有人换上一盆鲜的,连冬季都青青翠翠,红梅点点。大花坛中间用各种鲜花编织出两排彩图:献一盆花,呵护共同家园!


编辑点评:
对《送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