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一)——贾元春与宝钗姐妹同为香草美人(修改后)

冷眼觀《紅樓夢》(一)——贾元春与宝钗姐妹同为香草美人(修改后)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6-25 字数:5359字 阅读: 92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说到《红楼梦》,不得不提一下晚唐诗人李商隐——“诗家都爱西昆好,只恨无人作郑笺”。意思是:历代诗家都喜欢李商隐的诗,只是他的诗太过晦涩难懂,无人能作出正确的注解。

  《红楼梦》也多次说到李商隐。

  《红楼梦》第十五回,北静王水溶夸赞宝玉,开口便是西昆体:“雏凤清于老凤声”,这句是出自李商隐的诗《韩冬郎既席为诗相送因成二绝》。

  《红楼梦》第四十回,林黛玉道:“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李义山就是李商隐,“留得枯荷听雨声”这句诗出自李商隐的《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兖》。

  《红楼梦》第四十九回薛宝钗被史湘云聒噪得受不了,说她整天将“温八叉之绮靡,李义山之隐僻”等语挂在嘴边。《红楼梦》第六十二回宝玉过生日,众人行“射覆”的酒令,李商隐的《无题》诗中就有诗句“分曹射覆蜡灯红”。

  就连《红楼梦》中宝姐姐的名字“宝钗”也是出自李商隐的诗《残花》,“残花啼露莫留春,尖发谁非怨别人。 若但掩关劳独梦,宝钗何日不生尘。”

  宝玉的哥哥名贾珠,两兄弟的名字“珠、玉”是出自李商隐的《锦瑟》,“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李商隐《无题》有诗句“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红楼梦》中有个备受摧残的苦命女子香菱,还有个处处容不下她的金桂。

  《红楼梦》之所以屡次提到李商隐,是因为《红楼梦》是用屈原开创的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写成,而李贺、张籍、李商隐等诗人,继承和发扬了屈原的香草美人传统。谁能给李商隐的《无题》作郑笺,谁就能解《红楼梦》。

  自屈原的《楚辞·离骚》后,“香草美人”的传统就不断被继承和发展,许多人以为李商隐的《无题》诗描写的都是爱情,可曾想到《无题》是用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写成?不过,《无题》诗写得太晦涩难懂,那我们来看李商隐的一首《野菊》诗,这首诗香草美人的意象明显。

  《野菊》

  苦竹园南椒坞边,微香苒苒泪涓涓。

  已悲节物同寒雁,忍委芳心与暮蝉。

  细路独来当此夕,请尊相伴省他年。

  紫云新苑移花处,不敢霜栽近御筵。

  这首诗写于李商隐自桂幕归京后,当时他暂代京兆府某曹参军,位卑职微,生活相当困窘。诗中写野菊生长在苦竹园南边的椒坞边,而且开在寒霜将至的秋天,点明野菊生长环境的艰困。李商隐自比野菊之命运,委婉地表述了自己遭受排挤,仕途坎坷。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李商隐一生漂泊不定,孤苦无依,官职卑下而且没有退路,曾以野菊、美人、柳、流莺、菱枝、蝉等自寓,写下不少诗作,感喟自己生不逢时,处境艰困。《红楼梦》作者拿各种花草来寓林黛玉、香菱、薛宝钗等美人,织成一张网络,将薄命册中的所有美人与爱胭脂的宝玉连在一起,影射太子胤礽以及其子弘皙和弘晋、还有作者曹頫,因书中的大部分内容是写雍正乾隆朝,所以,这几人也同李商隐一样,是饱受尘世的风雨摧残的人,而摧残他们的人,正是太子胤礽的兄弟爱新觉罗·胤禛(雍正),理亲王弘皙的兄弟爱新觉罗·弘历(乾隆),所以是“鹡鸰之悲,棠棣之威”。

  “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好秀丽人物”的北静郡王水溶是影射当时身为理郡王的废太子之子爱新觉罗·弘皙,所以圣上送他“鹡鸰香念珠”,鹡鸰是兄弟的意思,《诗·小雅·常棣》有诗句:“脊令在原,兄弟急难。”后以“鹡鸰”比喻兄弟。北静王将“鹡鸰香念珠”送给了宝玉,是因为宝玉的其中一个原型同北静王水溶影射的人一样,是乾隆的兄弟爱新觉罗·弘皙,而宝玉又将“鹡鸰香念珠”转送给黛玉,虽然黛玉没有要,但黛玉的其中一个原型也是爱新觉罗·弘皙。

  《红楼梦》早期的手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二十一回的回前批语是:【庚辰:有客题《红楼梦》一律,失其姓氏,惟见其诗意骇警,故录于斯:“自执金矛又执戈,自相戕戮自张罗。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是幻是真空历遍,闲风闲月枉吟哦。情机转得情天破,情不情兮奈我何?”凡是书题者不少,此为绝调。诗句警拔,且深知拟书底里,惜乎失名矣!】

