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历史> 陆浑戎首领驹支哀唱的《青蝇》歌

陆浑戎首领驹支哀唱的《青蝇》歌  作者:吴瑞民

发表时间: 2017-07-17 字数:1708字 阅读: 15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诗经》中有首《青蝇》诗:  “营营青蝇,止于樊。岂弟君子,无信谗言。  营营青蝇,止于棘。谗人罔极,交乱四国。  营营青蝇,止于榛。谗人罔极,构我二人。”  这是一首谩骂绿肚苍蝇教唆是非的传唱
 

  《诗经》中有首《青蝇》诗:

  “营营青蝇,止于樊。岂弟君子,无信谗言。

  营营青蝇,止于棘。谗人罔极,交乱四国。

  营营青蝇,止于榛。谗人罔极,构我二人。”


  这是一首谩骂绿肚苍蝇教唆是非的传唱,译文为:

  “青蝇嗡嗡飞,落在篱笆上。难得精明人,从不信谗言;青蝇嗡嗡飞,落在枣刺上。馋人忒可恨,挑动四国乱;青蝇嗡嗡飞,落在榛树上。馋人忒可恶,离间咱两家。”

  《诗三百》绝大多数是不知作者的民间传唱,唯有这一篇,《左传》明确记载,咏唱者为陆浑戎首领“驹支”。驹支唱这首诗的背景,《左传》也记载得非常详细。鲁襄公十三年(即公元前560年),楚共王卒,吴国乘楚国治丧之时,攻侵楚国,双方交战于庸浦。结果吴军大败,吴国求助于“盟主”晋国,要求出兵讨伐楚国。然而,此时晋国已是外强中干,攻楚没有必胜把握,心虚胆怯,不敢和楚国开战。但晋国又怕在诸侯面前丢失“盟主”的面子,只得于鲁襄公十四年春,会诸侯于吴国向地,商讨吴国请求伐楚之事。会上,晋军统帅范宣子为寻找推脱理由,先以吴国在楚治丧期间侵楚,不合于礼为借口,拒绝为吴出兵。这么一拒绝,又怕失信于各诸侯,让诸侯国人心分散,让晋国失掉权威,便想拿姜戎开刀,准备拘捕陆浑戎首领驹支,欲借此立威,杀鸡给猴看,达到震慑诸侯的目的。

  据《驹支不屈于晋》记载:范宣子在朝会上气势汹汹地指责驹支,说:“过来,姜戎氏!从前秦国人把你祖父吾离从瓜州赶走,你祖父吾离披着茅草衣、戴着荆条帽,前来投奔我国先君。我先君惠公当时仅有不多的田地,却与你们平分,来养活你们。如今诸侯侍奉我们寡君不如从前,大概说话泄漏了什么机密,这主要是你造成的。明天的会议,你不要参加了。你要是参加,就把你抓起来!”

  岂料范宣子强加于陆浑戎的种种罪名,却遭到驹支强有力的反驳。驹支回答说:“从前秦国人仗着他们人多,贪婪地掠夺土地,把我们各部落戎人从祖居地赶走。贵国君惠公显示他崇高的品德,认为我们各部戎人都是四岳的后代,不该这样抛弃灭绝。他赐给我们南部边疆的土地(即伊河流域的陆浑一带),那里是狐狸居住、豺狼嗥叫的地方。我们各部戎人砍除了那里的荆棘,赶走了那里的狐狸、豺狼,从此成了贵国先君既不内侵也不外叛的臣属,直到如今忠诚不二。从前文公与秦国攻打郑国,秦国人私下里同郑国人订立盟约,留下军队在那里驻守,因此而发生肴地战役。当时晋军在前面抵抗,我们戎人在后面进击,秦军全军覆没,实在是我们戎人出了大力。这就如同捕鹿,晋国人抓住它的角,戎人拖住它的后腿,和晋国人一起把它掀倒。戎人为什么不能免于罪责呢?从那时以来,晋国多次出兵征战,我戎人各部从来紧跟其后,时时追随贵国执政,还是像肴之战时那样心志如一,岂敢疏远背离?如今贵国军旅中的长官,可能真是有些地方做得不够,使得诸侯叛离,你们却怪罪我们戎人!我们各部戎人服饰饮食不与华夏相同,礼仪使者不相往来,言语不通,能做什么对贵国不利的坏事?不参加盟会的事务,我也不会惭愧。”上面这段范、驹对话,将晋国和姜戎的历史纠葛,几经交代的一清二楚。

  驹支讲过这段话后,又出口成章,吟唱出这首《青蝇》诗。吟罢,愤愤然退下。弄得范宣子非常难堪,但又不好发作,只得装作胸怀宽宏,当场表示歉意,请驹支继续参加盟会。

  这首《青蝇》歌,是气恼不过的戎国国君,直面强势的晋国统帅范宣子时,一篇表白、辩解、进谏之作。在这首一咏三叹的诗句里,既有驹支对戎族和晋国传统友谊的回顾,又有他言之凿凿的争辩,由物及人的劝诫,更夹杂了几分久居人下的无奈,活脱脱就是当时晋国和陆浑戎复杂关系的真实写照。陆浑戎子唱这首《青蝇》歌时,戎族已与晋国有了很深裂痕。虽然驹支进行了强烈辩解,表面上范宣子也给予了谅解和宽容,但裂痕却越来越深,难以平复。就在《青蝇》诗吟毕三十余年后,周景王二十年(公元前525年),晋卿士荀吴率军攻灭陆浑戎。这首《青蝇》诗,成了唱给陆浑戎最后的挽歌。后被收录于《诗经》,流传于世。


编辑点评:
对《陆浑戎首领驹支哀唱的《青蝇》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