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故园三十六年前 1

故园三十六年前 1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7-06-25 字数:2551字 阅读: 79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第二十七章  故园三十六年前


 

1

 

直快列车在中国的东北部沿着无边无际的高粱和大豆地,向北、向北,不停地向北急驶。

刚刚长出嫩叶的庄稼地里,见不到人影。只有精耕细作的耕地,静静地躺在那里,一望无际。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尽头。新栽种的白杨树已经长成了防风林。象忠诚的卫兵一样伫立在田间地头。

终于,看到了电线杆。不久,又看到了村落。土砖墙,羊茸草屋顶。烧炕用的烟囱。低矮的屋檐下,挂满了红辣椒、大蒜、玉米棒子……。一切的一切仍和三十六年前一样,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天亮了。松本耕次站在卧车的的通道上,观赏着窗外东北肥沃的田园风景。他是为了宝钢钢铁厂的建设,作为上海事务所的所长,到中国赴任的。两年过去了,一次也没有踏足过北京以北的地方。这次中国方面提出变更支付建设费用的方式,伴随而来的是调整建设工程。于是,便有了休假。正好‘日中结心会’首次来华寻找战争中失散在中国的日本人残留孤儿。在北京,松本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昨夜,十时四十分,从北京站驶出的夜行直快列车,虽然不时在大站停站,可过了好多个小时后,列车依旧吐着黑烟,在东北的大地上奔驰。‘日中结心会’寻找孤儿的第一站是长春。然后是哈尔滨、牡丹江、勃利,最后再返回哈尔滨。搭乘中国民航经沈阳回北京。全旅程历时二个星期。

在餐车上用过早餐,回到软卧车厢。同行的二十六人,几乎全都没睡。上铺的被褥迭放得整整齐齐。门开着,五六个人围坐在一堆侃大山。

他们中的人大半是原开垦团的成员。此外,便是满蒙义勇队队员,旧满洲国职员以及他们的家属。为了凑足四十五万日元的旅费,有的找农协借,有的不惜冒高利贷的风险,有的寡妇甚至把积蓄金全部从银行里提取了出来。听着她们的谈话,松本觉得胸口热乎乎的。

“松本先生,听您说,好象和狭间先生是同乡,对不?”

说话的是山野章子。她刚和狭间信一一起整理完各省的孤儿名单。只见她五十过半的年纪,衣着朴实,目光有神。她也是旅行团的组织者之一。

“唉,我和他是在同一个村子光屁股长大的。三十六年前,一起参加开垦团,这不三十六年后,又是和他一起重归旧时旅途。”

接着:

“对不起,请问,山野女士您是……”

狭间被叫到团长长岳慈光大师的包厢去了。这儿没人,正好问问她的身世。

“从齐齐哈尔的逃难途中,孩子因营养失调,死了。没法火葬,只好就地埋在冻土里。我的独生子死了。可至今仍残留在中国大陆的日本人孤儿,都是我的孩子。我要帮助这些孩子找到他们的亲生父母,让他们早日回归祖国。”

语气中没有悲哀,只有激情。

“松本先生的中国话说得不赖呀,您想看看孤儿们写给我的信吗?”

 “哪里的话,马马虎虎还算说得过去吧。有信,给我看看也好。”

松本接过山野从公文包内取出的信件,读了起来。

 

尊敬的山野妈妈:

今年我已是四十岁的人了。我虽是在与父母长期别离中长大成人的,可我无时不刻都在思念着我的亲生父母亲。一想到万一要是找不着他们,或者是他们已经离开了人世,就觉得眼前一片漆黑。我的父亲、母亲他们到底在哪里哟?

战争,为什么要将我们这些幼稚无知的孩子卷入进去呢?爸爸、妈妈为什么要把我们留下,自个儿走了呢?这对于现在已有二个孩子的我来说,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别说去做了。

听说到了春天,山野妈妈会到中国来。

一想到祖国的同胞还没有忘记当年我们这些被遗弃的孤儿,心灵多少也能得到一些慰藉。

来吧,快来吧,我们等了好久好久!

 

 


编辑点评:
对《故园三十六年前 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