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剧本 > 微电影剧本> 网络剧《神秘山神》

网络剧《神秘山神》  作者:吴瑞民

发表时间: 2017-07-17 字数:140336字 阅读: 16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熊耳山风光。解说:这片逶迤的山脉,便是豫西的熊耳山系,盛产黄金。民国时期,这里金矿密布,矿盗盛行,盗矿、护矿,展开了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搏斗1、山坡(夜、外)一片火把,打斗声,喊骂声,哭叫声,乱成一团
 


 


 

熊耳山风光。

解说:这片逶迤的山脉,便是豫西的熊耳山系,盛产黄金。民国时期,这里金矿密布,矿盗盛行,盗矿、护矿,展开了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搏斗……

 

1、山坡(夜、外)

一片火把,打斗声,喊骂声,哭叫声,乱成一团。

一片火把伴着惊叫声向山下逃跑。

后面一片火把,伴着叫骂声在追杀。

火把纷乱着涌向山谷,向远处渐渐消失。

 

2、熊耳山山麓(远景) 

苍山,林丛,山麓间露出一片洞口。

一声声炸山开洞的炮声闷响。硝烟弥漫。

山涧河溪奔流,山脚小溪湾处露出一片草棚。

一群民工背着筐篓和袋子,沿弯曲陡峭的山路向山下移动。

 

3、宝石山金矿(日、外)

一处开阔的山坳,一片草棚间冒着炊烟,厨师正在做饭。

空场处堆着大堆矿石,中间安装着两盘碾子,有民工正在往碾子上铲矿石,有人在一边的金槽澄金。

民工们背着矿石过来,将筐篓或帆布袋子里的矿石倒向石堆。

民工们拥到水池边嬉闹着洗脸。

 

4、矿主住室(日、内)

五十多岁的矿主正在记账。然后从抽斗掏出一个小布袋子,放在桌上摊开,里面露出金屑。

矿主高兴的笑脸:日进斗金!日进斗金啊!

一双手将小布袋系好,装进一个铁盒子里,锁上,藏起。

 

5、矿区(日、外)

矿主搬着一个大酒坛子,高兴着走出屋子,来到伙房前,喊着:开饭啦!开饭啦!

伙师端出一筐冒着蒸汽的大白馍,喊着:今天矿主犒劳大家,全是肉卷子,都敞开肚皮,能填多少填多少。

矿主将酒坛子放在一方大石桌上:今天肉卷子就酒。不能喝的每人一小碗,能喝酒的,每人一大碗。

民工齐声:感谢矿主恩典!

矿主朝一片碗里倒满酒:来!兄弟们都过来端上。

大家都拿着肉卷子,拥过去端上酒,站成一排。

矿主也端起酒碗说:昨天晚上,要不是弟兄们齐心协力,流血搏斗,咱们的主线矿石,可能就要被抢走大半了。大家记住,咱们的钱,都是用血汗和命换来的,不容易啊!好矿石就是咱们的命根子,保住了,咱们就能生存,就能有福同享。

矿主举起酒碗:来!兄弟们干了这碗,以后就要同舟共济,有难同当。

矿工们同声高呼:同舟共济,有难同当!

矿主:干杯!

大家举碗共饮。

 

6、矿主办公室(日、内)

矿主正坐在罗圈椅子上抽水烟。保安队长进来。

这是一个穿着武生服装,虎背熊腰的汉子。

矿主询问:那两个受伤的兄弟情况怎样?

保安队长:一个无大碍,只是外皮伤,十天半月就能上工。另一个比较重,腿骨折断了,恐怕是不能在来了。

矿主手掐着眉头,沉默了一会:你熟识的朋友中,还有没有愿意干的?

保安队长:山里条件差,而且近几年兵荒马乱,矿盗集结,轮番突袭。干这活路凶险太多,往往后果难料,真正高手大都占山为匪,难有为此冒险之人。

保安队长献策说:要不,咱们联系县保安队,让他们做后台?

矿主摆手:不行!一是他们胃口太大,咱小矿养不起。再说他们也不可能常驻在这。而且,那都是些吃管饭的货,没几个真正有身手的。

保安队长:要不,咱们到街上贴个告示,公开招聘拳脚高手。

矿主:能招聘到吗?

保安队长:暗藏高手肯定有,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7、县城外滩(日、外)

会日,集市上熙熙攘攘。

饭滩密布,叫卖声此起彼伏。

 

8、会场一角(日、外)

一圈人正围着看表演。

人圈中间,有两个人在表演杂技。

一个瘦高麻利的小伙子表演了一阵棍棒和轻功。

观众拍手叫好。

接着,一个大一点的,很文弱的中年人,开始表演杂技,先往口中吃火,然后从口中喷出火焰,喷火过后,又从口中拉出彩带抛舞,之后,又从包袱中掏出四五个绸布人形,抖一抖,念声咒语,抛向空中,拿起一把木剑,挥舞着,那几个不人儿便像放风筝一样,在空中飘舞打斗。

观众欢呼叫绝,纷纷抛钱。

接着,中年人撑起一个小布棚,钻进小帐篷里,忽然蓬中锣鼓全天,接着战鼓咚咚,顿时虎啸马鸣,厮杀震天,观众失色仓惶。

帐篷打开,推倒,里面只有他一个人,含笑抱拳:莫慌莫慌,这叫口技表演,虚惊而已。

观众高呼叫绝,议论纷纷。两人收拾散乱钱物。

 

9、街道(日、外)

两个杂技人扛着包袱,在一个包子滩前卖了一包包子,吃着离去。

街道一隅,一圈人围着看告示。看者交头接耳。

那两个表演杂技的年轻人走过来,挤进里面观看。

告示特写:“告示——宝石山金矿重金招聘护矿勇士,有功夫者可到矿区参加比武面试。”

瘦高年轻者激动得手舞足蹈:大哥,咱们去应聘吧?宝石山可是个大金矿啊!品位高着哩,听说做的可都是官银啊。哈哈!你想想,你叫金财,我叫金光,这不是老天爷让我们去发财、发光的吗?咱们到了那里,肯定会发大财的。

文弱者:整天光想着发财,发财。你有那本事吗?

瘦高者:啥本事?天意就是本事。

文弱者:你没看见,人家是要那种有高超功夫者。

瘦高者:咱们这功夫还不算高超吗?

文弱者:你有功夫,可我只会玩嘴。

瘦高者:玩嘴比拳脚更厉害,你玩的可是千军万马啊!

文弱者:强中更有强中手,干什么事都不能太露了,做人做事都要低调才好。

瘦高者:光低调低调,不展露怎会让人知道?你要不去,我就一个人去了。

文弱者无奈地:好吧,光你去我不放心,只好陪你去一趟啦。

瘦高者高兴地将告示揭下,笑着装进包袱。

 

10、山道(日、外)

瘦高个背个大包袱,在前面跳跃着奔跑,样子很轻松,很兴奋。

文弱者背个小包袱,在后面气喘吁吁着追赶,显得非常疲惫。

文弱者扔下包袱,躺在包袱上歇息。

文弱者镶嵌面喊着:歇一会!停下歇一会!

瘦高者扭回头催喊:快点吧!别磨蹭到天黑了,连路也找不到。

 

11、山岔口(日、外)

二人来到一处山岔口。正犹豫着该走那条山道。

这时,忽然从山坡密林处飘来汉子苍凉、粗犷的吼唱声——

    熊耳山哟!高又险哦!

九十九道沟哟,八十八道坎哟!

出沟喽——山阻挡哦!

过山喽——沟隔断哦!

脚板板磨着山里人苦哇!

肩膀膀挑着喔岁月的难!

大山里金矿一座座哟!

没有一个属它于咱啊!

二人好奇地停下脚步,等待。

吼唱声中,一个挑着柴捆的汉子,渐渐从山坡上露出来。

金财向着汉子呼喊:这位大哥,去宝石山金矿走哪条路啊!

汉子在山上答道:西边那条!往左拐那条。

金财问:大哥,还有多远啊!

汉子答道:不远了!十来里路。

金光喊:刚才问挑柴人,说十来里,走半天了,怎么还有十来里。

汉子答道:山里的路曲曲弯弯,里不标准。反正不远了,天黑前能赶到。

 

12、矿区小路(日、外)

兄弟二人背着包袱,沿上山小路来到金矿。

二人走近伙房,询问伙师:矿主在哪个屋里?

伙师:你们是?

瘦高者:我们是来应聘的?

伙师惊异:应聘?应什么聘呀?

瘦高者:你们不是在大街上贴了告示吗?招聘护矿人员。

伙师怀疑着将二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说:你们看错了吧?