  这段回前批语里所说的“自执金矛又执戈,自相戕戮自张罗……”这首诗是乾隆时期一个读懂了《红楼梦》的人写的,但畸笏叟(庚辰)说这位客官已“失其姓氏”,就是说不知道他到底叫什么名字了。这首诗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红楼梦》中的很多人物都是“自己”,就是“引类譬喻”的意思。《红楼梦》也是用《离骚》的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写成,“引类譬喻”,《红楼梦》中的美人,不论男女,许多都与主角宝玉影射的是相同的人。我在后文中会一一解释清楚,读我的《冷眼观<红楼梦>》,需要读几遍才能读懂,读过后面之后再来读前面,才能完全理解,因《红楼梦》涉及的古典文学常识太多,我虽不能自诩高明,但会尽力为读者解释清楚。

  金陵十二钗之一的娘娘贾元春是石榴花——“榴花开处照宫闱”。

  农历五月,是石榴花开最艳的季节,五月因此又雅称"榴月"。芍药是“五月花神”,史湘云在宝玉的生日那天醉眠芍药茵,说明宝玉的生日也是在芍药花盛开的五月。

  我们来看《红楼梦》中作者写到谁时还写到石榴花。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宝玉过生日那天,香菱穿着石榴红裙,见原文——

  香菱起身低头一瞧,那裙上犹滴滴点点流下绿水来。正恨骂不绝,可巧宝玉见他们斗草,也寻了些花草来凑戏,忽见众人跑了,只剩了香菱一个低头弄裙,因问:“怎么散了?”香菱便说:“我有一枝夫妻蕙,他们不知道,反说我诌,因此闹起来,把我的新裙子也脏了。”宝玉笑道:“你有夫妻蕙,我这里倒有一枝并蒂菱。”口内说,手内却真个拈着一枝并蒂菱花,又拈了那枝夫妻蕙在手内。香菱道:“什么夫妻不夫妻,并蒂不并蒂,你瞧瞧这裙子。”宝玉方低头一瞧,便嗳呀了一声,说:“怎么就拖在泥里了?可惜这石榴红绫最不经染。”香菱道:“这是前儿琴姑娘带了来的。姑娘做了一条,我做了一条,今儿才上身。”宝玉跌脚叹道:“若你们家,一日遭踏这一百件也不值什么。只是头一件既系琴姑娘带来的,你和宝姐姐每人才一件,他的尚好,你的先脏了,岂不辜负他的心。二则姨妈老人家嘴碎,饶这么样,我还听见常说你们不知过日子,只会遭踏东西,不知惜福呢。这叫姨妈看见了,又说一个不清。”香菱听了这话,却碰在心坎儿上,反倒喜欢起来了,因笑道:“就是这话了。我虽有几条新裙子,都不和这一样的,若有一样的,赶着换了,也就好了。过后再说。”宝玉道:“你快休动,只站着方好,不然连小衣儿膝裤鞋面都要拖脏。我有个主意:袭人上月做了一条和这个一模一样的,他因有孝,如今也不穿。竟送了你换下这个来,如何?”香菱笑着摇头说:“不好。他们倘或听见了倒不好。”宝玉道:“这怕什么。等他们孝满了,他爱什么难道不许你送他别的不成。你若这样,还是你素日为人了!况且不是瞒人的事,只这告诉宝姐姐也可,只不过怕姨妈老人家生气罢了。”香菱想了一想有理,便点头笑道:“就是这样罢了,别辜负了你的心。我等着你,千万叫他亲自送来才好。”

  从这段原文可以知道,薛宝琴带了石榴红绫子来,薛宝钗做了一条石榴红裙,香菱做了一条石榴红裙,袭人自己也曾做了一条石榴红裙。

  薛宝琴出场很晚,却深得贾母疼爱,连女中君子薛宝钗也对宝琴说:“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薛宝琴为什么能得到贾母的宠爱呢?我们来仔细看看贾元春,贾元春带到宫里去的丫头叫抱琴,“抱琴”与宝琴谐音。

  《红楼梦》第三十一回,史湘云与翠缕谈论阴阳,史湘云说:“‘阴’‘阳’两个字还只是一字,阳尽了就成阴,阴尽了就成阳,不是阴尽了又有个阳生出来,阳尽了又有个阴生出来。”两人谈论了半天,最后翠缕得出了一个结论:“人规矩主子为阳,奴才为阴。”也就是说,《红楼梦》中的主子和其奴才原本就是一人,是像阴阳那样相互转化的。元春是抱琴(宝琴),抱琴(宝琴)就是元春。大家现在应该明白为什么宝琴进入贾府就像进了自己家一样,既可以进贾家宗祠,而且还跟着贾母同住同食,王夫人还认宝琴做干女儿。因为元春原本就是王夫人的女儿,元春未入宫时,自幼是贾母教养,与宝玉“同随贾母,刻未离”。所以贾母要将宝琴弄到身边教养,因为宝琴就是元春,元春转化成了宝琴。

