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故园三十六年前 4

故园三十六年前 4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7-07-12 字数:2602字 阅读: 44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4

 

刚开始还有点儿顾虑的孤儿,渐渐地和松本他们亲热了起来。身体挤在一堆,握手握得手腕生疼。右侧是一个尚残留着几分可爱之处的女性,令他想起如果敦子还活着……。左侧是一个清瘦的男人,指甲中满是机械油。胜男要是还活着,年龄正好和他差不多大。不知不觉之中,松本感到这些不辞辛劳,寻找祖国亲人温暖的孤儿,全都象自己的孩子一样可爱。

“有什么线索吗?”

松本向一个自称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农妇模样的孤儿问道,

“听人说,一九四六年七月,母亲将我,还有一块菜饼一起留在了一家医院门前,逃命去了。一位好心的过路的中国人发现了我,把我拣了回去。后来又以三十块大洋把我卖给了没有孩子的,也就是我现在的养父母。当时只有四岁的我,想不起自己的日本人名字了。我只知道母亲把我扔下,自个儿走了。印象中唯一的一点稀薄记忆是成天啼哭的婴儿和穿长筒靴子的父亲。能不能找到我的母亲,只好听天由命了。”

带着无限的怨恨和对母亲的思念。

“知道那家医院和名字吗?”

松本问道,他对这仅以三十元钱而被出卖的孤儿有了怜悯之心。

“听说是有中国人医生的朝阳医院。现在这家医院早没了。”

 “如果你没记错的话,这可是个重要线索,把自己的孩子扔在医院门口离去了的母亲,是绝对忘不了这事的。”

松本安慰她道。

“不管怎么说,母亲总是好人。回日本后,您要是听到点什么消息,务必请跟我联系。”

说着,将写着自家住址的纸条递给了他。松本将纸条郑重其事地纳入怀内,然后又向旁边的男孤儿问道: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是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的工人。”

这是中国最大的汽车厂,能自行生产高档轿车“红旗”、普通轿车“上海”和解放牌大卡车。

“你工作的单位不错嘛。”

孤儿们好象对不用翻译,能自己说中国话的松本的亲近感是越来越深。后来干脆趴在他的耳朵边嘀咕起来:

“先生,我们可是经过筛选的孤儿哟。那些贫穷的连小学校都上不起的;除了自己的名字,一个字也不会写的文盲;还有思想落后的人,就算他们想来,可是也来不了这地方哟。”

松本感到脑袋象是被人用木棒痛击了一下,“嗡、嗡”直响。这些被选拔出来的孤儿尚且如此,其他孤儿三十五年来的惨状,可想而知的了。

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一片哀号声。

“出什么事儿了?”

手里拿着装有旅费的塑料袋子,正在向从远道而来的孤儿们散发小红包封的狭间,探身朝走廊里的山野章子问道。

“刚才,对面认错人了。”

山野沉痛地回答道。说完,走了。

原来是岛根县原开垦团团员的女儿,与住在长春的情况和家庭成员都很酷似的,并且有过好些次书信往来的一名孤儿弄岔道了。盼望以久的母子重逢,成了水中捞月。因此,双方都受不了这份打击,痛哭起来。想起在列车上,因马上就可以母子相见,而高兴得喋喋不休的近六十岁的老太太的落魄样,松本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

“太迟了,太迟了呀!全都是厚生省的那帮浑蛋军阀造的孽啊!孤儿们他们有什么罪?战后三十五年了,为什么对他们竟然不闻不问?!不论是他们在日本的亲人也好,中国的养父母也好,随着他们的年纪一天天的变老,孤儿们想要寻找到亲人的希望,也就越来越渺茫。难道要让我们的希望永远落空不成?!”

逃难中,全家死亡,孤独天涯,好歹拣回来一条命的原开垦团的少年——今天的杂货铺老板,再也呆不下去了,下到一楼,想出去散散心。

出了宾馆的大门,才知道外面刚下了一场雨。路面,院子里的树木都是湿漉漉的。仰望天空,虽然有一丝暖风吹过,可头上的乌云未散。看样子,还会有一场大雨来。管他呢,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下就下吧。松本简直朝大门走去。门口站着的卫兵,正虎视眈眈地窥视着松本的举动,这光景在上海和北京见得多了。

松本耕次不屑一顾地走出了宾馆的大门。

 

编辑点评:
对《故园三十六年前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