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九)——红学界一直没弄明白的脂砚斋其人到底是谁

冷眼觀《紅樓夢》(九)——红学界一直没弄明白的脂砚斋其人到底是谁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7-09 字数:3545字 阅读: 79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红楼梦》第一回有这样一段文字:“士隐听得明白,心下犹豫,意欲问他们来历。只听道人说道:‘你我不必同行,就此分手,各干营生去罢。三劫后,我在北邙山等你,会齐了同往太虚幻境销号。’那僧道:‘最妙,最妙!’” 提到北邙山,我们不禁要想起一代词宗——南唐后主李煜,李煜死后就是葬在北邙山。


  《临江仙》


   李煜


  樱桃落尽春归去,

  蝶翻金粉双飞。

  子规啼月小楼西,

  楞帘珠箔,惆怅卷金泥。

  门巷寂寥人去后,

  望残烟草低迷。

  炉香闲袅凤凰儿,

  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公元974年十月,“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的宋太祖赵匡胤令宋兵进攻南唐的国都金陵,宋兵执行宋太祖“使自归顺,不须急击”的方针,包围金陵城。金陵被围一年后城破,南唐灭亡。这首《临江仙》是南唐国主李煜作于公元975年初夏金陵城被围困期间。全词意境,皆从“恨”字生出:国都被围,危如累卵,国主李煜缅怀往事,触目伤情,子规啼月更加深了他亡国的预感.李煜(李后主)这个名字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因为只要读过诗词的人都读过他的《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虞美人》是南唐后主李煜被俘沦为阶下囚后的第三年(978年)写的。相传他作《虞美人》后命歌妓在七夕之夜(李煜的生日是七夕那天)吟唱。宋太宗赵光义因李煜的词中有“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句,便说他心怀故国,于是赐牵机药将他毒死。牵机药以其服后腹中剧痛,致头足相就如牵机状,故名。中毒者会先脖子发硬,然后肩膀及腿痉挛,直到头脚相接蜷缩成弓形。并且只要中毒者说话或动一下就会再次痉挛。死后尸体仍然会抽搐,面目狰狞。

  为什么要讲到李煜呢?因为李煜和《石头记》一书的主角太子胤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都是失去皇位的人,都是博学多才的人,最后都沦为阶下囚悲惨地死去。只是李煜是亡国之君,而《石头记》的主人公却是在皇位唾手可得的情况下失去皇位继承权的。大家现在应该明白,为什么宝玉在惹得金钏儿被王夫人严惩的时候又踢到袭人(第四回已经论证了袭人的原型为太子胤礽之子弘皙)的心窝了吧?还有巧姐的生日正是七夕(李煜在那一天生,在那一天死)。

  不过,我谈论李煜还因为他被俘后的另一首词《乌夜啼》,又名《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直是人生长恨水长东。”读这首词,我们会联想到黛玉葬花,林黛玉和李煜一样,都将落花视为有情之物,认为落花也和自己一样因为春天(也指生命中的春天)去了之后就会枯萎凋谢。《红楼梦》第二十三回林黛玉葬花后听到戏曲,就想到了李煜成为阶下囚后绝望中写下的《浪淘沙》:“……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红楼梦》四春的名字也是因此而来。

  李煜的《乌夜啼》里面有“胭脂泪”一词,我们还会想到宝玉爱吃胭脂,林黛玉爱流泪。关于宝玉爱吃胭脂,我也同意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的观点:宝玉爱吃胭脂的原因就是玉玺吸印泥。我在《冷眼观红楼梦》(八)中已经论证了宝玉的其中一个原型是玉玺。不过,我认为宝玉爱吃胭脂除了玉玺吸印泥这一层意思,还有饮泪饮恨之意。李煜投降后,被送往北宋都城汴京,过着“日夕以泪洗面”的软禁生活,皇太子胤礽被废太子之位后,囚禁于紫禁城西华门内的咸安宫,父子饮泪饮恨。

