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故园三十六年前 3

故园三十六年前 3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7-07-05 字数:2455字 阅读: 71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3

 

第二天上午刚从夜行列车的疲劳中恢复过来的一行人,带着紧张的表情在宾馆的大会议室,接受了吉林省长春市人民政府公安局外事科、国际旅行社长春分社总经理等人代表政府当局的来访。本来,是应该以长岳慈光大师为团长的代表团主动上门去人民政府表敬拜访的,没想到在事先没有得到任何解释的情况下,事情颠倒过来了。

进入室内时,他们受到了中国方面当局者的夹道欢迎。当日方作了自我介绍之后,随着掌声的消失,微笑也消失了。接下来是一阵子令人难堪的沉默。

见此,身穿僧衣,八十岁的长岳光慈团长站了起来,打破僵局:

“我们‘日中结心会’是一个民间团体,是一个为了寻访残留在贵国的日本人孤儿的团体。在过去的三十六年间,日本孤儿们能够在贵国党和政府、人民的关怀下,茁壮成长,真叫人感激不尽。记得一九六四年访华时,我曾荣幸地受到以故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那时我便直接向周总理提出了希望能够在中国寻找日本人孤儿的心愿。遗憾的是,由于日中两国尚未恢复邦交,这一心愿终究没能得已实现。邦交正常化后,又由于我国政府对此事没有足够的重视。事情才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了今天。期间,残留在东北的孤儿们,虽然仍在继续蒙受贵国人民的恩情,可是,他们对自己骨肉亲人的思念之情并没有因此而泯灭。他们要求寻找亲人的呼声越来越高涨。据我所知的就有二百多人,他们无不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使他们能够安心为贵国的四个现代化尽心尽力,为日中友好架桥铺路。用自己的行动,报答贵国的养育之恩。”

长岳光慈大师结束了出自肺腑的寒暄语之后,长春市人民政府接待科长紧跟着也站了起来:

“对日本友人的到来,我代表长春市人民表示热烈欢迎。”

 “对于侵略过中国的日本军国主义才和日本人民,我们从来就是区别对待的。日本人民也是侵略战争的受害者,残留孤儿更是最大的受害者,寻找日本人孤儿,是得到了党和国家的认可的。自然也就成了我们的义不容辞的工作。我坚信,以这个问题为契机,一衣带水的中日两国之间的友好之花,必将结出丰硕之果。”

和长岳光慈团长紧紧握手之后,官方人员便退出了室外。

门口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近二十名男女一齐涌入室内。松本凝住了视线,这些人的年龄都在四十前后和五十之间。男的穿着白色或者是绀色开襟衬衫,女的身穿白色罩衫和长裤。无论男女,全都光脚穿凉鞋。胸口挂着写着他们各自中国人名字的姓名牌子。

这些中年男女,他们是孤儿吗——?

松本抬起身,将戴着名牌的孤儿一一仔细地看了个遍,梦想能从中找出胜田和敦子。孤儿们也在凝神注视着他们,带着渴望和焦虑。他们虽和慈光大师、山野妈妈等人有过书信往来,但他们中绝大多数人,三十多年还是头一次与从日本来的亲人相聚。未曾开口,双方的眼中都渗出了泪水。

慈光大师向着孤儿们:

“盼望以久的访华今天终于实现了。也算是对大家长期以来坚持不懈的努力的报偿吧。长期以来,大家从未放弃过寻找亲人的努力。可是,事不如愿——怪我——对不起了。”

慈光大师止住了话头,面对着一片呜咽和泪水:

“这么长的时间熬过来了。因此,我希望大家能再等一等。忍一忍。三十多年都守过.来了,还在乎多等几天吗?可不能功亏一篑呀!总之,请大家放心,只要老衲我尚有一口气在,就不会放弃替大伙儿出头的……”

说到这儿,老人额头上暴起粗大的血管,双手掩面,再也说不下去。和孤儿的个别面谈,是在慈光大师的房间里开始的。城山隆担任翻译。城山曾是满洲国国境警备队的情报员,公开身份是饭店老板或买卖商人,主要负责对苏情报,擅长东北地方语言。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城山隆,别看他一身本事,在苏联参战时,除了眼睁睁地看着老毛子屠杀第一线的警备队之外,逃难途中,他连自己老婆的命也没能保住。

孤儿们一个一个地被叫进了慈光大师的房间,只言片语在述说着从他们的养父母那儿听来的,关于和自己亲生父母生离死别时的支离破碎的零星记忆。有表现力强、会说话的;也有说不出个名堂,只知道一口咬定自己是日本人的。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看上去全都比实际年龄大五、六岁,皮肤全都被太阳晒得油黑油黑的。

在狭间信一的房间里,松本耕次和排队等候召见的孤儿们呆在一起。十几个人挤在一张床上,二张沙发上则座了五、六个人。虽然地方小,不舒服。只要能和狭间、山野和相川他们呆在一起,孤儿们看来全都感到心满意足似的。

 


编辑点评:
对《故园三十六年前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