  贾元春(宝琴)是石榴花,宝琴将石榴红绫子送给薛宝钗和香菱做裙子,是将元春(宝琴)与薛宝钗和香菱,还有袭人通过石榴花连在一起,她们都是作者托物言志的香草美人。

  怪不得翠缕和史湘云走在大观园里时,翠缕道:“他们那边有棵石榴,接连四五枝,真是楼子上起楼子,这也难为他长。”史湘云道:“花草也是同人一样,气脉充足,长的就好。”

  《红楼梦》里的石榴花就是像翠缕所说的那样,是“楼子上起楼子”,接连譬喻元春、宝琴、薛宝钗、香菱、袭人等四五个美人。

  与李商隐齐名的杜牧曾赞颂石榴花的艳丽:“一朵佳人玉钗上,只疑烧却翠云鬟。”

  传说唐朝的时候,唐明皇(玄宗)十分宠爱杨贵妃,而杨贵妃特别喜欢石榴,唐明皇就投其所好,在华清池西绣岭、王母祠等地广泛栽种石榴,供杨贵妃欣赏。杨贵妃爱赏榴花、爱吃石榴,特别爱穿绣满石榴花的彩裙。唐明皇因过分宠爱杨贵妃,每日取悦于她,不理朝政,朝中大臣很有意见,杨贵妃知道后很不高兴。唐明皇就下令所有文臣武将,见了贵妃一律使礼,拒不跪拜者,以欺君之罪严惩。众臣无奈,凡见到杨贵妃身着石榴裙走来,无不纷纷下跪使礼。大臣们私下都用“拜倒在石榴裙下”的话来开玩笑。

  《红楼梦》中薛宝钗和香菱都有一条石榴红裙,而石榴裙在历史上又与杨贵妃有关,难怪《红楼梦》作者喜欢拿杨贵妃来喻拥有石榴裙的薛宝钗。《红楼梦》第二十七回的标题就是《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而那一章追逐蝴蝶的正是知书识礼的薛宝钗,标题中的戏彩蝶的杨妃指的就是宝姐姐宝钗。而且就连宝玉,也说宝姐姐宝钗是杨贵妃,《红楼梦》第三十回,宝玉和林黛玉吵了架和好后,到贾母处来,宝姐姐也在那里,宝玉和宝姐姐搭讪笑道:“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来也体丰怯热。”把薛宝钗惹得大怒。

  《红楼梦》第十八回,元春点了四出戏,第二出是《乞巧》,畸笏叟的批语是:【《长生殿》中伏元妃之死。】也许我们很多人都没有看过《长生殿》这部戏曲,《长生殿》是清初剧作家洪昇创作的戏曲,讲的是唐玄宗和贵妃杨玉环之间的爱情故事,还重点描写了唐朝天宝年间皇帝昏庸、政治腐败给国家带来的巨大灾难,当然,其中也包括杨贵妃缢死在马嵬坡的片段。畸笏叟说“《长生殿》中伏元妃之死。”意思是杨贵妃之死喻元春之死,元春就是杨贵妃。

  作者借石榴花和杨贵妃等物将贾元春和薛宝钗姐妹以及香菱袭人连在一起。

  元春不仅与宝钗香菱同为石榴花,还与宝玉同为石头。

        《石头记》中女蜗补天所余之石,被癞头僧变成通灵宝玉,带到太虚幻境交给警幻仙姑,将他夹带于神瑛侍者、绛珠仙草等风流冤家之中,下凡造历幻缘,从后文中我们知道荣国府的宝二爷宝玉就是含着通灵宝玉出生的,通灵宝玉是宝玉的命根子。也就是说,宝玉是石头投胎而来。《红楼梦》中除了宝玉是石头投胎而来,贾元春也是石头投胎而来,请看《红楼梦》第十八回的那段原文——

        元春入室,更衣毕复出,上舆进园。只见园中香烟缭绕,花彩缤纷,处处灯光相映,时时细乐声喧,说不尽这太平景象,富贵风流——此时自己回想当初在大荒山中,青埂峰下,那等凄凉寂寞;若不亏癞僧、跛道二人携来到此,又安能得见这般世面。本欲作一篇《灯月赋》、《省亲颂》,以志今日之事,但又恐入了别书的俗套。

        元春在大观园游幸时,忽然说“此时自己回想当初在大荒山中,青埂峰下,那等凄凉寂寞;若不亏癞僧、跛道二人携来到此,又安能得见这般世面。”意思是元春也是石头投胎而来。宝玉是石头投胎而来,元春也是石头投胎而来,宝玉和元春原本就是“石头”。

        元春与宝玉同为石头,宝钗姐妹以及香菱袭人又和元春同为石榴花,是将宝钗姐妹、香菱袭人与宝玉和元春连在一起。这就是脂砚斋所说的“草蛇灰线,伏笔千里”。

        《石头记》这本书主要写的是“九子夺嫡”以及九子夺嫡的余波——“弘皙逆案”,九子夺嫡异常惨烈,所以元春说皇宫是“那不得见人的去处”。(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觀《紅樓夢》(一)——贾元春与宝钗姐妹同为香草美人(修改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