  西华门就是紫禁城西门,大家现在应该明白为什么脂砚斋和畸笏叟两人一见到“西”字,就会伤怀欲哭了吧?据我格物致知,脂砚斋是弘皙,而畸笏叟不止一人,其中一人就是王府本《石头记》中印着“柒爷王爷”字样的柒爷——废太子胤礽第七子已革辅国公弘晁。弘晁出生于康熙五十三年甲午五月初五日,母侧福晋王佳氏。“西”字还有一层意思,胤礽做皇太子时,读书的地方为“无逸斋”,“无逸斋”正是位于畅春园的西路。

  这一章我们重点讲“脂砚斋”其人。

  《红楼梦》最初的版本是手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脂砚斋是《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最早的批语作者。“甲戌侧批”、“甲戌眉批”、“甲戌双行夹批”等批语都是出自他之手。许多研究《红楼梦》的人都把“甲戌”当成中国传统纪年的干支年来研究,比如公历1694年、1754年等都是甲戌年,他们以为脂砚斋就是在甲戌年作的批语。我认为,如果把甲戌当成作批语的那一年来研究,就永远也不会知道“脂砚斋”其人到底是谁了!因为“甲戌”其实是“脂砚斋”出生的那一年所属的干支年。

  我们来看一下爱新觉罗·弘皙的身世简介:废太子胤礽第二子,已革理亲王弘皙,康熙三十三年甲戌七月初五日辰时生,母侧福晋李佳氏,轻车都尉舒尔德库之女。乾隆七年壬戌九月二十八日卯时卒,年四十九岁。

  康熙三十三年(甲戌年)是废太子胤礽之子弘皙的出生年,所以“脂砚斋”弘皙给《石头记》作批语暗示读者的时候,就用了“甲戌”来作为自己的代号。

  “脂砚”二字出自南唐后主李煜的《乌夜啼》:“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直是人生长恨水长东。”脂:胭脂,引申为胭脂泪,红泪,血泪;砚:古代研墨和盛墨汁的文具。“脂砚”是指蘸着血泪来写字的意思,是说《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一书所隐的野史包含着弘皙家族的血泪史,他的批语是血泪凝成。

  红学家周汝昌老先生认为“脂砚斋”是《红楼梦》中史湘云的原型,是一位女性。我是不同意他的观点的,我们来看《石头记》第二十二回凤姐点戏《刘二当衣》之后畸笏叟的批注:“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事,今知者寥寥矣,不怨夫!不数年,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痛杀!”从畸笏叟的批语可以看出:脂砚斋是一个男性,于丁亥年(1767年)之前早已去世。

  我们再来看另外的批语,《红楼梦》最初的版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一回有这样一段原文:“……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甲戌眉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甲戌眉批: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式猾之甚。后文如此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 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并题一绝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甲戌双行夹批:此是第一首标题诗。甲戌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常哭芹,泪亦待尽。每思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

  “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石头记》作者把脂砚斋和甲戌连着写,说明“脂砚斋”就是“甲戌”,“甲戌”就是“脂砚斋”,“甲戌”是弘皙的出生年的干支年,“脂砚斋”就是弘皙。

  “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甲戌眉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从这段话可以看出:“东鲁孔梅溪”实际上就是脂砚斋,余就是我的意思。脂砚斋在“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这段话后面作批语用余字自称,说明他明白《石头记》作者是以“东鲁孔梅溪”来称呼他的。“东鲁孔”是指春秋鲁国,孔子为春秋时鲁国人;“梅溪”,梅,红梅花,“红”同“弘”谐音,“溪”同“皙”谐音,合起来就是“弘皙”。《石头记》作者用东鲁孔来形容梅溪(弘皙),是说他的知识像孔子那样渊博。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十三回秦可卿死时托梦给凤姐,有这样一段原文:“秦氏道:‘天机不可泄漏。只是我与婶子好了一场,临别赠你两句话,须要记着。’因念道:‘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甲戌侧批:此句令批书人哭死。甲戌眉批:不必看完,见此二句,即欲堕泪。梅溪。】可见“梅溪”确实是弘皙除“脂砚斋”、“甲戌”之外的另一个代称。(本章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觀《紅樓夢》(九)——红学界一直没弄明白的脂砚斋其人到底是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