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十)——脂砚斋、畸笏叟和作者到底什么关系

冷眼觀《紅樓夢》(十)——脂砚斋、畸笏叟和作者到底什么关系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7-13 字数:5716字 阅读: 442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在《冷眼观<红楼梦>》卷首语中,我已经说了,《红楼梦》写的是江南曹家和清朝皇室爱新觉罗家两家的事情。《红楼梦》中的大观园在现实中有两座:一是畅春园;另一座是江宁织造府。江宁织造府在《红楼梦》中除了投影为大观园,还投影为江南甄家的园子和荣府大管家赖大家的花园。《红楼梦》作者是江南曹家最后一任江宁织造曹頫,曹頫的奶奶是康熙皇帝的保姆。康熙六次南巡,四次住在曹家。

  我们来看看史书上记载:曹頫(1695年?—?),字昂友,号竹居,曹宣第四子,曹寅嗣子,曹家最后一任江宁织造官员。《上元县志》之《曹玺传》载曹頫:“好古嗜学,绍闻衣德,识者以为曹氏世有其人云。”曹頫年幼时就对儒家经典和程朱理学颇有钻研,得到伯父曹寅的赞赏。曹寅、曹颙相继去世后,康熙皇帝恩旨以曹頫过继给曹寅,接任江宁织造。雍正六年(1728年),曹頫因骚扰驿站、经济亏空、转移家产等罪革职抄家,举家迁回北京,再后来,曹頫的踪迹似乎从历史的舞台上,从文献的记载中彻底消失了。

  鲁迅先生是第一个深刻思索《红楼梦》的成因与曹雪芹身世的大学者。红学家胡适认为曹家的败落不过是坐吃山空,鲁迅先生却说:“不知何因,似遭巨变”。我研究后发现,曹頫在《石头记》一书中对自己被抄家的原因作了解释,曹家并不只是因为经济亏空而被抄家,还因为年羹尧事件的波及,因年逢冤(英莲冯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书中有原话:“不想这日三月十五,葫芦庙中炸供,那些和尚不加小心,致使油锅火逸,便烧着窗纸。此方人家多用竹篱木壁者,大抵也因劫数,于是接二连三,牵五挂四,将一条街烧得如火焰山一般。【甲戌眉批:写出南直召祸之实病。】”

  南直:明成祖朱棣于永乐初年移都北京后,称直隶于北京的地区为北直隶;直隶于南京的地区被称为南直隶。清朝入关之后,将南直隶改称江南省。“南直”是南京的称谓,江宁是南京的旧称,脂砚斋所说的“南直召祸”实指江南曹家被抄家,也就是说江南曹家被抄家是“英莲冯渊(因年逢冤)”,曹頫被误认为是年羹尧的党羽。

  《红楼梦》作者曹頫在书中的投影化身很多,比如史湘云、宝玉、甄宝玉、甄士隐、贾瑞、赖尚荣、贾芸、贾芹、锦香院妓女云儿等等,当然,书中宝玉、贾芸和贾芹所指的原型也非曹頫一人。也就是“一人多身,多人一身”。(这些在后面的章节中我们再逐一详细辨析。)

  《红楼梦》第十四回《林如海捐馆扬州城 ? ?贾宝玉路谒北静王》中,林如海是病死于扬州。我们来看一看史书上的记载:康熙五十一年六月,曹寅(江南曹家的顶梁柱)奉康熙之命自江宁赴扬州主持开刻《佩文韵府》。七月,患风寒之病,继而转成疟疾,于康熙五十一年七月二十三日病逝扬州城。而皇太子胤礽正是于康熙五十一年九月三十日被康熙帝复废太子之位。

  康熙五十年十月,康熙皇帝又严惩了一次太子党,这次抓的是步军统领托合齐,其罪主要是:胤礽潜通信息,求托合齐等人,借助手中之权势,“保奏”他尽早即帝位 。这就是说,是皇太子在策划逼皇父尽早让位,因此,康熙帝怒不可遏。

