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五) ——《红楼梦》之太虚幻境 (修改后)

冷眼觀《紅樓夢》(五) ——《红楼梦》之太虚幻境 (修改后)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7-01 字数:6859字 阅读: 215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冷眼觀《紅樓夢》(五)

                               ——《红楼梦》之太虚幻境

                                                 (刘文霞)


        太虚幻境在《红楼梦》中谓空寂玄奥之境。

        “太虚”是北宋婉约派一代词宗秦观(秦少游)的字,“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样的佳句,就是出自秦太虚之手。

        秦太虚的词大多描写男女情爱和抒发仕途失意的哀怨。秦太虚一生命运坎坷,曾自己写了《自作挽词》抒发心中的凄苦:“家乡在万里,妻子天一涯,孤魂不敢归,惴惴犹在兹。奇祸一朝作,飘零至於斯。”

        秦太虚一生官不过正字,年不登下寿,屡遭贬谪,到最后竟死在化外之地。《红楼梦》作者曹頫同秦太虚一样,也一生坎坷曲折。

        曹頫是江南曹家最后一任江宁织造,他虽然有读书的天赋,却没有管理织造事务的本领,以致在任期间累年亏空。雍正六年(1728年),曹頫因“骚扰驿站、经济亏空、转移家产”等罪被革职抄家,下狱治罪,“枷号”一年有余,曹家举家迁回北京,后事不详。清朝宗室成员爱新觉罗·郭诚、爱新觉罗·郭敏以及爱新觉罗·永忠诗中所说的那个生活贫困的曹雪芹,其实就是晚年的曹頫。“少陵昔赠曹将军,曾曰魏武之子孙。君又无乃将军后,于今环堵蓬蒿屯。……”这是爱新觉罗·郭诚的诗《寄怀曹雪芹》中的诗句,意思是:少陵(诗圣杜甫)曾写诗赠给曹霸将军,说他是魏武帝曹操的后裔,您曹雪芹难道是曹霸将军的后人,如今像他一样赤贫如洗,居住在被杂草包围的小村落里……

        在《石头记》的卷首《甲戌本凡例》中,曹頫自述:“……当此时则自欲将已往所赖上赖天恩、下承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美之日,背父母教育之恩、负师兄规训之德,已至今日一事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记,以告普天下人。虽我之罪固不能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不肖,则一并使其泯灭也。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风晨月夕,阶柳庭花,亦未有伤于我之襟怀笔墨者……”

        曹頫在《石头记》中几次写到秦少游(秦太虚),两次与秦可卿有关。

        《红楼梦》第五回,宝玉跟着贾母王夫人到宁府赏梅花,欲睡中觉,因没有满意的地方,秦可卿便带宝玉去她房中午睡,见第五回的原文——

        说着,大家来至秦氏房中。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宝玉便愈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

        秦可卿的房中挂的画是《海棠春睡图》,两边有秦太虚写的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宝玉躺在秦可卿床上,便恍恍惚惚地被秦氏和警幻带入了太虚幻境。

        早在《红楼梦》第一回,葫芦庙旁住的甄士隐就在梦中跟随僧道走到太虚幻境门口,只见大石牌坊上写着“太虚幻境”四个大字,两边的对联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红楼梦》第五回,宝玉被秦可卿和警幻仙子带入“太虚幻境”,进幻境时也见到石牌坊上写着“太虚幻境”四个大字,两边的对联也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转过牌坊,便是一座宫门,上面横书四个大字,道是‘孽海情天’。又有一副对联,大书云: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

        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十七回,贾政带着宝玉在大观园中拟各处的匾额对联,见到玉石牌坊时,宝玉便发起呆来,请看第十七回的原文——

        说着,大家出来。行不多远,则见崇阁巍峨,层楼高起,面面琳宫合抱,迢迢复道萦纡,青松拂檐,玉兰绕砌,金辉兽面,彩焕螭头。贾政道:“这是正殿了。只是太富丽了些。”众人都道:“要如此方是。虽然贵妃崇尚节俭,天性恶繁悦朴,然今日之尊,礼仪如此,不为过也。”一面说,一面走,只见正面现出一座玉石牌坊来,上面龙蟠螭护,玲珑凿就。贾政道:“此处书以何文?”众人道:“必是‘蓬莱仙境’方妙。”贾政摇头不语。宝玉见了这个所在,心中忽有所动,寻思起来,倒像在那里曾见过的一般,却一时想不起那年那月日的事了。[庚辰双行夹批:仍归于葫芦一梦之太虚玄境。]贾政又命他作题,宝玉只顾细思前景,全无心于此了。

