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六)——林黛玉住的潇湘馆是太子胤礽读书的无逸斋(修改后)

冷眼觀《紅樓夢》(六)——林黛玉住的潇湘馆是太子胤礽读书的无逸斋(修改后)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7-04 字数:10002字 阅读: 137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冷眼觀《紅樓夢》(六)

                        ——林黛玉住的潇湘馆是太子胤礽读书的无逸斋

                                    (刘文霞)


        刘庭芝(刘希夷)是唐朝因为诗写得太好而丢命的诗人。在《红楼梦》第二回中,就提到了这个姓刘的短命诗人,并把他和陶渊明、嵇康、柳永、秦少游、温庭筠等人同称为逸士高人。

        我们来读一读那首让刘希夷丢命的诗。

                《代悲白头翁》       

                            (唐)刘希夷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

        洛阳女儿惜颜色,坐见落花长叹息。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

        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

        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禄池台文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

        一朝卧病无相识,三春行乐在谁边?

        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

        但看古来歌舞地,唯有黄昏鸟雀悲。

        《红楼梦》第一回,跛足道人的《好了歌》中的句子“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以及甄士隐对《好了歌》的解注之词“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与刘希夷的诗句“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但看古来歌舞地,唯有黄昏鸟雀悲。”何其相似。

        林黛玉唱的《葬花吟》中的句子“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是套用刘希夷的诗句“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据说刘希夷写《代悲白头翁》这首诗时,先想出一句诗“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写罢觉得这句诗近乎谶语,于是想换一句,就又想出“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一句,写出来仍然觉得像谶语,于是宽慰自己说:“死生有命,哪能就归结到两句诗?”于是把这两句诗都保留在《代悲白头翁》中。结果刘希夷最终还是因为“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句诗写得太好而丧命。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是刘希夷为自己作的谶语,而《红楼梦》中的《葬花吟》,则是《红楼梦》作者和脂砚斋的谶语,“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知”。

        在《红楼梦》最初的手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中,最先为《石头记》作批语的“脂砚斋”,是康熙皇帝的嫡孙爱新觉罗·弘皙,弘皙出生于甲戌年,所以就以“甲戌”作为自己的代号,《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中的“甲戌侧批”、“甲戌双行夹批”等批语,都是出自脂砚斋——爱新觉罗·弘皙之手。

        我刘文霞在《冷眼观红楼梦》卷首语中已经格物致知:《红楼梦》是用我国文学史上第一位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开创的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写成。《红楼梦》中的香草香花和善鸟、美人,最终都归于绛洞花王和凤凰宝玉身上,影射太子胤礽、胤礽之子弘皙和《石头记》作者曹頫。

        《葬花吟》中有句子:“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葬花吟》中的这些句子是为《石头记》作者曹頫和脂砚斋弘晳作谶语,这是曹頫当初写《葬花吟》时没有想到的。

        “弘晳逆案”是乾隆四年时发生在清朝皇室内部、为争夺皇位而发生的一起政治夺权事件。对于“弘晳逆案”,史书未有明确的记载。

        乾隆四年十月初,乾隆皇帝首次披露,说他的堂哥弘晳:“自以为旧日东宫之嫡子,居心甚不可问。”、“本年遇朕诞辰,乃制鹅黄肩舆一乘以进,朕若不受,伊即将留以自用矣。”乾隆皇帝将他的堂哥弘晳革去亲王,仍准他于郑家庄居住,不许出城。不久,从事邪术活动的巫师在受审中供出,弘晳曾向他问询“准噶尔能否到京,天下太平与否,皇上寿算如何,将来我还升腾与否”等语,乾隆帝据此认为弘晳“心怀异志”,“其所询问妖人之语俱非臣下所宜出诸口,所忍萌诸心者,拟以大逆重典,以彰国法,洵属允当。”同时,又发现弘晳曾“仿照国制”,在府中擅自设立内务府下属机构会议、掌仪等司,这种做法俨然含有以己为圣尊,与朝廷相抗之意,以致乾隆帝认为“弘晳罪恶”,较允祀允禟(八爷九爷)等人“尤为重大”。对弘晳的惩处于是进一步加重:圈禁地由原郑家庄府邸改为毗邻皇宫的景山东果园内;除宗籍,改名为四十六。

