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随笔> 冬日的早晨

冬日的早晨  作者:北元村

发表时间: 2017-04-18 字数:1634字 阅读: 14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不大不小,一夜的雪,给高都镇披上了银装,增加了姿色,清新地使人感到了出坦的傻。我们几个人走出旅店,直奔一家貌似刚开业不久的羊汤馆。店里清新的就像这场小镇的雪,使人耳目一新。洁白的墙壁上挂着蓝底黄字的
 

  不大不小,一夜的雪,给高都镇披上了银装,增加了姿色,清新地使人感到了出坦的傻。

  我们几个人走出旅店,直奔一家貌似刚开业不久的羊汤馆。店里清新的就像这场小镇的雪,使人耳目一新。洁白的墙壁上挂着蓝底黄字的卫生公约、公共卫生许可证、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工作人员披戴着个人健康证。“讲究卫生,人人有责”红底白字黏贴在橱窗的两边,像两排可爱的小山羊看着每一位来客。羊汤翻滚,汤的周围晶莹发亮的油珠在里面游来荡去,顾客吃的热火朝天,自然加重了我们几个人的口味。锅台上放着桐木板制作的锅盖,虽然不透明,但挺洁净,如同深秋落在地上的一片叶子,涂了一层薄薄的霜,芬芳着人们的眼睛。

  客人,熙熙攘攘,出出进进,说说笑笑,店里没有一丝寒意。我们报了数量,掌勺的也可能是老板,不好意思说:“稍等一会,锅贴膜没有了,安排人去拿。”我接过话茬:“你们忙,我们自己去拿!”正在收拾碗筷的女服务员指了指说:“就在后面,很近的。”“别别别,你们别去,安排人员去拿,很快的。”说着我们几个就走出了店门。

  这是后院,挺宽敞,是个简便的停车场,周围老式房子。我们向正在刷牙的人说明来意,就顺着他指的方向走去。三间出前檐瓦房,明柱上纹痕交错,深浅不一。斑驳的外墙壁上依稀辨认出“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已经褪了的红色字迹。走进屋门,看见一个老太太在案板上揉面,一个小姑娘在烧火,屋子空荡荡的。一只大概只有十五瓦的电灯泡,悬挂在案板与炕馍锅台的中间,发出混红的微光,如同照着太阳看到的一枚坏蛋。炕馍的大铁锅四周冒着热气直往上蹿,映衬在黑糊糊的墙壁上仿佛倒挂着几根白色的冰挂,锅台一边的地上放着几袋面粉。姑娘站起来,揉了一下眼睛向我们打招呼……。

  可能一时我们走进去的人多,惊动了房子另一头晨眠的一群鸡子,吐吐喽喽,呱呱哒哒,噗噗愣愣,满屋子乱飞乱跑。也许是看见了一群陌生人感到害怕的缘故,便急着躲避,就使劲地往外跑。我们正好站在屋门口,由于它们的慌乱,急不择路,面袋上,锅盖上,擀面桌上,能落的地方都有,脱落的鸡毛像树叶在风的摇晃中掉下的片片月光。老太太及不好意思地看着我们,并用擀面杖驱赶说:“死鬼,咋飞到这上面,赶紧滚。”一双小脚颇显匆忙。同时,我们也急急忙忙向后退。模模糊糊地听到小姑娘喃喃地嘟囔:“我说这里炕馍不中吧,他们要在这里,说这里地方大也便宜,真是的……”

  从停车场走出来,与这家羊汤馆擦肩而过。我们用吐出的热气吹着双手,几个人没有注意站在大街上“卫生示范镇”的牌子下,环顾四周。小吃的店铺真不少,但至少从外观都不如这家,自然就不敢恭维里面的卫生形势。

  于是,我想起了“舌尖上的中国”,真令人垂涎三尺。不过,那大都在城市,并且条件相应比较好的,有相当的经营日期和历史了。当然,那里的卫生自然要搞得好,恐怕是因为检查和管理的到位是分不开的。先不说城镇里对于大街上那些,卖馍的、炒凉粉的、水煎包子的、摊煎饼的、炸油条的、刀削面的……怎么管理了。就有门店的,尽管大都办理了这证件,那证件的。真不敢相信有关部门是否去实地看过,估计连走马观花都做不到,只要出具证件照和医院的有关证明就能办理。我认为就是对责任的回避,担当的逃脱。

  常言说“病从口入。”我们天天生活在污染的环境,吃着不放心的食品,能不能扪心自问,对得起了谁?做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了吗?做到了该做的事情了吗?把它做好、做的让人放心吗?最起码要有个蜻蜓点水的样子吧,我想这要求的不算过份。不要把办理证件只当做简单的例行公事,隔三叉五地下去走走看看,我想累不着,热和冷总不会只对有的人苛刻……。

  这天早上,我们回到旅馆,一人一包方便面,两根火腿肠。

  再见了,白雪下的小镇!

  2014.6.6.


编辑点评:
对《冬日的早晨》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