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短篇小说> 梅莓相亲记

梅莓相亲记  作者:李丰敏

发表时间: 2017-06-17 字数:4703字 阅读: 60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我叫田梅莓,年芳二十五岁,研究生学历,现在是某乡镇的公务员。父母亲大人,给我取这样的名字,寓意是希望我生活的甜甜美美。事实的确如此,我是父母的独生女,父母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我。我也是一路顺风顺水的走了
 

  我叫田梅莓,年芳二十五岁,研究生学历,现在是某乡镇的公务员。父母亲大人,给我取这样的名字,寓意是希望我生活的甜甜美美。事实的确如此,我是父母的独生女,父母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我。我也是一路顺风顺水的走了过来,顺利的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顺利的考上重点大学,再顺利地考上了研究生。毕业后,过五关斩六将,考上来人人都羡慕的公务员。用老爸的话说,我们家的祖坟冒了青烟,他走在村里腰杆挺得直直的 ,老妈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逢人便讲:“你看我们家梅莓,第一个工资加下乡补贴发了2680,在县城的饭店打工一月才发1200,看看,不能比吧!”

  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虽然我工作有了着落,但对象还没影呢!我们村里和我同龄女孩都当孩子的妈了,我还单着, 大有黄金剩女的感慨。妈妈急的团团转,她把邻近几个村的适龄青年,细细捋了遍,没有与我相配的。老爸、老妈密谋了一晚,当即做出了个重要决定 — 去城。

  第二天,老爸老妈起了个打早,老妈把家里鸡蛋拾了满满一竹蓝,老爸从厨房拿了十斤新榨的芝麻油,老妈老爸又从楼上抬了一大袋花生。我把皮卡车从车库开出来,全家收拾妥当,开始出发。到街,妈妈直呼:“停车,停车!”原来妈妈还嫌拿的东西少,又到方圆批发部买了一件纯甄,一件莫里斯安,这才美滋滋向城里奔去。

  我们在城里唯一近亲戚,是老妈的妹妹曹银花。外婆只生了两朵花,一是我妈曹金华,另一个是我姨曹银花。我妈与我姨关系用农村的话讲,好的如同穿一条裤子。我姨家只有小龙一个男孩,小龙又在外地上大学,我姨正处在感情的空档期,她把所有的母爱都给了我,待我如同亲闺女。

  当我妈说明来意,我姨摆摆手:“我应及着呢!”而后,我姨大谈自己的自己当媒人的光辉历史,她说她说成了六对。用她在民政局登记处上班的职业特殊性,让几对离婚的夫妇,由刚开始的鸡鸣狗跳到最后琴瑟和鸣。

  “别光管别人闲事,你亲外甥女的事才是正事。”我妈拉着我姨的手,急切切劝到。

  “没事,我有十几个微信群,在群里一发,准有人找上门。”我姨信誓旦旦的拍胸脯打包票。

  “银花,梅莓的事拜托你了。”老爸屁颠屁颠地把东西来拿上楼来,讨好的向我姨说到。

  “姨,我的事全靠你了。”我望着我姨,几乎要眼泪婆娑了。

  自此,我的相亲大事紧锣密鼓的上演来。

  一、医生:曹大发

  我的第一个相亲对象是我姨的铁杆闺蜜介绍的,某卫生院的医生:曹大发。听说他是医二代,他爸是乡卫生院的副院长,有房两套,有车两部,他除了长得个子矮些,医德,人品都挺好。

  我姨让我周五下班回家时,拐到医院打探一下。与医生见面有个好处,因为他在暗处,咱在明处,咱可以打扮成病号,让他给咱看病,然后再观察他的言谈举止是否合意,如何合意对媒人说,如果不合意就拉倒。看看,相个亲也弄得像搞地下工作似的。但我刚走第一步,就不战而败了。

  我到医院后,先到医院的宣传栏去找曹大发的名字,看他的照片。乖乖,媒人说,曹大发28岁,但一看像38岁,像有娃子的人;再一细瞧,像48岁,像有孙儿的人。

  我在心里默念到,姨啊!姨,难道我找对象困难到连这样的人都得见吗?难道这样的人我会看上眼吗?我正整备离开医院,看见有个矮胖的秃头男医生,从医院的救护车上下来,我一瞧 这人不正曹大发吗?我像吓破了胆似的,抱头落荒而逃。

