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短篇小说> 梅雨天

梅雨天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 2017-06-12 字数:3507字 阅读: 57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3星

  窗外的天空阴气沉沉。淡墨似的云烟不绝如缕,轻悄悄地从天空的不知哪个角落飘移过来,又向着天空另一个未知的角落飘移过去。  江南的梅雨季节总是这样晦暗的天气,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猝不及防地下起来。梅
 

-6640c0a85460a58d.jpg


  窗外的天空阴气沉沉。淡墨似的云烟不绝如缕,轻悄悄地从天空的不知哪个角落飘移过来,又向着天空另一个未知的角落飘移过去。

  江南的梅雨季节总是这样晦暗的天气,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猝不及防地下起来。梅子朝窗外看了看,她希望雨能早点下,确切地,是在这会她还不需要出门的时候下起来。通常雨不会连续下几个小时的,就像一个人哭泣得太久终会累倦,梅子希望等到下午两点之前雨能下够而停住。因为,两点钟以后梅子要出门。

  梅子每天都要出门的,上班,或者逛街,或者忙些别的琐事。这两年里,单身一人的梅子每天都过着这样按部就班的生活。可是今天的出门将不同以往。大宇——那个两年前突然人间蒸发,一句解释也没有而将她抛弃的男人,在消失了足足两年半之后的今天,忽然给梅子打来电话说要见她!

  梅子太感意外了。上午九点半大宇打来电话时,梅子正躺家里休息,刚从睡梦醒来没多会。她接电话的那刻恍然以为自己是在梦游。当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挂断之后,梅子对着手机屏幕里刚接听的那个号码呆了半晌。大宇消失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梅子的心都如同这梅雨季节的天,终日愁云惨淡,阴霾密布。很长一段时间她也没弄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真正坠入情爱中的女人心都是俯伏的,头都是抬得很低的,那相处的半年时间里,梅子对大宇百般依从,但最终换来的却是他不声不响地决绝离去。梅子想要为自己讨个说法都没有着落。她于心不甘,去了他可能涉足的任何地方找他:他的公司,住所,甚至他接待客户常去的酒店。她问遍了所有可能知晓他信息的人,辗转了近一年终于通过熟人打听到已去了另一城市的大宇的音讯,得到的却不过是一个喜新厌旧的庸俗答案。而那近一年里,离开梅子的大宇继她之后其实如走马灯般又连换两任女友了。

  窗外的天空依旧阴气沉沉,雨似尚在弦的箭镞,蓄势待发。梅子打开衣橱的门,一股樟脑丸的气息迎面扑来。屋子里常年潮气重,屋外又终日是难得晴朗的天,梅子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把衣物放到太阳底下去晒晒霉。她只能在衣橱里多放些樟脑丸以祛除异味。

  梅子在衣橱里翻找着准备下午出门穿的衣裙。六月的季节,适合爱美的女性穿裙子。衣橱里很多不同款式质料的裙子,都是梅子与大宇的恋爱时节购置的。有好几条裙子还来不及穿,整年原封不动地挂在衣橱里。这会所有的裙子仿佛都带着恹恹的濡湿的味道。大宇消失后的两年多,梅子常常“日晚倦梳头”,偶尔也逛街,但对衣物已然提不起太多的兴致。——可是在获知大宇想要见她的那个电话后,梅子消失了的兴致倏忽来了。她把那些裙子逐一拿出来,然后走到穿衣镜前试穿比照——这件太薄透了,梅子可不想在已不好界定与之关系的大宇面前穿得浮佻;那件又厚实了一点,她也不想在他面前显得过于持重……

  就在梅子纠结着该穿哪条裙子时,窗外的雨终于滴滴答答下起来了。梅子曾经郁结的心这会似有了淋漓之感,与大宇有过的不敢多去回想的过往,这会伴着窗外滴答的雨声竞相在她的脑海里翻涌跳腾,让她沉醉沉迷又沉痛沉思。——这多像上天给自己开的一场玩笑,就在自己几乎霉变的心渐趋晴朗的时候,就在自己几乎要把那个叫做大宇的男人给淡忘的时候,他竟转头来找上自己了!

  窗外的雨下得并不大。梅子终于挑好了一条齐脚踝的淡蓝色无袖雪纺长裙。接下来的午餐吃得简单随意,只是泡了一包方便面。在吃方便面的时候,窗外的雨声似乎越来越小。也许今天的雨不过如此吧,梅子心想。等到把方便面吃完,梅子抬头望窗外瞅去,雨似乎早就停住了,只是天气依旧阴沉着。

  大宇电话告诉梅子两点半在欣悦宾馆的茶座等她。梅子的住所附近并没有直接的公交车到那里,打车过去需二十来分钟。梅子从容地做着约见前的工作:换上那条淡蓝色雪纺长裙,给自己化了个精致的淡妆。一切准备就绪时,距离两点半还有四十来分钟。

