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随笔> 侃侃“鸱夷滑稽”

侃侃“鸱夷滑稽”  作者:龚敏迪

发表时间: 2017-07-16 字数:1443字 阅读: 69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对《楚辞》中“突梯滑稽,如脂如韦”的很多解释往往是令人费解的。《索隐》对滑稽的解释是:“滑,乱也;稽,同也。言辩捷之人言非若是,说是若非,言能乱异同也。”司马光在《涑水记闻》中就有个例子:石中立“性
 


  对《楚辞》中“突梯滑稽,如脂如韦”的很多解释往往是令人费解的。《索隐》对滑稽的解释是:“滑,乱也;稽,同也。言辩捷之人言非若是,说是若非,言能乱异同也。”司马光在《涑水记闻》中就有个例子:石中立“性滑稽,尝与同列观南御园所畜狮子,主者云县官日破肉五觔以饲之。同列戏曰:‘吾侪反不及此狮子耶?’中立曰:‘然。吾辈官皆员外郎(园外狼)也,敢望园中狮子乎!’众皆大笑。”但鸱夷和滑稽原本却是两种酒器,它们的实物究竟是什么样子?现在已经很难知道了。《史记·伍子胥列传》说吴王:“乃取子胥尸盛以鸱夷革,浮之江中。”应劭对于鸱夷解释是:“取马革为鸱夷。鸱夷,榼形。”古人又把毛芋称为蹲鸱,那么鸱夷如榼如芋的形象,大致是可以想象出来了。《礼记》说:“夏后氏以鸡夷”,郑玄的注是:夷就是礼器的“彝”,鸱夷则出自榼形的“鸱彝”。

 有了鸱夷,还要配上一个滑稽。扬雄的《酒箴》说:“鸱夷滑稽,腹大如壶,尽日盛酒,人复借酤。”鸱夷既然大到可以装下伍子胥的尸体,盛满了酒,移动起来就不会方便,所以在“人复借酤”时,要用一个“滑稽”来取酒。北魏的崔浩在《汉记音义》中告诉我们:“滑稽,酒器也。转注吐酒,终日不已,若今之阳燧樽。'《儿女英雄传》讲的更通俗:‘这滑稽是件东西,就是掣酒的那个酒掣子,俗名叫‘过山龙’,又叫‘倒流儿’。因这件东西从那头儿把酒掣出来,绕个湾儿注到这头儿去。”说白了,就是利用虹吸原理取酒的器物。

  对于《楚辞·卜居》中的:“突梯滑稽”之说,钱锺书《管锥编》引用文廷式《純常子枝語》中的话说:“注家未有能解突梯者。余按‘突’、‘滑’、‘梯’、‘稽’皆叠韵,‘突梯’即‘滑稽’也”;他还说:“‘突’,破也,‘梯’,阶也,去级泯等犹‘滑稽’之‘乱礙’除障,均化异为同,所谓‘谐合’也。”简而言之:这个“梯”可以指鸱夷中酒的液面,液体是往低处流的,但虹吸管却可以让它先向上。“突梯”就是液体在虹吸管的入口、出口和转折处经过了几个可以调节的不同液位。

   这个“酒掣子”,即有把酒滑引出来的功用,也有限制的稽留功能。掌控弯曲的滑稽一端起降,就是“稽首”的形象;控制一定的量,就是“稽查”、“稽较”,中国文化与滑稽这个酒器,与中国文化的关系可谓深矣。从它身上还引申出了三层意思:扬雄在《法言·渊骞》中批评某些人:“饱食安坐,以仕易农,依隐玩世,诡时不逢,其滑稽之雄乎!”这个“滑稽”,是圆滑苟得;《史记.滑稽列传》中:“谈言微中,亦可以解纷。”的滑稽,则是用引人发笑的变通言行,让人接受自己的某个主张;再其次才是具有戏剧色彩的搞笑方式的滑稽。

                                        原载香港《文汇报》2010年11月16日


编辑点评:
对《侃侃“鸱夷滑稽”》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