        乾隆七年(1742年)九月,弘晳于禁所去世,终年四十九岁。《石头记》作者曹頫虽然在“弘晳逆案”中逃过了一劫,但最终家族败落,贫愁潦倒而死。《葬花吟》最终成了《石头记》作者曹頫和批书者脂砚斋的谶语。

        《红楼梦》中贾琏偷娶尤二姐和尤二姐之死是影射“弘晳逆案”以及弘晳之死,尤二姐是怎么被正室王熙凤整死的,爱新觉罗·弘晳就是怎么被乾隆皇帝整死的。“弘晳逆案”是康熙朝“九子夺嫡”的余波。弘晳夺位失败被圈禁至死的悲剧源于他的父亲皇太子胤礽被两次废了皇太子之位。如果胤礽不被废黜,弘晳则将承继大统,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弘晳逆案”。

        《红楼梦》中林黛玉将母亲贾敏的名字念成“密”,是因为弘晳的父亲废太子胤礽死后被追封为理密亲王,葬于黄花山,谥号为“密”。林黛玉除了影射《红楼梦》作者曹頫,还影射脂砚斋弘晳和弘晳的父亲太子胤礽。林黛玉唱的《葬花吟》写花魂鸟魂难留,春残花落,红颜老死,花落人亡,就是指香草美人(包括林黛玉在内)的结局惨淡,《葬花吟》写成时胤礽早已于雍正二年病死于圈禁地咸安宫,只有弘晳和曹頫还活着,《葬花吟》除了悲叹胤礽,还是为弘晳和曹頫自己作谶语。

        乾隆皇帝的内侄富察·明义的《题红楼梦》诗中有诗句“石归山下无灵气,总使能言亦枉然。”这句诗据我推敲有几重意思,其中一种意思是:《红楼梦》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就算作者留下了《红楼梦》一书,这世间也几乎无人能解;另一层意思是:爱新觉罗·弘晳被圈禁至死之后,乾隆已经坐稳了皇位,再说许多也没有用了。

        《红楼梦》用了大量的篇幅写太子胤礽的经历,是为了说胤礽的儿子爱新觉罗·弘晳最有资格做皇帝,而诽谤雍正,则是为了说爱新觉罗·弘历(乾隆)不配做皇帝,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清朝读懂了《红楼梦》的戚蓼生在《戚蓼生序本<石头记>》卷首为《石头记》作序:“吾闻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黄华二牍,左腕能楷,右腕能草。神乎技也,吾未之见也。今则两歌而不分乎喉鼻,二牍而无区乎左右,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此万万不能有之事,不可得之奇,而竟得之《石头记》一书。嘻!异矣。夫敷华掞藻、立意遣词无一落前人窠臼,此固有目共赏,姑不具论;第观其蕴于心而抒于手也,注彼而写此,目送而手挥,似谲而正,似则而淫,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

        戚蓼生说《石头记》:“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注彼而写此,目送而手挥……”,也就是说“此书表里皆有喻也”。

        “吾闻绛树两歌”中的“绛树”指的是古代一位歌女。冯梦龙的《古今谭概》中记载有:“绛树一声能歌二曲,二人细听,各闻一曲,一字不乱。人疑一声在鼻,竟不测其何术。”

        绛树是美女,拥有一声两歌的绝技,林黛玉也是美人,前生是绛珠草,一个是树,一个是草,林黛玉脱胎于绛树,也是说《红楼梦》一声两歌,“表里皆有喻也”。

        爱新觉罗·胤礽是清代历史上唯一的明立皇太子,被康熙皇帝两立两废,于雍正二年病死于圈禁地咸安宫。因胤礽是二阿哥,弘晳又是胤礽的第二子,曹頫过继给曹寅后也是排行第二,所以《红楼梦》里的二爷特别多,有宝二爷,琏二爷,芸二爷,柳二爷,蔷二爷,傅二爷,二老爷(贾政)……