  早在康熙四十七年皇太子胤礽第一次被废之前,康熙就将太子党首要人物索额图饿死于监牢内,一废太子时,康熙帝为了打击皇太子集团的势力,又下令将索额图的两个儿子格尔芬、阿尔吉善及胤礽左右二格、苏尔特等人立行正法(处决犯人)。而康熙五十年这一次议决将太子党人物托合齐“即行凌迟处死”,在托合齐病死于监所后,康熙又命将托合齐的尸体“锉骨扬灰,不准收葬”,则是康熙皇帝复废皇太子的前兆。

  康熙的发小曹寅知道皇太子胤礽即将被复废太子之位,所以心头似压了一座大山。曹寅之死也与太子被复废这件事不无关系。

  我们来看一看史书上曹寅的资料,曹寅病逝于扬州后,李煦(曹寅的大舅子)给康熙皇帝的奏折上说:曹寅弥留之际,核算出亏空库银二十三万两,而且曹寅已经没有资产可以补上,“身虽死而目未暝”。曹寅心里也清楚,这些亏空已经给曹家种下了衰败的祸根。如果太子胤礽能顺利继位还好,因为挪用的那些钱除了用于康熙南巡接驾,还有许多是花在胤礽身上。红学家周汝昌老先生考证后曾说:“胤礽的嬷嬷爹凌普,到江南向曹寅处取银就达8.5万多两!”而如果太子胤礽被复废皇太子之位,待康熙百年之后,下一位皇帝会放过亏空这么多银两的曹家吗?所以曹寅死前的心情是非常沉重的,太子胤礽如果能当皇帝,则曹家存,若太子胤礽败,则曹家必定败落。从当时的情形看,太子胤礽被复废太子之位已成定局,所以曹寅很绝望。

  既然曹家和太子胤礽的关系那么紧密,所以曹頫和太子胤礽以及胤礽的儿子们也是有交往的。书中的贾芸(曹頫)曾认了宝玉(胤礽)为父;宝玉(曹頫)和蒋玉菡(琪官也就是弘皙)的关系匪浅。“林花谢了春红”,《红楼梦》“悼红轩”有两层意思:悼念太子胤礽;还悼念胤礽第三子弘晋(弘晋的生母为胤礽的侧福晋林佳氏)。

  这一章我们还是要接着上一章辨析《红楼梦》最初的版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一回的那段原文:“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甲戌眉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东鲁孔梅溪我们上一章已经格物致知为弘皙,现在既然知道曹頫是胤礽的干儿子,那么曹雪芹(曹頫)之弟“棠村”,就当为胤礽那个年少早卒的儿子弘晋。弘晋的死因在史书中没有任何记载,但《红楼梦》尤三姐之死就代表了弘晋之死。据我目前格物致知知道:弘晋在《红楼梦》一书中的化身有尤三姐、林黛玉、龄官、探春、柳五儿等。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一回的原文:“……并题一绝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甲戌双行夹批:此是第一首标题诗。甲戌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常哭芹,泪亦待尽。每思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

  上面那段原文中,在作者曹雪芹(曹頫)所作的诗“……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后面,批书人作的那段批语,“壬午除夕”这句话之前的批语是脂砚斋弘皙所作,而“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常哭芹,泪亦待尽。每思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这段话却是甲午(胤礽第七子弘晁出生于康熙五十三年甲午年,所以弘晁以“甲午”自称)在1762年之后所写,因为他说作者死于壬午年(1762年)的除夕,他写这段话的时候,作者曹雪芹(曹頫)和脂砚斋(弘皙)都已去世,脂砚斋弘皙是乾隆四年被乾隆逐出宗室,改名为“四十六”,圈禁于毗邻皇宫的景山果园东,于乾隆七年去世。

