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杂记> 把戏印史

把戏印史  作者:七峰闲云

发表时间: 2017-06-01 字数:834字 阅读: 33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此文写于13年春,第一次外出打工期间。把字这里取把玩的意思。另上一篇《难!南长城》的难字做诘责、质问解。在此一并解释下。

  「正文」

  好容易在昨晚借得一台电脑使,把所有事情办完已是凌晨三点多了,网吧打过夜市的朋友都有经验,真正的熬过了凌晨一点想睡着都比较难了。

  睡不着就找了一曲程派的《文姬归汉》来听。据说此戏先生一年只演一场且票价翻倍。在戏的开头引子中蔡文姬念道:想我父以抚弄传名,今已成广陵绝调了。第一次在京剧中见到如此关公战秦琼的失误。不过全场听下来,仍能对东汉末年民不聊生、群雄纷起、胡汉对立、边关告急的紧张气氛,还有曹操的雄韬武略明白八分。

  想必程砚秋先生当年未必不知生于汉末的蔡文姬不可能知道西晋的典故,不过瑕不掩瑜这终不能影响通场的严谨。京剧八大流派里我最青睐的是程派。程派的唱腔起伏跌宕节奏多变,表演非常细致深刻,讲究舞台表现形式的完整与美感,同时注重贴近生活的真实。

  海明威指出:语言对于人的思想的表达就好像冰山一样,只有八分之一在水上面,有八分之七在水下;而这八分之七应该留给读者去感受。个人不喜欢话剧也反感一些影视作品里的独白,多因为此。

  戏曲小舞台,人生大世界。品戏我们能了解历史、读懂人生、了悟前程……

  拿最近看的《金瓶梅》来说吧。书中有这么一件事:西门向潘金莲要一柳青丝,这潘金莲是如此说的“可吓死了我罢了。奴出娘胞儿,活了二十六岁,从没干这营生。打紧我顶上这头发近来又脱了好些,只当可怜见我吧……”

  以前只听说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也对曹操的以发代首有些理解但也总觉得这更多的反映出他的奸诈。不过看了这才明白头发对古人何其重要,何况挟天子令诸侯的大丞相曹操呢。

  如今没办法经常赏戏了就多看点书吧,不求做个博物君子但能行己有耻则可。


编辑点评:
对《把戏印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