  无论如何我不能提前到,总得矜持些。梅子心想。窗外的天空这会竟出现了一抹亮色,仿佛太阳随时会出来。还是不出太阳好,太阳一出来天气就炎热,天气一炎热人的心情就会变得浮躁。梅子心里又想。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三十来分钟。梅子觉得可以动身了,于是换上高跟鞋出门。梅子出门后想想又折回屋里带上了把伞。江南的梅雨季节,天气变幻无常,带上伞总有备无患。

  梅子走到楼下来时天空出现的那抹似要转晴的亮色仍在,只是那亮色这会让梅子觉得有点怪怪的。她预备着在楼下打车过去,可是左等右等不见出租车过来,梅子心想干脆边走边等吧,而况,女生迟到不是正常且应该的么?

  梅子的高跟鞋新买不到两个月,近两次穿才似乎与之磨合不再打脚。先前那抹似见天晴的亮色在梅子没走出五分钟就不见了,天空仿佛在骤然里又变得阴翳密布。梅子刚想着不会又要下雨了,只听天空一声轰隆的雷声,把她着实吓了一跳。当紧接着一阵令人眩晕的闪电似在不远处的头顶划过时,梅子不由在原地立住。她回过头,然而出租车还未等来,却等来了像筛豆子般落了下来的一阵急雨。梅子赶紧将雨伞撑开。毕竟慢了半拍,梅子的头发上、裙子上沾上了些许雨水,让她感觉头上、身上有点粘滑滑的。

  雨势越来越滂沱。雨滴溅落在水泥地上,撞击在路边建筑楼群的不锈钢窗棂上,敲打在帆布遮阳蓬上,滴滴答答,噼里啪啦,窸窸窣窣,各种雨的声响在梅子的耳边一齐迸发欢唱,仿佛要倾覆掉这个世界所有的嘈杂喧嚷。

  梅子恍然记起自己与大宇初识不久,也是在这样的梅雨季节,有一次天下大雨,他与她共撑一把伞的情景。她记得大宇把伞全倾向了自己这侧,他却被大雨淋得衣衫湿透。那片刻里涌现出来的从前有过的浪漫,让梅子等待出租车的心情变得愈益焦急。

  浸在雨地里的高跟鞋已经湿了,身上穿着的淡蓝色雪纺长裙的下摆也淋湿在雨里。梅子焦急地立在原地等候出租车的那片刻里,对于即将到来的下午两点半忽然又产生了一丝犹豫:自己真要去见那个负心人吗?

  一阵夹杂着透雨的斜风猛烈地吹过来,梅子没留意,撑着的雨伞往后逆向一掀,伞的短骨不知怎么就断了一根,一边的伞布不由便耷拉了下来。没被那部分伞布遮住的雨于是淋漓地浇在了梅子的背上。好在,过了一会终于有辆出租车在她旁边停了下来。梅子赶紧收了伞钻进车里。

  雨仍没有停的趋势。梅子低头看见自己的高跟鞋上溅满了星星点点的泥粒子。当然,那星星点点的泥粒子不止在高跟鞋上,还不规则地分布在因为被雨水淋湿而紧贴着她双腿的裙子的下摆。并且透过出租车的后视镜,梅子看到了那个妆容已发花的自己。淋湿了的头发贴着她的面颊,将星星点点的水珠混合着那已消失了均匀的脂粉凝然在脸上,欲堕未堕着。先前涂着的口红在唇周边洇了开去,使她原本丰厚的嘴唇更增添了多余的宽度。

  梅子一脸的沮丧看着后视镜中的自己。恍然她又记起那年两人共撑着伞回到屋里,她感动又心疼被大雨浇透的大宇时,他玩笑着对她说,男人淋点雨算什么,女人若淋了雨就不好看了,那装饰起来的妆容就都打回原形了。

  再过一个红绿灯,出租车就快开到欣悦宾馆门口了。梅子终于改变了主意,不再准备去见那个男人了。她对司机道,师傅,掉头吧,我先回家。

  梅子下车的时候,滂沱的大雨早已不知不觉变小了;等她回到家的时候,雨已经完全停住了。大宇的电话打过来,问她到了没有。梅子深吸了一口气,作出一副决绝的口吻,说,对不起,还是算了吧,你我早结束了,没有必要再见面了。

  梅子接听大宇电话的时候,似乎隐隐听到那边还有哧哧笑的女声。可是她不能断定。她是在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才从朋友那里辗转得知,原来,大宇那天打电话给她,不过是因为他新交的一个女友好奇想见她。而除她之外的他其他几任女友,竟都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满足了他那个任性女友的要求。

  梅子听得这个消息,连对那个轻薄男人的怨恨也没有了,有的只是轻蔑与鄙夷。她想起那个狼狈的梅雨天,竟对那场梅雨心生出莫名的感激。

 

编辑点评:
对《梅雨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