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二)——贾元春与多姑娘都是石头(修改后)

冷眼觀《紅樓夢》(二)——贾元春与多姑娘都是石头(修改后)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6-26 字数:7802字 阅读: 66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冷眼觀《紅樓夢》(二)——探春与宝玉同为凤凰(修改后)

                        (刘文霞原创)


        《红楼梦》除了数次提到唐代诗人李商隐,还数次提到与李商隐齐名的温庭筠。

        温庭筠,唐代诗人、词人,本名岐,字飞卿,富有天才,文思敏捷,有“温八叉”之称,被誉为“花间派”鼻祖。他恃才不羁,又好讥讽权贵,以致仕途坎坷,《唐才子传》说他最后“竟流落而死” 。

        温庭筠曾写有一首词《更漏子》,其意境极为萧瑟凄凉。《更漏子》: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自清代词人张惠言认为温庭筠的词有屈原的“香草美人”之思以来,认同者与否定者各有说辞。

        《红楼梦》中宝玉以温飞卿(温庭筠)自居。我们来看《红楼梦》中有几处提到温庭筠。

        《红楼梦》第二回,贾雨村和冷子兴谈论宝玉,说了这样一段话:“……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士高人,纵再偶生于薄祚寒门,断不能为走卒健仆,甘遭庸人驱制驾驭,必为奇优名倡。如前代之许由、陶潜、阮籍、嵇康、刘伶、王谢二族、顾虎头、陈后主、唐明皇、宋徽宗、刘庭芝、温飞卿、米南宫、石曼卿、柳耆卿、秦少游,近日之倪云林、唐伯虎、祝枝山,再如李龟年、黄幡绰、敬新磨、卓文君、红拂、薛涛、崔莺、朝云之流。此皆易地则同之人也。”

        这段话中的温飞卿就是温庭筠。温庭筠虽生于薄祚寒门,却恃才傲物、蔑视权贵,以致屡试不第,终身潦倒。

       《红楼梦》第四十九回也曾提到温庭筠。薛宝钗被史湘云和香菱论诗吵的受不了,笑道:“我实在聒噪的受不得了。一个女孩儿家,只管拿着诗作正经事讲起来,叫有学问的人听了,反笑话说不守本分的。一个香菱没闹清,偏又添了你这么个话口袋子,满嘴里说的是什么:怎么是杜工部之沈郁,韦苏州之淡雅,又怎么是温八叉之绮靡,李义山之隐僻……”

        宝钗说的这段话中的温八叉也是指温庭筠,据说温庭筠叉手一吟便成一韵,八叉八韵即告完稿,时人称温庭筠为“温八叉”、“温八吟”。

        《红楼梦》第七十五回贾政说宝玉以温飞卿(温庭筠)自居,见贾政原话——“可见是弟兄了。发言吐气总属邪派,将来都是不由规矩准绳,一起下流货。妙在古人中有‘二难’,你两个也可以称‘二难’了。只是你两个的‘难’字,却是作难以教训之‘难’字讲才好。哥哥是公然以温飞卿自居,如今兄弟又自为曹唐再世了……”