        因宝玉见到玉石牌坊,就寻思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全无心题匾额对联了,贾政只好让宝玉次日再拟那一处的匾额。后来第十八回,我们知道石牌坊上题着‘天仙宝境’四字,贾元春游大观园时命换成‘省亲别墅’四字。贾元春见行宫没有匾额,后来赐名为“顾恩思义”匾额,两边的对联是:

        天地启宏慈,赤子苍头同感戴;

        古今垂旷典,九州万国被恩荣。

        这样看来,大观园里的石牌坊上的匾额“省亲别墅(天仙宝境)”四个大字与太虚幻境的石牌坊上的“太虚幻境”四个大字是相照应的;大观园正殿的匾额“顾恩思义”与太虚幻境石牌坊后的宫门上题的“孽海情天”四个字是相照应的;大观园正殿的对联“天地启宏慈,赤子苍头同感戴;古今垂旷典,九州万国被恩荣”与太虚幻境的宫门两旁的对联“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是相照应的。

        也就是说大观园早在落成之前就已经出现在宝玉遨游太虚幻境的梦中了。

        《红楼梦》第十六回凤姐给贾琏接风,贾蓉和贾蔷来回话,说已经让人去画省亲别院的图样去了,这句话的后面有批语:[庚辰侧批:后一图伏线。大观园系玉兄与十二钗之太虚玄境,岂可草率?]畸笏叟的批语也指出大观园是太虚幻境。

        综上所述,“大观园”其实就是“太虚幻境”,是阆苑——神仙居住的地方。作者怕读者忘记,在第四十一回,还借刘姥姥之口又提醒一下,见第四十一回的原文:“一时又见鸳鸯来了,要带着刘姥姥各处去逛,众人也都赶着取笑。一时来至‘省亲别墅’的牌坊底下,刘姥姥道:‘嗳呀!这里还有个大庙呢。’说着,便爬下磕头。众人笑弯了腰。刘姥姥道:‘笑什么?这牌楼上字我都认得。我们那里这样的庙宇最多,都是这样的牌坊,那字就是庙的名字。’众人笑道:‘你认得这是什么庙?’刘姥姥便抬头指那字道:‘这不是玉皇宝殿四字?’”

        《红楼梦》中的太虚幻境是大观园,大观园就是太虚幻境。太虚幻境的石牌坊两旁的对联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因作者故意没有给大观园的石牌坊题对联,只给了一个名字“省亲别墅”,所以“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幅对联也可以作为大观园的玉石牌坊两旁的对联。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幅对联至少有两层意思,其中一层意思是:“真”指甄家,“假”指贾家,《红楼梦》中的甄家除了是作者曹頫的江南曹家在书中的投影,还影射清朝皇室爱新觉罗家族,而贾家,除了也影射作者的江南曹家,也还是清朝皇室爱新觉罗家在《红楼梦》中的投影,而且《红楼梦》中所叙的事,有的是历史上发生的真事,有的则是为了顺应情节发展而虚构出来的事件,所谓“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在《红楼梦》整部书中,作者都没有在宝玉的前面加姓氏,宝玉时而是金陵的宝玉,时而又是长安都中的宝玉,是因为《红楼梦》影射的是江南曹家和清朝皇室爱新觉罗家族两家的事,书中两个宝玉,一甄一贾,虽然都是顽劣异常,但贾宝玉是口中含玉而生的,口中含玉就是一个“国”字,在清朝时,只有皇帝和储君(太子)才可以代表国。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大观园即是太虚幻境,里面的人物和事件都是空虚幻设,是假的,别当成真事来看,作书者写这么多人物和事件是为了像《离骚》那样,借助“香草美人”来表达自己的“美政”理想,抨击雍正皇帝和乾隆皇帝。如果你只看正面的风花雪月,儿女情长,而不追究其中隐寓,就会像书中只看风月宝鉴的正面而看死的贾瑞那样,是“痴子弟正照风月鉴”。

        《红楼梦》第十二回,《石头记》作者和《石头记》批语作者借贾瑞病死的那一节,提示读者:《风月宝鉴》此书原系空虚幻设,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见《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十二回的原文——