        《红楼梦》第三回林黛玉初进贾府,在荣府的堂屋里看到这样一副对联:“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

        清朝皇帝的龙袍上除了龙纹之外,还带有象征着封建礼制最高权威的标志——十二章纹。所谓十二章,是指十二种具有极美好含义的事物,分别为: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十二章纹的每一章纹饰都有取义:日、月、星辰代表三光照耀,象征着帝王皇恩浩荡,普照四方。山,代表着稳重性格,象征帝王能治理四方水土。龙,是一种神兽,变化多端,象征帝王善于审时度势地处理国家大事,对人民进行教诲。华虫,通常为一只雉鸡的形象,象征王者要“文采昭著”。宗彝,是古代祭祀的一种器物,通常是一对,分别装饰虎纹和蜼纹,象征帝王忠、孝的美德。藻,象征皇帝的品行高洁。火,象征帝王处理政务光明磊落,火炎向上也有率士群黎向归上命之意。粉米,即白米,象征着皇帝给养人民,安邦治国,重视农桑。黼,为斧头形状,象征皇帝做事干练果敢。黻,为两个己字相背,代表着帝王明辨是非,从善背恶,知错就改的美德。总之,十二章包含了至善至美的帝德,象征皇帝是天地的主宰,其权力“如天地之大,万物涵复载之中,如日月之明,八方囿照临之内”。

        林黛玉在荣府堂屋中看到穆莳(木石)手书的对联:“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这幅对联上就有清朝龙袍上规制的十二章纹中的前两种和后两种:“日、月、黼、黻”。除了皇家,谁敢将“日、月、黼、黻”堂而皇之地挂在堂屋的正上方?可见荣府除了影射江南曹家,还影射皇室。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三回林黛玉初进外祖母家,去拜见王夫人的时候,黛玉见椅子上搭着半旧的弹墨椅袱,这句话后面有脂砚斋的批语:【甲戌眉批:近闻一俗笑语云:一农庄人进京回家,众人问曰:“你进京去可见些个世面否?”庄人曰:“连皇帝老爷都见了。”众罕然问曰:“皇帝如何景况?”庄人曰:“皇帝左手拿一金元宝,右手拿一银元宝,马上稍着一口袋人参,行动人参不离口。一时要屙屎了,连擦屁股都用的是鹅黄缎子,所以京中掏茅厕的人都富贵无比。”试思凡稗官写富贵字眼者,悉皆庄农进京之一流也。盖此时彼实未身经目睹,所言皆在情理之外焉。】

  “……盖此时彼实未身经目睹,所言皆在情理之外焉。”脂砚斋戏说农庄人进京的这一大段批语可别作笑话看过,实为脂砚斋弘晳暗示贾府即为皇家,脂砚斋自己就是皇室中人。大家仔细琢磨琢磨“盖此时彼实未身经目睹,所言皆在情理之外焉”这句话,意思是农庄人进京并未亲眼见到皇帝,所以农庄人所说的:“皇帝左手拿一金元宝,右手拿一银元宝,马上稍着一口袋人参,行动人参不离口。一时要屙屎了,连擦屁股都用的是鹅黄缎子……”等语都在情理之外。言外之意是自己曾亲眼目睹皇帝的日常饮食起居。脂砚斋——爱新觉罗·弘晳,是清圣祖爱新觉罗·玄烨(康熙皇帝)的嫡孙,弘晳的父亲是皇太子爱新觉罗·胤礽,子凭父贵,弘晳自幼深受祖父康熙皇帝喜爱,养育宫中,所以脂砚斋不仅见过皇帝,而且对皇帝的日常饮食起居非常熟悉。

  大家还应留意给秦可卿送殡的那一节,宝玉的衣饰是双龙出海抹额和白莽箭袖,北静王穿着江牙海水五爪坐龙白蟒袍。众所周知,四爪为蟒,五爪为龙,亲王以上才有资格穿五爪龙袍,而宝玉的抹额是双龙出海抹额,在古代,只有皇室中人才可以用龙作装饰。

