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小小说> 《师傅》

《师傅》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 2017-05-16 字数:1572字 阅读: 6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黑夜,车队在崎岖的山路上行驶。雨刚停,一束束灯光打在湿滑的路面上,泛着冰凉幽静的光。偶尔有石块从右侧的山崖滚下,蹦跳着滑过路面冲下左侧的悬崖,跌落涛涛的江水中。头车副驾座上的司机小唐心提到了嗓子眼,
 

  黑夜,车队在崎岖的山路上行驶。

  雨刚停,一束束灯光打在湿滑的路面上,泛着冰凉幽静的光。偶尔有石块从右侧的山崖滚下,蹦跳着滑过路面冲下左侧的悬崖,跌落涛涛的江水中。

  头车副驾座上的司机小唐心提到了嗓子眼,不时地瞄一眼身旁的队长。

  队长嘴唇紧闭,眉头紧锁,两眼盯紧前方。

  “不好,前面有塌方!”队长一个急刹车,车停稳,小唐随队长跳下车。车队停了下来,后面的司机下车,聚过来问情况。

  塌方很严重,从山上坍塌下的土石沿山体散落堆积在路面上,公路几乎全部被破坏,仅剩的靠悬崖边的两米来宽的小路像蛇一样吊在空中。路面坑洼不平,碎石遍地。

  小唐盯着一脸凝重的队长说:路太窄,车一偏就会跌落悬底。要不,等天亮再走?

  队长说:等天亮?再等路面修复?我们等得起,灾区人民等不起!

  一个司机插话:是啊,这车上装的可都是救命的东西啊!

  另一个司机说:那怎么办?硬开过去?弄不好,车毁人亡!

  “靠边,”一个粗黑的男人扒开众人,走近队长,拍拍队长的肩说,“我去遛遛。”

  “师傅!”队长拽住男人。

  男人说:“没事,我探探情况。”

  十几分钟后,男人走回,对队长说:“让他们全下车,我一辆辆开过去。”

  队长递过一支烟,问:“师傅,能行?”

  男人接过烟,夹在耳朵上,说:“坏路段有一百来米,这种情况我遇到过。”

  男人说着,跳上头车。队长随即上车,坐到副驾座上。

  男人看了队长一眼说:“下去!”

  队长不动,说:“我陪您。”

  男人说:“下去,你坐在旁边,影响我发挥。”

  队长迟疑片刻,默默下车,站到一旁。所有的司机都下了车,站到队长身边。车灯大开,如白昼一般。

  头车开动,向前面开去,10米......20米……30米……人们屏住呼吸,盯着车移动,不错眼珠的盯着,不敢弄出一丝声响。

  车紧贴着悬崖边移动,万籁寂静,50米……70米……100米……头车稳稳的停在光的尽头。男人下车往回走,人们屏住呼吸,眼睛跟着男人移动,没有一丝声响。男人从人们身边走过,又上了一辆车,车开动,向前开去。第三辆,第四辆,第五辆……当第九辆车稳稳的停下时,人群刷得跪倒,嗷嗷嚎叫:“师傅......师傅......”天地之间一片呼喊,十几条汉子,匍匐在地,肆无忌怠地嚎哭。他们向光束那头的男人跑去,嚎着,哭着,笑着,泪水模糊了他们的眼睛。

  这个故事,我是听小唐喝醉时讲的,一米七八的粗壮汉子边讲边哭,哭得稀里哗啦。

  按小唐的说法,那次九辆车都开过去了,人们皆大欢喜。他的师傅后来还是死了,死在一次交通事故中。所谓瓦罐不离井上破都是这个命啊!

  可据我后来所知那次只开过去七辆车,第八辆车直接坠崖,第九辆车根本没过去。

  事后,队长受了处罚。上级本想严厉惩罚事故的直接人,把车开到沟里的那个家伙。可是无法惩罚,因为他根本不是车队的人员,谁也不知道他是谁。

  上级质问队长:“不认识?不认识就敢让他开车。”

  队长说:“车队临时组建,大家来自不同的单位,天黑事急,谁也没看出来呀!”

  有人说他可能是到灾区救援的志愿者;有人说他可能是后面车队的人。他的尸体始终没被找到,无人知晓他姓氏名谁,所以人们在传说时,只好称他师傅。

  我不清楚小唐为什么讲了那个版本的故事,但我清楚小唐才是第八辆车的真正司机。


编辑点评:
对《《师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