        历史上江南曹家最后一任江宁织造曹頫字昂友,号竹居。《红楼梦》中宝玉以温飞卿(温庭筠)自居,温庭筠的“筠”是竹子的别称,意思是宝玉是“竹居”,竹居是曹頫的号。

        《红楼梦》中处处都有江南曹家的影子:<1>清朝有个接驾四次的江南曹家,《红楼梦》中有个接驾四次的江南甄家;<2>历史上江南曹家最后一任江宁织造曹頫的祖母孙氏夫人是康熙皇帝小时候的保姆,曹頫的嗣父曹寅与康熙皇帝是奶兄弟,关系非同寻常,康熙六次南巡,四次住在江南曹家,《红楼梦》第二回冷子兴说:“金陵的甄家和都中的贾家是老亲,又是世交。两家来往,极其亲热的”;<3>历史上江南曹家的曹玺、曹寅和曹顒以及曹頫都曾任江宁织造,江宁织造是清朝在南京设局织造宫廷所需丝织品,《红楼梦》第五十六回,江南甄家进宫朝贺,送给贾家的礼品是:“上用的妆缎蟒缎十二匹,上用杂色缎十二匹,上用各色纱十二匹,上用宫绸十二匹,官用各色缎纱绸绫二十四匹。”从这可以看出,《红楼梦》中的那个江南甄家和历史上的江南曹家一样,都是织造府;<4>清朝雍正六年(1728年),曹頫因骚扰驿站、经济亏空、转移家产等罪革职抄家,举家迁回北京,后事不详,《红楼梦》中的江南甄家最后的结局也是被抄家;<5>历史上曹頫的嗣父曹寅在康熙二十九年任苏州织造,三年后移任江宁织造,康熙四十二年起与李煦隔年轮管两淮盐务,后来康熙又让曹寅任两淮巡盐御史,康熙五十一年,曹寅奉康熙之命自江宁赴扬州主持开刻《佩文韵府》,病逝扬州城,《红楼梦》中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是姑苏(苏州)人氏,钦点为淮扬巡盐御史,最后病逝扬州城,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与曹頫的嗣父曹寅的经历何其相仿。

        《红楼梦》第五十六回,长安都中(京城)的宝玉还梦见了金陵的宝玉,“假作真时真亦假”,宝玉时而都中,时而金陵,是因为《红楼梦》写的是两家的事,其中有一家就是江南曹家,宝玉的其中一个原型是江南曹家最后一任江宁织造曹頫,《红楼梦》中宝玉以温庭筠自居(竹居)就是作者曹頫将自己的号“竹居”隐藏在宝玉身上。

        读《红楼梦》,必须知道金陵、石头城、建康、江宁、应天等地名,都是南京的旧称。历史上明成祖朱棣移都北京后,称直隶于北京的地区为北直隶,直隶于南京的地区为南直隶。清朝入关之后,将南直隶改称江南省。因此历史上住在金陵(南京)的曹家也称江南曹家,《红楼梦》中的江南甄家是住在金陵城内。

        《红楼梦》是用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写成,里面众多的香草美人,最后几乎都归于绛洞花王宝玉,是对宝玉所影射的人做补充说明。宝玉和林黛玉身上都有作者曹頫的影子,探春和香菱身上也有作者曹頫的影子。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五回薄命册中探春的判词是:

        才自精明志自高,

        生于末世运偏消。【甲戌双行夹批:感叹句,自寓。】

        清明涕送江边望,

        千里东风一梦遥。

        脂砚斋在探春的判词“生于末世运偏消”的后面作批语:“自寓”。到底是指作者自寓,还是脂砚斋自寓呢?其实也不用分的那么清楚,因为宝玉本来就影射废太子胤礽、胤礽之子弘皙(脂砚斋)以及曹頫(作者)三个人,而探春,与宝玉影射的是同样的人,因为探春与宝玉都是海棠花,还都是凤凰,“海棠花”和“凤凰”将探春和宝玉连在一起。那么,“生于末世运偏消”这句话既可以说是作者自寓,也可以说是脂砚斋自寓。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三回,探春的出场就与众不同,这是林黛玉眼中探春的神采,请看原文——

        第二个削肩细腰,【甲戌侧批:《洛神赋》中云“肩若削成”是也。】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甲戌侧批:为探春写照。】

        探春削肩细腰,宛如洛神的身材,又与《石头记》第七十四回晴雯的身材相呼应。

        东汉王逸《离骚序》:“《离骚》之文,依《诗》取兴,引类譬喻。故善鸟香草以配忠贞,恶禽臭物以比谗佞,灵修美人以媲于君,宓妃佚女以譬贤臣,虬龙鸾凤以托君子,飘风云霓以为小人……”

        《离骚序》里的宓妃就是洛神,探春是洛神(宓妃)的身材,洛神是美人,在《离骚》里寓君和贤臣。身材像洛神(宓妃)的探春在《红楼梦》里与宝玉影射同样的人:皇太子胤礽、胤礽之子弘皙,作者曹頫。

        所以探春的判词“生于末世运偏消”既是《石头记》原文作者曹頫自寓,也是《石头记》批语作者脂砚斋弘皙(生于甲戌年)自寓。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探春忽然雅兴大发,写信笺给宝玉以及林黛玉和薛宝钗等人,提议结社作诗,恰好贾芸送给宝玉两盆珍贵的白海棠,众人便借此在探春的住处秋爽斋成立了海棠诗社。