        《红楼梦》中林黛玉的居处潇湘馆的匾额是“有凤来仪”,实为畅春园西路的无逸斋,秦可卿的葬礼之所以那么隆重,因为那就是废太子胤礽(理密亲王)的葬礼。

  我们来看《石头记》第十七回宝玉为潇湘馆题匾额的那一段原文——

        贾政笑道:“这一处还罢了。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说毕,看着宝玉,唬的宝玉忙垂了头。众客忙用话开释,又说道:“此处的匾该题四个字。”贾政笑问:“那四字?”一个道是“淇水遗风。”贾政道:“俗。”又一个是“睢园雅迹”。贾政道:“也俗。”贾珍笑道:“还是宝兄弟拟一个来。”贾政道:“他未曾作,先要议论人家的好歹,可见就是个轻薄人。”众客道:“议论的极是,其奈他何。”贾政道:“休如此纵了他。”因命他道:“今日任你狂为乱道,先设议论来,然后方许你作。方才众人说的,可有使得的?”宝玉见问,答道:“都似不妥。”贾政冷笑道:“怎么不妥?”宝玉道:“这是第一处行幸之处,必须颂圣方可。若用四字的匾,又有古人现成的,何必再作。”贾政道:“难道‘淇水’‘睢园’不是古人的?”宝玉道:“这太板腐了。莫若‘有凤来仪’四字。”众人都哄然叫妙。

        从这段原文可以知道:“有凤来仪”适合读书。

  而从大观园的格局上来看,紧邻着“有凤来仪”(潇湘馆)的是李纨住的“杏帘在望”(稻香村),贾政对那一处很满意,宝玉却说那个田庄建在大观园里终不相宜,有失“天然”,贾政大怒。

        其实大观园里的“有凤来仪”(潇湘馆)影射的正是畅春园西路的“无逸斋”——皇太子胤礽读书处,当初康熙皇帝故意命人在紧邻无逸斋的地方修了菜园和稻田,令农人们在里面耕种,辛苦做农活,意欲教育皇太子胤礽知稼穑之艰难,不贪图安逸。

        我们来看康熙年间畅春园里无逸斋的资料:“畅春园西路的建筑均依园内的玉泉河而筑。其中,核心建筑为无逸斋,是太子胤礽和皇孙读书之所。”

        我们再来看《红楼梦》第十七回大观园的格局,大观园里的许多建筑都是依“沁芳泉”而建,本来贾政和众清客都拟定给泉水上的亭子取名为“泻玉”,那么泉水就叫“泻玉泉”,后来宝玉说“泻玉”二字不雅,改为了“沁芳”。

        大观园里的“沁芳泉”就是畅春园里的玉泉河。

  据王士祯《居易录》记载:“ 上(康熙皇帝)在畅春苑,每引见诸臣,常御澹宁。居止三楹,不施丹,亦无花卉之观。其西即无逸殿,东宫(太子胤礽)读书处。殿外种五谷之属,盖欲子孙知稼穑之艰难,意深远矣。”

  另有史书记载:由船坞西行数步,就是无逸斋,是一座自成体系的小花园。东西垂花门内有正堂三间,横跨河上的短廊叫“韵玉廊”,廊西为“松篁深处”。从右廊可入无逸斋门,门内有正殿五间,此区建成后,曾赐给理密亲王(太子胤礽)住,理密亲王后移驻西花园,这里又改修作皇太子、皇孙的书塾。康熙戒谕允礽要勤奋学习,不许一日遐逸,故名“无逸斋”。无逸斋北角门外近西垣一带,南为菜园数十亩,北侧稻田数顷。

  大家读《红楼梦》第十七回之前,一定要先弄懂清朝畅春园的格局,有许多地方是可以和《红楼梦》里的大观园对号入座的。大观园里李纨住的稻香村,就是畅春园无逸斋旁的稻田和菜田;大观园桥上的“泄玉”(沁芳)亭,即为畅春园无逸斋横跨河上的短廊“韵玉廊”,而泻玉(沁芳)泉,就是玉泉河;“有凤来仪(潇湘馆)”的粉垣里面的数楹修舍,有千百竿翠竹遮映,那数楹修舍,即为畅春园无逸斋廊西的“松篁深处”;宝玉住的怡红院,就是皇太子胤礽后来移居的西花园。