瘦高者:没错呀?明明是你们写的,还盖有大印章呢。

伙师:告示是没错,可我们招聘的是武士呀。

伙师边说边扭捏着身子,比划着动作:就是那种膀乍腰圆,虎背熊腰,会舞棒弄棍,拳打脚踢,还有什么飞檐走壁啦,窜山跳沟啦,总之,是会打打杀杀那种人。

瘦高者上去来了个架势,笑说:你怎么知道我们不会功夫呢?

伙师笑笑:我看你们不像?

伙师又指了指高者:你还差不多。他肯定不中。

文弱者笑了笑:你看我哪里不像?

伙师:哪里都不像。

文弱者:你再仔细看看。

伙师左看右看一番,嘿嘿笑笑:我看不出来。不过,既然敢来,肯定也会有一手吧。我去给你们通报一下。

伙师向矿主室走去,走到门口,探头往里面看了看,又扭回头招招手:过来!都过来吧!

两人随着跟了过去。

 

13、矿主室(日、内)

矿主正在算账。

伙师领着二人进来。

伙师:矿主,这二位说是来应聘的。

矿主连忙起身:好好!欢迎欢迎!

指着一边的凳子,热情地:坐坐!

二人落座。

伙师:你们谈吧,我去忙了。

矿主给二人沏了茶,也坐下。

矿主:请问二位尊姓大名?

文弱者站起身介绍:我们姓金,我叫金财。(指了指高者)这是我同族兄弟,叫金光。

金财说着,从包袱里拿出一本书,递给矿主。

金财:这是我们的家谱和家庙里的碑文拓本。

矿主接过翻看,金财探身指着一处:这是我们两个的排行。

矿主激动地站起来,举着家谱:哈哈!金财!金光!天意!天意啊!这是上天送金送财给我来了。

矿主摆摆手:坐下坐下。快坐下说话。

大家落座。

矿主高兴着问:你们是看到告示了吧?

金财:是!金财从包里掏出那张告示,递了过去。

矿主:想必你们都看清楚了,我们招聘的是护矿勇士。

金财点头:看清楚啦!看清楚啦!

矿主:不知二位都会些什么功夫。

金光站起来说:我会轻功,能飞檐走壁,拳脚棍棒也很熟练。

矿主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坐下,坐下说。

金光坐下。

矿主又扭头看着金财问:这位大哥你?

金财:我不会武术,只会玩嘴。

矿主笑笑:这位大哥太默趣了。既然同来,肯定也是高人。

金光代为介绍说:我哥哥是个大奇人,天文地理,五行八卦,样样精通,掐掐算算特别神灵,人称活诸葛亮下凡。

矿主肃然起敬,连忙起身拉住手:太好了,有这高人,我们矿山前头无量。

金光又接着说:这还不算什么。更重要是我哥哥还会口技和方术。

矿主惊奇地:什么口技方术?

金光说:口技就是会锣鼓喧天,虎啸马鸣,千军万马。方术就是会就是喷烟吐火、飞人打斗……

矿主大喜:哎呀,要真是这样,可是神助我也。

金光激动地站起来,拉着金财说:哥哥,这东西光说着不中。你给矿主先表演个看看。

矿主:不急不急,等明天了,我让保安队长他们过来,亲自面试面试。

金光:还要面试呀?

矿主:人不可貌相,但也不可冒充。你们或许还不清楚,护矿是很危险的,功夫必须过人,胆量必须勇猛。

二人都点头称是。

矿主:好啦,你们去休息一会,我去给你们安排吃住。

 

14、矿区(日、外)

矿主领着二人出来,来到伙房门口,一位挑着菜担子的人买菜回来,正在往库房搬东西。

矿主朝里面喊:吴师傅!

伙师跑出来。

矿主:晚上给这两位兄弟安排点小菜,接接风。

矿主又对着买菜人:刘师傅,一会儿你给这二位兄弟把床铺安排一下,安排到护矿队屋里。

 

15、矿区外半坡(黄昏、外)

夜空中发出沉闷的炸山炮声。

金财和金光站在山道边向山坡上瞭望。

远处,一大群民工们都背着矿石筐篓,沿着缠山小路,长龙一般从山上下来。

二人站到一处岩砍上,看着人群从身边走过。

人群后面,有几个光着脚、赤着上身,背着帆布袋子的背矿石人。

后面跟着两个管理人员。

二人惊奇地看着他们走过去。

金财看到地上留下的血迹,心里吃惊的表情。

金光悄悄问金财:大哥,这几个人怎么光着脚背矿石呢?

金财摇摇头:我也很纳闷,可能是犯了错吧。

 

16、矿区(黄昏、外)

金财、金光沿小路回到矿区。

看到民工们正热闹着洗脸,吃饭。

金财和金光也端了饭,拿着馍,和大家打招呼寒暄。

保安队长走过来,不屑一顾地看着金财和金光。

保安队长:二位是?

金光:我们是新来的护矿员。

保安队长:现在还不能说是护矿员,还没面试,还不知道聘上聘不上呢。

金光鄙视着他说:是!看来这位大哥是个管家吧?

保安队长自豪着:我就是你们的考官。考上了,以后就是跟着我干的。就是我的打手!手下。

二人肃敬。连忙腾出手,握手。

保安队长又蔑视着金财问:这位也是来应聘的?

金财点点头:是!是的,以后请多关照。

保安队长嘲笑说:关照什么呀?护矿队都是出生入死,奋不顾身,要关照就别来山上。

金财忙说:是是!如果有幸成为大哥的属下,一定奋不顾身。

保安队长看着他冷笑一下:护矿队光奋不顾身也不行,如果行,二杆子多得是。我们要的不仅是猛士,更重要是功夫,以一顶十。

二人连说:那是那是。

这时,矿主走过来,来到他们面前。

矿主拉了拉保安队长:你过来一下。

 

17、矿区一角(黄昏、外)

保安队长随矿主过来,站在昏暗处。

这二人就是来应聘的,你看着怎么样?

保安队长愤愤地:中球用!一看就是个骗子。特别那个矮个子,冒充也充不了程咬金。

矿主:哎,人不可貌相。听他们说那矮个子还是个高人哩,会五行八卦,还回什么方术。

保安队长鄙倪说:现在江湖骗子多啦。他们根本不知道护矿这活的厉害,不信你等着看,干不了十天半月,只要经一场恶斗,必然吓得屁滚尿流。

矿主:也不能这样断定,既然敢来面试,肯定也会有些手段。明天你把那两个兄弟喊上,多准备几个项目,全面测试一下。

保安队长:不用等明天,今晚我就把他们带到山上。先看看他们能不能吃得起苦。

矿主迟疑:这样倒是很好,只是人家刚来,还没休息哩。而且,我说过今晚给人家接风哩。

保安队长:这你该咋说还咋说,我自有办法。

矿主交代说:那就这样说吧。不过,你且记住,不管中与不中,既然找上了门,都不能鄙视人家,这是江湖规矩。

保安队长:我尽量吧!

 

18、矿区伙房前(灯光、外)

矿主和保安队长走过来。

矿主喊:金财兄弟!你俩过来一下。

二人端着碗过来。

矿主: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刚才你们已经见过面了。这位就是咱们护矿队的张队长,外号猛张飞,万夫不当之勇。(又指着金财和金光)这二位是来应聘的。这位大兄弟叫金财,是个高人,知识人,人称诸葛亮。这位小兄弟叫金光,是个功夫人,轻功很了得。

三个人相互握手。

矿主:以后你们就是战场亲兄弟了,今晚上都到我屋里,给二位兄弟先接接风。

保安队长犹豫说:矿主,今晚上我看就免了吧。

矿主:免了?怎么可以免了。你是不是还有紧要事?

保安队长:是这,我估猜着那伙人今晚上还要来偷袭,来复仇。我得早点上山布置防卫。

矿主:是这样啊!那……那……二位兄弟,你看?

金财忙说:免了免了!还没面试哩,接什么风呀!万一面试不上,岂不成了笑料。

矿主:好好!爽快!兄弟真要有这想法,那就不客气了。等明天面试过了,咱们再接风庆贺。

保安队长:矿主,我想……(看看金财二人,欲言又止)。

矿主:有什么话,只管直说。

保安队长: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矿主你也知道,咱们护矿队伤了两位弟兄,现在正缺人手哩。我想委屈二位高手,今晚先随我巡逻一晚,也熟悉熟悉环境。必要时,也能助我一臂之力。但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二人应到:可以可以,不在话下。

矿长迟疑说:好是太好了,只是二位奔波一天,还没休息,就临阵出马,这太不够情义了。

金光忙说:没事!没事!我们也正想着熟悉熟悉环境哩。

金财:要不是急于用人,也不会张贴告示。理解!理解。

矿主:那就委屈二位兄弟了。等安全归来,我先给你们洗尘。

矿主又交代保安队长说:他俩刚来,环境生疏,巡山时你要多照护着他们。

 

19、矿山远景(夜、外)

繁星满天。

黑乎乎的矿山。

有一串矿灯在山上晃动,天空中射出一道道亮光。

 

20、矿洞口(夜、外)

矿灯探照着黑乎乎的金洞,四五个人影背着包袱,扛着棍棒在晃动。

保安队长:这个是三号洞,山岭那边还有个四号洞和五号洞。

金财:咱们还进去看吗?

