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随笔> 也说「上海」

也说「上海」  作者:龚敏迪

发表时间: 2017-07-16 字数:2985字 阅读: 4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也说“上海”见《172个被误解的史实真相》一书说:“1955年,毛主席到上海视察,游览在黄浦江上,毛泽东突然向陪同人员提一个问题:‘你们知道上海还有个下海吗?’在场的上海人,无言以对,谁也回答不出来。毛泽东
 


    见《172个被误解的史实真相》一书说:“1955年,毛主席到上海视察,游览在黄浦江上,毛泽东突然向陪同人员提一个问题:‘你们知道上海还有个下海吗?’在场的上海人,无言以对,谁也回答不出来。毛泽东说:‘应该有。’”结果上海人找到了下海庙,于是“上海人通过这座小庙破解了上海、下海的由来。”但他似乎还是没有得到十分满意的答案,这个对话的场景也未必可信。

    复旦大学的李天刚教授在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上说:1964年,毛泽东到上海时,找了复旦大学的历史系历史地理教授谭其骧,又问起上海地名的由来。“然后就说有‘上海’的话,那么应该有‘下海’吧?”谭其骧的回答是:“差不多在现在苏州河的附近,有一条入江的小河,那个河叫做上海浦,这个地方后来设了一个上海镇,当时没有设县,就设了一个上海镇,上海的名字就来了。”但即便如此,还是没有把为什么叫上海浦讲清楚。

    英语中的“上海”,还有诱骗、剽窃、掠人之美的意思。获六十一届奥斯卡最佳影片等四项大奖的电影《雨人》中,就说了:弟弟查理shaihai了哥哥雷蒙德去赌。美国人裴士锋(Stephen R Platt)的《天国之秋》(Autumn in The Heavenly Kingdom)说:英国领事富礼赐说服太平天国交出的英国人中,“大部分人表示是为了躲避追捕,是因为遭人诱骗而去当兵,也就是后来俚语说的‘被上海’(Shanghaied):他们到上海某酒馆喝酒,有人偷偷在酒里放了迷药,醒来时他们人已在小船上,在前往南京的半途,有枪指着他们。”

    谭其骧后来写了《上海得名和建镇年代问题》一文,说了上海之名出现的时间,他认为:“按目前所掌有的资料,只能笼统说上海建镇于宋末,而得名则在北宋初年或五代时期。”范成大的《吴郡志》说:吴松江的南岸,“有大浦一十八条:小来浦、盘龙浦、朱市浦、松子浦、野奴浦、张整浦、许浦、鱼浦、上澳浦、丁湾浦、芦子浦、沪渎浦、钉湾浦、上海浦、下海浦、南及浦、江苎浦、烂泥浦。”他又说:“是为五里为一纵浦之迹也。其横浦之在江南者,臣不记其名。在江北者,七八里而为鸡鸣塘、练祈塘,是为七里而为一横塘之迹也。”古人的农田灌溉体系是七里一横塘,五里一纵浦的,上下海浦之间大致相距五里左右。不过,《弘治上海志》说:“上海县旧名华亭海”,称“上洋海上”,因为“地居海之上洋故也”,同治年由北庄素史辑成的《吴下谚联》中说:“松江人心思尖锐,不似上海人直遂,上洋人每嘲松江人从肚肠中刮出脂油”,上海人又称上洋人。以前涨塌频繁的崇明南部熟地之民也称北部生地人为北洋人,洋是广大之意,亦即海边新开垦之广大冲积平地之谓,“上洋海上”简称上海,似乎与十八大浦没有直接的关系。

   珠江入海口有伶仃洋、钱塘江口有王盘洋,引申为大片平地而称为“洋”,这种用法,在浙南、广东都有,福建带洋字的自然村就有三百多处。杨倞注《荀子·王制》说: “海谓荒晦绝远之地,不必至海水也。 ”崇明岛以前无石堤时南塌北涨,中部沿江已经消失的海桥镇面对的是南侧长江,他们把这边的长江称作“南海”。这并不是他们的井底之蛙,而是早在战国,就有邹衍的理论说:“有裨海环之,人民禽兽莫能相通者,如一区中者,乃为州。”所以崇明岛亦可有地域性的“南海天头”,南部沿江熟地人也就称北部生地为“北洋”。而所谓海浦,不仅因为大水为海,还因为“海上”,原本是人烟稀少的大片“荒晦绝远之地”。

     再说上海的上。古人说“烟花三月下扬州”,又说“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上与下,与说者在什么地方说有关。《后汉书•陈蕃传》:“夫诸侯上象四七,垂耀在天,下应分土,藩屏上国。”诸侯去宗主大国自然称上。《左传•昭公二十七年》:“(吴子)使延州来季子聘于上国,遂聘于晋,以观诸侯。”孔颖达疏引服虔曰:“上国,中国也。盖以吴辟在东南,地势卑下,中国在其上流,故谓中国为上国也。”于是北上南下成为习惯,有所谓北上抗日,挥师南下之类。就东西而言,则西为上,鸿门宴的座次也是如此:“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亚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范增尊为亚夫,所以坐北朝南,项羽、项伯坐西为次,刘邦坐南朝北为第三,张良坐东朝西,最次。《左传•昭公十四年》:“夏,楚子使然丹简上国之兵于宗丘。”杜预注:“上国,在国都之西。西方居上流,故谓之上国。”这当然也不是绝对的,比如《易经》观卦说:“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说观光上国,诸侯间,国与国之间,也可以表示对对方的尊敬,如现在称“贵国”、“贵方”一样。

  “烟花三月下扬州”是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中的句子,按理说是北上,但孟浩然是坐船从长江上游去下游;“骑鹤上扬州”出自南朝殷芸的《商芸小说•吴蜀人》,他的立场是小地方对繁华大都会的仰视,故“下乡”、“上京城”。

   上厕所,下厨房,一般厕所建造在北面偏东的位置,厨房建造南面偏东的关系,也有厕所本来就在高处的关系。《释名•释宫室》:“厕或曰溷,言溷浊也。”厕所和猪圈是结合在一起的,这种情形数年前去韩国济州岛还见过。而且杂处浊水间,得厕足于高爽才行,所以要上。厨房伙夫是下人,尊贵的主妇偶然做饭烧菜,是屈尊充下役,所以是下。

   上海浦不仅在下海浦的上游,而且比下海浦繁华,中心地带为上,偏一点的地方为下海浦。

   自西向东到面海的地方,有沪渎浦,那是东晋海防的沪渎垒所在地,然后随着陆地的延伸,开出了新的出海河流上海浦,继而又出现了几条纵浦,于是就又有了下海浦和接下来的南及浦、江苎浦和烂泥浦。这期间吴淞江逐渐有所改道,黄埔江也代替了它上海第一大河的地位,终于十八大浦也逐渐湮灭了,于是不经意间,“上海”的由来也渐渐变得模糊了。

                                        原载香港《文汇报》2010年4月13日


编辑点评:
对《也说「上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