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七)——林妹妹的另一个原型

冷眼觀《紅樓夢》(七)——林妹妹的另一个原型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7-04 字数:3524字 阅读: 54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接续)我们来看薛宝钗和林黛玉的判词第三句:“玉带林中挂”,我在第四章中已经分析得出,林黛玉的“林”字应该念为“理”字,“玉带林中挂”就是说皇太子胤礽与皇位失之交臂,死后被追封为理密亲王。“林”字除了念为“理”字这一层意思,还照应林黛玉的画——“两株枯木上悬着一围玉带”,废太子两次被废,两株枯“木”构成“林”字。

  判词第四句“金簪雪里埋”说的是八贤王胤祀和废太子胤礽的儿子理亲王弘皙,他们两人都是因为争夺皇位,最终被削去爵位,囚禁至死。

  《红楼梦》第三回林黛玉初进贾府,在荣府的堂屋里看到这样一副对联:“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同乡世教弟勋袭东安郡王穆莳拜手书。”

  清朝皇帝龙袍上除了龙纹之外,还带有象征着封建礼制最高权威的标志——十二章纹。所谓十二章,是指十二种具有极美好含义的事物,分别为: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十二章纹的每一章纹饰都有取义:日、月、星辰代表三光照耀,象征着帝王皇恩浩荡,普照四方。山,代表着稳重性格,象征帝王能治理四方水土。龙,是一种神兽,变化多端,象征帝王善于审时度势地处理国家大事,对人民进行教诲。华虫,通常为一只雉鸡的形象,象征王者要“文采昭著”。宗彝,是古代祭祀的一种器物,通常是一对,分别装饰虎纹和蜼纹,象征帝王忠、孝的美德。藻,象征皇帝的品行高洁。火,象征帝王处理政务光明磊落,火炎向上也有率士群黎向归上命之意。粉米,即白米,象征着皇帝给养人民,安邦治国,重视农桑。黼,为斧头形状,象征皇帝做事干练果敢。黻,为两个己字相背,代表着帝王明辨是非,从善背恶,知错就改的美德。总之,十二章包含了至善至美的帝德,象征皇帝是天地的主宰,其权力“如天地之大,万物涵复载之中,如日月之明,八方囿照临之内”。

  林黛玉在荣府堂屋中看到穆莳拜(木石败——皇太子胤礽和玉玺失去缘分)手书的对联:“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这幅对联上就有清朝龙袍上规制的十二章纹中的前两种和后两种:“日、月、黼、黻。”可惜是“焕(换)烟霞”,意思是变成了不可触及的东西,龙袍变成了不可触及的东西,隐寓废太子胤礽失去皇位继承权。

  《红楼梦》曲十二支中的《枉凝眉》也是写太子胤礽和玉玺之间的缘分。《枉凝眉》:“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须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枉凝眉”,说到凝眉,我们会想起范仲淹的《御街行》:“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和李清照的《一剪梅》:“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总之是:“怎一个愁字了得”。“枉凝眉”是说白白地忧愁,却无力改变败局。

  “一个是阆苑仙葩”,阆苑在诗词中常用来泛指神仙居住的地方,有时也代指帝王宫苑;仙葩,《说文》中有:“葩,华也,” 华,“花”的古字,本义:草木的花。阆苑仙葩的意思是神仙住在仙花里,即花中神仙。唐朝宰相贾耽在《百花谱》中将海棠花评为“花中神仙”。唐人李绅的《海棠诗》中有句云“海边奇树生奇彩,知是仙山取得栽,琼蕊籍中闻阆苑,紫芝图上见蓬莱”。宋人沈立的《海棠百咏》中也有“忽认梁园妓,深疑阆苑仙”之句。《枉凝眉》中的“阆苑仙葩”是指花中神仙海棠花,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葩”字在《红楼梦》前八十回中仅仅出现过两次,除“阆苑仙葩”外,便是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中描写怡红院内的西府海棠:“贾政与众人进去,一入门,两边都是游廊相接。院中点衬几块山石,一边种着数本芭蕉;那一边乃是一颗西府海棠,其势若伞,绿垂碧缕,葩吐丹砂。”而且《红楼梦》第三十七回,贾芸将两株白海棠送给了宝玉。宝玉是白海棠——宝玉是花中神仙——宝玉是阆苑仙葩。《红楼梦》金钏儿也是姓白的,虽然描写他的篇幅很短,也不容忽视,金钏之死是代表胤礽被废太子之位(后面的章节再格物致知)。