  我们可以设想:甲午(爱新觉罗·弘晁)为《石头记》作批语的时候,有些地方可能看不懂,所以希望“造物主再出一芹一脂”,为《石头记》这本书释疑。胤礽第七子弘晁出生于康熙五十三年,那时候胤礽早已被废皇太子之位,囚禁于咸安宫,所以《石头记》一书所隐的许多事,弘晁都没有亲身经历过,知道得没有作者和脂砚斋那么清楚。壬午年(1762年)以后,已革辅国公弘晁的同母弟弟弘丙于乾隆二十八年(1763)去世。胤礽诸子中,只有弘晁和弘丙这对同父同母的兄弟一人被革去爵位,一人既无封爵又无公职。“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也有所指,“弘皙逆案”的参与者爱新觉罗·弘晈(宁郡王)于乾隆二十九年八月十四日去世。所以批阅《石头记》这本书的人就只剩下怡亲王长子爱新觉罗·弘昌和废太子胤礽第七子爱新觉罗·弘晁(甲午)两人。于是弘晁在弘皎死后的八月感伤不已。“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句中的“余二人”指的是怡亲王的儿子弘昌和胤礽第七子弘晁两人。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有许多个版本,最初的版本是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其次是己卯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然后是庚辰本和王府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目前我已经格物致知出脂砚斋的原型是废太子胤礽第二子弘皙,甲戌本就是弘皙抄阅再评,弘皙出生于甲戌年,属狗,所以用甲戌作为自己的代号。己卯本和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都避第一代怡亲王胤祥的名讳,两个版本有着十分紧密的关系,这是因为什么呢?据我格物致知,是因为这两个版本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是怡亲王的长子弘昌和嫡子弘皎所抄写并作的批语。弘昌和弘皎在弘皙生前与之交往密切,都曾被卷入“弘皙逆案”。以前我一直以为畸笏叟是废太子胤礽第七子弘晁,现在才知道王府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中那个“蒙侧批”等批语才是弘晁所作,而畸笏叟,实为怡亲王长子爱新觉罗·弘昌,畸笏,是指他在乾隆四年(1739年)十月被革去贝勒。

  《石头记》第二十二回有这样一段文字:“凤姐亦知贾母喜热闹,更喜谑笑科诨,便点了一出《刘二当衣》。【庚辰眉批: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事,今知者寥寥矣,不怨夫?】【庚辰眉批:前批“知者寥寥”,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悲乎!】【靖眉批:前批“知者寥寥”,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痛杀!】”《石头记》第二十二回后面还有一段批语:“此回未成而芹逝矣,叹叹!丁亥夏。畸笏叟。”

  丁亥夏指的是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的夏天,芹溪(曹頫)于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去世、脂砚(弘皙)于乾隆七年(1742年)去世、杏斋(爱新觉罗·弘皎字镜斋,可能弘昌为了逃避文祸,将镜斋改成了杏斋)于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去世,所以丁亥夏(1767年)曾参与“弘皙逆案”的人就只剩下了弘昌一人,弘昌是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去世。畸笏叟弘昌在丁亥夏想起往事心中感伤不已,四年后,他也去世了,年六十六岁。
我们来看看史上记载的弘昌的资料:爱新觉罗·弘昌,怡亲王允祥第一子,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丙戌十一月十六日子时生,母为侧福晋瓜尔佳氏,郎中阿哈占之女。雍正元年(1723年)四月封为贝子。乾隆帝称弘昌“秉性愚蠢,向来不知率教,伊父怡亲王奏请圈禁在家”,允祥死后才被雍正帝释放,乾隆帝继位后晋封贝勒。乾隆四年(1739年)十月被革去贝勒,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辛卯四月二十一日戌时卒,年六十六岁。他是被卷入弘晳逆案的4位同辈参与者中,惟一一位身后未得赐谥者。
从弘昌一生的遭遇可以看出,乾隆皇帝非常讨厌弘昌,而且,从乾隆所骂弘昌的话可以看出,弘昌对雍正皇帝相当不满,他的父亲怡亲王胤祥为了避祸,就将他关在家中。