  二、企业白领

  我姨对我说,这次相亲绝对靠谱。因为是她的最最亲密的同事王大妞同志介绍的,这男孩是王大妞的舅舅的朋友家的孩子。我姨告诉我,见了王大妞,本应叫姨,但一定叫姐。想想也是,现在不是有种说法,叫姨的一定叫姐,叫奶的一定叫姨,现在的人都想让往年轻的岁数叫。要不,怎么会把女人统统称为美女!

  这见面的形式颇为隆重,男方说见面时要用车来我姨家接。说实话,对相亲这事我还有些懵懵懂懂 ,只能见机行事,边走边看啰!

  我姨把我送下楼,只见一个高大帅气的戴着金色眼镜男生站在带着四个圆圈的奥迪A6前,顿觉差距之大,人家是阳春白雪,我就是下里巴人;人家是高山上的大树,就是山下的尘土;人家是白马王子,我就是丑小鸭。我畏畏缩缩的有点不想去,但我姨一个劲地给我使眼色,意思是必须去。

  这时,王姐笑眯眯地从车后排走出来。她和我姨好像唱双簧似的 ,嗯嗯哈哈,一顿寒暄过后,直奔主题。我姨和王姐去逛街,让我们想去哪就哪里。

  他绕着车,走到副驾驶的位置,彬彬有礼地打开车门,等我坐下后,他关好车门,然后他才上车。他问我想去哪里?

  “随便!”我想即便是演戏也要演到底。

  他把车开到公园口,泊好车,他先下车,然后走到副驾驶的位置把车门打开,我才下车。

  我们绕公园转了一圈,谈的话题是彼此的基本情况。他的名字,职业,家庭状况云云。

  他在某企业当秘书,父母双方都同一个企业工作。当他说完,我感觉差距更大了。婚姻讲究的是门当户对,我的父母亲都是两腿沾满泥巴的农民 看起来与人家门不当户不对。

  转眼一个小时过去了,到了吃饭的点,企业男说叫上我姨与他姐一起吃顿便饭。

  吃饭过程中,我们很少说话,倒是我姨与王姐俩人嘀嘀咕咕的说着单位的奇闻轶事。

  饭毕,人家又彬彬有礼地驱车把我送到车站。

  我刚坐上车,我姨打电话问怎么样,留电话没有。我回答没有。我姨只说了两个字:“没戏!”便挂了电话。我悟出了一个道理,如果彼此不投缘,连电话都不要留,这样省事省心,也不会给对方留下念想。媒人们说:“相亲不成,就当是朋友。”这话可不能全信,朋友,那得经过多少的时间磨合才走到一起,那会见一次面可成了朋友的!

  三,同行:高小宝

  有句戏词:“天上掉下林妹妹!”对我来说,天上掉下一个相亲的。

  又是星期天,在我妈的威逼利诱下我坐公交车给我姨送菜。其目的,是看有没有合适的相亲对象。

  我刚上车,一位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走到我身边问我:“你是乡里的干部?”

  我微微一笑:“你怎么知道?”

  那妇女脸上堆满笑:“你和我弟的气质一模一样。”

  而后,她又问了我的家庭住址,单位等等。看人家诚恳的态度,我这个实心眼的姑娘,只能一五一十的回答了。

  晚上回到家 ,我妈喜滋滋对我说:“有人来要你电话号码了。”并且是人家的姐姐亲自上门来要的。“人家今晚给你打电话。”妈妈接着说。

  果然,他很快给我打了电话,我们相互加了微信,进行了聊天。

  原来,他叫高小宝,家住在离我们家不远的镇子上,他父母在镇上做小本生意。他也是今年考上了公务员,在临县某乡镇上班。

  “你最近在忙些什么?”他问。

  “在忙着下乡扶贫。”我答。

  “你还得下乡,我在办公室闲的要命,扶贫的工作让别人去干……”这行字的后面,是五个龇牙咧嘴的笑脸。

  我感觉他说的话有点假,今年的扶贫工作是乡里的重点工作,我们乡里要求人人参与,家家落实,不能有半点马虎。为了把工作干扎实,我们加班加点的干着,有时要牺牲休息天的时间去下乡调研。加之,我是个实心眼的姑娘,在办公室里当差,领导要点材料,三点用,我绝对会在2:30之前放在领导的办公桌上。单位的大叔大妈们要复印个身份证、打印个资料,只好开口,我立马去给人家办。你一个刚毕业的新兵蛋子,在单位你装的比领导还领导,谁还会喜欢你,与你说话,和你聊天?由此判断,高小宝,有些不靠谱。

