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五)——《红楼梦》之太虚幻境

冷眼觀《紅樓夢》(五)——《红楼梦》之太虚幻境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6-29 字数:2533字 阅读: 33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太虚幻境在《红楼梦》中谓空寂玄奥之境。 “太虚”是北宋婉约派一代词宗秦观(秦少游)的字,也就是《红楼梦》中屡次提到的秦太虚。秦观的词大多描写男女情爱和抒发仕途失意的哀怨。秦观一生命运坎坷,曾自己写了《自作挽词》抒发心中的凄苦。“家乡在万里,妻子天一涯,孤魂不敢归,惴惴犹在兹。奇祸一朝作,飘零至於斯。” 秦观虽然仕途失意,但感情生活却丰富多彩。 明代的蒋一葵在《尧山堂外纪》中透露了秦观的两次艳事。“秦少游在蔡州,与营妓楼琬字东玉者甚密。”别离时,秦观为情人楼琬(楼东玉)写了一首《水龙吟》,还费心地将楼琬(楼东玉)的名字写了进去。秦观还有过一位叫陶心儿的情人,他曾赠一首《南歌子》给那位歌妓陶心儿,《南歌子》的末句,就是专门为陶心儿的名字打的哑谜。

  我们先来读秦观写给楼琬(楼东玉)的那首《水龙吟》

  “小楼连苑横空,下窥绣毂雕鞍骤。朱帘半卷,单衣初试,清明时候。破暖轻风,弄晴微雨,欲无还有。卖花声过尽,斜阳院落;红成阵,飞鸳甃。

  玉佩丁东别后。怅佳期、参差难又。名韁利锁,天还知道,和天也瘦。花下重门,柳边深巷,不堪回首。念多情、但有当时皓月,向人依旧。”

  译文:“那园林边的小楼横空而立,从上看下面是华美的车马奔驰而过。半卷起红色帘子,刚试完单衣,已是清明时节了。一会儿微雨一会儿晴,刚转暖又吹来微微的凉风,气候变化不定。卖花声已经全过去了,夕阳西下,院内花落如雨,飘洒在井台上。

  挂在衣带上的玉佩碰撞发出丁东声,自从和她分别后,阻碍重重,再也不能相见,使人多么惆怅。我为名利而漂流他方,老天如果知道我心中的思念之苦,也会为我而消瘦。想起她住的地方,在柳树边深深的巷中,花丛里那一道道门户,真使人不堪回首。多情的只有明月,它和当初一样,同时照着分在两地的我和她。” 这首《水龙吟》的第一句“小楼连苑横空”就包含了秦太虚的情人楼琬的姓和名“楼”字和“菀(琬)”字在内;下阕的首句“玉佩丁东别后”则包含了楼琬的字“东玉”二字在内。

  我们再来读秦太虚赠给歌妓陶心儿的《南歌子》,“玉漏迢迢尽,银潢淡淡横。梦回宿酒未全醒。已被邻鸡催起、怕天明。

  臂上妆犹在,襟间泪尚盈。水边灯火渐人行。天外一钩残月、带三星。”这首词的末句“一钩残月带三星”,暗藏着情人陶心儿的“心”字。        《石头记》作者也常将真人姓名暗藏在诗句中,也多用谐音字和拆字谜,估计也是得了秦观(秦太虚)的启发。而且作者用“太虚”幻境也是刻意提醒读者,注意文中那些字句暗藏的秘密。

  《石头记》第五回警幻对宝玉说了这样一段话:“尘世中多少富贵之家,那些绿窗风月,绣阁烟霞,皆被淫污纨绔与那些流荡女子悉皆玷辱。更可恨者,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饰,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也。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也。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警幻的这段话中的“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中的“淫人”与“胤礽”谐音,意思是宝玉是胤礽。

  《红楼梦》第一回,甄士隐在梦中被僧道带到幻境门口,只见大石牌坊上写着“太虚幻境”四个大字,两边的对联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红楼梦》第五回,宝玉被秦可卿和警幻仙子带入“太虚幻境”,进幻境时也见到石牌坊上写着“太虚幻境”四个大字,两边的对联也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之后,“转过牌坊,便是一座宫门,上面横书四个大字,道是‘孽海情天’。又有一副对联,大书云: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程甲本《红楼梦》第十七回,宝玉跟着贾政在大观园中拟各处的匾额对联时,见到了他于梦中被秦可卿和警幻仙子引入的太虚幻境,请看原文:“……一面说,一面走,只见正面现出一座玉石牌坊来,上面龙蟠螭护,玲珑凿就。贾政道:“此处书以何文?”众人道:“必是‘蓬莱仙境’方妙。”贾政摇头不语。宝玉见了这个所在,心中忽有所动,寻思起来,倒像在那里曾见过的一般,却一时想不起那年那月日的事了。”因宝玉只顾细思前景,全无心于此了,贾政只好让宝玉次日再拟那一处的匾额对联。

  《红楼梦》第十八回,贾元春来到大观园的石牌坊处,见“琳宫绰约,桂殿巍峨。石牌坊上明显‘天仙宝境’四字,贾妃忙命换‘省亲别墅’四字。于是进入行宫。但见庭燎烧空,香屑布地,火树琪花,金窗玉槛。说不尽帘卷虾须,毯铺鱼獭,鼎飘麝脑之香,屏列雉尾之扇。真是:金门玉户神仙府,桂殿兰宫妃子家。”元春见行宫没有匾额,后来赐名为“顾恩思义”匾额,两边的对联是“天地启宏慈,赤子苍头同感戴;古今垂旷典,九州万国被恩荣。”

  《红楼梦》第四十一回,“一时又见鸳鸯来了,要带着刘姥姥各处去逛,众人也都赶着取笑。一时来至“省亲别墅”的牌坊底下,刘姥姥道:“嗳呀!这里还有个大庙呢。”说着,便爬下磕头。众人笑弯了腰。刘姥姥道:“笑什么?这牌楼上字我都认得。我们那里这样的庙宇最多,都是这样的牌坊,那字就是庙的名字。”众人笑道:“你认得这是什么庙?”刘姥姥便抬头指那字道:“这不是‘玉皇宝殿’四字?”据清康熙年间《蓟州志》载:黄花山,在州东北四十五里,山势雄曲,松林葱翠,上有玉皇殿一座,铁瓦无梁,今易琉璃瓦,有梁柱。据记载,废太子胤礽死后,就是葬于天津蓟县黄花山。 综上所述,“太虚幻境”就是“省亲别墅”,也是“玉皇宝殿”——“一个大庙”——既指王宫的前殿,也暗含废太子胤礽最终的归宿。太虚幻境里的宫门上的匾额写着“孽海情天”,两边的对联是:“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而省亲别墅的正殿的匾额是“顾恩思义”,两边的对联是:“天地启宏慈,赤子苍头同感戴;古今垂旷典,九州万国被恩荣。”甄士隐和警幻是宝玉的其中一个原型,刘姥姥的原型也是宝玉的其中一个原型。因这些难以一时讲清楚,后面再同大家一起辨析。(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觀《紅樓夢》(五)——《红楼梦》之太虚幻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