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散文> 生命轮回

生命轮回  作者:李丰敏

发表时间: 2017-07-16 字数:1721字 阅读: 12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通过中医院老年病区的第二病房的窗口,可以看见有棵枝繁叶茂的法国梧桐树,树上的叶子像绿色的手掌,在迎风摇曳,几只小鸟在树枝上叽叽喳喳得欢快地歌着唱……

  而病房里则是另外一番景象:临窗的九号病床 ,小翠母亲正在小翠的带领下在练习走路,小翠双手拉着母亲的手,她退后走一步,她的母亲颤巍巍得向前挪一步……

  八号病床上的老伯,已经昏迷了四天,吃喝拉撒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对他来说竟然是个奢望。他的四个儿女围在身边,按摩,擦洗,捶背,清痰,更是一声接着一声,在他的耳边轻声“爹,爹!”的呼唤,他却像熟睡的婴儿,怎么也唤不醒。当他们费尽千辛万苦把水喂进老父亲的口里,老父亲“咕咚咕咚”咽了几口时,他们相互对望,个个喜形于色:“咱爹能喝水了!”

  六号病床的陪护正红,大声叫了一声:“妈,你又尿床了,今天已经是第四次了。”她笑着轻轻地拍了一下她妈的背,“妈,我打你!谁让你小时候经常打我,我还回去!”她妈红着脸笑。她用力把她妈抱到床边的凳子上,取出她妈的衣服,先换褂子,接着穿纸尿裤,换内裤,裤子,然后动作熟练地把床上的湿的东西统统换了遍,再把她的母亲抱到床上,让她躺好,帮她盖上被子,她附在她妈的耳边说:“妈,你乖乖的躺着,我去给你洗衣服了!”她的母亲听话似的点点头,闭眼前,偷偷地又瞄了她几眼。

  在这几个人中,就属我最幸福了 ,虽然父亲会在簌口时,把水吐到我的脸上;喝药时,会把茶洒在我的身上,但父亲的意识是清楚的。当我唤他时,他迷茫地睁开双眼,声音极其微弱的“嗯”一声。当我看到他骨瘦如柴,生命垂危,我掩面而泣时,他突然睁开眼,直直望着我:“你怎么哭了?”

  “我病得很重……”他颓丧地小声嘟哝了一声。

  “说你多少次了,不让你干活你就是不听,你现在生病了,是你闺女能替你,还是你儿子能替你……”我把埋在心里几天的压抑,担心,恐惧,焦虑,都发泄了出来。

  “甭哭了,我以后再也不去地了……”浑浊的泪水顺着父亲的眼角流下来。

  帮父亲擦去泪,我打算扶父亲起来吃药, 谁知在病床上躺了三天,命悬一线的父亲,竟然“呼”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喜极而泣,在心里大声默念道:“俺爹,会坐了,俺爹,会坐了……”这比当初儿子学会走路时,还要欣喜一百倍,一千倍,乃至一万倍……很快,父亲可以坐起来吃饭,可以下床大小便,可以在病房里走两步……

  六号床的正红母亲出院要走时,正红带她向大家告别,她怯怯地挥手向每个人说:“再见!”我仿佛穿越时光隧道,看见一个五六岁小姑娘在对我说:“阿姨,再见!”

  九号床的大娘,可以拄着拐棍,慢悠悠走几步,小翠大声在后面吆喝:“走,接着走……”她妈想偷懒,扭头看看女儿严厉的表情,只好扭头不情愿地走起来……

  八号床的老伯在四个儿女的声声呼唤声中,有了生命的体症,有了婴儿式的浅浅的微笑……通过下胃管,打流食,他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

  令人欣慰的是父亲可以大步走路了,在我的督促下,他每天都要练习吹气球来增加肺活量,看着他吹气球时花白的头发,满是褶皱的脸,以及嘴里吹着的大红气球,我都要快乐的笑几声!父亲的生命已经历了生死轮回,由生命即将枯萎,在药物治疗下,又重发新芽,一个全新的生命在向父亲飞奔过来……

  我悄悄的望望窗外的梧桐树,它的叶子更浓更绿了, 小鸟在上面唱歌唱得更欢快,更动听了……

  (注明:当前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心脏病、脑梗塞等病已经成为影响老年人健康的最大杀手。九号床的老人患脑梗塞,后遗症是智力和肢体都有损伤,医生建议多锻炼,来恢复肢体活动能力,六号床的老人,患脑梗塞,影响了智力,医生建议多与她交流说话,来提高她的智力水平,八号病床的老人,是高血压造成的脑干损失……我父亲是哮喘病导致的心衰与呼衰……在病房里,我感觉到子女们,对待自己家里的老人,像呵护新生儿一样的周到与耐心,给他们买最好的尿片,最好的食品,最好的药品……尽最大的孝心里侍奉着自己的母亲或者父亲……)


编辑点评:
对《生命轮回》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