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富士山 5

富士山 5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7-06-24 字数:5268字 阅读: 62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5

 

华南的广州,即使是二月下旬,白天的气温也在十七八度,且湿度不高,可说是一年中最宜人的气候。

从广州市内乘车一个半小时左右便到了顺化县的从化温泉。

春节过后的二、三周,邓小平总要来这儿避寒。这已是数年来养成的习惯了。

邓小平刚从贴有法国造的瓷砖的浴池里出来。

小头不高却肥壮结实。

当然,这些都是平时爱好爬山和游泳锻炼出来的。

保镖兼服务员赶紧用毛巾替他擦拭身子。

“洗个好热水澡,马上就消除了困意。”

邓小平心情极好地言道。脸色红润,犹如桃花。在腰间围了条浴巾后,便仰面朝天地躺倒在藤条睡椅上。

身穿白大褂的按摩师见机而上,施展手脚。

邓小平曾经右腿骨折,左右的脚力有着明显的差别。二十年来一直跟随左右的专职按摩师,亦是久经考验的老党员。即使是在邓失足吃冷饭的年月里,始终是邓氏家族里的最忠实的一员。

“邓老,邯之兴同志已等候多时了,要不要见他?”

负责管理别墅的邓的外甥进来报告道。

“不是今天下午的约定吗?既然来了,让他上这儿来吧。”

邓随随便便地吩咐道。

身为国家计委第一副主任的邯之兴。接收了邓的特别使命后,以国务院一般官员的身分去了趟香港,现正赶回来报告。

西装革履的邯之兴被人领了进来,见邓只在腰间围了条浴巾正在接收按摩:

“等到你完事后,我再进来吧?”

有所顾忌地言道。

“没关系,就这么说吧。”

邓催促道。

邓有点儿耳背。外甥将客用的藤条椅子移近一点,请邯之兴坐下讲话。

五十年代赴苏联留学,学习计划经济。中苏关系友好时代,任直属国务院的苏联专家局局长。之后,进入国家计委。现在已升任第一副主任,是一位很会捉老鼠的实干家。

不过,在阶级斗争挂帅的时代,能干的并不等于是最好的。会捉老鼠的猫。每每会成为遭受众多懒惰的猫的攻击目标。

邓一边接受按摩,一边让他汇报。

邯之兴有些紧张,额头上见汗了。

“他耳背,您尽管放松一点。”

邓的外甥送上广州产的椰子水后,领着服务员出去了。

邓翻身坐了起来。喝了口椰子水:

“怎么样啦?”

简短地发问道。

邯之兴接受的特别使命,乃是为在香港附近的广州的深圳建立经济特区,去香港招募资金。

在香港,他秘密会见了中国长期驻扎在香港的三大机关的招商局、新华社、中国银行中最有力的新华社香港分社的总经理,收集情报。新华社香港分社,表面上是通讯社,全体职员手持的都是记者的名片。

然而,实际上他是直属北京中央外交部的“政府”机关。

邯之兴从公文包内取出文件。

“这次和香港的二大财阀,李老板和包老板接触后,得出的结论是,不动产大王李佳成对除了不动产之外的投资一概不感兴趣。船王包玉刚对此事也不太热心。二大财阀都没有希望。只有‘红色资本家’董氏集团真够意思。至于那些个中小企业家,虽然对我国的廉价劳动力很感兴趣,但却要求将广东香港化,建立经济特区。”

接着还说了招商局、中国银行亦在致力于将香港的资金引进大陆等情报。

这期间,邓一直在闭目接受按摩。突然,嗓子眼里像是堵住了一口浓痰。“呸”,准确无误地将痰吐进了按摩床头的痰盂里。

“小邯,巴西、阿根廷、墨西哥等中南美洲国家,从美国和日本一共借了多少外债,知道吗?”

邓突然改变了话题。

“大体的记忆是,巴西借了一千亿美元、阿根廷借了五百亿美元、墨西哥借了五百亿美元——中南美洲的借贷总额是四千亿美元。占世界借款总额的三分之一,我想。”

国家计委第一副主任,口辞伶俐地回答道。

“这就对了。你看看那些国家的领导人,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看看人家国民的生活的态度,戴着西班牙大沿帽,跳起桑巴和吉特巴舞来,疯狂得没日没夜。可人家照样一千亿,五百亿的借钱花。”

“可是,这个跟深圳的经济特区又有什么关联呢?”

邯之兴一时间脑筋没转过弯来。

“经济特区的事,就交给新华社香港分社去办吧。既然我已经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他们会把事情办好的。今天找你来,不是为了经济特区的事,而是要谈宝钢钢铁厂的事。”

一会儿是经济特区,一会儿是中南美洲的借款,一会儿又是宝钢钢铁厂。邓小平的思想一个飞跃接着一个飞跃。中国人穷了几千年,不能再安享天命了!

邯之兴稳住心神。

“听说,宝钢钢铁厂,正在和日本人交涉,想将现金支付改变为延期付款……”

投石问路般地言道。

“东洋制铁能答应吗?”

邓的眼睛深处,闪过一道不易被人察觉的亮光。

“困难。现在日本就象炸了蚂蜂窝一样,乱成了一锅粥。不过,听说有日本财界总理之称的稻村会长,齐木社长等人,正在日本政府中间为此事斡旋。”

“哦,这不是更有意思了么?”

“啊……?”

“宝钢钢铁厂乃是我国四个现代化的象征,而受到世界的瞩目,也可说是我国经济腾飞的起点。一旦东京的外电流传到世界各国。势必对我国的对外信誉产生很大的影响……”

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顾忌到国际影响呢。

“是越来越有趣了。同志,还记得国际歌的歌词中,‘旧世界打得个落花流水。’这首歌的歌词吗?”

说着,望着窗外河对面的梅林。

在温暖的避寒地,梅花怒放。

花瓣散落在河面上,枝头上又长出了新的嫩芽。

邯之兴一时间还没能领会出这种“落花流水”的意境。

“如何收拾这个烂摊子,你有什么高招吗?”

邓征求意见道。

“我想不至于真的拿不出钱来吧?何必在这个时候,拿‘调整经济’来作大文章呢。”

邯之兴不是不知道,华国锋政权已经开始摇摇欲坠。

有必要再落井下石么?

再说,何必要拿国家的重点工程来当筹码呢?

“这是我写的关于香港之行的报告书,请您老过目。”

邯之兴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和不安退了出去。

看来首长又要发动一场大兵团作战了。

去年年底的三中全会之后,他就有了这种感觉。

邓依旧是围着浴巾,隔着防弹玻璃,含笑望着他的高级幕僚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外。

“明天,回北京。你去准备飞机吧!”

邓吩咐外甥道。

 

翌日,一架从广州飞来的军用飞机,降落在北京西郊的西苑机场。

不一会儿,四辆前往迎接的“红旗”驶向北京城。

其中一辆里,坐着邓小平,另外三辆是掩人耳目的空车。

 

 

 

 

《中卷》完

2017/6/20/8:58


编辑点评:
对《富士山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