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二)

冷眼觀《紅樓夢》(二)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6-25 字数:3099字 阅读: 69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解密金陵十二钗之贾元春原型



  《红楼梦》第十六回说贾元春:“晋封为凤藻宫(讽诏公)尚书,加封贤德妃(贤德非)。”

  凤藻宫(讽诏公):年羹尧平定青海的叛乱后,深得雍正赏识,官至抚远大将军、一等公,权倾一世。雍正帝把年羹尧视为自己的“恩人”,为了把年羹尧的评价传之久远,雍正还要求所有人世世代代都要牢记年羹尧的丰功伟绩,否则便不是他的子孙臣民了。雍正皇帝的原话是:“不但朕心倚眷嘉奖,朕世世子孙及天下臣民当共倾心感悦。若稍有负心,便非朕之子孙也;稍有异心,便非我朝臣民也。”雍正还曾说希望与年羹尧彼此做个千古君臣知遇榜样。他对年羹尧说:“朕不为出色的皇帝,不能酬赏尔之待朕;尔不为超群之大臣,不能答应朕之知遇。……在念做千古榜样人物也。”结果仅仅一年后,风云骤变,年羹尧被雍正帝削官夺爵,列大罪九十二条,雍正说,这92款中应服极刑及立斩的就有30多条,但念及年羹尧功勋卓著、名噪一时,“年大将军”的威名举国皆知,如果对其加以刑诛,恐怕天下人心不服,自己也难免要背上心狠手辣、杀戮功臣的恶名,于是表示开恩,赐其狱中自裁。年羹尧父兄族中任官者俱革职,嫡亲子孙发遣边地充军,家产抄没入官。叱咤一时的年大将军以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告终。年羹尧的结局难道不是对雍正帝之前那些诏语的讽刺吗?

  加封贤德妃(贤德非):雍正三年十二月,朝廷议政大臣向雍正提交审判结果,给年羹尧开列92款大罪,请求立正典刑。其罪状分别是:大逆罪5条,欺罔罪9条,僭越罪16条,狂悖罪13条,专擅罪6条,忌刻罪6条,残忍罪4条,贪婪罪18条,侵蚀罪15条。有这么多罪状的人还能称为贤德吗?非也!

  我个人认为雍正皇帝杀年羹尧是有原因的,年羹尧的死,确实有点咎由自取。他自恃功高,妄自尊大,擅作威福,丝毫不知谦逊自保,不守为臣之道,做出超越臣子本分的事情,已为舆论所不容;而且他植党营私,贪赃受贿,“公行不法,全无忌惮”,为国法所不容,也为雍正所忌恨。这就犯了功臣之大忌,势必难得善终。

  《清史稿》上说:隆、年二人凭借权势,无复顾忌,罔作威福,即于覆灭,古圣所诫。

  但因《红楼梦》的另一个书名——《风月宝鉴》的作者曹頫的家也是被雍正帝下令抄的,所以作者对雍正恨之入骨,但又不敢明着骂,只有在书中用隐喻的手法对雍正帝极尽讽刺之能事。正所谓:身自端方,体自坚硬。虽不能言,有言必(笔)应。

  《红楼梦》第五回,金陵的宝玉进入太虚幻境,在薄命册中看到的人,其实都是雍正初年被整肃的人,有当时还活着的,也有康熙年间就已经去世的,雍正记着旧恨,还拉出来追夺官职并削谥号的人,比如纳兰明珠的二儿子纳兰揆叙。因纳兰揆叙曾经支持过八王爷胤禩,所以在他去世七年之后,也就是雍正二年,他还被雍正帝追夺所有官职,削去谥号,墓碑改镌“不忠不孝阴险柔佞揆叙之墓”。

