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四) ——林黛玉和袭人到底是谁

冷眼觀《紅樓夢》(四) ——林黛玉和袭人到底是谁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6-27 字数:3478字 阅读: 118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描写一群女孩子斗草,描写斗草的那段文字是作者特意用来提示读者:《红楼梦》里描写的那些人不止一个人物原型。

  请看《石头记》第六十二回原文:“……香菱道:‘一箭一花为兰,一箭数花为蕙。凡蕙有两枝,上下结花者为兄弟蕙,有并头结花者为夫妻蕙。我这枝并头的,怎么不是。’荳官没的说了,便起身笑道:‘依你说,若是这两枝一大一小,就是老子儿子蕙了。若两枝背面开的,就是仇人蕙了……’

  据我格物致知,《红楼梦》中的林黛玉是至少有三个原型的,“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林黛玉所影射的其中三个原型在现实生活中是“老子儿子”,父亲的性格像晴雯那样心高气傲,尖酸刻薄,乖戾暴躁;其中一个儿子却像袭人和宝钗那样为人贤德,处事稳重,善于笼络人心。另外一个儿子的性格也像父亲那般孤傲。

  我们先分析林黛玉和袭人共同影射的那个原型,稍后再分析林黛玉的另外几个原型。

  《红楼梦》第二回,贾雨村在城外偶遇旧相识冷子兴,两人谈论都中的新闻,提及林黛玉将“敏”字念作“密”字。林黛玉为何要将“敏”字念作“密”字呢?这个谜也古今无人能解,直到不久前我刘文霞才终于知道缘故。

  《红楼梦》第二回冷子兴和贾雨村的对话,是《石头记》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读不懂这一章,整部书就白看了。今天我们只研究其中的一小部分对话。雨村道:“更妙在甄家的风俗,女儿之名,亦皆从男子之名命字,不似别家另外用这些‘春’‘红’‘香’‘玉’等艳字的,何得贾府亦乐此俗套?”子兴道:“不然,只因现今大小姐是正月初一日所生,故名元春,余者方从了‘春’字。上一辈的,却也是从兄弟而来的。现有对证:目今你贵东家林公之夫人,即荣府中赦、政二公之胞妹,在家时名唤贾敏。不信时,你回去细访可知。”雨村拍案笑道:“怪道这女学生读至凡书中有‘敏’字,皆念作‘密’字,每每如是;写字遇着‘敏’字,又减一二笔,我心中就有些疑惑。今听你说的,是为此无疑矣。怪道我这女学生言语举止另是一样,不与近日女子相同,度其母必不凡,方得其女,今知为荣府之孙,又不足罕矣。可伤上月竟亡故了。”

  从冷子兴和贾雨村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知道,林黛玉因为她的母亲叫贾敏,就把“敏”字念作“密”字。我们来看一下康熙朝皇太子胤礽的资料:废太子胤礽死后被追封为理密亲王,葬于黄花山,谥号为"密"。“密”是废太子胤礽死后的谥号。《石头记》作者为了逃过皇帝和当时那些御用文人的眼睛,是不敢将实情写得太明白的,我们只能根据作者的思路往下推测,既然“敏”(min)字念为“密”(mi)字,那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的“林”(lin)字就应该念为(li)理字,于是林黛玉的父亲与母亲的姓和名合起来读就是:“理密”。废太子胤礽死后被追封为“理密亲王”,也就是林黛玉是废太子胤礽的儿子。

  我们来看一下清史中胤礽的儿子们的资料。

  第一子,未有名,康熙三十年辛未十二月二十八日丑时生,母侧福晋李佳氏,轻车都尉舒尔德库之女。康熙四十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亥时卒,年十一岁。

  第二子,已革理亲王弘晰,康熙三十三年甲戌七月初五日辰时生,侧福晋李佳氏,轻车都尉舒尔德库之女。乾隆七年壬戌九月二十八日卯时卒,年四十九岁。

  第三子,奉恩辅国公品级弘晋,康熙三十五年丙子十月二十日未时生,母侧福晋林佳氏,康熙五十六年丁酉三月十二日戌时卒,年二十二岁。

  胤礽的第四子和第五子均夭折。

  第六子,奉恩辅国恪僖公弘燕,康熙五十一年壬辰七月初四日丑时生,母侧福晋唐佳氏。

  从清史上的记载可以看出,胤礽只有弘皙和弘晋这两个儿子和他一起经历了他两度被废皇太子之位。其余的不是夭亡就是年龄太小。林黛玉既然名玉,她的其中一个原型当然是传国玉玺,还有两个原型分别为爱新觉罗·弘皙和爱新觉罗·弘晋,另有一个原型为太子胤礽(我们在后面的章节中再具体辨析)。

