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散文> 山乡

山乡  作者:吴瑞民

发表时间: 2017-07-17 字数:960字 阅读: 1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山乡之晨  山乡之晨,画着朦胧的风景画,把村庄、树木、房屋、溪流都涂上了一层浮动的乳白,像一张缥缈的沙网,撑向家家户户门口,等待着,捕捉着,将村子里的鸡啼声、犬吠声、呼喊声、开门声、铁器撞击声
 

  山乡之晨


  山乡之晨,画着朦胧的风景画,把村庄、树木、房屋、溪流……都涂上了一层浮动的乳白,像一张缥缈的沙网,撑向家家户户门口,等待着,捕捉着,将村子里的鸡啼声、犬吠声、呼喊声、开门声、铁器撞击声,一股脑儿都装进了网里,背走了。背到后坡时,不小心被树丛划破了口子。于是,各种声音又都一股脑儿挤了出来,撒作满坡乱跑的喝牛声、耕作声、交谈声、戏闹声、歌声、笑声……一道道鞭响划破“轻沙”甩向深邃的幽静,一声声牛哞撑破“网罩”冲向遥远的呼应。堆浮的“轻沙”遮掩着谷底灌木丛中的溪流和轻轻摇水、小声说笑的女人们;遮掩着弯弯草径上碰响的水桶和轻柔的脚步;模糊了蓬蓬树冠和荫盖间染的碧绿的鸟歌;淡化了块块麦田和麦浪上空粘满麦香的燕翅。它把形象抹的若有若无,又把想象推进朦朦胧胧。


  山乡之夜


  山乡之夜,是副欢腾的画。

  朵朵磷火,串串流萤。山腰缠条银蛇,山顶盘座火龙。漆黑的夜,山道弯弯撒一溜繁星,弯弯山道染一根火绳……呼喊声、对答声、戏谑声;啼哭声、惊叫声、询问声;惊喜声、寒暄声、咳嗽声、笑语声……拄着拐杖、打着灯笼、搬着小凳……扶老的、携幼的、寻伙的、结伴的,三三两两,前者呼后者应。等人的倚在路边,歇脚的坐在山顶……手灯马灯矿灯,如瀑如注如星。漫过山头飘过山坳,涌进谷底洒向草坪……灯笼火把下了山,操场上电影已放映……山乡之夜,是首恬淡的诗。

  如雨的月光从一蓬蓬树荫的缝隙间筛下,洒在发丝上亮闪闪的;如雨的金风从一簇簇瓜豆架上飘下,落在胳臂上脸上凉丝丝的;如雨的蝉声从一片片墨亮墨亮的枣叶柿叶上滴下,迸进碗筷里淅沥沥的……蛙鼓如潮、虫明如泼……万籁共奏。朦胧中晃动这堆堆人影和纤纤胳臂及胳臂前摇摇摆摆的玉米棒,听哗哗啦啦的籽粒伴着说笑声一颗颗挤过指缝滑落进箕箩里尖鼓鼓的丰收上。呵!月光如雨净化了山乡之夜,金风如雨凉爽了山乡之夜,蝉声如雨陶醉了山乡之夜。山乡之夜,就像藏在人们头顶那绿蓬下的瓜儿枣儿,沉甸甸中抱着个甜蜜蜜、恬谧谧的梦。


编辑点评:
对《山乡》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