        那贾瑞此时要命心胜,无药不吃,只是白花钱,不见效。忽然这日有个跛足道人来化斋,口称专治冤业之症。贾瑞偏生在内就听见了,直着声叫喊说:“快请进那位菩萨来救我!”一面叫,一面在枕上叩首。众人只得带了那道士进来。贾瑞一把拉住,连叫:“菩萨救我!”那道士叹道:“你这病非药可医!我有个宝贝与你,你天天看时,此命可保矣。”说毕,从褡裢中取出一面镜子来[庚辰双行夹批:凡看书人从此细心体贴,方许你看,否则此书哭矣。]——两面皆可照人,[庚辰双行夹批:此书表里皆有喻也。]镜把上面錾着“风月宝鉴”四字——递与贾瑞道:“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庚辰双行夹批:言此书原系空虚幻设。][庚辰眉批:与“红楼梦”呼应。]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所以带他到世上,单与那些聪明俊杰、风雅王孙等看照。千万不可照正面,[庚辰双行夹批: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只照他的背面,要紧,要紧!三日后吾来收取,管叫你好了。”说毕,佯常而去,众人苦留不住。

        也就是说,《红楼梦》正面所描写的大观园里的这些故事情节就像太虚幻境一样,是空虚幻设,是梦,就像《列子·黄帝》中所描写的黄帝昼寝而梦,游于华胥国——无所管束的理想境地,是一场梦而已。但如果真的以为作者写《石头记》只是为了写一场梦,那又大错特错了,因为大观园除了是太虚幻境、华胥国,还影射江宁织造府、畅春园等。屈原的“美政”理想是:明君贤臣共兴楚国。《红楼梦》作者的“美政”理想是:康熙的嫡孙爱新觉罗·弘皙做皇帝。

        中国历史上有典故:石言于晋地。此典出自《左传》,用以讥讽失政。《红楼梦》又名《石头记》,是自譬石头所记之事,也就是“石言”,那就是说《石头记》这本书本来就是讥讽时事的,也就是“谤书”,即抨击乾隆皇帝和他的父亲雍正皇帝,认为他们不配做皇帝,弘皙和他的父亲太子胤礽是嫡出,而且贤惠有美德,才配做皇帝。

        《红楼梦》中鲍二家的(宝二家的)和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都是死于九月初三日,在《红楼梦》中,如果您仔细研究,就会知道鲍二家的(宝二家的)和多姑娘(后来变成了鲍二家的)其实是一个人。多姑娘是娘娘(贾琏曾说多姑娘就是娘娘),又是淫人,和贾元春以及宝玉影射同一人,那么鲍二家的也和宝玉影射同一人。鲍二家的死于九月初三,九月初三日是爱新觉罗·弘历(乾隆)即皇帝位于太和殿,颁登极诏书,大赦天下的日子,鲍二家的(宝二家的)却死于这个日子,说明宝玉、元春、多姑娘、秦可卿、香菱等香草美人所影射的其中一个人,是有资格和乾隆争夺皇位的人。当时雍正皇帝的亲生儿子爱新觉罗·弘时已经去世,余下的爱新觉罗·弘昼又比不上爱新觉罗·弘历,所以具备和爱新觉罗·弘历(乾隆)争夺皇位资格的也就只有康熙皇帝的嫡孙爱新觉罗·弘皙一人,乾隆登基的日子九月初三对大观园的众美人来说,是一个不好的日子,是因为乾隆登基对弘皙来说,是不好的事情。

        当然,写到弘皙,是一定要写弘皙的父亲——康熙朝那个轰轰烈烈的被父皇两立两废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皇太子胤礽(小名保成)的。太子胤礽生于五月初三,《红楼梦》中薛蟠和宝玉(天王)的生日都是五月初三。

        乾隆出生于八月十三日子时,也就是八月十二到八月十三的那天夜晚,而八月十二日的夜晚,正是《红楼梦》中抄检大观园的时间,为此,宝玉的丫头晴雯、迎春的丫头司棋和惜春的丫头入画,都被赶出了大观园,晴雯在多浑虫家死去,乾隆的生日对大观园里的香草美人来说,也不是个好日子。

        历史上雍正皇帝死于八月二十三日子时,而《红楼梦》中八月二十三那天,大观园中众美人在吃螃蟹,并且作螃蟹咏讽刺横行霸道的螃蟹。

        由此可见,作者写大观园(太虚幻境)里的风花雪月,儿女情长,是为了让读者看到风月宝鉴反面所隐的真情。(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觀《紅樓夢》(五) ——《红楼梦》之太虚幻境 (修改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