        探春的咏白海棠诗为:

        斜阳寒草带重门, 苔翠盈铺雨后盆。

        玉是精神难比洁, 雪为肌骨易销魂。

        芳心一点娇无力, 倩影三更月有痕。

        莫谓缟仙能羽化, 多情伴我咏黄昏。  

        探春的咏白海棠诗,实际上是借咏白海棠咏叹自己。薛宝钗和林黛玉的咏白海棠诗也是将白海棠归结到自己身上。《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史湘云占花名儿时抽到海棠花,酒归林黛玉和宝玉饮,意思是他们三人都是海棠花。《红楼梦》中还有谁是海棠花呢?兼有钗黛之美的兼美——秦可卿的房中挂的是《海棠春睡图》,而香菱,长得像东府里蓉大奶奶(秦可卿)的品格。也就是说探春、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秦可卿、香菱等人,都是海棠花。屈原的《离骚》中的善鸟香草、宓妃美人都是“引类璧喻”,指君和贤臣,《红楼梦》是用屈原开创的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写成,所以同属于海棠花的探春、宝玉、林黛玉等人也是“引类璧喻”,暗寓废太子以及其子弘皙和作者曹頫。

        《红楼梦》第五回薄命册中代表探春的画是:后面又画着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状。

        “风筝”是寓探春的命运的,《石头记》第二十二回探春作的风筝诗谜是:

        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

        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七十回,宝玉和林黛玉放的是美人风筝,宝钗放的是大雁,探春放的是软翅子大凤凰。探春放的风筝是凤凰,探春是风筝,探春是凤凰。

        不仅探春是凤凰,宝玉也是凤凰,《红楼梦》第四十三回,王熙凤的生日那天,玉钏儿就喊宝玉凤凰,见原文——

        宝玉听说,一径往花厅来,耳内早已隐隐闻得歌管之声。刚至穿堂那边,只见玉钏儿独坐在廊檐下垂泪,一见他来,便收泪说道:“凤凰来了,快进去罢。再一会子不来,都反了。”宝玉陪笑道:“你猜我往那里去了?”玉钏儿不答,只管擦泪。宝玉忙进厅里,见了贾母王夫人等,众人真如得了凤凰一般。

        探春是凤凰,宝玉也是凤凰,探春和宝玉通过“凤凰”连在一起,影射同样的人。

        探春除了与宝玉、林黛玉、秦可卿和史湘云薛宝钗等人影射同样的人,还与《红楼梦》第七回喝醉了酒骂人的焦大相关联。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众人起海棠诗社时,探春给自己起的雅号是“蕉下客”,林黛玉因古人曾云“蕉叶伏鹿”,戏称探春是一只鹿。探春的雅号“蕉下客”中的“蕉”与焦大的“焦”谐音,也与贾雨村的夫人娇杏的“娇”谐音。

        《红楼梦》第五十八回,因老太妃薨了,贾府遣发优伶,贾母留下文官自己使唤,将老外艾官送给了探春。这里的老外艾官指的不是外国人,而是指老年男子。“外”即“外末”,是传统戏曲中的角色行当,扮演老年男子。明清以来,"外"逐渐成为专演老年男子的角色,一般挂白满须,所以又称"老外"。老外艾官给了探春,意思是老年男子给了探春,焦大曾经跟着贾府的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应该是书中年纪最大的男子,也就是戏曲中所说的“老外”。老外艾官给了探春,就是将焦大送给探春。

        在《红楼梦》中,也只有焦大和探春两人敢放声痛骂宁府荣府的当家人。而且,《红楼梦》第五十五回探春理家时,还将自己和焦大相提并论。见原文——

        忽听有人说:“二奶奶打发平姑娘说话来了。”赵姨娘听说,方把口止住。只见平儿进来,赵姨娘忙陪笑让坐,又忙问:“你奶奶好些?我正要瞧去,就只没得空儿。”李纨见平儿进来,因问他来做什么。平儿笑道:“奶奶说,赵姨奶奶的兄弟没了,恐怕奶奶和姑娘不知有旧例,若照常例,只得二十两。如今请姑娘裁夺着,再添些也使得。”探春早已拭去泪痕,忙说道:“又好好的添什么,谁又是二十四个月养下来的?不然也是那出兵放马背着主子逃出命来过的人不成?你主子真个倒巧,叫我开了例,他做好人,拿着太太不心疼的钱,乐的做人情。你告诉他,我不敢添减,混出主意。他添他施恩,等他好了出来,爱怎么添了去。”