保安队长:这个就不进了,不是重点,到四号洞再进。

 

21、山路(夜、外)

几个人沿山路慢慢巡视。

金财:队长,我想请问一句,不知该不该问?

保安队长:金矿说话讲忌讳。

金财:哦!那我就不问了。我懂规矩。

保安队长:也不是不让说话。只要不犯忌,可以问。

金财:这我不知道犯忌不犯忌,就是今天我看到有几个人,怎么光着脚在背矿石呢?

保安队长:这个我可以告诉你。这些人都是夜里来盗矿石,被抓住的俘虏。

金财:哦,原来是这样。我说呢。

保安队长:凡是被抓住的盗贼,都要在这里背三天矿石。然后给点工钱让他们回去。

金财:那,为什么让光着脚呢。

保安队长:怕逃跑不是。实际也是惩罚。

金财:唉!吓跑就是了,怎么可以如此残忍。这样,不仅不会使他们胆怯,更会曾加心理仇恨。

保安队长:不!吓跑还回来,得让他们长点记性。

 

22、一处洞口(夜、外)

矿灯照射着半山坡上的一个洞口。

保安队长:这个是五号洞,也是重点洞,矿线最宽,品位也高,也是被盗最多的洞。

几个人灯光,弯腰向洞内走去。

 

23、矿洞内(灯影、内)

矿灯在进洞中照出一个个的光圈。

几个人影在洞内查看着,交谈着,向外走着。

前面看到了洞口。

 

24、洞外(夜、外)

月亮已经升起来。

山麓朦胧亮。

众人站在山崖往外面眺望。

保安队长:最常被盗的就是这五号洞和那边的六号洞。距离碾矿区较远,品位也好。

保安队长指着山坡说:你们看到了,这里坡度较缓,盗贼很容易攻上来,且地势开阔,难以防守。

金财问:咱们护矿队有几个人?

保安队长:原来七八个,后来几次打斗,受伤了几个,现在就剩我们三个人了。

金财:这矿洞之间这么长距离,三五个人也的确难以防护。

保安队长:所以,护矿队看着威武,其实最辛苦,最危险。有时夜里上来几帮子,四处哄抢,弄得东窜西跑,守住这洞抢那洞,根本招架不住。

金财:这样守株待兔,终经也不是个长远办法。

金光插话说:大哥,你计谋多,帮他们想个长远谋划。

金财:是得好好想想,让我慢慢谋划谋划。

保安队长:走吧,咱们到六号洞那边看看。

 

25、六号洞(夜、外)

矿灯的光束从洞中照射出来。

几个人影随灯光从洞中出来。

保安队长:你想,这洞中弯弯曲曲,盗贼钻在里面,就是巡逻到这里,也根本发现不了。

金财:是呀!这么多洞,不可能夜夜都进去巡逻。

保安队长:况且,就是发觉有情况,也不敢冒然进去。你在明处,他们躲在暗处,暗箭难防啊!再说,你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少人,到洞中巡逻是玩命啊。

金财感叹:不容易,护矿这活确实不容易呀。

 

26、山路(夜、外)

一排黑影在矿灯光环下移动。

保安队长:这老兄,听说你会掐算,你给掐算掐算,这今晚上会不会有人来盗矿。

金财:这得静下心算哩。

保安队长:那好吧,咱们到前面休息一下。

 

27、一处开阔山弯(夜、外)

一群人随着光影走过来。

保安队长:咱们就在这休息一下吧。

众人在一处石坎上坐下。

金财放下包袱,拿出卦筒卦签,摇了几摇,抽出三次观看。

金财紧张地:不好,今晚定有人犯事。

保安队长笑笑:没什么紧张,犯事是家常便饭。

金财:可是,从卦签上看,今晚这事不会小,让我再抛抛钱看。

金财忙又掏出几个铜钱,在众人围看下,向上撩了几次,又掏出小本画了画。

金财吃惊地:没错!保准还是大犯。

众人紧张。

保安队长镇静地:这我已有预料。不过,大哥你再掐算掐算,大约会有几拨人来?会在什么时辰到?

金财闭眼掐算,扳着指头默念一阵。

金财站起身:北向一拨,已经不远了,邪气很重,势头旺盛。西边还有一拨,阴气不是很重,已经也在半路了。

众人都紧张地站立起来。

一护矿队员:队长,我回去喊人。

金财:来不及了,很快就会到。

保安队长:大哥能不能算出他们会偷袭那个方向?

金财掐指一算,说:还好,不同方向来,一个方向聚。就在那个方向防守。

保安队长:六号洞!走!马上布防,准备恶战。

 

28、六号洞矿口(夜、外)

众人奔跑过来,开始往路上堆石头,摆树梢,扯拌索,往坡上系擂石,绑暗器,忙忙碌碌。

金财拉着金光,指着坡沿一处崖头:这崖头正好,居高临下。走,你帮我到那崖头上布阵。

 

29、临坡山头(夜、外)

金光背起包袱,帮着金财,连拉带推,爬到崖头上面,打开包袱,把器物、布人、布老虎,一样样拿出来,试试,置放到一块红布上面,准备停当。

金财:行啦,到时候我在上面一法功,你用绳子扯起这虎皮衣,向人群抛放过去,然后交给他们。

金财又拿起一张虎皮布衣递给金光。

金财:你把这件虎皮衣穿在身上,隐于山腰树丛,待他们惊慌之后,你扮作老虎窜出,往人群吼叫扑抓。

金光结果虎皮外衣。

金财:好啦,你下去准备吧。

金光打着矿灯下山。

金财又喊:记住,先查看好路径,小心摔伤。

金财掏出烟袋子,开始抽烟,预备喷火。

 

30、山下远景(夜、外)

一溜火把,逶迤着移动。

 

31、山上(夜、外)

几个人紧张地瞭望着。

保安队长:妈的,还不少哩。果然是大报仇来了。

队员甲:队长,看来不会下三五十人,光咱们敢硬拼吗?

保安队长:不敢拼也不能装怂,总得守护。先虚张张声势,看攻上来了,再撤退喊人。

保安队长又对着小山头喊:哪位大哥,人还没到哩,你就躲到山头上干什么?

 

32、小山头上(夜、外)

金财站在山崖边:我在观察地形,准备布阵哩。

金光把一卷长绳抛到崖头下面:金光,把绳子拉开,把矿灯照着我,看阵势行动。

金财又说:队长,今晚你们都听金光指挥,都先把矿灯灭掉,都埋伏到下面林丛里,看我法功后,再悄悄钻出来,先狂呼乱叫,再用长棍顶戳敲打,但记住不要下手过重,吓跑为止。

 

33、半山(夜、外)

盗匪举着火把,背着筐篓,举着棍棒,蜂拥上来。

这时,只听崖头上一声虎啸,震慑魂魄。

众人惊愣,抬头仰望。

月光下,看见崖头上腾起一片烟火,火光中升起一个白衣山神,手举硕大拂尘,瓮声瓮气吼道:我乃山神爷在此,何方盗贼?竟敢来犯,还不速去。

众人惊愣,迟疑不动。

山神爷拂尘一扫:神虎,出来。

烟火下看到崖头猛然站出一只巨大花皮猛虎。猛虎呜哇一声,一股火光从虎口喷射而出,火舌、火团直向人群飘飞而来,照的天空红亮。

山神爷又拂尘一扫,发声道:赶他们离去!

众人正惊骇时,只听又一声虎啸,只见那猛虎从崖头一跃,从空中扑飞过来,一直扑向他们头顶。

众匪惊叫躲藏,火把散乱抛扔。只见猛虎在树丛上面吼叫着扑来扑去。

这时,另一只猛虎又从树丛中扑出,吼叫着向人群飞扑来,飞扑去。

吓得匪众惊叫呼喊,东爬西藏。

有人喊着:快打!快打!

棍棒乱乱纷纷,在空中乱舞。

只听山神爷又一声巨喊:山兵神将,快快出来助威!