  《红楼梦》第二回这样介绍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请看原文:“原来这林如海之祖,曾袭过列侯,今到如海,业经五世。”我们来看一下清朝的皇帝:努尔哈赤——皇太极——顺治——康熙,已经四代,康熙的儿子们便是第五代。而林如海正是第五代,即皇太子胤礽那一代。而且第十四回昭儿回来禀告凤姐:“林姑爷是九月初三日巳时没的。”这个死期就挺有意思的,史书上记载的皇太子胤礽的生日正是“康熙十三年五月初三日巳时。”胤礽第一次被废太子之位是康熙四十七年九月初四日,地点是布尔哈苏台驻地。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探春不记得林黛玉的生日,说二月没人过生日,袭人道:“二月十二是林姑娘,怎么没人?就只不是咱家的人。”探春笑道:“我这个记性是怎么了!”宝玉笑指袭人道:“他和林妹妹是一日,所以他记的。”

  袭人和林黛玉的生日是在同一天,都是二月十二的花朝节。花朝节,传说为百花仙子诞辰,节日期间,人们结伴到郊外游览赏花,称为“踏青”,姑娘们剪五色彩纸粘在花枝上,称为“赏红”。这样一个日子是林黛玉和花袭人共同的生日,暗示他们指的是同一个人。而且以二月十二为花朝节,正是《帝京岁时纪胜》所记的清代北京风俗。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众人占花名,袭人抽到桃花;第七十回林黛玉作桃花诗,改“海棠社”为“桃花社”,林黛玉就任“桃花社”社主。桃花是薄命之物,作者巧妙地以桃花同寓袭人和林黛玉,暗示他俩为同一人,并且为薄命之人。我们来看史书上的记载:乾隆四年,废太子胤礽的儿子爱新觉罗·弘皙因为“弘皙逆案”事件,被削去亲王爵,圈禁于毗邻皇宫的景山东果园内,除宗籍,改名为四十六。“弘皙逆案”是九子夺嫡的余波,结局是雍正皇帝的儿子爱新觉罗·弘历(乾隆)胜利,废太子胤礽的儿子爱新觉罗·弘皙和他父亲一样,争夺皇位失败,被囚禁至死。三春过了桃花当然是要枯萎凋谢了,秦可卿说的“三春过后诸芳尽”本来是说雍正皇帝辣手摧花(残害兄弟),没想到到了乾隆四年,又应在弘皙身上。弘皙于乾隆七年壬戌九月二十八日死于圈禁地——景山东果园内,年四十九,无谥。史书上没有记载他的死亡原因,但《石头记》却记载了他的死亡原因——自杀,尤二姐吞金自杀代表弘皙之死。尤三姐自杀代表弘皙的三弟弘晋之死。(这些在后面的章节中我会有交待)我们再仔细推敲《红楼梦》第五回代表袭人的画和判词 。

  “宝玉看了,又见后面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也有几句言词,写道是:

  枉自温柔和顺,

  空云似桂如兰。

  堪叹优伶有福,

  谁知公子无缘。”

  “一簇鲜花”让人想到红色,“红”与“弘”谐音,薄命册上代表袭人的命运的画:“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实际是包含了袭人所影射的人的名字“弘皙”在内,古代没有那么多花卉品种,“鲜花”自然让人联想到红色,“红”与“弘”谐音,“席”与“皙”谐音,连起来读就是弘皙。“破席”两个字其实也解释了弘皙的命运:皇位本应该传给弘皙的父亲——皇太子胤礽,然后再由胤礽将皇位传给弘皙,结果由于弘皙的父亲胤礽被废了皇太子之位,所以弘皙也成了破袭(席)了。雍正当上皇帝后,封弘皙做了理亲王,乾隆四年,因“弘皙逆案”事件,乾隆革去弘皙的宗室,在景山东果园将弘皙永行圈禁,其子孙也永远革去黄带。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袭人的判词是把袭人与尤二姐、贾兰、蒋玉菡、林黛玉(茜纱窗下,公子无缘)连在一起,他们代表的都是弘皙,这个稍后再仔细讲解。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众人占花名儿,林黛玉抽到芙蓉,上面题着“风露清愁”四个字。让人不由得想起《石头记》第八回宝玉说的“枫露茶”,脂砚斋批语:“枫露茶”与“千红一窟”遥映。枫叶色红,秋露着之,点点滴滴皆成血泪,呼应日后宝玉祭晴雯时,提到的“枫露之茗”,用来昭示血泪之悲。《石头记》第八回宝玉因为“枫露茶”将茜雪撵出了绛云轩,也就是林黛玉和茜雪都与枫露茶有关。“茜雪”二字我们来分析一下,茜是个多音字,在古汉语中指“深红”,也就是“红(弘)”;白居易的《长恨歌》里有诗句:“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雪肤,皮肤白皙如雪,“雪”同“晳”是一个意思,茜雪就是弘皙。林黛玉也是弘皙。“花为肠肚雪为肌肤”的尤二姐也是弘皙。(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觀《紅樓夢》(四) ——林黛玉和袭人到底是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