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杂记 > 小品> 谁才是真正的法家鼻祖

谁才是真正的法家鼻祖  作者:小猪笨笨

发表时间: 2017-06-20 字数:3612字 阅读: 101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韩兆琦先生注释的《史记》中,把子产视为法家先驱。不仅是韩先生,就连百度百科百度百科别名——错误百科也如是认定。这是一个常识性错误。鄙人今献拙文一篇,以拨乱反正。讨论谁是法家鼻祖和先驱之前,必须搞清法
 

韩兆琦先生注释的《史记》中,把子产视为法家先驱。不仅是韩先生,就连百度百科(百度百科别名——错误百科)也如是认定。这是一个常识性错误。鄙人今献拙文一篇,以拨乱反正。

讨论谁是法家鼻祖和先驱之前,必须搞清法家的政治主张:

一、尚奸与恶政

《商君书·去强》有曰:“以善民治奸民,必乱至削;以奸民治善民,必治至强。”商鞅主选拔重用奸恶之人。且看尚奸与恶政的实例:

汉武帝与张汤谋划,造白鹿皮币。武帝问与儒生颜异,异曰:今王侯朝贺以苍碧,值数千。而其皮值数万,本末不相称。天子不悦。张汤见颜异嘴角微动,不应答。张汤奏颜异不言而腹诽,论死。自是之后,有腹诽之法。

来俊臣可谓张汤转世——以刑法捍卫君权,作恶害人。

 

二、以刑法捍卫君权,奴役臣民

《韩非子》有曰:“主握度量,所以操生杀之柄。”又曰:“明主制臣者,二柄而已。二柄者,刑德也。何谓刑德?杀戮之谓刑,庆赏之谓德。故人主用刑德,群臣畏其威而归其利。”

所谓生法者,君也。守法者,臣民也。法家主张法律必须体现君主的意志,君主必须牢牢牵制刑法。

除刑法外,还有阴谋诡计,指使通奸,投毒暗杀。为捍卫君权,不择手段。

三、施行愚民政策,扼杀思想和言论

《商君书·弱民》有曰:“民辱则贵爵,民弱则尊官,民贫则重赏。”除了使人民辱、弱、贫外,还有更加邪恶的愚。既施行文化专制,扼杀人民思想和言论。

在法家思想之下,只有两种人——主子与奴才:臣子就是君主的狗奴才——从主之法,顺上之为。专心于事主者,为忠臣。
狗奴才帮君主驯服奴才:“敬上畏罪,守法固,听审令,无私学。”法家对良民有一个高度概括——“战时用其死,安平尽其力”,“寡闻从令。”

 

以上是对法家思想的大致总结。然后再看子产执政后的所为:

一、铸刑书

子产执政后,将刑法铸与鼎上,并公诸于世。这是我国第一部成文法。在中国法制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子产执政之初,包括晋国大夫叔向在内的诸多贤能之士都极力反对,认为刑法严苛,称子产不仁。

二、不毁乡校

乡校是先秦时期,人民休息和议政之所。子产执政时,郑人常聚集乡校,议论子产之政。然明建议毁掉乡校。子产却认为,乡校是人民休息,议论政治之所,“民所善者,吾则行知;民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何以毁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不如吾闻而药治之。”

仲尼曰:“以是观之,人谓子产不仁,吾不信也。”

由此可知,无论是子产,还是孔子,都是反对专制独裁,支持言论自由,支持人民批评和议论政治的。

三、论宽政与猛政

子产将死。谓游吉曰:“我死,子必为政。唯有德者能以宽服民,其次莫如猛。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鲜死焉;水懦弱,民轻而玩之,则多溺焉。”子产卒,游吉为政,不忍猛而用宽。郑人结伙为盗,祸乱郑国。游吉兴兵攻焉,尽杀之。郑盗少也。

仲尼曰:“善哉,宽政则民慢,慢则纠之以猛。猛则民残,残则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子产卒,仲尼泣之曰:“古之遗爱也。”

由此可知,儒家并非轻视刑罚,而是反对以刑罚作为捍卫君权,奴役人民的手段。

综上所述,子产并不以刑法捍卫君权,奴役臣民。更不扼杀人民的思想和言论。子产之行,符合周礼和儒家思想。而与法家思想截然不同。

称子产是法家鼻祖,就好比称耶稣是中国人,孔子是德国人,马克思是日本人一样,驴头对马嘴,荒诞之极。更是对先贤子产的侮辱和亵渎。

子产并非法家先驱,究竟谁才是法家鼻祖呢?

据《国语》记载:周厉王暴虐,国人谤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

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召公曰:“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于列士献诗,瞽献曲,史献书,师箴,瞍赋,曚诵,百工谏,庶人传语,近臣尽规,亲戚补察,瞽、史教诲,耆、艾修之,而后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民之有口,犹土之有山川也,财用于是乎出;犹其原隰之有衍沃也,衣食于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败于是乎兴。行善而备败,其所以阜财用衣食者也。夫民虑之于心而宣之于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若壅其口,其与能几何?”

王不听,于是国人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于彘。

正如《孔子为何维护周礼》一文所言:周王朝人与人相对平等;执政者对人民有敬畏之心;执政者忠于人民;人民言论自由,有批评议论政治的权利;行政权力被限制,从而保障每一个人的权益和自由(今日谓之宪政)。

天子的权利被关进牢笼。没有绝对权利,也就无法奴役人民,只得为人民尽忠。周厉王显然在挑战周礼,打破牢笼,以获得无限的权利,以作恶害人。

面对人民的批评,厉王使卫巫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这是在扼杀人民的言论,剥夺人民批评政治的权利。

周厉王虽然以刑法捍卫君权,奴役臣民。扼杀思想和言论。但周厉王和卫巫并非法家,因为法家不但教君主作恶害人,还要使其法律化、制度化。

正如周公并非儒家的创始人,但却是儒家鼻祖。同理,周厉王和卫巫并非法家人物,但却是真正的法家鼻祖。

附录:在此,我提一个问题,法家就是教君主如何作恶害人。请问,法家允许大臣和百姓作恶害人吗?这个问题如果回答正确,就对法家思想有了大致正确的了解。(其实文中已经给出了答案)

编辑点评:
对《谁才是真正的法家鼻祖》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