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故园三十六年前 2

故园三十六年前 2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7-06-30 字数:3119字 阅读: 68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2

 

 

松本一一读完了孤儿们的来信。字有写的好的,更有的是字迹难辨,文不达意。但他们的望乡之念和盼望找到亲人的心情却是同样的强烈。

一开始松本就抱着很大的希望,希望能在二十多封信里找到了一点点有关自己失散了多年的孩子的线索。因此,特别是留意那些写有与亲人诀别的地点、情况、遗物的信。可是,他失望了。不是他们的年龄不对,就是他们的出身地、或是家庭成员对不上号。有的来信甚至是写在报纸和广告的背面,他们的拮据生活,可见一斑。

松本对帮助那些孤儿寻找日本亲人的山野章子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怪不得您说残留在中国大陆的孤儿都是您的儿子,我能理解这种心情,您跟不少的人都保持着通信联系吧?”

说着,松本将信还给了山野章子。

“如果不是遇见长岳光慈大师,我只不过是一个光会悼念自己孩子的普通母亲。了此残生。”

一边盼顾着旁边的相川菊子,一边将这段往事淡淡地道了出来。

那是我在一家西服店做工的时候,有一次从收音机里偶尔听到一条新闻,说听是一个曾经在中国东北的开垦团做过先生的僧侣,战败后逃难中的亲身经历。逃难途中,他的妻子和学生都死了。这不算什么,打动人心的事是,战时,日本从中国抢来了许多劳工,强制他们修筑信浓的吕库大坝。死了不少的中国劳工。这个僧侣回乡后,收集了六十二名中国人的遗骨,奉养起来。一九六四年,他随一个访中团去了中国,将遗骨直接交给了周恩来总理。

当时,我就给广播局打电话,询问了僧侣的住址。翌日清晨,我坐早上头一班火车去了信州饭田,在一个小山寺里,找到了这个僧侣——长岳慈光大师。大师默默地倾听了我的述说,我的痛苦最后,安慰我道:“死了的,已经死了。我们应该先为还活着的着想。”接着,他告诉我,在中国有好几千日本人孤儿,尽管被他们的养父母收养长大成人。可是,他们的对亲人的思念和望乡之情并没有因此而泯灭。大师的一番话使我茅塞顿开。从此,改变了我后半辈子的人生道路。

以后,我给慈光大师做助手,成百上千次在跑厚生省。可是,厚生省的官老爷,却以只接待复员军人为理由。将我们拒之门外。一不做二不休,我们只好将中国孤儿寄给慈光大师的那些个信件和照片拿到报社,争取新闻界的同情和支持。并向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廖承志先生提出了访中申请。正是那个时候,与共同关心此事的朝日新闻社的相川先生和狭间先生取得联系的。

我们第一次访问中国。是去年夏天,坐船来的。虽说是友好访华团,可当时孤儿问题尚未进入友好程序,谁也不敢将孤儿二字说出口来。好容易见到了孤儿,也只能是大眼瞪小眼,不能直接对话。这回可不同了,不但可与孤儿直接见面,还能畅所欲言,可谓感慨无量。

松本一直低垂着头,听山野章子讲述,这些战时日本国的受害者,尽管现在自己仍过着拮据的生活,可他们却并没有忘记残留在中国的孤儿们。一但那些孤儿知道祖国没有忘记自己,他们的欣喜之情,可想而知。由此,对日本政府的无为无策,不负责任的做法,更感痛恨。

列车到达了松本依然记忆犹新的长春车站。这是他们此行访问的第一站。

离开北京,十六个小时的列车对于松本耕次来说,重返旧地,已是四十一年过去了。

一九三九年,在长野县信浓乡村民之前,他作为基干先遣队队长,踏上旧满洲国土之时,便到过长春。车站建筑和四十一年前几乎没任何变化。

国际旅行社长春分社日本科的两名科员在车站迎接他们。考虑到八十岁的团长长岳慈光大师年事已高,特意为他安排了一辆中巴。由于不是政府间的正式访问,只是一般的民间友好旅行团。因此,没有特定的接待机关。负责出面接待的是被称之为公安局外围组织的国际旅行总社。从他们到达北京的那一刻起,国际旅行社便派出了日本科的两名科员全程陪同。在关怀照顾他们的同时,监视的目光和阶级斗争的警惕性并没有丝毫的放松。

街上的中国人远远地看着松本他们上了公共汽车,为了保障他们的安全,连警察都出动了。下火车之前,长岳慈光大师再三告诫大家,长春乃是对日感情最为险恶的都市之一。对旧满洲国的事情,千万不可信口雌黄。过去曾在这座城市居住过的人,更是心有余悸,灰溜溜地赶紧钻进了汽车。

公共汽车经过旧满铁大楼。沿着宽六十米的一条斯大林大道往南驶去。一行人的眼睛紧盯着车窗两侧的建筑物。过去日本人留下的楼房仍然如旧,宛如岁月未曾流失似的。街道两旁的杨柳,柳絮飞舞象绵花。象白雪。乃长春独特之景色。

“在到达宾馆之前,请允许我利用这点儿时间,将长春这座美丽的城市,给各位作一个简单的介绍。年轻的男翻译,手里拿着麦克风,微笑着解说道:

“现在我们走的这条道叫斯大林大街。众所周知,一九三一年,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非法占领中国的东三省,建立满州国。扶持溥仪做皇帝。而实际上只是个傀儡政府。当时,还将我国的地名长春,更名为新京。军国主义者对东北人民犯下了深重的罪行!”

半生不熟的日本语,令松本他们听起来觉着刺耳。

“请看右边,臭名昭著的关东军司令部,今天成了中共吉林省委的所在地。”

坚固的高墙后面,灰色的四层楼房投下一串长长的阴影。正门的门柱和墙壁上,用红色油漆书写的标语‘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格外醒目。正面建筑物上的日本式天守阁依然耸立,炫耀着当年大和民族的威风。

访华团下榻的宾馆是市南的南湖宾馆。

 

 

编辑点评:
对《故园三十六年前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