        书中林黛玉和探春互相不记得对方的生日,后来我们知道林黛玉和花袭人是在二月十二花朝节那一天出生的,而探春的生日是三月初三。在我国,农历三月初三是上巳节,是黄帝的诞辰。中国自古有“二月二,龙抬头;三月三,生轩辕”的说法。而三月初三出生的黄帝,正是怀胎二十四个月养下来的。探春的生日与黄帝的生日都是三月初三,那么,探春说的“谁又是怀胎二十四个月养下来”的这个谁,指的正是她自己。

        而《红楼梦》中那个焦大,正是出兵放马背着主子逃出过命来的人。

        《红楼梦》第五十五回探春话中的“谁又是二十四个月养下来的?不然也是那出兵放马背着主子逃出命来过的人不成?”是将自己和焦大相提并论。

        焦大骂“爬灰的爬灰”,“爬灰”文雅的说法是聚麀,母鹿的文雅名称叫麀,探春是“蕉下客”,“蕉叶伏鹿”,林黛玉说探春是一只鹿(麀),这又与焦大口中的爬灰(聚麀)相照应。

        芦雪广分食鹿肉,宝玉和众美人皆有份。

        《红楼梦》第六十九回尤二姐梦见死去的尤三姐对她说:“你虽悔过自新,然已将人父子兄弟致于麀聚之乱,天怎容你安生。”尤二姐将父子致于麀聚之乱,历史上的杨贵妃也是属于将父子致于麀聚之乱的人。探春又和尤二姐以及薛宝钗(杨妃)搭上关系。

        探春和宝玉以及众美人影射同样的人,又和焦大相提并论,并不是说他们所影射的人曾像焦大那样背着主子逃出过命来,而是追溯到他们的祖上。曹頫的祖上原为武将,曾祖父曹振彦和祖父曹玺都曾立过军功,可能就是他们曾像焦大那样背着主子逃出命来过。而且,曹頫的嗣父曹寅是康熙皇帝小时候的玩伴以及陪读。研究过清朝历史的人都知道,康熙皇帝早期曾受制于权臣鳌拜,曹寅是康熙皇帝小时候的伴读,后来又备受康熙宠幸,可能因为他曾协助康熙剪除鳌拜。助康熙除掉鳌拜的还有废太子胤礽的母亲仁孝皇后的亲叔叔赫舍里·索额图,索额图和废太子胤礽以及弘晳都有血亲关系。

        这就是说,如果没有作者曹頫和脂砚斋弘皙的祖上的功劳,也就没有后来的“康乾盛世”。作者曹頫和脂砚斋在受到后来的掌权者雍正和乾隆的责难时,完全可以借祖上之口来责骂雍正皇帝和乾隆皇帝。

        《红楼梦》作者借焦大之口来骂宁府的当家人忘恩负义以及品行卑劣,正是借焦大之口来骂雍正皇帝和乾隆皇帝。

        《红楼梦》第三回林黛玉进京时看到宁府的外观是:“街北蹲着两个大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历史上雍正皇帝在没登基前,曾长期居住在雍亲王府,雍亲王府的南院伫立着三座高大牌楼、一座巨大影壁和一对石狮,这与《红楼梦》中宁府的外观一致。《红楼梦》中的宁府很多时候都指的是雍亲王府,此处出过雍正和乾隆两位皇帝,焦大在宁府里骂“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就是骂的雍正和乾隆两位皇帝。

        《红楼梦》是“风月宝鉴”,有正反两面,正面所描写的故事情节并不能与历史上发生的所有事件吻合,只要能传情达意即可。(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觀《紅樓夢》(二)——贾元春与多姑娘都是石头(修改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