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随笔> 一切皆有可能

一切皆有可能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 2017-07-12 字数:8060字 阅读: 14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前几天风很大,把露台种的花刮得东倒西歪;把花盆里的土刮得到处都是。那些土是网上购买的各种好土,如:椰砖,珍珠岩,陶粒,草木灰,还有闪着金光的荞麦皮大小的小金片。这些土本来是种一些放在室内写字台上,养
 

   前几天风很大,把露台种的花刮得东倒西歪;把花盆里的土刮得到处都是。

   那些土是网上购买的各种好土,如:椰砖,珍珠岩,陶粒草木灰,还有闪着金光的荞麦皮大小的小片。这些土本来是种一些放在室内写字台上养在小巧精致的花盆里的肉质植物用的,却被我们种植樱桃树石榴树,实在是浪费,让人心疼啊

   以前养花用的都是从路旁花园里小树下挖来的黄土,一些金贵的花也就掺点从花市卖花人那里买来的种花土而已。这次是受了网上的诱惑,一时兴起

   处于心疼,我把露台翻腾了一遍,把刮得到处都是,刮得躲在犄角旮旯的土用簸箕收集起来。收集起来的土不再纯正,里面掺进了枯树叶,枯树枝,纸屑及乱七八糟的说不清的东西。我对这些土稍作筛检剔除杂质,宝贝似的捧到我楼下栀子花盆里。

栀子花是我前几天从花市买的,一大蓬亮绿的叶片托着八九朵半开的白花,美极了。那么美,买回家换盆时我也只是奖了它一点营养土。

我有一种得到意外之财的窃喜,我小心地把土培在花下,用手把土抚平,把原来的土隐没在这些土的下面。

    我用喷壶给这些土淋上水,每天都淋,每天都俯下身观察花的变化。我想我的栀子花会由此变得娇贵,会开的灿烂。

遗憾的是花没有什么变化,但花盆里,浓密的栀子花下却长出很多小苗。小苗翠绿色,撑着两个小元叶。

是什么苗啊!我好奇的拔起一个,小苗拽出来了,底部连着很多根须,比线还细的根系连着一个黄豆粒大的乳白色小圆片,小圆片的质地像纱一样,中间隐含着一个芝麻粒大小的黑点。我高兴的叫了起来:榆树钱!

太奇怪了,哪来的榆树钱?肯定是风刮来的,风把附近榆树上掉下来的榆树钱卷起,送到六楼,我的露台。我清扫露台收集土时,把它们裹挟到里面,然后放到栀子花盆里。它们就孕育发芽,长成小苗了!

于是我冲到露台,扒着栏杆向四周望去我看到了杨树,椿树,还有楼下花园里的玉兰,丁香,唯独没有榆树。

我想榆树可能长在远处的山坡上,或落脚在西面的河畔旁,或藏在谁家的庭院里。

太奇妙了,我又回到楼下,盯着眼前的这些小苗遐想,这是怎样的生命历程啊,这一路走来它们经历了什么?日晒?雨淋?狂风?是的,肯定有狂风。天气预报,前几的风有七八级!

我突然对它们无限敬畏;对生命,对世间的一切无限敬畏

生命是如此的奇妙,世间的一切多么神奇,不要轻易的否定或肯定一切吧!因为,苍穹之下一切都皆有可能。


编辑点评:
对《一切皆有可能》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