  我们再来看第三十七回林黛玉的咏白海棠诗:“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这首诗是因贾芸送宝玉白海棠,李纨建议大家作咏白海棠的诗,以“门”、“盆”、“魂”、“痕”、“昏”限韵,探春、宝钗、宝玉、黛玉每人作一首咏白海棠的诗。林黛玉的咏白海棠诗的最大特点是以花写人,诗中的种花人、白海棠花以及秋闺怨女,都是林黛玉的自我写照。

  第一句“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中的“湘帘”即用湘妃竹做的帘子,映照黛玉“潇湘妃子”的身份。“碾冰为土玉为盆”,黛玉从花想到培育花的土和盆也当不同凡响,因而喻为“冰”、“玉”,显得别具风采,显出黛玉“洁本洁来还洁去”的林下风致。

  第二句“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黛玉以白海棠自寓,有梨花的洁白,有梅花的馨香。“第三句“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上句喻白海棠花象月中仙人缝制的白衣,缟袂,是指白绢做的衣服,也可象征丧服,诗词中常以缟袂比喻白花;下句说白海棠像秋天闺房里哀怨的女子在擦拭泪痕。对这两句诗,畸笏叟有评语:“虚敲旁比,真逸才也,且不脱落自己。”黛玉的咏白海棠诗第三句“月窟仙人缝缟抉,秋闺怨女拭啼痕。”隐含的是黛玉的形象,又借“拭啼痕”点出黛玉以泪还债。

  尾句“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这句诗的后面畸笏叟也有评语:“看他终结道自己,一人是一人口气。”

  黛玉的咏白海棠诗其实是以白海棠自寓,海棠是花中神仙——阆苑仙葩,林黛玉是海棠,林黛玉是阆苑仙葩。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史湘云占花名抽到海棠花:“湘云笑着,揎拳掳袖的伸手掣了一根出来。大家看时,一面画着一枝海棠,题着‘香梦沉酣’四字,那面诗道是:只恐夜深花睡去。黛玉笑道:‘夜深两个字,改石凉两个字。’众人便知他趣白日间湘云醉卧的事,都笑了。湘云笑指那自行船与黛玉看,又说:‘快坐上那船家去罢,别多话了。’众人都笑了。因看注云:‘既云香梦沉酣,掣此签者不便饮酒,只令上下二家各饮一杯。’湘云拍手笑道:‘阿弥陀佛,真真好签!’恰好黛玉是上家,宝玉是下家。”

  湘云抽到花中神仙——海棠花,酒却归宝玉和林黛玉饮,暗示宝玉和林黛玉是海棠花——花中神仙——阆苑仙葩。

  我前面已经说了宝玉的其中一个原型是太子胤礽,林黛玉的其中一个原型也是太子胤礽。“阆苑仙葩”指的是宝玉和林黛玉,“阆苑仙葩”是指太子胤礽。

  “一个是美玉无瑕”,这句话说的是玉玺。“未嫁先名玉,来时本姓秦。”宝玉的其中一个原型是玉玺,薛宝钗和林黛玉争夺宝玉其实是暗寓八贤王胤祀和皇太子胤礽争夺皇太子之位。

  “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须化?”太子胤礽的母亲是康熙的第一任皇后仁孝皇后赫舍里氏,赫舍里氏生下胤礽后就死了,仁孝皇后赫舍里氏生前很得康熙宠爱,康熙大概是爱屋及乌,所以对胤礽这个唯一的嫡子深为宠爱。胤礽一岁半时就被正式册立为皇太子。所以胤礽是含着玉玺出生的。所以是:“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然而皇太子胤礽在做了三十多年的皇储后,在康熙四十七年被废,旋即被复立为太子,但在康熙五十一年,被复废太子之位,与皇位(玉玺)失之交臂,所以是:“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木石奇缘终悲苦。

  “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枉自嗟是《红楼梦》第六十三回林黛玉抽到芙蓉:“黛玉默默的想道:‘不知还有什么好的被我掣着方好。’一面伸手取了一根,只见上面画着一枝芙蓉,题着‘风露清愁’四字,那面一句旧诗,道是:莫怨东风当自嗟。所以“一个枉自嗟”说的是林黛玉,林黛玉经常愁苦异常,默默叹息自己的命运像落花那般悲凉。“一个空劳牵挂”说的是宝玉,这句话是用拟人化的手法赋予玉玺灵魂,说玉玺也想选择胤礽这个绝世情痴做主人。

  “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这段话是说木石奇缘终成空。太子胤礽两次被废,囚禁于咸安宫,在雍正即位后的第二年冬病死。《红楼梦》晴雯之死隐太子第一次被废,害死晴雯的王善保家的即是大千岁党首要人物纳兰明珠。金钏儿之死也隐太子被废。林如海、秦可卿、秦钟、尤老娘、袭人母亲之死则隐废太子允礽(胤礽)真正死亡。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觀《紅樓夢》(七)——林妹妹的另一个原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