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散文> 分家

分家  作者:吴瑞民

发表时间: 2017-07-17 字数:2189字 阅读: 19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我大伯有两个儿子,俗话说:树大了分杈,儿子大了分家。两个儿子分家时,老两口谁也不想跟,便垒了个灶火棚,单独过。那时候老俩身子骨都还硬朗,大伯能下地干活,挑水、拾柴,大娘在家做饭,还养了鸡,养了猪,老
 



我大伯有两个儿子,俗话说:树大了分杈,儿子大了分家。两个儿子分家时,老两口谁也不想跟,便垒了个灶火棚,单独过。那时候老俩身子骨都还硬朗,大伯能下地干活,挑水、拾柴,大娘在家做饭,还养了鸡,养了猪,老俩相依相赖,一个锅里搅稀稠,日子倒也过得恩恩爱爱。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大娘好端端的,竟会在一夜之间突然患了手僵。大伯又像大多数庄稼老汉一样,一辈子都植在庄稼地里,从不进灶火。这一来,吃饭就成了问题。老二媳妇厚道,一直任劳任怨伺候着二老,可这总不是个长法。大凡老人都偏心小的,觉得这样下去太拖累老二家了,心里愧疙瘩瘩的。于是,就找了队长商议,按着农村时兴的风俗,把老俩实行了承包。地分给两个儿子种,饭也派给两家管,一家承包一个,直到养老送终。

分配人自然是没有分配东西公平。大伯身体硬实,能干活还不用吃药,就先被老大家抢去。老二媳妇虽然厚道,可老二心理不平衡,虽然不能把娘推出去,但也不能吃哑巴亏,话还是要说到明处。大娘也觉得这样子等于又加重了老二家负担。正好大娘还养又畜生,队长就提出将一头老母猪和一群老母鸡搭配在大娘身上。老大虽然也同意了,可老大媳妇却嘟嘟嗒嗒,对着我大伯扳碟子摔碗没好气。

早上,老二媳妇总是打些荷包蛋给大娘,可大伯早上去地空肚子还得听大媳妇敲葫芦震瓢。大娘那荷包蛋便吃得满嘴苦。二媳妇不是不给大伯端,是不敢端。端了,大媳妇就吵,说是臊羞她。说咱爹没配鸡,他也犯不着吃那鸡蛋。老二见了也很操起,说爹是大哥管的,你惹那烧糊气干啥?大娘听着,眼泪便默默地滴到那双残手上。

大伯家门前有个饭场,吃饭时,左邻右舍都爱把饭端到饭场上吃,说说笑笑很热闹。老二家人口小,日子相对丰实些。过去,在没实行承包以前,每逢好饭,老二媳妇总忘不了给二老端些,于是就落了贤惠名声。猛然实行承包后,老二媳妇还不太习惯,看见大伯劳累一天,晚上还总是和稀面条,就常常往饭场上捎个馍塞给大伯,邻居们都夸她孝顺。恨的大媳妇直咧嘴,明里说不出口,背地里却说三道四。老二也说过她几次,可她不在意。

这天,老二家包饺子,虽说没肉,是鸡蛋拌韭菜,但在农村就算改善生活了,就忍不住给大伯也端了一碗。惹得大婶二娘们都是夸她,大媳妇终于忍不住了,起身就离开了饭场。等二媳妇回去盛饭时,被大媳妇挤到灶房数落了一顿。说老二家,你以后少在饭场上耍你那花花肠子。你嫌我茶饭瞎,折个咱爹了,以后你管。我穷,我就这茶饭头。你既然心疼咱爹,当初就别分家,连头老母猪你男人都看到眼里,连老母鸡你都不留一只,还献你那好心?当婊子还想立牌坊!驴屎蛋外面光你人小鬼大。对着一饭场人你羞性我扇我耳刮子,你也够狠毒了你!我可不是软面团,你想咋揉捏就咋揉捏,想在我头上拉屎你吃摸着!

二媳妇委屈得掉了一夜泪,她没想到这一分家,亲情会变得这样复杂。从此再不敢在饭场张扬了。眼睁睁看着两位老人坐在饭场上吃饭,一个端着咸米饭或鸡蛋捞面条,另一个却端着糊涂面条或红薯稀汤,咋看咋别扭,羞得头都不敢抬。脸上火辣辣的像钉满了眼光和嘲笑。她不敢看娘的脸,不敢瞅爹的脸,更不敢去瞟邻居的脸,啥饭都吃不出滋味。

后来,每逢好饭,二媳妇就再也不敢端到饭场上去吃了,总是躲在灶房匆匆吃,既孤寂,又吃不愉快,跟偷吃人家剩饭似的。大娘哀叹一阵后,就也不再往饭场上去了。

她躺在床上想过来想过去,越想越看着老头子难过,越想越抱着残手伤心,越想越忍不住流泪。年关时,她终于找到队长家,说这家不能这样分,马上要过年了,得再说一说。

队长说:咋说?按你的意思该咋分才好?

大娘说来说去也说不出个名堂,光说,反正这样不中。嘴说不中,可全村都是这分法,真有好招,别人能不采用?大娘想来想去,就会叹这残手,就会抱住残手哭。

队长说:别哭啦!这没办法,瞎好你二媳妇孝顺,还算不赖,要都跟你老大家样,你咋办?不是还得过日子?想开点,人老了没用处,得忍着过,能有口饭吃就不错啦,别想那么多,还有很多人不如你们呢,凑凑合合过吧,又不是年轻时候,能撑撑劲。老了!你得知道是老了。

二娘挨了一阵,只得叹口气,流着泪走了。

春节时,村里写对子的老书先儿给她门上写了副对联:梧桐已老霜叶残,白头鸳鸯两树栖。横批为:忍霜熬冬。


编辑点评:
对《分家》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