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读书> 君子之争 | 《论语》新解之四七

君子之争 | 《论语》新解之四七  作者:罗飞

发表时间: 2017-06-17 字数:4226字 阅读: 91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1)乎!揖让(2)而升(3),下而饮(4)。其争(5)也君子。”注解:1射(è)。会意。金文字形,象箭在弦上,手寸在发放。本义:用弓发箭使中远处目标。《说文》:射,弓弩发于身而中于
 

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1)乎!揖让(2)而升(3),下而饮(4)。其争(5)也君子。”




注解:

射(shè)。会意。金文字形,象箭在弦上,手(寸)在发放。本义:用弓发箭使中远处目标。《说文》:射,弓弩发于身而中于远也。射是周代“六艺”之一。周代的贵族教育体系,开始于公元前1046年的周王朝,周王官学要求学生掌握的六种基本才能:礼、乐、射、御、书、数。出自《周礼·保氏》:“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御,五曰六书,六曰九数。” 《周礼·保氏》:“三曰五射”。《礼记·射义》:“射者,男子之事也”。

周时将“射”作为“六艺”教育之一。射是周礼的一个组成部分,“桑弧蓬矢六,射天地四方”,凡男子必须完成射的教育,不能射是失礼和缺少才能的表现。《礼记·内则》说“年十五学射御”,而且还要学习“五射”,即“白矢”、“参连”、“剡注”、“襄尺”、“井仪”。


白矢:箭穿靶子而箭头发白,表明发矢准确而有力;

参连:前放一矢,后三矢连续而去,矢矢相属,若连珠之相衔;

剡注:谓矢发之疾,瞄时短促,上箭即放箭而中;

襄尺:臣与君射,臣与君并立,让君一尺而退;

井仪:四矢连贯,皆正中目标。



《论语》里提到射字的章节还有:

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吾执御矣。”(子罕第九)

子曰:“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八佾第三)

2.揖让(yī ràng)。指古代宾主相见的礼节。《周礼·秋官·司仪》:“司仪掌九仪之賔客摈相之礼,以诏仪容、辞令、揖让之节。”《左传·昭公二十五年》:“子大叔见赵简子,简子问揖让、周旋之礼焉,对曰:‘是仪也,非礼也。’”

3.升。登,上。这里指登上台阶。《礼记·射仪》:“古者诸候之射也,必先行燕礼。卿、大夫、士之射也,必先行乡饮酒之礼。……乡饮酒之礼者,所以明长幼之序也。”《礼记·乡饮酒礼》:”主人拜迎宾于痒门之外,入,三揖而后至阶,三让而后升,所以致尊让也。“

4.饮。射之前,要先行乡饮酒礼。《礼记·射仪》:“古者……卿、大夫、士之射也,必先行乡饮酒之礼。”

5.争。指射箭时的比试。

 

 

按《礼记》的记载,那个揖让之礼,乡饮酒之礼,都程序繁琐。不就大家一块射个箭嘛,孔子似乎搞得太复杂了。孔子为什么要对“射”提出这么烦琐的程序呢?

高超的射术,原本是勇气与技巧相结合的技艺。春秋时期,诸侯纷争,弓箭成为战争中不可或缺的兵器。正是在这样崇尚武力的时代,我们的古人有意将弓箭变成礼乐教化的工具,引导社会走向和平,射礼就此诞生。顾名思义,射礼是一种射箭的礼仪,它融合了比赛、礼乐和宴饮等内容,用于选拔、竞技、宴宾、致礼等活动。射礼作为周礼之一,也是古代的一种民间娱乐活动,讲究谦和、礼让,提倡“发而不中,反求诸己”,重视人的自省,在本质上是一种道德引导方式,也是华夏先民特有的寓教于射的娱乐方式。


中国古代的“射艺”包含两个主要运动:射箭和弹弓,春秋时期还发明了弩。其中射箭由于在军事和狩猎活动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在历史上更受人们的重视。孔子重视军事防御,曾说“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所以,他对于射箭之技的推行,是支持的。

但弓箭毕竟是一种兵器,剑壮英雄胆,弓箭在手,便能决人生死,长人勇气的同时,也会长人谋乱、侵蚀之心,成为国之乱人,“勇敢强有力,而不用之于礼义、战胜,而用之于争斗,则谓之乱人。刑罚行于国,所诛者乱人也。”(《礼记·聘义》)所以在孔子看来,以礼仪道德来约束射艺很有必要。故孔子在这里要给它加一个礼的约束。孔子对于射的理想状态是:“故勇敢强有力者,天下无事,则用之于礼义;天下有事,则用之于战胜。用之于战胜则无敌,用之于礼仪则顺治”“如此则民顺治而国安也。”(《礼记·聘义》)

儒家还认为,“射者,仁之道也。射求正诸己,己正而后发;发而不中,则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礼记·射义》)。《孟子·公孙丑章句上》:仁者如射,射者正己而后发,发而不中,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宋代的苏轼还为此举了个自己的例子:“吾尝学射矣,始也心志于中,目存乎鹄,手往从之,十发而九失,其一中者幸也。有善射者,教吾反求诸身,手持权衡,足蹈规矩,四肢百体,皆有法焉。一法不修一病,随之病尽而法完,则心不其中,目不存鹄,十发十中矣。”



在此章中,孔子一开始提出“君子无所争”。或者有学生问:“那射时也不争吗?”射时是肯定要争的,且不说白矢、参连、剡注、襄尺、井仪这五种射技,要靠“争”字才能练好;常人间切磋,相互内心较量也是常有之事——总不能都标傍不争,射不射中无所谓,射没射好无所谓,一箭发出,看也不看,以哈哈笑开始,以哈哈笑收场,如此以来,此射还有何趣味,有何意义?所以,射是必然要争的。

但孔子既说君子无所争,到了射场又必须得争,君子当如何做呢?孔子说,“必也射乎”,就是必须射、不得不射的话,射要行礼。

射礼按规格分为大射、宾射、燕射、乡射四种。大射,是天子、诸侯举办盛大祭祀活动之前所行的射礼;宾射,是诸侯朝见天子或诸侯相会时举行的射礼;燕射,是天子、诸侯待客宴会时举行的射礼;乡射,是举行乡饮酒礼时所行的射礼,用以竞技、选贤等活动。

按照《礼记·射义》的说法:“古者……卿、士大夫之射也,必先行乡饮酒之礼”“乡饮酒礼者,所以明长幼之序也。”乡饮酒礼是怎么做的呢?一开始就是“主人拜迎宾于庠门之外,入,三揖而后至阶,三让而后升,所以致尊让也。”“君子尊让则不争,洁敬则不慢,不慢不争,则远于斗辨矣;不斗辨则无暴乱之祸矣,斯君子之所以免于人祸也,故圣人制之以道”(《礼记·乡饮酒礼》)。谦谦君子,揖让而升,下而饮,即便在射场上相争,其争也是君子之所为。






编辑点评:
对《君子之争 | 《论语》新解之四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