        贾政进入“有凤来仪(潇湘馆)”时说“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是因为“潇湘馆”就是康熙皇帝赐给皇太子胤礽的读书之处——无逸斋。

  对于“有凤来仪(潇湘馆)”实为皇太子胤礽的书房,《红楼梦》借刘姥姥进入潇湘馆的那段文字还作了一番补充说明,我们来看第四十回的原文——

        刘姥姥因见窗下案上设着笔砚,又见书架上磊着满满的书,刘姥姥道:“这必定是那位哥儿的书房了。”贾母笑指黛玉道:“这是我这外孙女儿的屋子。”刘姥姥留神打量了黛玉一番,方笑道:“这那象个小姐的绣房,竟比那上等的书房还好。”

        刘姥姥说潇湘馆比上等的书房还好。康熙时,上书房在畅春园无逸斋,是康熙皇帝赐给皇太子胤礽读书的地方。

        《红楼梦》中主子为阳,奴才为阴,引类璧喻。林黛玉有三个丫鬟:雪雁、紫鹃、春纤。这三个丫鬟的名字都有寓意,春纤是将贾家四春和林黛玉搭上关系;雪雁乃雪中离群之孤雁,象征林黛玉命运悲苦;紫鹃与“杜鹃啼血”这个典故有关,林黛玉唱的《葬花吟》中有句子:“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我们来看看“杜鹃啼血”的典故。杜鹃鸟,俗称布谷,又名子规、杜宇、子鹃。杜宇为传说中的古蜀国国王,号曰望帝。后来因丞相鳖灵治水有功,望帝自愿把帝位禅让给了鳖灵,自己退而隐居西山。很多古书记载到这里开始闪烁其辞,貌似杜宇在隐居之后,又莫名其妙地哀怨不已,以至于含冤而死,死后灵魂不灭,化作杜鹃,昼夜鸣叫,声音凄切,以致口中啼血。《四川通志》记载:“望帝自逃之后,欲复位不得,死化为杜鹃。”那么,杜宇并不是禅位给鳖灵,其实是被鳖灵抢了王位后逃亡,怨魂化为杜鹃。

        后人用“望帝啼鹃”比喻冤魂的悲鸣。“杜鹃(子规)啼血”指杜鹃鸟哀鸣,有哀怨、愁思之意。北宋王令的《送春》诗中有诗句:“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

        《红楼梦》中“主子为阳,奴才为阴”,丫鬟紫鹃(子鹃、杜宇)是主子林黛玉的替身,她们影射的是相同的人。她们影射太子胤礽、胤礽之子弘皙和曹寅嗣子曹頫。

        大家现在应该明白为什么林黛玉患有女儿痨了吧?因为患了女儿痨就免不了会咳血,《红楼梦》中不仅林黛玉会咳血,长得像林黛玉的龄官也咳血,与黛玉同生日的袭人也吐血,宝玉听到秦可卿死了也曾吐血,贾瑞也咳血,与林黛玉同为芙蓉花的晴雯也患有“女儿痨”,这些都与“杜鹃啼血”的典故有关。

        胤礽是康熙唯一的嫡子,是康熙皇帝明立的皇太子,如果不出意外,皇位应该是由胤礽来继承,而非庶出的胤禛(雍正)。林黛玉的丫鬟紫鹃是子鹃(杜宇、杜鹃),主子为阳,奴才为阴,用紫鹃作为林黛玉的丫鬟是说废太子胤礽被雍正占了皇位,忧愤而死,同时还影射弘皙被乾隆占了皇位以及曹頫被革职抄家,所以这几位在书中的投影林黛玉,这位病西施林黛玉总是哀怨不已,愁思满怀。(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 冷眼觀《紅樓夢》(六)——林黛玉住的潇湘馆是太子胤礽读书的无逸斋(修改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