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思享> 《重修德亭社学碑记》赏析

《重修德亭社学碑记》赏析  作者:陈胜展

发表时间: 2017-07-06 字数:2192字 阅读: 81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最近见到嵩县收藏家王献贞先生收藏的一方石碑,乃清代嵩县知县王廷裕撰书的《重修德亭社学碑记》,虽属小碑小文,其间亦有颇有可玩味处,或可补嵩史之阙。于是将碑文抄录下来,不揣谫陋,试加解析,以期抛砖引
 

  最近见到嵩县收藏家王献贞先生收藏的一方石碑,乃清代嵩县知县王廷裕撰书的《重修德亭社学碑记》,虽属小碑小文,其间亦有颇有可玩味处,或可补嵩史之阙。于是将碑文抄录下来,不揣谫陋,试加解析,以期抛砖引玉。


  重修德亭社学碑记

  蒞任后闲日即□理诸社学,而德亭荒废特甚,□芜隈隩(wēi yù] )无基趾,可□弃地也,社之父老难之。予曰:”岂以阿堵中物耶,乌用是哉。社学,公事也,汝侪各营其私舍以蔽风雨,使出其樗版杉楹之用未尽者坯埴之,有馀者纠社众之力而共葺之,易易耳。且予见汝社之祠宇矣,殿堂门庑黝垩尚新。非汝侪之作储以祈福者乎,究其福安在也?若学社成而延师其中,子弟稍识字义晓然于父坐,子立推梨让枣事,庶几潜消其暴戾,亦异日保安身命之至计,是岂非明效大验耶?!以视祈福于祠庙而讫无成之效者何如也!“父老唯唯而退。逾年起学舍三间,再逾年又起三间,既成,立石室书之以告后人,俾无坏。

  知嵩县事北绎王廷裕记 施银四两

  邑庠生碧圃李玉华书

  …………

  嘉庆十七年小阳月上(十月)浣之    □玉工  李万

  这则碑文是清-嘉庆十七年时任嵩县知县王廷裕下乡视察教育并慷慨捐银助教的一段实录:

  译文如下:

  (我)到任后,抽出时间,(专程)调研全县的乡村学校(建设)情况,而(了解到)德亭的现状最差。

  (在)一个临河 荒草很深,把墙基完全湮没的学校遗址,(看来)是完全废弃之地,(附近)几十户的父老乡亲(围过来),能看出他们对建校十分期盼,却又是十分为难。

  我问(大家):这里的情形,难道大家不觉得(你们)把学校当成没有用的地方了吗?!

  (诸如)乡村的启蒙小学,是大家的公益事业,你们把各自的房舍建设得可以遮风避雨之后,把多余的樑檩、柱子,哪怕只是泥坯瓦片等拿出来,集几十户人的力量把它修建一下,这是很容易的事啊!

  况且我己见到你们家族的祠堂了,祠堂的正厅和连廊,黑白(相间)颜色鲜亮。(这些)无非都是(为子孙后代)祈福(且佑平安)吗?!究竟幸福和平安在啊里?如果把学校建成了,聘请老师到校,教(你们的)孩子都能认识一些字,然后明白一些:孝父母、尊长辈!甚至知道:和长辈在一起时,长辈坐,晚辈立这些礼仪;懂得孔融让梨,泰不取枣这些兄弟友爱,和善乡邻(美德)。(这些完全可以)在潜移默化中把他们(有的)凶狠残暴的性格变过来,也算是今后(他们)安身立命之本,难道这不是最显著的成效吗?!比起你们到祠堂庙院去祈福佑安,那个结果怎么(与这)比呀?!

  父老乡亲都恭敬顺畅地答应而去了。

  一年后,在这个地方建起校舍三间,再过了一年,又再建起校舍三间,现(六间校舍)己全部完工,在这里树碑(立撰),把我在书房中写的这段话,以(镂记)铭人!(但愿)使这种(尊师重教的)风气永传下去!

  xxx

  xxx


  译文掩卷,有一点思考和一个问题想和大家共同探讨:

  一个封建社会的知县对教育的重视可以说是既立足实际,又站位高远!对于普通百姓把道理讲得深入浅出而恰入其分!更难能可贵的是”躬身践行”的为民意识,拿出薪银以捐资助教,在那个时代“特殊人物“的示范影响肯定是强效的,嵩县志记载:自此嵩州之县内,全民重教之风渐盛……

  据《嵩县志》人物年谱,嘉庆十七年嵩县知县王廷裕的籍贯为:山西翼城县人。但从其“调研”笔记,有几处几个词,显示其出生地和成长地的有趣关系:一是”汝侪”这个词,词典探源为闽语,”你们”的意思,而且还是方言,一个成年人平常言语带出的方言最能在细微处判断这个人大致成长地。语言形成是浸润在骨子里的东西,我曾听一个职从公安刑侦的朋友说,当”嫌疑人”不说籍贯的时侯,故意跟他聊一些闲话,不管他再有意设防,心理素质再好,谈的时间一长,总会带出某一区域方言,从而判断出其人的真实籍贯。以这个事就是想说明王廷裕的史载籍贯是山西,而自己认定的籍贯不是山西而是江苏上海。

  从他自己的口吻,几次出现”汝侪”闽语方言,而闽语主要分布在福建、浙江、江苏一带,还有两处佐证,一是碑文中”杉楹”也为南方词语,意为杉木柱子,大家知道我们北方建房用木料,包括河南、山西基本都是用当地的树木,而杉木柱子是”南方特属”啊!更有一点:碑文落款是北绎王廷裕,而”北绎”应为其字号或籍贯,而北绎在词典中查不到准确词意,巧合的是只查到一个”北绎工业园区”而这个区恰恰就在上海的闸北区。

  据上几点:我推究有两种情况,一是嵩县志记载有误,另一种情况是:王廷裕祖籍山西,而成长地是江苏,这个不难解释,除方言和“落款”外,这种例子也很多:象我们的老乡程颐、程颢,出生地在湖北黄陂,而成长地在咱洛阳,后来史书也都按洛阳人记载了。

  究竟属于哪种情况,由于没有更多的史料佐证,我认识有限,以抛砖引玉,期大家深探细究!但不管怎样王廷裕这个人曾在那个时代在咱嵩县做了这么一件有益的事,是不争之实!


编辑点评:
对《《重修德亭社学碑记》赏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