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散文> 外婆家的柿树凹

外婆家的柿树凹  作者:吴瑞民

发表时间: 2017-07-17 字数:821字 阅读: 49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童年的梦迷迷离离,牵着我欢快的脚步,在小径的落叶上沙沙、沙沙松鼠向我点头问好,表妹帮我回忆着童话——放下草篮、爬上柿树、搁下衣褂。小时侯,我们最爱玩“摸树猴”,小手帕蒙起眼睛,在柿树上蹦跳玩
 

  童年的梦迷迷离离,牵着我欢快的脚步,在小径的落叶上沙沙、沙沙……松鼠向我点头问好,表妹帮我回忆着童话——放下草篮、爬上柿树、搁下衣褂。小时侯,我们最爱玩“摸树猴”,小手帕蒙起眼睛,在柿树上蹦跳玩耍。沿着枝桠摸呀、撵呀、提心吊胆;打着滴溜躲呀、逃呀、嘻嘻哈哈。也曾压断过树枝,也曾划破过脚丫,也曾跌伤过皮肉,也曾疼出过泪花。往往是忘了割草重任,常常是空着篮子回家挨骂……还记得有一次,我被蒙上了眼睛,满树上摸呀,摸呀!爬了老半天,一个也摸着,真怪!明明听得树叶在身边哗哗啦啦……我一急便偷偷掀了下手帕,呀!人呢?哈,原来都悄悄爬下了树杈。只见黑蛋站在树下摇晃着柿枝,表妹她们都远远地坐在另一个树荫下,笑咪咪、笑嘻嘻、笑呵呵地看着我,逗我一个人在树上瞎摸乱爬……啊,一个彩色的捉弄,一个斑斓的欺骗,一个难忘的上当,一个璀璨的玩耍……我感到羞恼——山里的伙伴竟能将我愚弄;我觉得太傻。

  啊童年、烂漫的童谣、含露的牧歌、旖旎的诗画。我的梦留在了山林、我的人走了。妈妈接我上学、别了外婆!别了伙伴!别了柿树凹……走时,我曾噙泪恳求表妹,每月寄给我一片童话……童年的梦缥缥缈缈,拽着我雀跃的脚步一弹一弹,在新修的山道上欣欣、嚓嚓……近了、近了……啊,红的珠宝、火的玛瑙、笑的舒瓜。早霞?晚霞?元夜的灯展?节日的礼花?一堆堆柿树燃了,一片片火叶飞起又飘下,树下红了,树上燃了,空中烧了。树下铺一片彩毯,树上堆一山火球、空中烤甜了一个季节、艳艳、灿灿……“啊!真美呀!都红了怎么不摘呢?”表妹笑一脸灿烂说:“等农闲了统一摘呗!现在呀,村里办起了柿子加工厂啦,有加工醋的、柿饼的、柿干的、柿糠面的……柿子的用处可多了。我们厂加工的红柿饮料都出口了外国呢!我是工人了,黑蛋都当了厂长啦!”

  啊!外婆家的柿树凹,一个炽热的火盆,一个甜蜜的宝盆,一盆盆烤暖了穷乡山凹,一盘盘滋养了庄户人家……


编辑点评:
对《外婆家的柿树凹》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