  《红楼梦》薛蟠的荒淫跋扈和夏金桂的刻薄狠毒唯我独尊暗指的也都是雍正帝,这些我会在后面的章节中解析。

  《红楼梦》描写元春的片段时更是用到“朝乾夕惕”这个词。《清史稿》中的记载是:“二月庚午,日月合璧,五星联珠,羹尧疏贺,用‘夕惕朝乾’语,上怒,责羹尧有意倒置,谕曰:‘羹尧不以朝乾夕惕许朕,则羹尧青海之功,亦在朕许不许之间而未定也。’会期恒至,入见,上以奏对悖谬,夺官。”意思是雍正三年(1725年)二月庚午日,出现了“日月合璧,五星联珠”的所谓“祥瑞”,群臣称贺,年羹尧也上贺表称颂雍正夙兴夜寐,励精图治。但表中字迹潦草,又一时疏忽把“朝乾夕惕”误写为“夕惕朝乾”。雍正抓住这个把柄借题发挥,说年羹尧本来不是一个办事粗心的人,这次是故意不用“朝干夕惕”四个字来赞美他雍正。并认为这是年羹尧“自恃己功,显露不敬之意”,所以对年羹尧在青海立的战功,也在于自己给与不给他。接着雍正更换了四川和陕西的官员,先将年羹尧的亲信甘肃巡抚胡期恒革职,署理四川提督纳泰调回京,使其不能在任所作乱。四月,雍正帝解除年羹尧川陕总督职,命他交出抚远大将军印,调任杭州将军。而《红楼梦》第十八回《皇恩重元妃省父母》却故意写:“贾政至帘外问安,贾妃垂帘行参拜等事……贾政亦含泪启道:‘臣,草莽寒门,鸠群鸦属之中,岂意得征凤鸾之瑞。今贵人上锡天恩,下昭祖德,此皆山川日月之精奇、祖宗之远德钟于一人,幸及政夫妇。且今上启天地生物之大德,垂古今未有之旷恩,虽肝脑涂地,臣子岂能得报于万一!惟朝乾夕惕,忠于厥职外,愿我君万寿千秋,乃天下苍生之同幸也。贵妃切勿以政夫妇残年为念,懑愤金怀,更祈自加珍爱。惟业业兢兢,勤慎恭肃以侍上,庶不负上体贴眷爱如此之隆恩也。”这段话中的“朝乾夕惕”这个词正是作者用草灰蛇线,伏笔千里的手法来隐射贾(假)元春的身份的。

  《红楼梦》第二十二回描写上元佳节(元宵节),贾元春与贾府众人猜谜,本来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已经描写了一次贾府过元宵节,第二十二回却等薛宝钗的生日(正月二十一)过了之后,又来描写一次上元佳节(元宵节),真是深有含义。娘娘(贾元春)命贾府的人猜谜语,猜到的人给予赏赐,贾母见元春这般有兴,便命速作一架小巧精致围屏灯来让众人猜谜。贾政朝罢,见贾母高兴,晚上也来承欢取乐。贾母让贾政猜谜语:“猴子身轻站树梢。”这个谜语后用红字写着评语:“庚辰双行夹批:所谓‘树倒猢狲散’是也。打一果名。”然后写道:“贾政已知是荔枝”。这些话都是深有含义的。史料上记载:“一次赐给年羹尧荔枝,为保证鲜美,雍正令驿站6天内从京师送到西安,这种赏赐可与唐明皇向杨贵妃送荔枝相比了。”

  “树倒猢狲散”:雍正初年,许多混迹官场的拍马钻营之辈眼见年羹尧势头正劲、权力日益膨胀,遂竞相奔走其门。而年羹尧也是个注重培植私人势力的人,每有肥缺美差必定安插其私人亲信,“异己者屏斥,趋赴者荐拔”。待到年羹尧遭到雍正皇帝惩处,他的亲信或是遭到惩处,或是急忙与年羹尧划清界限,揭发年羹尧的劣迹,以求自保。正是树倒猢狲散。

  后面元春出的那个谜语实际上也是年大将军的谶语:“能使妖魔胆尽摧,身如束帛气如雷。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

  第五回“红楼梦”曲十二支之中的《恨无常》也是指年羹尧。

  前面的“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抛;荡悠悠,芳魂消耗。”写的是年羹尧从得到特殊宠遇到君臣失和获罪被赐死。

  “望家乡,路远山高。”年羹尧祖籍安徽怀远,清顺治年间移至安徽凤阳年家岗,后又迁居盛京(今沈阳)广宁县,入汉军镶黄旗。而他最后被雍正赐死在京城,所以是“望家乡,路远山高。”

  “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年羹尧被赐死的时候他的父亲年遐龄还在世,而他死前却不可以再见父亲年遐龄一面。

  “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中国古话中早就有“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句古训,而年羹尧没有像汉朝的张良那样及时归隐。张良“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帮刘邦夺得天下,之后官拜大司马,他却没有贪恋权势,毅然辞官归隐,躲过了杀身之祸,而同为汉初三杰的另两位——萧何和韩信都没能善终。元春判词中的“天伦啊,须要退步抽身早!”意思是年羹尧没有及时抽身隐退,终于遭遇杀身之祸,所以后悔没有及早退隐。(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觀《紅樓夢》(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