顿时,山崖上雷声轰隆,滚过天空,只见一群白衣武士,从崖头飘起,扑向头顶,舞动刀枪剑戟,喊杀之声大作。

那刀剑棍棒从空中戳下来,直往他们头上身上乱砍乱打起来。

众人哭爹叫娘,抱头鼠窜,抓起火把往山下连滚带爬。

白衣武士在头顶跟着飘飞,混打。

火把在呼叫声中渐渐飘远,消失。

这时,远远看到西面又过来一溜火把停在山下观望。

月空中,只见一群白影飞飘过去,喊声大作。

遙见火把纷乱逃去。

 

34、矿主屋(日、内)

一张方桌上摆满丰盛酒菜。

四周坐着矿主、保安队长、金财、金光和两位护矿队员。

矿主倒酒敬酒:感谢二位兄弟昨天晚上的鼎力相助,赶走盗匪,使得咱们金矿免遭一劫。

矿主举起酒碗:来,我先敬二为兄弟一碗。

众人举碗痛饮。

保安队长也到了一碗,举起碗说:昨晚初识,有眼无珠,不识高人,言语之间多有冒犯,小弟自罚一碗,以示谢罪。

保安队长一饮而尽。

保安队长又倒一碗,举到金财跟前:这碗酒我敬大哥,神机妙算,呼风唤雨,真是奇人啊!以后,咱护矿队你是老大,一切听从你指挥,我鞍前马后效力。

金财推却说:兄弟这话错了。我们还没考试呢,这碗酒得到面试之后才能饮用。

保安队长哈哈笑:大哥太风趣了。昨天晚上让你们巡山就是面试,也是矿主特意安排的。

金财故作吃惊:原来如此!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金财端起碗一饮而尽。

保安队长又倒一碗递给金光:这兄弟虽小,但轻功确实了得啊!有飞鸟之功,哥哥敬佩你。这碗酒大哥敬你。

金光举起碗说:大哥豪爽之人,临危不惧,气壮山河,我很敬佩大哥,咱弟兄干一碗吧。

保安队长:好!痛快!我就喜欢这种痛快兄弟。

保安队长又倒一碗,二人干杯痛饮。

金财:我酒量不行,让金光代劳,给矿主和诸位兄弟们也敬上一碗。

金光倒酒,众人干杯。

矿主:好啦,吃菜吃菜!

 

35、山下一处大院(日、内)

屋子里躺着一片受伤匪众,哼哼啊啊。

很多人蜷缩着身子,惊魂不定抖索,惊叫:

老虎!老虎!妖怪!妖怪!

一位老中医和一个护士正在给他们擦洗伤口,敷药包扎。

一个匪帮老大模样的人喝骂着:妈的,弄这叫啥事?偷鸡不着贴把米!都是些废物。

一个受伤的二杆子叫喊着疼痛,说:大哥,你不知道呀,这昨晚真他妈怪事了。你说这矿山上怎么会冒出来个山神,赶出两只大老虎来,那凶的呀,厉害着哩。

匪帮老大吆喝说:几十号人,竟被两只老虎咬的瘸瘸伤伤,你们手里的棍棒工具是吃素哩?

二杆子:光老虎还不会伤成这样。更怪的是,那空中竟然飘下来一大群山妖魔怪,都是刀枪剑戟,百步伤人。他能打住你,你却打不住他们。

匪帮老大:窝囊废!让人家打败了还不想承认。

二杆子叫冤:大哥,真不是被打败了,那山上就没人防守,确实是有神兵天将在追打我们啊!

匪帮老大:笑话,哪有什么山神?还神兵天将的,都他妈吓得看花眼了。

二杆子:不不!真不是看花眼了。你看,我头上这窟窿,就是被山神打的。很多人都是被天兵打伤的,不信你拷打他们。

匪帮老大:还拷打个屁!看看你们这样子,都吓破胆了,我看这以后就死了这盗矿的心吧。

匪帮老大愤愤离去。

 

36、矿区矿主屋(日、内)

酒过三巡,都醉醺醺的。

保安队长说:以后有了大哥和这小兄弟,我们就更有底气了。我保证咱们以后肯定平安无事,兴旺发达。

金财:这消息一传开,估计近一段一定平安,不会有人再来冒险。但肯定会有人偷来观望,难保日久啊。

保安队长:大哥有这手段,还怕蟊贼观望不成?

金财:唉!世海茫茫,高人辈出,这种方术只是小把戏而已,日久自然会有高人识破。如果矿盗请到高人相助,卷头重来,冤冤相报,终为祸患啊。

矿主吃惊:那,请问兄弟可有久远之策?

金财感叹说:兵书云:攻心为上,攻兵为下。昨晚你们都看到了,体罚不如震慑,人治不如神治。

矿主:大兄弟说得很对,人不惧怕人,但惧怕鬼神。可如何才能神治呢?

金财:既然已经有山神来帮咱们护矿了,就得让他常住下来。

矿主:是倒是,但如何让其常驻呢?

金财:要趁此相传之机,在将计就计,以山神旨意,在宝山顶上修建一座山神庙,让山神长久镇守,便可保佑平安永固。

保安队长疑虑说:都说神鬼怕恶人,盗匪都是杆子,光建个山神庙,塑个泥神像,他们如何肯信肯怕。

金财:不是神鬼怕恶人,而是恶人怕真神。所谓不怕,则因不灵,不恶。关键是神得灵验,要灵得远近闻名,方能发威震慑。

矿主问:那如何才能让山神灵验呢?

金财:灵验就得神秘,让人感到神神秘秘,神奇无际,然后四处传扬,顶膜胆怯。

矿主:好!想必大兄弟已经妙计在胸了。我现在就全权委托你,明天便筹办盖庙。

 

37、矿山(夜、外)

月圆之夜,天空明亮,山野朦胧。

远远望见:满坡满沟尽是白花花羊群,羊身上绑着布兜,往山上托运砖瓦。

羊群上空,飘着个白影子老汉,骑着白龙马,举着又长又大的“拂尘”,驱赶羊群。

羊群后面,还跟着一长溜扛着木材的黑影子。

山坡岩砍下,躲藏着一群偷偷跑来探看观风的盗贼,见此羊群,吓得惊恐逃跑。

 

38、矿匪住地(夜、内)

匪帮老大正在和几个帮首议事。

匪帮老大:哪有山神天兵,都是神话传说,我就不信这个邪。

那几个探风的人,跌跌撞撞跑进来,叫喊着:大哥,不好啦!那宝石山真个是来了神仙啊!

众人惊乱。

老大腾地站起:还是昨晚那种阵势?

探风小头目慌乱着说:不是!是神兵神羊,漫山遍野啊!

众头目惊奇,议论纷纷:这就奇怪了,来这么多神羊干什么?

探风小头目:那神羊身上都驮着东西,小山神们都背着木料,空中还有个老山神指挥着,在往山上运送。我们偷偷爬上山顶看了看,原来那神羊驮的都是砖瓦。看来是山神要在山上修庙了。

老大不解地:这怎么可能?你们是不是看花眼了。

探风小头目:没有。我们看得清清楚楚,那羊就在我们身边过去的,连羊膻气我们都闻到了。

老大坐立不安:妈的,这真出怪了。

 

39、山下村庄(夜、外)

夜色中,有男人纷纷扛着木头出门,到处发出门响声。

 

40、村庄人家(夜、内)

吱扭扭门响声。

屋里正睡的妇女惊醒,翻身一摸身边,男人起去了。

妇女喊着:栓娃!栓娃!

没有应声。

妇女点灯起来,探着门口喊:栓娃!栓娃!

妇女回屋,埋怨着:这死鬼,半夜三更是出去干啥?

 

41、村庄人家(黎明、内)

鸡叫声响起。

窗口白亮。

门响声,男人回来,倒下便呼噜起来。

妇女拉醒他,问:你半夜三更是去哪里了?现在才回来?

男人坐起来,揉揉眼睛,回想着:夜里做了个怪梦,梦见山神爷赶着我往山上背木头,现在还腰酸腿疼。

妇女往男人身上一摸:死鬼,真是一身汗。还有树沫子。

妇女点上灯,拉起被子一看,推着男人:起来起来,一身毛刺。

男人起来看看身上,惊奇着:这是咋了?难道是真去了?

妇女拉着男人跑到院子里木材堆上查看,见木材零乱。

妇女惊奇:木材真是少了,那根最直捻的檩条咋不见了?

男人着皱眉:就是呀?难道真背出去了?

妇女追问:你把木头背哪了?

男人迷惑着:记不清楚了,好像是山上,跟赶会一样,去了很多人。

妇女责怪说:鬼赶集!你肯定是梦游着去赶鬼集了。看看你布兜,有没有鬼钱?