  
康熙四十七年一废太子至雍正登上皇位的这十几年间,十三爷胤祥到底有没有被康熙皇帝圈禁,正史上是没有被明确记载的。《皇清通志纲要》中记载:“(康熙四十七年)九月,皇太子、皇长子、皇十三子圈禁。”“十一月,上违和,皇三子同世宗皇帝、皇五子、先君、皇太子开释。”这是八爷胤禩的儿子弘旺写的,先君指的是弘旺的父亲胤禩。也就是说,当时很多皇子都被圈禁了,但最后除了皇长子和皇十三子,其余人都被放出来了。后人猜测,胤祥之所以卷进废除东宫的事件,完全是因为给四爷胤禛(雍正)顶罪。那么,我们可以猜测,弘昌之所以恨雍正皇帝,是因为在他两岁的时候,他的父亲胤祥因为给当时只是个贝勒爵号的胤禛(雍正)顶罪而被康熙皇帝圈禁。畸笏自壬午年(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以后就自称“畸笏老人”、“老朽”、“ 朽物”、“叟”,说明他年纪已大。弘昌出生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到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他已经五十六岁,用老朽来自称也很恰当。弘昌之所以死后未得乾隆皇帝赐予谥号,也与他署名为畸笏叟,在弘皙死后代替他为《石头记》作批语有关。不要以为乾隆皇帝不知道《石头记》写的是什么,一百二十回《红楼梦》的后四十回所写的情节话语与前八十回简直就是背道而驰,只因后四十回的作者是维护乾隆皇帝的名声的,而前八十回的作者和作批语者,都是向着废太子胤礽和他的儿子弘皙的。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提到“后一带花园子里面树木山石”,甲戌本有两条问答式的侧批颇耐人寻味:“后”字何不直用“西”字?恐先生堕泪,故不敢用“西”字。前一批语是脂砚斋所作,后一条似作者的回答,为何批者、作者单单对一个“西”字如此敏感呢?清史记载:皇太子胤礽从无逸斋迁出后,移驻位于畅春园西的西花园。西花园处万泉河畔,东依畅春园,西揽香山秀色,北望蓟门烟树,无忝“水土佳处”之称。后来胤礽被废皇太子之位,囚禁于咸安宫,咸安宫位于西华门内,西华门是紫禁城的西门。胤礽浮沉所住的西花园和咸安宫,都离不开一个“西”字。而且,胤礽做皇太子时的读书处——无逸斋也是位于畅春园的“西”路。大家现在应该明白为什么《红楼梦》宁国府为东府,荣国府为西府了吧?因为荣国府除了是江宁织造府的投影,还为皇太子胤礽居处的投影
,胤礽的儿子弘皙看到“西”字,当然会堕泪。

  据《日下旧闻考》所载,畅春园坐北朝南,园区南部为议政和居住用的宫殿部分,北部是以水景为主的园林部分。从横向来说,畅春园主体建筑分为中、东、西三路,三路建筑各成体系,但又彼此相连。西路为玩芳斋、买卖街、无逸斋、菜园、关帝庙、娘娘庙、凝春堂等建筑。

  皇太子胤礽的读书处最先为皇城毓庆宫内,之后,康熙亲定皇太子读书处为畅春园无逸斋(无逸斋位于康熙所住澹宁居旁,康熙不喜奢华,故命于无逸斋外种上庄稼,以告诫太子稼穑艰难之意),其辅导老师有汤斌、徐潮、高裔、张英、李光地、熊赐履、耿介等人。太子读书处“无逸斋”正是位于畅春园西路,转眼却是物是人非,太子的儿子弘皙见到此等文字,能不悲吗?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觀《紅樓夢》(十)——脂砚斋、畸笏叟和作者到底什么关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