  他看我不理他,又问:“我在学驾照,已经考了科一,你呢?”

  “我驾照已经拿到手三年了。”我答。

  “驾照拿到手,我准备买个二手车上路。”他说。

  “只要有马路,我开着我家的大皮卡想去那里就去那里。”我牛气的答。

  瞬间,他可吓得没了踪影。一晚上,没在微信里说一句话。

  过了两天,他又微信给我,我不理他。他姐和他妈,带着东西找到我家,用他妈的话说,我们两家门当户对,又都是乡里的干部,将来的日子肯定不赖。

  我妈也说,看人家的照片,长得模样还行,撮合的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我狠狠心还是把他拉入了黑名单。

  四、官二代

  我姨大概是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相亲对象,便天天在家对着我姨夫嚷嚷,我姨夫烦不胜烦,只好到他工作的环保局来搜罗对象。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一个,还是某局长家的公子。

  相亲的地点是县里有名的XX大虾。按约定坐好,我们在二楼的包间见面了。这位公子给我的印象是圆的,圆圆的大光头,圆圆的啤酒肚,连身材也走样的成圆的啦!

  “你好,我叫贾庆余!”他向我伸出滚圆的右手。

  “田梅莓!”处于礼节,我伸出手,轻轻地握了他的手一下。

  落座后,我刚把手提包放在身边的小凳上,“不要动!”对面一声轻呵,我在惊诧之际,只见对面的手机闪光灯咔嚓一下。

  “我出去打个电话。”贾公子颠着滚圆的身体飘出了包间。

  这唱得是那场戏,我有些恍惚了。

  “爸,微信照片你看了吗?”包间外贾公子大喇叭似的声音,通过包间的门缝钻进来。

  “哈哈……你很满意!”

  “嗯,好,好!”

  贾公子手里攥着手机进来啦!他面带微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我爸,哈哈……我爸,对你很满意!”他把手机放到餐桌上,双手交替地搓着。

  “我爸,让我请你好好吃饭!”他一边给我倒水,一边说。

  “你知道吗?我爸对你很满意。”倒完水,他如释重负地坐到椅子上。

  “你爸没见我,怎么会对我满意。”我相当的吃惊。

  “刚刚我把你的照片微信给我爸看了。我爸说,看你的面相你能旺夫。”他得意得笑。

  我心里想,是你相亲还是你爸相亲呀!

  “唉!我在这个包间已经吃过八次饭了,相了八次亲了,但愿这次能成。”他似乎在自言自语。

  我心里在默默地叹息,你也太实诚了吧!不管你相八次亲,还是八十次亲,你心里知道就行了吗?干嘛对着我嚷嚷。

  服务员把虾端上桌,“吃——”他话毕,抓起虾,快速地去皮,张嘴大口地吃起来。我还没抽出筷子,就被他吃饭的吧唧声弄得胃口全无。

  自然,这次相亲也是以失败惨烈告终。

  五、结束语

  我姨听说我这次相亲还是没成,摆着手说:“给你找医生你嫌人家矮;给你找个公务员,你嫌人家傲;给你找个白领,你嫌人家条件好;给你找个官二代,你又嫌人家幼稚……好像天下没有符你意的。以后,你的事我不再管了,你爱咋咋地。”

  我也觉得很委屈,找个对象真的那么难吗?我的要求也不高,不是说非得要车要房,只要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三观”相同,其他的都是其次。看到这里各位看官也明了:我至今仍然单着。我很纳闷:以后相亲我去还是不去?


编辑点评:
对《梅莓相亲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