男人一摸衣服,口袋里掉出个银元来。

妇女捡起,对嘴上吹了吹,惊喜道:真的,是真银元呀。

女人身手要钱:真的?让我看看。

妇女连忙把银元装进口袋,转而嬉笑道:死鬼,把木材都买成钱了还说不知道。要不是我搜出来,不定又拿去赌了。

 

42、山沟小路(黎明、外)

清早。

男人们挑着水桶,到山沟中挑水。

路上议论着怪事:

——你说怪不怪?我夜里做了个怪梦,被山神爷喊起来往山上扛木头,说是他要盖庙。

——栓子,你也做这梦了?咋跟我做的一模一样。

——哎哟,你梦都做这梦了?这就真怪事了?

——看来是山神爷真的要在咱这建庙了。

 

43、村口(黎明、外)

一群妇女们就聚集一起,神秘兮兮着议论:

——我吹了吹,呼呼响,那银元确实是真的。

——我也吹了,就是真的。

——这么说,咱全村的男人们都去扛木材了?

——这么说,肯定是商量好了。把咱们都蒙在鼓里。

——梦游!肯定是集体梦游。

 

44、村庄羊圈(黎明、内外.

一老太端了盆子,打开羊圈栅栏,把盆子放进去。

老太喊着:畜生,起来吃饭啦!

羊群都窝着不动。

老太喊着:都懒死鬼,能喂到你们嘴里。快起来。

羊群有的仍卧着不动,有两个无精打采着站起来。

老太疑惑:嘿,这是咋啦?都大频频的。

老太走过去轰赶:起来起来!

老太吃惊,看见羊群身上缀满树叶和毛刺。

老太身手往羊身上一摸,愣住:咋都一身汗哩?

老太扭身跑出去。

 

44、院内(黎明、外)

老太站在门口喊:老头子,你快起来吧!你看咱那羊群,是出啥事啦?

老汉边穿衣服边跑出来。

老太:你快过去看看,那羊咋卧着不动,我一摸,还一身汗,是不是生病啦?

 

45、羊圈(黎明、内)

两人跑进羊圈,看看摸摸哄哄,羊群都还卧着不动。

老太:你说这是咋了?昨晚上我咋觉着你是出去了,你有梦游毛病,我没在意,你不会是梦游着去放羊了吧?

老汉惊奇地:这还真叫怪事了。夜里我确实做了个怪梦,梦见一位白衣白发神人,要借用咱们羊群建宫殿。我就在梦中赶着羊群运了一夜砖瓦。可这明明是做梦呀,怎么这羊身上会出汗呢?

老太拍打着老汉肩膀:你看看你这衣裳,砖灰都满了,还说是做梦,肯定是梦游啦。

老汉想了想:难道真是赶着羊去梦游了,我记得山神爷还赏给我一个大白馍哩。

老汉往口袋一模,手里掏出个大元宝来。

老太急忙夺过,摸摸,咬咬,对着天上看看。

老太惊喜地:哎哟,是真元宝啊!这真怪事极了。

老太忽然跪倒地上磕头作揖:山神保佑!赐大元宝!等你金銮殿盖成了,给我托个梦,我去给你烧香,摆供,我给你送一只全羊。

 

46、山村砖瓦窑(黎明、外)

几个工匠起来干活,发现砖瓦没了,留下一地碎砖。

工匠惊慌:奇怪,这砖咋不见了?

工匠甲:快去告诉厂主,是不是夜里被盗了?

一年轻工匠慌忙跑去。

 

47、砖场(黎明、外)

工匠甲领着厂主过来。

厂主看了看,说:我知道了,你们四下找找,看有没有个罐子。

工匠们私下找了一边,没有。

厂主:再到要洞口挖挖看。

工匠:厂主,这里有个坑。

厂主走过去,看了看说:就是这,慢慢挖。

工匠用小锨往下挖,露出一个罐子,惊喜道:厂主,真是有个瓦罐。

工匠将瓦罐慢慢抱出来,递给厂主。

厂主当即打开罐子。

众工匠惊叫:呀!银元!

厂主哈哈大笑:山神爷!你真显灵啦!

厂主慌忙跪地磕头。众工匠也跟随磕头。

磕头罢,厂主激动说:神灵,真神灵啊!我夜里做了个美梦,梦见山神爷要借咱这砖瓦盖庙,我迷迷糊糊就答应了。夜里,感觉有声响,以为还是做梦。天快明时,又梦见山神爷来答谢我,说砖瓦运走了,在窑上给你赠了一罐银两作答谢。我笑醒啦,原想是一场梦。谁知梦想成真,看来真是山神爷显灵啦。

厂主抓出银元,给工匠们每人发了一枚。

众工匠接过钱,都拱手作揖:感谢厂主,恭喜发财!

厂主举起瓦罐:发财了!哈哈!兄弟们,中午,请客庆贺。

 

48、金矿矿区(日、外)

矿主正和矿工们正在伙房前吃饭。

保安队长领着巡山队员跑回来,大呼小叫:出怪事啦!山上出怪事啦!

众人都惊愣住。

保安队长气喘呼呼说:矿主山上出怪事了。我们昨夜巡山时,看到一片白花花羊群往山上跑,跑了一夜,今早上跑上山顶一看,哎哟!天哪!那山顶上堆了一大堆砖瓦木料。也不知怎么堆上去的?

矿主吃惊道:嘿嘿,这真叫奇了。我夜里做了个怪梦,梦见山神爷站在我屋子里,说他要来此居住了,让我为他盖个庙宇。半夜被惊醒了,想想这山高路陡的,怎么盖庙?正想请教请教金先生呢,谁知这砖瓦木料可运到坡上了。真是神仙下凡,神人神速啊!走!兄弟们都跟我上山看看稀罕。

 

49、山顶(日、外)

矿工们跟随矿主,乱乱纷纷爬上宝石山山上巅。

山峰险陡,但山顶却平缓开阔。

山顶上堆放着一堆木料和一堆砖瓦。

众人围着砖瓦木料观看,咋舌称奇:

——真有这怪事?

——这真叫神奇!

——哎呀,真是神羊托上来的,你们看这,还有羊屎旦哩。

矿主激动地:看来,这是山神爷显灵,要来咱这里镇守矿山了,大喜!大喜啊!

矿主赶紧作揖,让人摆供烧香,领着矿工磕头跪拜。

矿主当即叮嘱保安队长:既然山神爷托付我盖庙,神命难违啊!张队长,你现在就领两个弟兄下山,赶紧到村里找工匠,木匠、石匠,立碑、盖庙。

 

50、村街、集镇短镜头(日、外)

村子里,男人、女人都在神神秘秘着议论:

——听说没有?山神爷在宝石山显灵了。

——听说山神爷赶着神羊运了一山顶的砖瓦木料。

——不是神羊,听山里人说,是山神爷夜里借了他们的羊。

——真是啥事都不敢不信,还真有神灵呀!

街镇、饭店、道路上,到处街谈巷议:

——听说没有?山神爷要在宝石山盖金銮殿了。

——到处都传疯了。烧香人都跑去烧香、拜药、起娃子了。

 

51、宝石山(日、外)

男男女女,成群结队,都跑上山顶围观盖庙,妇女、老太烧香、磕头、拜药、祷告。

山上正在盖着庙宇,矿主兴高采烈着讲:山神爷给我托梦说了,凡是被借用砖瓦木料者,都在庙中刻碑立传。请乡亲们相互转告,凡有贡献者,一一登记。

金财坐在一张小桌前,铺着红纸,在询问着登记。人群围着金财询问观看。

 

52、盗匪居住地(日、内)

匪帮老大正躺在床上抽鸦片。

二杆子带着两个探子来报。

二杆子:大哥,探风的回来了。

老大坐起:村子里是不是这样说的?

探子甲:报告帮主,山下几个村我们都去了,老人小孩都知道,说的有鼻子有眼,都传疯了。看来真有其事。

老大抽口烟,慢吞吞问:那,山上的情况呢?

探子乙:报告帮主,山上庙宇都快建成了。我们到山顶看过了,那木料全都是干的,还都登记得有名有姓。砖瓦我们也问了,确实是梨树沟砖瓦窑烧的的,半夜里被神羊给驮走了,还在窑洞里埋了一罐子银元呢。

匪帮老大把眼袋一摔:真他妈出神了!难道山神爷也喜欢金子?

二杆子:大哥,那咱们该怎么办?

匪帮老大:观望。

老大踱了几圈,又问:那几帮人有动静没有?

二杆子:没有。好像都听说了。

匪帮老大:怂蛋!都他妈怂蛋!

老大仰脸叹息: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看来都是假的。都怕丢命啊!人为财死!那是贪婪啊!贪婪者必死!命终究还是比财重要啊!

 

53、宝石山顶(日、外)

庙盖成了,木料正好用完,却没有木板做门。

金财看着庙宇:真是神了,正好料完房起,不多不少,一块砖瓦不剩,一根木料不余。神算!神算啊!

小木匠说:金先生,你不再神算吧,还没有门板哩。

金财蓦然大悟:是呀?怎么忘了门板呢,这山神爷也太粗心了吧。

金财四处搜寻了一圈,回来说:真是没有,可能是山神爷不怕虎狼,不需用门吧。

老木匠:不管山神爷需要不需要,咱们盖庙得按规矩来。没庙门成何体统?

金财:好好好!你们先修饰屋子吧,我现在就下去,派人到村里买门板。

金财下山。

这时,听见有个声音说:好庙!好庙啊!可惜少了庙门。

四五个木匠正在低头干活,都扭身抬头。

蓦见一位鹤发白髯老翁站在庙前观看。

有位年轻木匠抢白说:你耳聋眼花,没看见没有木料了?

老翁笑道:哈哈,如何能说没有木料?这满地的刨花木屑不是木料又是什么?

年轻木匠嘲笑:这刨花木屑能做门?有手段你给做一副看看。

这时,金财站在坡下喊:吃饭啦!下山吃饭啦!

众人整理收工。

老仙翁开始整拾刨花木屑。

年轻木匠回头嘲笑说:老头,走呀,莫不是想来混顿饭吃吗?

老仙翁不屑的样子,愤愤答道:世俗狂徒!口无遮拦,必有灾祸。

老木匠瞪了小木匠一眼,踢了他一脚,连忙劝说:老仙翁莫要认真,童稚顽皮,嘴贱舌诓,玩笑而已。

老木匠拉老翁下山:走吧走吧!万事饭为先,茶饭不分家。

老翁依旧捡拾着刨花,摇摇头:赏则功也,无功不禄!

年轻木匠戏笑说:你当真不去呀,那你就用木屑给做个门,晚上我请你客。

老木匠往他头上打了一下:贱嘴!

小木匠哎呀哎呀着跑,众人哄笑离去。

 

54、山路(日、外)

背着矿石的人群逶迤着盘旋下山。

 

55、山顶(日、外)

老翁走到山坡那边,向下面招了招手。

两个年轻人抬着副门板从山坡那边钻出来。

两人将门板抬到庙门口,老翁指挥着将庙门按上。

几个人里外看看,推推拉拉。

二人惊叫:哎哟,师傅!你真是神了,不大不小,不宽不窄,严丝合缝。

老翁:好啦!收拾刨花,下山吧。

两人慌忙将满地刨花木屑捡拾干净,装进包袱里,扛起包袱,从北面山坡跑下。

老翁又四下看看,从正面山坡下去。

 

56、山道(日、外)

金财领着一群木匠们正往山坡上爬行。

众人边走边说笑着。

老木匠手里掂了个干粮袋子。

小木匠摸摸干粮袋子:哎哟,师父,你还真给那老汉掂了干粮?

老木匠:荒山野岭,遇上是缘,干粮同享,茶水分喝,人之善也。

小木匠:这老汉恁别劲,我看你给他干粮他也不会吃。

老木匠:吃于不吃在人,送于不送在心。

木匠甲接话说:我看这老头像是有点神经。

金财扭回头说:按你们说的情形,说不定还是位高人哩,高人都装疯卖傻。

木匠甲:对呀,都说真人不露像,露像不真人,说不定还会是神仙哩。

金财:哎哎,你们说,会不会是山神爷看庙来了?

众人吃惊地站住:哎哟!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

金财:你们细想想,这山高路险的,他这么大岁数,是从哪上去的,你们一点都没发觉?

众人咂舌:是呀?他是什么时候上去的,咱们怎么谁都没看见?

老木匠:唉呀!这越说越像。难道真是山神爷?

众人惊讶:可能!很可能!

老木匠吃惊地:前些天,都说这里来了山神爷,把盗矿贼给打得屁滚尿流。近些天,村里都说梦见山神爷赶着他们往山上被木料,看来这山神爷就在山上住着哩。

众人惊骇:哎呀!你说这想起来了,肯定是!保准就是。

金财:走!咱们赶紧上去看看,看他还在不在。

 

57、山顶(日、外)

众木匠纷纷跑上山顶。

地上光光的,满地木屑刨花不见了。

都吃惊愣住:快看!刨花呢?地上的刨花怎么全没了?

金财惊叫:快看,庙门安上了!

众人惊奇着跑过去,围着庙门观看。

特写:庙门了雕龙画凤。

众人惊叹:哎哟,这雕工太漂亮了!

老木匠抚摸着赞叹:神功!神功呀!

金财推开庙门,进到里面。

传出金财惊叫声:快进来看,这门背面全是刨花花纹。

众人慌忙跑进庙里。

 

58、庙内(日、内)

庙门背面,一层刨花,刨花形成花鸟图案。

众人咂咂称赞:

——呀!原来真是刨花做成的。

——漂亮!太漂亮啦!

——高手!神手啊!天宫、龙殿也难有此门啊!

老木匠抚摸着:此门只有天上有,此工只有鲁班做呀!

金财惊呼:对呀!会不会是山神请得鲁班下凡来了?

众人大悟:哎呀!对啦!咋给祖师爷鲁班都忘了。

老木匠:没准是祖师爷下凡来了。快!快出去寻寻。

众人慌乱奔出,四下寻瞅呼喊:祖师爷!祖师爷快现身吧!

金财:别再喊了,祖师爷肯定早就走了。

老木匠扑通跪地,磕头作揖:祖师爷下凡,徒儿老朽,有眼无珠,还望祖师爷宽恕!

拜毕,老木匠慌忙跑去,将带来的干粮摆出,从庙里拿出一把香点燃。又跪下磕头。

众木匠都慌忙跑过来,纷纷跪拜磕头:祖师爷宽恕!祖师爷饶罪!

人人面带惧色。

小木匠头撞地,磕了一头灰。

 

59、山村短镜头(日、外)

人们街谈巷议,神色秘密:听说没有?听说没有……

妇女们蜂蜂乱乱着传说:哎,你们去看没有?那人都挤扛不动,跟赶庙会似的,热闹着哩。

 

60、山路上(日、外)

男女老少,成群结队,笑笑嚷嚷,呼呼喊喊,背着干粮,扶老携幼往山上看热闹。

 

61、保湿山顶(日、外)

山神庙前拥满热闹的人群,庙里挤满人喊着往外挤,外面的人喊着往里挤,呼呼觉觉。

出来的人都满头大汗,衣服不整,高兴地讲说:神奇!真是神庙啊!

金财、金光等人挑上来八筐白馍和四桶茶水,放在一边空隙处。

金财向大家喊着:父老乡亲们,承蒙大家翻山越岭跑来赏光,给神庙增添热闹。矿主夜里梦见山神旨意,让给山上送来干粮茶水,以表山神慈善。请没带干粮的老乡们都来领取神恩。

众人纷乱拥挤过去。

金财喊着:不要拥挤!来者人人有份,不够再送。

众人领到白馍后,嬉笑着边吃边夸。

有老者问:这庙建的的确与众不同,风格别致。然而,怎么有庙无神呢?

众人一齐乱喊:是呀是呀!这庙里怎么没有山神爷呢?

金财答道:这庙不是刚刚才建成吗,山神爷还没顾上去请呢。

老人说:还去哪里请呀?赶快塑个山神爷泥像就是了。

众人:赶快塑像吧!要不,山神爷怎么显灵呀?

金财笑笑:这你们就不尊敬了。怎么能给山神爷塑个泥像?咱们是要请山神爷真神出来居住。

老人笑笑:神灵哪有真身呀?只有灵魂,都是借助泥像显灵的。

金财故作神秘说:山神爷已经托梦给矿主了,说这里是宝石山,他要亲自带上护卫,御驾过来,镇守宝山,守护金矿。

老人们吃惊:不用塑像,山神爷真身过来?有这等奇事。看来前些时相传山神爷放出神虎,赶走盗匪,确有其事啦。

金财附和说:真事!真事!当真确有其事。

众人议论:那到时候可就更热闹了。谁都要来看看山神爷真身什么样子。

金财:神身龙体,飞光闪电,凡眼是看不清的,只能祈祷膜拜。

老人:是呀是呀!真是这样,那往后咱们这地方也就平安了。

金财附和:平安了!平安了好啊!

 

62、矿主屋(日、内)

矿主和金财正在喝茶议事。

矿主:这庙已经建成了,下一步请神和安神的事,大兄弟如何打算?

金财:我已经给山神爷送去请帖了。山神爷回复说,今天晚上月亮当空时,就从南边的太和山搬迁过来。

矿主大喜:好!我先传出消息。待月亮升空后,我让弟兄们都聚到宝石山,敲锣打鼓迎接。

金财叮嘱:记住,先别让人偷跑山顶,只在半山高处观看,以免惊扰神驾。

 

63、矿匪住地(日、外)

匪帮老大正在训话:老二,你今晚多去些人去,藏在半山腰树丛里,一定监视仔细,看看他们玩什么把戏?

二杆子:是!兄弟们!准备干粮,出发!

 

64、宝石山(夜、外)

远远望见,宝石山顶飘满一片红灯笼。

月夜,宝石山下闹闹嚷嚷,聚满观看的人群。

人们焦急的期待着:怎么还没有动静?

矿主激动地:快了!快了!时辰马上就到。

 

65北面山腰(月夜、外)

林丛中埋伏着一堆黑影,鬼鬼祟祟。

有人悄声问:二哥,怎么没一点动静呢?会不会是骗局?

二杆子:再等等看。弟兄们不要乱动,小心有诈。

 

66、天空(远镜头)

月亮渐渐升到中天。

忽见一道白光从南面天空飘来,越飘越近,隐隐传来悠扬的仙乐之声,渐渐飘向宝石山顶。

 

67、宝石山下(夜、外)

矿主激动着喊:来啦!来啦!快!敲打锣鼓迎接。

顿时,山上山下一片锣鼓声,欢呼声,震破深夜寂静。

 

68、宝石山上(远景)

白光渐渐飘到山顶,看清白光中一堆白衣武士,拥着一位骑着老虎的仙翁,在宝石山上空盘旋一阵,渐渐降落。

山上顿时烟火四起,红光四射,仙乐声大作。

红灯笼纷纷飘起,飘满空中。

山上山下一片欢呼,锣鼓喧天。

 

69、山腰树丛(夜、外)

朦胧的人影从树丛慌乱钻出,惊愣着仰望。

有人悄声惊呼:二哥,果真是那天晚上的山神和天兵又来了。

二杆子:妈的,这是哪方的山神爷,怎么选中了这里。

人群惊恐骚动起来:二哥,怎么办?撤不撤?

二杆子:弟兄们,别慌乱,沉住气!准备好器械!防备攻击。

众人拿起器械,扎好架势,紧张防备。

 

70、远景(夜、外)

深夜,山上红光慢慢淡化,消失。

山下锣鼓渐渐稀落,停息。

矿工们亮着矿灯、火把,在山道上逶迤而去。

山坡,一片宁静。

 

71、宝石山顶(夜、外)

一群黑影悄悄爬上山顶,看到庙中有绿光从门缝中射出。

二杆子声音:停下!庙里有光。

黑影一齐趴下,都伏在暗处,伺机等待。

过了一会,有人悄声说:二哥!天快亮了,怎么办?撤吧!

二杆子摆摆手,仰脸看看。

(空镜头)天边,月亮已经压山。

二杆子:妈的,这山神咋不睡觉啊!

二杆子向后面招招手:弟兄们,那好武器,溜过去!

一群黑影偷偷溜到庙门前。围住庙门,扒着门缝往里面窥视。

庙里并没有人。只见那山神爷通身发光,骑坐在一只老虎身上,两侧站着卫士,神体绿莹莹闪射,将山神庙照耀得紫光莹莹,阴森可怕。

二杆子招招手,吱咛一声推开庙门,众人一拥而入。

 

72、庙内(夜、内)

人群蜂拥进来,跪地磕头。

二杆子直起身喊:快把猪头献上。

有人将忙两个包袱包着的猪头摆上供桌,打开。

二杆子从供桌上拿起一捆香,点燃,叩拜,上香。

二杆子许愿道:山神爷驾临宝山,徒辈喜甚幸甚!还望山神爷不计前嫌,多多保佑。这宝山是天赐于民的,理应人人共享,不可恶霸独吞。再来打劫济贫,万望山神爷高抬贵手,不要驱赶,以助恶霸。每次事成,定当杀牲供奉。

二杆子祈祷罢,作揖:都跪下!给山神爷磕头!

众人正磕头时,忽听山神爷发出毛骨悚然之声:何方强盗,深夜不归,到此作甚?

众人大惊失色,匍匐在地。

山神爷厉声道:谁是头领,抬起头来!

二杆子惊恐着慢慢抬头仰脸,只见山神爷瞪眼葫芦,眼珠乱转。

只见山神爷口一张,口中喷出红光。怪声怒斥道:大胆蟊贼!劫财害命!扰乱社会!匪性不改!还敢到此求情!狡辩是非!你可知罪!

二杆子惊慌站起,想逃。

只见山神爷胳膊猛一抬,一团明亮亮的佛尘便甩打到二杆子头上、脸上,将他打翻倒地。

众徒都惊骇战抖,爬地磕头。

四个武士抬起手臂,用刀剑和佛尘在一片头顶上乱敲、乱刺、乱抽,吓得人人抱头扎地。

山神爷吼道:滚!快滚出去!

二杆子慢慢向后爬退,猛然站起:撤!

匪众们还趴在地上不敢抬头。

只听山神爷一声怪喝:神虎!赶他们下山!

匪众抬头,只见老虎吼啸一声,口喷火焰。

匪众们扭身爬起,夺门而逃,有的爬出门槛。

这时,金财从山神后面哈哈笑着出来。

只见四个护卫武士蜕掉白衣,原来是保安队长和金光他们。

众人大笑。

金财:金光,快放飞天兵,赶他们下山。

 

73、山坡(夜、外)

金财等人举着布人儿来到山崖边,看见匪众正往山坡下仓皇奔逃。

金财举起木剑做法,口中念念有词。

金光向空中放飞布人儿。

一群白衣武士从空中飘飞过去,举着刀剑、佛尘,呜哇怪叫着追赶到匪众上空。

刀剑、拂尘在头顶扑打着,甩在头上者惊叫乱喊,都吓得不敢直腰,弯着身子跑,连滚带爬,窜下山坡。

 

74、匪帮住处(夜、内)

矿盗们狼狈逃回住地。都面色如土,残兵败将般躺在地上嗨哟。

匪帮老大进来,看到徒众们都叫喊着瑟瑟发抖。

老大仰脸长叹:神命难违!神命难违啊!

 

75、山村(日、外)

人们奔跑疯传,背着干粮,呼呼喊喊:走呀!快去看山神爷呀!

 

76、山道上(日、外)

妇女们成群结队,花花绿绿,赶庙会一般,向着宝山山方向蜂拥。

 

77、宝石山顶(日、外)

宝石山山神庙张灯结彩,敲锣吹笙,举行隆重拜神仪式。

庙前挤的人山人海,激动兴奋,议论纷纷。

这时,从山下跑上来一位白眉白须,白发披肩的老道士,气喘呼呼着高声叫喊: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人们惊愣扭头。

只见老道士慌慌张张挤着跑进庙里。众人都跟随着潮涌过去。

 

78、庙内(日、内)

仔细观看一阵,大声叫喊:果真是太和山山神!这是太和山的山神啊!哈哈,山神爷,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啊?

老道士慌忙跪拜。

众人纷乱拥挤,踮脚仰头围观。

老道士拜毕,起身高声解释说:昨天晚上,我正在太和山上观察天象,忽然看见一道白光从太和山升起,一直向着西北飘去。这时,忽然听到一片惊呼声:不好啦!山神爷升天了!我撵着白光的方向追赶了一夜,终于看到这方天空一片红光四射。果真是落驾到了这里,看来这里要发达了。

 

79、矿区(夜、外)

有人在矿区叫喊:快出来看呀!山神爷巡山啦!

矿工们蜂拥跑出,聚集在空场上,说笑着,向山峦上空瞭望。

80、山峦上空(夜、外)

天空月光明亮。

只见山神庙上空一片红光闪射,一群举到举枪的白衣武士,护拥着明亮亮的山神爷,骑着老虎,从山神庙上空升起,在山峦上空飘来飘去,巡视矿山。

81、山腰(夜、外)

崖坎下藏着几个黑影,鬼鬼祟祟钻出来,仰脸向山顶窥视。

看到山神爷佛尘向这边一甩。

一群白衣武士便飘飞过来,怪叫着在他们头顶舞刀弄抢,刀枪打到树梢上,发出哗哗巨响。

黑影儿尖叫惊呼,惊骇逃窜。

 

82、另一处山坎(夜、外)

又一群蒙面人,举着棍棒偷偷爬到矿洞口。

只见一道火光带着尖叫声,从飞射过来。

蒙面人群急忙潜伏在岩砍后面。

山神爷忽然飘向头顶,怪声吼道:大胆盗贼!出来!

蒙面人群齐往洞中逃钻。

老虎吼叫一声飞扑过来,在人群中喷火飞扑。

蒙面人群疯乱逃奔,窜进树丛。

一群白衣武士举枪飘过去,在树丛上面怪叫打斗。

蒙面人群在树丛中乱窜,尖叫逃命。

 

83、山神庙(日、内)

众多妇女、老人涌向庙中,摆供烧香,磕头祈祷:

一位老者磕头祈祷:山神爷啊!只从你巡山之后,那盗贼不敢盗矿,都流窜到了村中,撬门别锁,偷羊赶牛,逮鸡牵狗,闹得人心惶惶。我代表父老乡亲,来请求山神爷出山,隔三差五,也到我们山下巡逻巡逻吧!

只听山神发出声音:请回去吧!明晚我就下山巡视。

老者磕头作揖。

——有老太:山神爷呀!俺被村间恶人欺负,霸占俺土地、树林,祈求山神爷报应他,为俺申冤鸣屈啊!

山神发声:老婆婆请回吧!半月后他定有报应,还你土地。

老太磕头:求山神爷了!真有灵验,俺来给你还愿。

——有中年妇女:山神爷呀!俺家黄牛前天夜里被偷走了,祈求山神爷显灵,帮我家黄牛找回来吧。

山神帐中:金财席地坐在神台里面,面前滩着卦书、卦具,掐算一阵。之后站起,钻进山神神体内,模拟山神声音:你也回去吧,明日沿河往东面寻找十里,便可在村中见到。

庙内,一长溜跪拜磕头的妇女、老人。

烧香祷告者走一拨,进来一拨。

 

84、山村短镜头(夜、外)

月光明亮。

村庄里四处呼叫:快出来看呀!山神爷果真显灵啦!

天空,一群白衣武士漂浮着,护拥着骑了老虎的山神爷,在各处村庄上空漂旋巡视。

一群群村人们都呼叫着跑出来观看。

老人、妇女都跪地磕头,祷告烧香。

一伙盗贼被白衣武士追打,尖叫逃奔。

各处黑影中,有蒙面盗贼钻来钻去,到处溜跑……

 

85、王虎家门前(夜、外)

白衣武士拥着山神爷从空中飘过来。

一群妇女、孩子们在门外惊叫呼喊:山神爷!真个是山神爷啊!看,还骑着老虎哩。

王虎老婆喊着:他爹!快出来看呀!

院子里溜出一个举着水烟袋的男人,鬼鬼祟祟地溜到门口,躲在一棵小树荫下面观看。

正疑神疑鬼说:山神爷?莫非真是山神爷显灵了?

忽见山神爷飘到房顶,怪声怪嗓吼道:恶霸王虎!横行乡里,欺负穷民,抢占妇女,霸占民田!你可知罪?

几个妇女赶忙跪地磕头。孩子们惊愣木呆。山神爷吼喊:王虎出来!

王虎从树下战战兢兢走出。

山神爷吼道:天兵天将,速速将其打入地狱。

只见白衣武士挥舞刀枪,怪叫着从天而降,在其头顶飘动。

王虎妈呀一声,惊慌跪地,磕头求饶。

妇女们都抱头扎地,不敢抬头。

小孩子吓得哇哇大哭,大孩子们惊叫逃跑。

黑暗中窜出两个白衣武士,用棍棒往起头上、身上一阵乱打。

王虎:哎哟!妈呀!山神爷饶罪!我再不敢啦!哎哟!哎哟!

山神爷吼喊:五日之内,若不送还侵占之妇女、财物、地契!将降灾祸临门。去也!

妇女们慢慢抬头,只见一群白衣天兵拥着山神爷向飘去。

王虎还爬在地上叫喊,几个妇女跑过去将他拉起。

王虎骂道:妈的,都是你还我看啥山神哩!哎哟哟!疼死我啦!

王虎叫喊着被拖拉进院里。

 

86、空镜头

夜空中,山神爷惊骇人心的声音:我乃山神巡视到此,凡有盗窃财物、牲畜者,敲砸勒索者,抢人劫路者,为非作歹者,我已一一查明,如不夜间及时送还者,近期必有灾祸降临。

 

87、山神庙(日、内)

成群妇女、老太,提了篮子来到庙里还愿。

摆供,烧香,跪在神像磕头祷告:

老太甲:山神爷!你大恩大德!俺那地契收回来了!

老太乙:山神爷!俺那被抢的闺女回家了!我领她给你磕头来了。

中年妇女:山神爷呀!你可真是灵验,俺家那黄牛真按你说的找到了。

老者:山神爷啊!只从你显灵之后,这村里再也没有盗贼了,夜不闭户啊!恶霸、地痞也都安生啦!抢占的财物、土地、树木、牲畜也都归还啦!神力无际,神恩无边,万民庆贺啊!今天代表乡亲给你送扁来了,万望接纳,保佑山村平安。

 

88、山神庙

庙会盛起,山上山下人山人海,敲锣打鼓,唱戏耍猴,热闹非凡。

神庙内金碧五彩,灯火辉煌,香烟袅袅。

 

89、熊耳山远景(日、外)

炮火隆隆,一群日本兵端着枪向着山区疯狂进攻。

百姓背着包袱,扶老携幼,哭叫呼喊,惊慌奔跑。

村中火光冲天,狼烟四起。

日本兵嚎叫狂笑着牵牛赶羊,抢夺妇女,刺杀百姓。

画外音:一九四五年夏,日寇攻占了熊耳山,烧杀抢掠,占山夺矿。

 

90、宝石山金矿(日、外)

枪声四起,日本兵包围矿区。

矿主组织矿工,拿起棍棒铁器,与日寇对峙。

矿主凛然不屈地:山是我们的山,矿是我们的矿,岂容你们倭寇侵占!

日本军官:不不不!我们不是侵占,我们是合作。

矿主冷笑:放屁!我们的资源,为什么与你们合作?

日本军官举起日本刀:给我抢!不合作就死啦死啦的!

矿主:兄弟们!咱宁可死,也决不能将矿山拱手交予鬼子!

日本兵举着刺刀冲过来。

矿主:兄弟们!给他们拼了!

矿工们举起棍棒冲过去,与日寇展开肉搏。

矿主举起手枪,撂倒了几个日本兵。

矿主从屋里抱着酒馆往外摔,然后炮火点燃,火光遍地,日寇惨叫,扑打火焰。

日本兵向他猛烈射击,矿主壮烈倒地。

伙师举着菜刀,看得一日寇满脸流血,上来一个日寇将其围住,在搏斗中被被砍掉胳膊,继续搏斗,被乱枪刺得血肉模糊。

战斗惨烈,人人鲜血满身。

最后尸体遍地,全部阵亡。

日本兵抢占矿石,翻箱倒柜,搜抢黄金。

 

91、矿洞口(日、外)

保安队长和金光等人正在紧张地放置炸药,包炸洞口。

轰隆一声,洞口垮塌,硝烟四起。

枪声想起。

众人跑向山沿,看到山下一群日本兵正在往山上冲。

保安队长:快!快到五号洞。

 

92、五号洞口(日、外)

保安队长等人扛着炸药奔跑过来。

还没装好炸药,看见一群日本兵追赶过来。

保安队长:快,把炸药带上进洞。

众人抱起炸药跑进洞中。

日本兵包围洞口,叽哩叽哇叫喊,向洞中放枪。

一个小军官招了招手,一群日本兵钻进洞中。

只听洞中一声巨响,一股硝烟从洞中弥漫出来。

 

93、山神庙(日、外)

日本兵蜂拥过来,包围山神庙。

庙门关闭。

日本军官挎着腰刀,走到庙门前,探身从门缝往里看了看。

日本军官一脚踢开庙门,手一摆:开路!

一群日本兵拥进庙内。

日本军官最后进来。

 

94、山神庙内(日、内)

日本兵搜索,戒严。

日本军官进来,对着山神端详。然后作揖,跪下磕头。

日本军官站起:山神!听说你会显灵,非常灵验。我倒想领略领略,你到底如何灵验。

只见山神眼珠瞪圆。一声怪吼,声如雷霆:何方强盗!敢到闯入圣地!

众兵惊慌举枪,对准山神。

山神爷发声:放下刀枪!神灵面前,不可撒野。

日本军官摆手。日本兵退下。

日本军官:请问山神,可否助我开矿。

山神又发声道:汤汤大国,宝山众多。各山都有山神守护,岂容倭寇侵占。快快滚下山去!

只见山神口一张,喷出一股浓烈火光,正喷在日寇军官脸上。

日寇军官狂叫一声,双手捂脸,躺倒地上。

日本兵慌乱一团,枪声大作。

一声巨响,庙宇垮塌,浓烟四起……

 

95、空镜头

山神庙一片火光,烟雾腾空。

解说字幕:盛传一时的宝石山山神庙,从此成了一片废墟,瓦砾遍地,只留下一段壮烈传说。

 

 

 

 

 

 


编辑点评:
对《网络剧《神秘山神》》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